MDC第二論壇
MDC第二論壇
首頁 | 會員資料 | 註冊 | 最新發表 | 會員列表 | 傳訊 | 搜尋 | 常見問題
 所有討論區
 軍事討論區
 戰略戰史與國際關係
 委員長言論看國軍問題

請注意: 你必須先註冊才能夠發表回覆.
請按下這裡, 註冊. 註冊一切免費!

視窗大小:
UserName:
Password:
編輯模式:
編輯: 粗體斜體底線橫線 靠左置中靠右 水平線 加入鏈結加入Email加入圖片 加入程式碼加入引言加入列表
   
內文:

* HTML is OFF
* Forum Code is ON
表情符號
Smile [:)] Big Smile [:D] Cool [8D] Blush [:I]
Tongue [:P] Evil [):] Wink [;)] Clown [:o)]
Black Eye [B)] Eight Ball [8] Frown [:(] Shy [8)]
Shocked [:0] Angry [:(!] Dead [xx(] Sleepy [|)]
Kisses [:X] Approve [^] Disapprove [V] Question [?]

 
   

T O P I C    R E V I E W
xk2008 Posted - 05/02/2009 : 13:49:23
从蒋公言论看,委员长对自己的问题了解是很清楚的,并没有怪TG怪苏联怪美国给自己找借口,但是了解问题不代表能解决问题。而国民党恰恰是没能解决下述问题而败走大陆的。注意,委员长强调要改变的地方也正是国民党在大陆的积弊。问题如此严重,失败是必然的。

以下资料言论转自SC论坛,属于摘录。


 
大家都知道:現在共匪並沒有好的武器,尤其沒有重武器。他們的野戰部隊不但沒有野砲,而且山砲很少。加以砲彈缺乏所以即有砲兵,亦不能發揮威力。同時,因為他注重行軍的便捷,不帶輜重,所以他步兵攜帶的槍彈也很少,無論他進攻那一據點,亦決無連續攻擊三天以上的力量。所以攻擊力的缺乏,乃是匪軍最大的弱點,而為我們一般將領不能不切實了解的。
--------------------------------------------------------------------------------
內容來源:卷二十二  演講
隸屬章節: 演講\中華民國三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400頁,第401頁,第402頁,第403頁,第404頁,第405頁
〔第400頁〕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二月五日在軍官團第六期講——剿匪期間攻防作戰之要領



七、軍事長官要明瞭視察監察人員的任務,是幫助軍隊;大家要互助合作,以達到革命的目的現在剿匪戰爭,不是全憑軍事的力量可以獲勝的。除了軍事以外,還要具備很多的條件。大家都知道:我們軍隊的裝備、訓練、武器、彈藥,沒有一件不比共匪充實完備,但是自從抗戰勝利後兩年以來,非但沒有把共匪消滅,反而遭受很多無謂的損失,尤其是高級將領的被俘,造成了我們國民革命軍空前未有的恥辱!


戡亂建國幹部訓練班的意義和任務

 
共匪唯一的長處,就是有組織,對於每一個人都可以藉組織的力量指揮監督,使之確能遵守命令,負責盡職,而不敢有絲毫的違抗命令或貪污不法,甚至他們盤據區內的民眾,經過他們組織以後,都能統一管理,指揮運用。與我們比較,真可以說他們一個兵能當十個兵用,一萬人能當十萬人用。

監察業務第一要注意的也是考察各軍事機關部隊的經理財務制度,是否健全合理?領發薪餉是否按照規定日期及數目辦理?領發日期中間如超過三天,就有舞弊的嫌疑,監察人員要隨時考察,報告上級。過去有些機關或補給單位,把薪餉領到後一星期甚至丰月始行發放,因為款項存放可以生息,多存幾天可以從中取利,這種毛病如不剷除,不止弊端不能杜絕,而且士氣無法振奮,軍風紀也無法整飭;軍隊永〔第399頁〕遠整頓不好,社會民心對我們的印象更加惡化。--------------------------------------------------------------------------------

內容來源:卷二十二  演講

隸屬章節: 演講\中華民國三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394頁,第395頁,第396頁,第397頁,第398頁,第399頁

〔第394頁〕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一月三十日對軍官團六期戰地視察班二期監察官訓練班講——運用組織發揮力量完成剿匪任務





大家要知道:自抗戰勝利以來,本黨在社會上的信譽,已經一落千丈,我們革命的工作,不但苟且因循,毫無進展,而且因為本黨自身在人事上缺乏健全的考核制度,凡是刻苦耐勞富於革命精神的同志,不僅沒有識拔出來,反而要受人妒嫉,工作上遭到阻礙,這樣一來,一般同志工作的情緒,自然更加低落,而整個黨務,也就更加因循泄沓了。老實說:古今中外任何革命黨都沒有我們今天這樣頹唐和腐敗,也沒有像我們今天這樣的沒有精神,沒有紀律,更沒有是非標準的,這樣的黨早就應該被消滅被淘汰了!--------------------------------------------------------------------------------
內容來源:卷二十二  演講

隸屬章節: 演講\中華民國三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366頁,第367頁,第368頁,第369頁,第370頁,第371頁,第372頁,第373頁,第374頁

〔第366頁〕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一月四日在戡亂建國訓練班開學典禮講——






共匪有一個唯一的長處,而遠非我們國軍之所能及的,就是他能將科學的精神和科學辦事的方法,運用於組織、宣傳、訓練與作戰,共匪現在自稱其共產主義為「科學的共產主義」,這當然是欺人之談。但是他們從高級幹部以至於最下級的士兵,對於本身的業務,都能本著科學精神和科學方法實事求是,精益求精。尤其是他們一般幹部,可〔第387頁〕以說人人都具有研究的精神,無論什麼問題發生,他們一定要集中精力,探本窮源、經正面反面反覆推敲,總要求得一個切實的結論。



即以作戰而論,他們每經過一次戰鬥,不僅縱隊司令部要舉行會議,將戰鬥經過加以詳細的檢討,就是每一連、每一排、每一班,都要集合士兵將每一個人作戰的經過報告出來,如果發現了什麼缺點,立即就要通知其他單位,一致改正。至於那一士兵在戰鬥中有什麼表現,則更是竭力宣揚,鼓勵大家去效法,他們這種徹底研究不斷改進的精神,正是現代化科學的精神。


目前剿匪就是一個有力的證明。共匪的思想和目的,完全錯誤,然而他們運用科學的方法來辦事,所以能猖獗於一時;我們國軍雖然能把握公理正義,雖是站在國家民族的立埸,討伐叛逆,但因為我們一般幹部不用腦筋,不肯研究,既不精細,又不確實,以致缺點不能改進,長處無從發揮,所以要陷於失敗!但是共匪的幹部對於科學的方法並不是生而知之,乃是由於訓練而發生的效果。



要怎樣實施生活訓練?我以為唯一要務就是要作到官兵集體生活,共同生活。具體的說來,就是官長要吃士兵所吃的飯,穿士兵所穿的衣,住士官所住的營房。現在匪軍幹部對於這一點可以說完全作到了。他們官兵之間,只有職務上的分別,而無生活上的懸殊。官與兵平時完全是同飲食,共起居。到了戰鬥的時候,士兵受了傷,官長就將自己的車馬讓給他坐。所以他們能籠絡一般無知的士兵,驅其送死。


我們今後要團結軍心,振作士氣,一定要從這一點著手。不僅團長連長的生活不能脫離士兵,就是師長旅長也應該輪流到各營各連堶情A和士兵一起飲食,親自去察看士兵的生活情形。尤〔第390頁〕其在戰時,我們師長一定要住在一個團部堶情A和士兵生活在一起,甘苦同嘗,安危相共,不許安處後方,用電話來指揮。大家要知道:官兵之間,一定先要能同甘苦,然後纔能共患難,這是一定的道理。


現在我們部隊官兵的生活誠然清苦,但士兵吃的食物,如果我們官長也能吃,士兵住的地方,如果我們官長也能住,那他也就覺得心安理得,而不以為苦了。而且現在我們部隊堶惜@般下級幹部都多不健全,甚至違法舞弊,剋扣士兵,如果我們高級官長能夠和士兵同生活共起居,那下級幹部就不敢舞弊,而士兵的痛苦就可以減輕,生活就可以改善了。


匪軍今天的特長在那堜O?你們前方有作戰經驗的將領都知道:一是他的數量多,他常常集中五倍甚至十倍的兵力,來消滅我們一個師或一個團;其次,是他的行動快,他能在夜間急行車,一夜之間往往飄忽百餘里。他這兩個長處是我們大多數的部隊長所最耽心、最害怕的。但是他兩個長處是不是可以打破呢?據我個人研究,不但沒有什麼可怕,而且一定可以打破。


以兵力〔第391頁〕而論,現在大別山區共匪只有三個殘破的縱隊,而國軍則有六個師,兵力超過他二倍以上。此外華北西北各戰場,國軍兵力皆居優勢,只有東北方面匪軍人數較多,但亦不至懸殊太遠。匪在數量上既然不及國軍,而他所以能集中優勢兵力來進攻國軍的原因,則完全是由他行動的迅速,惟其行動迅速,所以能在二三天之內,從三四百里的範圍以內,集中到五個縱隊來攻擊我們一點,在這一點上他的兵力既居於絕對的優勢,則我們當然祇有失敗。


所以匪軍的兩大長處,實際祗有一個長處,就是他能爭取時間,迅速行動,能在短期內集結兵力,收穫戰果。因此我們現在訓練的著眼點,就要針對匪軍這個特長,研究如何來加強我們部隊的運動性,提高我們部隊的運動力,以我們的速度,壓制敵人的速度,然後纔能捕捉匪軍的主力,而加殲滅。


事實上現在一切交通運輸的優越條件可以說完全掌握在我們的手堙A我們陸上有火車和汽車,海上和內河有輪船,空中有飛機,而匪軍則除東北有少數鐵路可以利用之外,其他在華北華中可以說幾乎完全沒有現代運輸的工具。不過我們因為缺乏研究,所以雖有優良的工具,而仍然不能發生相當的效力,這是我們最大的損失;以後聯勤總部必須切實研究,徹底改進。


但是大家要知道:我們部隊運動力的強弱,根本上還是要靠我們自己,而不能專靠運輸工具。尤其是我們剿匪軍事,因為匪軍飄忽無定,多半是走人所不走的路,所以我們部隊的運動,主要的還是要靠徒步行軍。當然,國軍現在的裝備比匪軍要來得笨重,我們有重砲,有輜重,行動起來,不如匪軍便捷。但我們發現了自己的缺點,如果能從訓練?手,切實改進,則一定可以超過匪軍,壓倒匪軍的速度。


我們要怎樣纔能提高部隊的能力呢?第一是要改善士兵的營養,保持士兵身體的健康,使他們體力足以荷負輜重,作長途的〔第392頁〕行軍,這是屬於生活訓練範圍,前面已經說過。第二要多練跑步、急行軍和夜行軍。新兵開始訓練的時候,每天要作十里路的急行軍,以後將距離逐漸拉長,到了訓練期滿,一定要能趕上匪軍行軍的標準。(每十二小時約一百二十里)士兵有了日間行軍的經驗之後,然後再來訓練夜行車。

夜行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在黑夜堛F西不辨,部隊之間如何連絡,如何防止敵人的埋伏,如何發現敵人的地雷,凡此種種,我們在訓練期中,都必須多加演習,將來士兵遇到實際的情況,纔不致處置錯誤。總之,行軍訓練是今後軍隊技術訓練的重點,一般部隊長如果能夠切實注重,加強我們士兵行軍的體力,充實他們行軍的常識,再輔以我們現有的交通運輸工具,即我們部隊在運動的速度上一定可以壓倒匪軍。運動的速度可以超過匪軍,則匪軍集中優勢兵力來攻我一點的慣技,就無法得逞了。
--------------------------------------------------------------------------------
內容來源:卷二十二  演講

隸屬章節: 演講\中華民國三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383頁,第384頁,第385頁,第386頁,第387頁,第388頁,第389頁,第390頁,第391頁,第392頁,第393頁

〔第383頁〕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一月十三日在軍事訓練會議講



(一)夜行軍與夜戰。夜間行動,因為不易被敵人發現,所以極易發揮神秘的力量,但國軍因為裝備重、火力大,一般將領都不願意夜間行軍。而共匪最大的長處,即在於夜行軍和夜戰。他在夜間對於我們國軍真是視若無睹,橫行無忌,這是我們最大的恥辱。
--------------------------------------------------------------------------------

內容來源:卷二十二  演講

隸屬章節: 演講\中華民國三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406頁,第407頁,第408頁,第409頁,第410頁,第411頁

〔第406頁〕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二月六日在軍官團第六期講——神秘性與心理戰對剿匪作戰之重要及其方法




這次陝西宜川,又遭受一次大的挫敗,一師三旅,全被共匪消滅,這完全由於指揮官沒有依照我的話去做;否則決不至於失敗,就是失敗,也決不會如此慘重。去年一月,廿六師在棗莊附近失敗,一個戰車營的重武器和流彈砲,整個的被敵消滅;戰車大砲,被匪俘去了不少,後來四月間,二十五軍在萊蕪一帶又有一次重大的損失,三個師的美式裝備全被敵人消滅。我當時以為我們經過這兩次失敗以後,共匪得了大批新〔第413頁〕式的武器,拿去裝備他的軍隊,其實力幾乎可與我們相等?


但是,很奇怪,匪的裝備仍然沒有加強,而且比去年還要不如。當我們進攻沂蒙山區時,以為共匪必用戰車重砲來抵抗,但後來事實證明,除了在臨淄附近發現兩門重砲以外,並未看到共匪使用戰車和重砲。可見我們損失雖大,共匪仍然不能利用,這是比較可以放心的地方。

現在匪的裝備反不如前,尤其魯西和河南一帶,只有山砲野砲等武器,而以迫擊砲為主要的攻擊火力。我們由此可以看出,匪的學識和技術還是不夠,得到了我們的武器而不能利用,因此他的裝備迄未加強。我們部隊堛漪式武器,有時因為損壞太甚,我們自己尚且不能修理完好,繼續使用;敵人比我們的技術更差,當然搶去我們的器械,也就無法使用了。
 
大家要注意:一年以來,匪的力量並未增大,你們在河南魯西一帶,沒有看到他們使用新式的武器,便可證明這一個事實。須知共匪本沒有什麼實力,精神也並不旺盛;我們所以要屢次敗挫,並不是他們怎麼厲害,而實在是由於我們自己不行,
--------------------------------------------------------------------------------

內容來源:卷二十二  演講

隸屬章節: 演講\中華民國三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412頁,第413頁,第414頁

〔第412頁〕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三月四日在軍官訓練團講——宣讀「剿匪戰事之檢討」一書以後訓話




〔要旨〕

大家都知道:現代的戰爭,是「以火力壓倒火力,以速度壓倒速度。」那一方面的火力大,速度高,那一方面就可以獲得勝利。現在匪的裝備雖遠不如國軍,但是他行動迅速,一天或一晚之內,能步行一百到一百二十華里,而國軍則每天只能步行四十里,兩天所走的距離還趕不上他一天。所以他能隨時集中兵力和火力,在一點上形成優勢,來消滅我們。為了要打破匪的這個特長,所以我們要成立各快速縱隊,用現代的運輸工具,以高速度輸送兵力於目的地。發揚火力,來殲滅敵人。在道路可以行駛的情況之下,汽車的行程,每日至少二百華里。這樣,無論匪軍跑得怎樣快,我們都可以追擊到他。

至於匪的情形,則其作戰愈久,疲憊愈甚,你們前方作戰的將領自然都知道。去年我們有許多美式的武器為匪軍得去,以為他一定要拿來裝備他的部隊,但到現在他還是不能使用,由此可知匪的先天不〔第418頁〕足,不僅沒有優良的武器,就是有了優良的武器,亦沒有使用的技術,這就決定了他們失敗的命運。
--------------------------------------------------------------------------------

內容來源:卷二十二  演講

隸屬章節: 演講\中華民國三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415頁,第416頁,第417頁,第418頁

〔第415頁〕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三月十日在
  徐州快速縱隊檢討會議講——快速縱隊之特性及其使用之方法



高級將領必須懂得心理作戰,要知道神秘性的重要,神秘性為較「秘密」更高的心理學。共匪現在不在白天行動,而在夜間行動,其意就在使你看不見,比方他本來只有一百人,而揚言有好幾萬,你雖有幾千人,已經受了威脅,不敢主動作戰。因此他就可以一百人的少數,戰勝你幾千人的多數。這是共匪作戰的最重要的戰術,也可說是共匪以劣勢裝備而能作戰的唯一條件。


現在我們部隊的所謂封鎖,只封鎖士兵宿營的地點,宿營地以外的地區,仍準老百姓來往。甚至向?匪的一面,也準老百姓自由通行,傳遞消息。這種封鎖可以說毫無用處。以後我們要真正對敵實行封鎖戰,不僅對於駐地周圍五十里以內的地區,要嚴密封鎖,禁止民眾通行;而且部隊移動時,行軍路線兩旁三十華里以內,尤其對於通向匪的一面,也要嚴密封鎖。最好在部隊移動之後,將原有駐地仍舊封鎖幾天,如此匪軍就不知道我們虛實,時時要防備我們進攻,心理上自然要感到威脅了。

要打破匪的這種詭計,我自去年四月開辦軍官團第一期以來,就反覆叮嚀的告訴大家,要大家儘可能多設假司令部,自己不可在司令部內,而要在一個普通的營或連裡面去指揮,尤其是行軍,切不可騎馬坐轎,一切生活行動,服飾態度,要和士兵一樣,這樣匪就不知道誰是指揮官了。近來我們高級將領被俘,有許多都是自己該死,不論態度行動,服裝飲食,都不與士兵一樣,這簡直是把性命送掉

剛纔所講匪軍訓練射擊手,專門射擊我方高級長官,這是一種最有效的辦法。我們以後也要採用這種戰術,譬如每一個團裡面,一定要各連自行挑選幾名射擊技術最好的士兵,送到團部考驗並舉行比賽,予以獎勵,平時使他們常常練習,到陣地上就專打匪軍的官長,一定要發生很大的效果。

所謂「觀測」,不僅要〔第425頁〕注意我們的彈?點,尤要要觀測誰是敵軍的官長,以便集中射擊。匪軍也把它列為專門課目,他們每連中只要有三四個好的射擊手,觀測清楚,命中確實,所發揮的力量,就可勝過全連,這點我們必須倣效,連長營長和團長都要帶幾個好的射擊手在身邊,一發現匪軍的官長,立刻命射擊手集中射擊,則一定可收擒賊擒王之效。

你們都已看過匪的「目前戰役問題」「戰鬥手冊」等書,就知道匪配不上與我們比。無論學術、技能,都是有限,他們只有下面幾個簡單的原則:(一)一點兩面戰術;(二)口袋戰術;(三)三猛——猛打、猛衝、猛追——戰術;(四)伏兵戰術(襲擊),(五)以快速度集中,所有的兵力,以大吃小,消滅一點。所有花樣,不過如此而已。而且歸納起來,不外以下三點:第一、各個擊破:所謂「以大吃小」,就是集中其劣勢裝備的部隊於一點,形成優勢,選定我方某一弱點,用力攻破。
--------------------------------------------------------------------------------

內容來源:卷二十二  演講

隸屬章節: 演講\中華民國三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419頁,第420頁,第421頁,第422頁,第423頁,第424頁,第425頁,第426頁

〔第419頁〕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三月十三日對

 軍官團第七期畢業典禮及聚餐會講——對匪軍陰謀詭計與戰略戰術之分析



而且我們不能不承認今天經濟的情形確係相當嚴重。但是今天我們中國的經濟是不是已經到了無法挽救的地步,像共匪所宣傳的,即將趨於崩潰呢?抑或今天我們經濟上種種紛亂和不安的現象,是由於我們本身的心理所造成呢?為答覆這個問題,我今天可以將國家財政經濟的數字,坦白的告訴大家。截至三月底為止,我們法幣發行總額,不到七十萬億。照目前美金牌價折合,只要有一億八千五百萬美元,即可將全部的法幣收回。(如照所謂黑市價格,則祗需一億二千萬美元)然而我們政府存在中央銀行和其他國家行局的美金,尚有二億八千萬元,而上月國務會議決定將資源委員會、中紡公司以及招商局等各一部份的資產以及〔第442頁〕敵偽產業和賠償物資撥交中央銀行,隨時可以變價抵押的總數約為四億美元。兩者合計,已有七億美元。最近美國國會所通過的援華貸款,尚不在內。


由此可知,我們法幣的準備,非常充足,金融的基礎非常鞏固。金融基礎的鞏固,就證明我們經濟的基礎並未動搖。現在人心惶惶,以為經濟即將趨於崩潰,這完全是受了共匪及其工具宣傳的影響,對政府失了信心,因而造成了自己害自己的恐慌心理!各位今天聽了本人負責的報告,就可以祛除這種無謂的疑慮了。本人自從去年以來,因為分心於軍事的指導,對於財政金融顧慮不周,以致在執行的方法和技術上,不免造成若干疏忽,這是我應該負責的,但我們有此基礎,一定能挽救經濟的危機,力謀經濟的復興,更望各位代表同仁,同心一德,信任政府,安定人心,以勤勞節約,作全國同胞的倡導,則我相信今後經濟基礎,必日趨安定,經濟情形,必日益好轉。


四、其次要講到軍事的情形。現在大家看共匪的猖獗,就認為是軍事的失敗,其實這是一種錯誤的看法。要知道:國軍剿匪真正的軍事行動,乃是開始於去年四月的克復延安。

劉伯承匪部是共匪中最兇悍的一股,他妄想佔住大別山區為根據地,但經過國軍的痛擊,現在他在大別山區的力量,已只剩零星的三個團了;其餘因不能立足,皆已逃回黃泛區。

例如傅總司令所統率的部隊,大家都知道是最勇敢善戰,深得民心;其他在長江一帶作戰的廣東部隊,在東北的雲南部隊,在大別山區的廣西部隊,在華中的四川部隊,都是鬥志旺盛。其他如在陝西的寧夏部隊,在隴東的青海部隊,都能保持其歷史的光榮,發揮其剿匪的特長,而造成良好的戰果。
--------------------------------------------------------------------------------

內容來源:卷二十二  演講

隸屬章節: 演講\中華民國三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440頁,第441頁,第442頁,第443頁,第444頁,第445頁,第446頁,第447頁

〔第440頁〕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四月九日講——對國民大會施政報告



有些同志因為失去自信心,所以對時局憂懼,對共匪害怕,甚至對我在國民大會中所作的施政報告,也以為不盡可靠,認為是過分樂觀,或是故意來安慰大家。我今天要鄭重的向各位申明,我的報告絕對是真實的,你們如果懷疑我的報告,那就是懷疑革命的領袖,就無異自壞革命事業的基礎
--------------------------------------------------------------------------------

內容來源:卷二十二  演講

隸屬章節: 演講\中華民國三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450頁,第451頁,第452頁,第453頁,第454頁,第455頁,第456頁

〔第450頁〕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五月三日出席總理紀念週對本黨國大代表講——國民大會後本黨同志應有之努力


〔要旨〕
 一、一般將領勝利之後,驕矜自大,精神墮落,恣意享受,官兵之間不能同甘苦,共患難,以致時時遭受到不必要的犧牲挫折。
 二、切實加強軍隊的監察工作,從速建立有系統的監察制度。
 三、要愛惜自己的名譽和地位,要注重操守,砥礪廉隅,不能接受任何招待或餽贈。
 四、要改善新兵的待遇,加強宣傳,激起人民的責任感。
 五、徹底研究,交換心得,改善兵役,作為奠定建軍的基礎。

〔本文〕
但是這次戡亂,已經兩個年頭,以如此強大的國軍,又加以抗戰勝利的餘威,乃是革命以來從所未有的環境。但對於區區共匪到如今不但沒有消滅,反而任其猖獗更甚,我軍的實力,一天一天的減弱,使革命軍的名譽和地〔第477頁〕位一落千丈,國家人民受了奇恥大辱。這個原因究竟在什麼地方呢?



而所以形成今天的局勢,一部分固然是由於抗戰期間,一般軍隊的犧牲過重,精神疲憊,因此不能如抗戰時期充分發揮其戰力;而最大的原因,還是一般高級將領勝利之後,驕矜自大,自以為有了不起的功勞,尤其在接收敵偽軍政的時候,因為監督不嚴,許多軍官,貪污舞弊,以致精神墮落,恣意享受,生活與士兵完全脫節,官兵之間,不能同甘苦,共患難,感情自然日趨惡劣,軍紀也自然日趨敗壞,所以共匪雖是堹晹茖茠滲Q合之眾,沒有嚴格的訓練,優良的武器,而我軍仍然不能予以消滅,反而時時受其襲擊和包圍,遭遇不必要的犧牲挫折,這是深可痛惜的!

現在我們在部隊中已經普設各級監察官,你們出去就是擔任這個重大的工作,就是要挽回今天部隊裡面頹廢的風紀與低落的士氣,要使過去一般軍官驕奢淫佚,貪污走私,與士兵生活脫節等等弊病,能夠在你們的監察之下,澈底改正過來,從而使官兵之間,確實做到同甘苦共患難,纔能恢復我們革命軍過去的精神,達成消滅共匪的任務。

 為使你們的業務得以順利推行起見,我今天還可以交給你們一個特權,就是除了經常業務,你們應該向直接上官報告而外,如果部隊裡發生情節重大的弊端,而中間機構不能負責的時候,你們可以直接向我報告,我一定迅速處理。你們的職權,可說與古代文官中的監察御史約略相同。

 其次,對於兵役班的學員,我也有幾句話要告訴你們:現在前方剿匪部隊所以不能獲勝的原因,剛纔說過,一部份由於我們少數軍官的腐敗,而另一部分則由於士兵的素質太低。士兵的素質之所以如此低落,就是由於辦理兵役人員太不得力。今後要提高士兵的素質,首先要革除征兵的毛病。征兵的毛病不革除,決不能建立現代化的軍隊。


這些毛病,積久漸深,要想在根本上作澈底的改革,當然不是短期內所能做得到的事情,但各地情形不一,我們必須因地制宜,只要不與兵役法令的精神相違背,我們對於法令的條文,應該權宜變通,靈活運用,使役政得以順利推行。


你們這次出去服務,首先應做到的一〔第479頁〕件事,就是要革除買賣頂替的弊端,要做到這一點,就要配合地方黨政機關,加強宣傳,激起人民的責任感,使富家子弟和知識青年都肯踴躍應征,為保護家鄉捍衛國家而出力。如果這些人能夠踴躍應征,則農工子弟自然不會逃避兵役,而買賣頂替的事情,也就不會發生了。


其次是要改善新兵的待遇,新兵入營以後,要把他們看成自家子弟一樣,在物質方面,要使他們吃得飽,穿得暖,不致忍饑受凍;在精神方面,要有設備良好的環境,使他們心理上得到安慰。這些都不是難事,只要兵役人員能夠刻苦耐勞,實事求是,就可以達到目的。如果新兵入營,一切置之不理,視同外人;或橫加束縛,視如囚犯,這樣,就是本來願意當兵的,看了這種樣子,也不願入營了。

改善兵役,當然要有適當的經費,這種經費籌措的方法,可向當地政府和民意機關商量籌措,並交由他們保管,公開支用,使老百姓都知道,我們是取之於民,用之於民,而決不是我們兵役人員拿來享用。如果當地籌不出錢,也可報請上級機關盡量設法,總要使新兵吃得飽、穿得暖,精神上得到安慰。能夠做到這種程度,不但足以促成當前戡亂的勝利,而且可以奠定國家建軍的基礎。


反之,如果兵役仍像現在的樣子,不能逐漸改良,則後方的兵源缺乏,前方的力量就無法充實,那我們剿匪前途,就要遭遇種種困難了。你們這一期學員中,有許多具有實際經驗的,希望在受訓期間,澈底研究,交換心得,務使兵役的現狀能夠改良,建軍的基礎,由此奠定。
--------------------------------------------------------------------------------

內容來源:卷二十二  演講

隸屬章節: 演講\中華民國三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476頁,第477頁,第478頁,第479頁

〔第476頁〕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六月十三日在中訓團講——監察官及兵役人員注意事項


〔要旨〕
 一、高級將領精神頹廢、信心動搖,為剿匪前途最大之隱憂。
 二、高級將領應有反省——失敗的原因何在?自身的精神如何?
 三、要改造精神,必須(一)改革生活;(二)明廉知恥。
 四、大家要記取本黨革命的歷史,恢復革命的自信心,以自力更生的決心,作堅苦卓絕的奮鬥,必可完成戡亂的使命。
〔本文〕

但是我體察一般高級幹部的情緒,大多數對於革命前途信心喪失,心理動搖,以為本黨的地位,真是岌岌不可終日,這種現象的發生,是我個人最感慚愧痛心的一件事。因為今天一般高級將領,不是我親自領導出來的幹部,就是我親自教育出來的學生,我不能使他們對主義建立生死不渝的信心,對革命抱定百折不回的志願,這就證明我個人領導無方,教育失敗,我對國家就不能辭其責任!

以軍隊而言,現在我們大多數高級將領精神墮落,生活腐化,革命的信心根本動搖,責任的觀念完全消失!這樣的將領,如何可以領導部下,和萬惡的共匪來作戰呢?尤其使我痛心的,這兩年以來,有許多受我耳提面命的高級將領被俘受屈,而不能慷慨成仁;許多下級官兵被匪軍俘〔第485頁〕虜,編入匪部來殘殺自己的袍澤,而不能相機反正,這真是我們革命軍有史以來所未有的奇恥大辱!

 我以為我們國軍今天最大的恥辱和失敗的根本原因,莫過於下面的兩件事:一是我剛纔提到的高級將領被俘受屈和下級官兵被騙驅戰,來殘殺自己的袍澤,這件事證明我們今天有許多官兵不僅忘記了革命軍人的天職,而且不知道什麼是軍人的責任和恥辱了!古人說「明恥教戰」,又說「知恥近乎勇」,我們今天一般官兵不知廉恥,不明責任,一旦和敵人作戰,自然只有失敗,只有被俘了。


其次是我們一般高級將領個人的生活行動和習慣,漸趨腐敗,與下級官兵隔離日遠,這是我們官兵感情隔膜、士氣不振的最大原因。試想我們高級將領平時不能與士兵同甘苦,戰時他還能和你們共生死嗎?而且一個人生活腐敗,則其精神未有不趨於墮落的,所以我認為我們今天要重振軍心,挽回頹勢,一定要從高級將領精神改造作起。而要改造精神,就必須一方面改革我們的生活習慣,一方面更要明廉知恥,然後纔能夠作一個俯仰無愧的軍人,纔能夠擔負戡亂建國的責任。

 要看清共匪根本沒有什麼力量,終久是會被我們國軍消滅的。他今天所有擴充的武器裝備,都是由於我們自己的錯誤,被他擄獲得去的。今後只要我們自己能站穩腳步,不再錯誤,不再供給他武器彈藥,則我們就可很快的得到最後的勝利。

我們根據二十幾年來血的教訓,就格外可以加強這種自信。現在一般人只看到共匪的奸詐驕橫,以為他真是有什麼了不得的力量,殊不知共匪的奸詐行為並不自今日始,而是他二十餘年來一貫的伎倆。如果他真有力量,那我們老早就被他消滅了。

現在我們無論海陸空軍、交通運輸,以及政治經濟社會各方面的力量,那一樣不是超過共匪若干倍?共匪有那一樣夠得上與我們相比?我們為什麼要動搖信心,自甘失敗呢?

要知道今天剿匪軍事之所以不能迅速結束,並非共匪有什麼厲害,而是由於我們忘記了本身的革命歷史,喪失了傳統的革命精神,故今日成敗之機不在於共匪而在於我們本身!更要知道我們革命黨解決一切困難問題,都要求諸己而不求諸人,過去北伐如此,抗戰如此,現在剿匪也是如此,必須以自力更生的決心,作艱苦卓絕的奮鬥,然後纔能達到成功的境界。
改造官兵心理加強精神武裝
--------------------------------------------------------------------------------

內容來源:卷二十二  演講

隸屬章節: 演講\中華民國三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483頁,第484頁,第485頁,第486頁,第487頁,第488頁,第489頁

〔第483頁〕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八月三日主持軍事檢討會議開幕典禮講——





〔本文〕
至於說長春出賣人肉,那是純然造謠,絕無其事。我在瀋陽曾經以電話詢問長春鄭副司令洞國,據稱流亡人民病倒在街上的偶而有之,絕對沒有吃人肉的事情。由此可見〔第497頁〕有許多傳聞,出自想像或虛構,完全是一種心理作用,我們新聞界為吸引讀者,增加發行,往往利用群眾好奇的心理,登出許多驚人的新聞,按其實際,多半是言過其實,甚至毫無根據,



我們應回憶辛亥革命以前的情形,當時本黨的勢力何等薄弱,而我們一般同志尚且無憂無懼,愈挫愈奮,終於推翻了滿清。現在國家整個政治經濟軍事的力量,較之當時堅強得不知多少倍,我屢次向各位說過,我們的軍事和經濟的基礎,經過長期的抗戰和戡亂,始終沒有動搖,以本黨現在的環境,與辛亥以前比較,真是相去天壤,以這種雄厚的憑藉,如果我們具有堅強的信心,真是可以做到「無敵不摧,無堅不克」,所以當前局〔第498頁〕勢的安危,繫於各位同仁一轉念之間,只要大家心理安定,應付沉著,無論任何危險,都可以被我們克服的。



 其次,說到軍事,近三個月來,國軍作戰非常不利,最近濟南又告失守,這是大家非常關心的。我在今年上半年國大開會期間,曾經說明要在三個月到六個月以內,肅清黃河以南的股匪,我當時非有把握,不能說這句話,我認為憲政政府成立之後,人民的權利義務及政府的權責更見確定,人心必更振奮,以政府現有的軍事力量加上朝野一致的政治力量,與共匪實力比較,確實可在三個月至六個月的時間之內,消滅黃河以南的股匪而有餘。但是到了現在,事實完全相反,軍事節節失利。這在我自己固然覺得慚愧,



我對於軍事的判斷從沒有如此錯誤,但是所以致此的原因,乃是由於軍事當局顧慮太多的緣故。軍事最要在於主動,古人說:「運用之妙,存乎一心」,就是說軍事的運用必須依統帥的意志自由決定,如果軍事當局意志上受到牽制,或有所顧慮,不能從心所欲,則不論有怎樣大的力量,也是不能發揮,終必歸於失敗的。半年來所以不能依照預定的計劃獲得戰果,我當然要負責任,但立監兩院同志,也應該自己反省,自從兩院成立以來,是否對軍事有所補益?是否有使軍事當局感受牽制和顧慮的地方?大家要知道軍事一方面貴乎心理的主動,一方面要看最後的成敗,「勝負兵家之常」,如果中途稍有挫失,就立刻加以責問,使政府負責人變成罪人一樣,在立法院媥D受審判,這是軍事當局所受不了的!其結果必然因受到這種牽制而改變原定的計劃,以致不能達成任務,這種結果,不獨是軍事方面的損失,而且是國家的損失!


我明白告訴各位,今後的軍事仍不免要有失敗!但軍事行動必然是主動的,我們不能分散兵力,讓匪軍各個擊破,所以今後軍事上某些地方應撤退即行撤退,以期集中兵力,主動打匪。匪軍主力擊破之後,自可次第收復。因此希望各位都能以遠大的眼光,站在整個國家民族的立場,打破鄉土的觀念。不可因自己的家鄉一時淪陷,就來責備軍事當局用兵的不當。

真正使我們感到嚴重的,就是恐怕匪禍未平,而第三次世界大戰已經開始!現在有些人的論調,說第三次大戰早日爆發,對於中國有利,我個人不是這樣看法。我認為下次世界大戰發生越早,對我國越是不利,但是我們並不因此而畏縮,無論下次大戰何時發生,只要我們自己能夠盡到心力,負起責任,到了某種時期,萬一不能挽回,那就只有拚全民族的生命以爭取國家的獨立生存!
--------------------------------------------------------------------------------

內容來源:卷二十二  演講

隸屬章節: 演講\中華民國三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495頁,第496頁,第497頁,第498頁,第499頁,第500頁,第501頁

〔第495頁〕

——中華民三十七年十月十一日主持中央黨部擴大紀念週講——當前時局之分析與對本黨同志之希望






今後因為敵後空虛,我們特別要注重游擊戰術。但匪首毛澤東在其所謂革命戰略一書中,曾經舉出兩點理由,肯定我們國軍不能打游擊。第一、他說本黨在農村沒有基礎,農民都同情共產黨而不同情本黨,所以他們都將成為共軍的耳目,國軍的敵人。這一點是不值一駁的。因為事實上,共匪對於農民只有壓迫和剝削,農民早已痛恨他們,只要我們國軍能保持嚴肅的紀律,處處注意到農民的利益,則今後只要我們國軍反攻所到的地方,他們沒有不竭誠歡迎的。

第二、毛匪認為我們的士兵都是農民出身,決不願為本黨效力,而中下級軍官又都是小資產階級,在思想行動上和貪污腐敗的高級將領,也決不能一致。這一點應該值得大家深切的反省!我們今後要怎樣改變我們過去帶兵的作風和態度?上級將領要怎樣能和下級官兵打成一片?在這次會議中間,我們必須切實的討論。我以為我們一般高級將領如果能夠消極的不貪污、不走私、不吃空、不擾民;積極的又能精誠團結、事事公開、實事求是、精益求精;尤其是對部下能夠同甘共苦,信賞必罰,那我們部隊戰鬥的精神和力量,在最短的期間,就一定可以恢復,不出三年,我們就一定可以消滅共匪!
--------------------------------------------------------------------------------

內容來源:卷二十三 演講
隸屬章節:演講\中華民國三十八年

版面原件:第1頁,第2頁,第3頁,第4頁,第5頁,第6頁,第7頁,第8頁,第9頁,第10頁,第11頁

〔第1頁〕

——中華民國三十八年六月二十六日出席東南區

軍事會議總理紀念周講——本黨革命的經過與成敗的因果關係





如果我們對自己寬恕一些的說,那只可以說我們自北伐以來,由於日本帝國主義者向我們不斷的侵略,由於蘇聯帝國主義者指使匪黨連年的叛亂,使我們沒有一個休養整頓從事建設的機會,以致我們在政治軍事經濟各方面都不能樹立健全的基礎。何況經過如此長期的抗戰和剿匪,自然會造成今天這個局面。但大家要想一想,自從民國十七年本黨統一中國之後,到現在已經有了二十一年,這二十一年的時間不算為不長,如果我們黨政軍負責同志都能同心一德,在自己的崗位上埋頭努力,那我們今天早就將中國建設成了一個現代的國家。


大家都知道:蘇聯帝國主義者從一九一七年開始革命,經過六年內戰之後,統一他的全國,接连實行了兩個五年計劃,就能打破了各國的封鎖,躋入世界強國之林,最後竟能戰勝德國,到今天竟成為世界和平最大的威脅。至於其政策與主義如何,是另外一個問題,而蘇聯共產黨組織的嚴密,工作的積極,成績的優良,則為無可否認的事實。以彼例此,就可以知道我們自己在過去〔第26頁〕二十一年是如何的因循苟且,鬆弛懈怠,錯過了很多的優越機會,
實在是不可原諒,不可寬恕!

我今天沉痛的指出,自從抗戰末期到現在,我們國民革命軍內部所表現的貪污腐敗的內容和實情,真是光怪陸離,簡直令人不能想像!

本來照我們 總理建國大綱的規定,由訓政到憲政必須經過一定的程序,我們也明知訓政的程序沒有完成,明知人民的智識還沒有達到實行民主政治的程度,但因為內外的環境關係與時代的要求,不能不提早結束訓政實行憲政,這一來就使得訓政時期一切舊的制度完全破壞,而憲政時期新的制度並沒有建立。

所以革命運動必先由本身作起,要將我們本身一切自私自利的心理,貪污腐化的行為,軍閥官僚的作風,徹底革除,徹底洗刷,然後推己及人,由近而遠,纔可以來革社會上一切惡化腐化份子的命,纔可以來革賣國殃民的共匪的命,也纔可以革蘇聯帝國主義者的命。

最近八年的抗戰,就是一個例子。在我們抗戰開始的四年之中,可以說不僅沒有得到美國任何的援助,而且美國反以汽油廢鐵接濟日本。

我們今天失敗到如此地步,最主要的致命傷就是因為一般幹部同志普遍犯了虛偽的毛病,相習於虛浮誇大,而不能實事求是。這種風氣流行的結果,使得部隊、機關和學校,一切辦事,命令和報告,都是互相欺騙,互相矇蔽,而沒有幾件事是完全實在的,可以相信的。

今後無論黨政軍各級幹部必須以實事求是,精益求精兩句話來做一切工作的標準。

以致今天一般高級將領不學無術,愚昧無知,為中外所譏刺,為社會所鄙棄,對於戰略戰術的修養,不僅毫無根底,而且不加切實的研究,甚至連軍校時期所得的一點知識,都已經拋荒殆盡。像這樣的將領來指揮作戰剿匪,如何能不失敗呢?


反觀共匪的幹部沒有其他的長處,他們教育的程度實在多不如我們;但是他們特別提倡研究好學的習慣,進到一個新的環境,遭遇一種新的情況,他們就一定要反覆的檢討,深切的學習,務求其徹底的瞭解;而且他們對於一切工作業務,環境對象,都用科學的方法,不斷的分析研究;每一個問題他們都要求得具體的解答,如果得不到解答,就要反覆的討論,繼續的鑽研,總要獲得一個結論。他們這樣精益求精的研究精神,就是他們能夠獲得實事求是的功效。這個實與精的工夫,就是他們匪軍今日還能夠有一時勝利的原因。反過來說,因為我們虛浮不實,誇大不精,沒有學習,不知研究,所以我們就要被區區的匪徒打敗到這個〔第32頁〕地步。
--------------------------------------------------------------------------------

內容來源:卷二十三 演講
隸屬章節:演講\中華民國三十八年

版面原件:第23頁,第24頁,第25頁,第26頁,第27頁,第28頁,第29頁,第30頁,第31頁,第32頁,第33頁,第34頁

〔第23頁〕

——中華民國三十八年十月十六日在陽明山革命實踐研究院開學講——革命.實踐.研究三個名詞的意義和我們革命失敗的原因
25   L A T E S T    R E P L I E S    (Newest First)
冗丙 Posted - 01/16/2019 : 13:26:08
辰馬汽船的"辰鳳丸"1942年8月22日在台灣基隆富貴角西北34公里海域即北緯25度52分、東経121度29分, 被美國潛水艇"USS Haddock"(SS-231)以魚雷擊中沉沒, 船員12名死亡.

"ビネツェ丸"(Yamafuji Maru, 山藤丸)1942年10月18日自高雄出港後於19日在澎湖群島附近, 即北緯24度26分、東経120度25分 被美國潛水艇"USS Haddock"(SS-231)以魚雷擊中沉沒沉

"やツベろ丸"("Africa Maru" 非洲丸)1942年10月在台灣海峽, 台灣西岸大甲溪河口外約18公里即北緯24度26分、東経120度26分, 被美國潛水艇"USS Finback"(SS-230)以魚雷擊中沉沒, 船員3名死亡. 這是同一日"USS Finback"擊沉的第二艘船.

"高千穗丸"是大阪商船株式會社"內台航線"的船隻, 1943年3月17日從九州航向台灣時於3月19日在基隆港外遭美軍潛艇"USS Kin​gfish"(SS-234)號 以魚雷擊沈, 船上千名乘客包括多位台籍菁英罹難. 是世界重大海難事件之一.

"第39號哨戒艇"是由老式驅逐艦"蓼"所改裝, 1943年4月23日在台灣附近的與那國島被美國潛艇"USS Seawolf"(SS-197)擊沉.

大阪商船的客貨船"志ろィ丸"("Chicago Maru" 芝加哥輪)1943年10月10日自門司出港前往高雄, 在航行中於台中西北方52公里即北緯24度30分、東経120度26分, 被美國潛水艇"USS Tullibee"(SS-284)以魚雷擊中沉沒, 船員8名死亡.

1944年1月12日, 朝鮮郵船株式會社汽船"漢城丸"自高雄港出港後被美國潛艇魚雷擊中而沉沒於北緯22度37分, 東經120度33分處.

驅逐艦"峰風"護送「хУ30船團」自門司出港前往海南島, 1944年2月10日在台灣東南方85海浬即北緯22度12分, 東經121度30分處 被美國潛水艇"USS Pogy"(SS-266)以魚雷擊沈. 同時被擊沉的還有ネペギ丸(Malta Maru 馬爾他輪).

ネペギ丸(Malta Maru 馬爾他輪), 納編「хУ30船團」自門司出港前往海南島, 1944年2月10日在台灣烏石鼻東南方110公里即北緯22度37分, 東經120度33分處 被美國潛水艇"USS Pogy"(SS-266)以魚雷擊沈, 船員33名死亡.

"打出丸"(大平汽船)與"東神丸"1944年2月18日自基隆港出港, 19日2140時"打出丸"在北緯21度54分、東経119度55分被美軍潛艇擊沉, "東神丸"2345在 北緯21度54分、東経119度55分被美軍潛艇擊沉.

族繁不及備載,請參考下面網頁:
http://60-250-180-26.hinet-ip.hinet.net/theme/theme-66/66-index.html

忠義衛飯筒~剽悍吃燒肉~~
ki1 Posted - 01/11/2019 : 17:20:32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BlueWhaleMoon

三、在海上交通日益不穩的情況下,修復這些貫通南北的鐵路,以開闢經過法屬印度支那與南方軍的聯絡。
===
這個後來根本沒有任何成效吧?

另外1943年末,海上交通已經有這麼大的隱患了嗎? 當時美國軍機還沒有辦法掃海。

光靠潛艇就給日本這麼大的壓力?


42年末以後船腹狀況就沒樂觀過,特別是前線運輸消耗的也是商船隊
(以噸位而言當時瓜島和新幾內亞消耗的比中國沿岸快多了
81號作戰兩天就沉了超過3萬噸商船/運輸艦,瓜島的更多)
LUMBER Posted - 01/11/2019 : 14:17:55
不是潛艇,而是日軍的運輸部隊本來就沒護航
雖然說確定戰果比宣傳的少
但是被逮到就是只能等到對方彈藥用盡
換言之就是單方面挨打到死

至於陸軍,不想靠海軍的情況居多
冗丙 Posted - 01/11/2019 : 13:58:12
根據飛虎研究會的資料顯示,戴笠別動隊朝汕隊突然在海邊接了一位美海軍上校來贛南~~
他開著吉普車滿載著竹製品出現,還問我們飛虎贛南小隊能否幫他把竹製品空運到印度??
原來他是搭潛艇在海邊上岸並組裝吉普車,一路上被別動隊招待來此前進基地,被拒絕失望後後又開車返回原路,結果不詳!!!
同篇文章還有英國在浙江的特工出現~~~



忠義衛飯筒~剽悍吃燒肉~~
BlueWhaleMoon Posted - 01/11/2019 : 13:31:44
三、在海上交通日益不穩的情況下,修復這些貫通南北的鐵路,以開闢經過法屬印度支那與南方軍的聯絡。
===
這個後來根本沒有任何成效吧?

另外1943年末,海上交通已經有這麼大的隱患了嗎? 當時美國軍機還沒有辦法掃海。

光靠潛艇就給日本這麼大的壓力?
冗丙 Posted - 01/11/2019 : 13:15:07
飛行員膨風戰果是正常的,就算地面上有情報人員在也無法準確估計戰果~~~

貼一些資料相比較落差的部分:
1.1943年8月24日對中國派遣軍就接到命令了,以摧毀中美方空軍的主要基地為第一目的,開始增兵。
2.1943年末虎號紙上兵推結束,打通大陸作戰正式成形,以一號作戰為正式番號,1944年1月24獲得天皇批准。
3.日方資料顯示我方已察覺,正在積極加強防禦。

-------------------------------------------------------------------------
飛虎隊的資料
http://www.flyingtiger-cacw.com/new_page_292.htm
1943年4月底陳納德抵美後,又向羅斯福面交了1943年下半年的空軍作戰計劃。主要內容有:
1.第十四航空隊準備從7月起用兩個月爭取在中國的制空權;之後分三期展開攻勢摧毀日本的運輸線與本土
2.補給方面,7月至9月,月需4,700噸,9月以後月需7,100多噸;在六個月中擬炸毀日本船舶60萬噸。
考慮到以上計劃,尤其是第十四航空隊面臨的處境,羅斯福決定立即採取行動以滿足中國方面與陳納德的要求。
5月在華盛頓召開的三叉戟會議上,羅斯福明確主張從每月越過駝峰的7,000噸物資中抽出 4,700噸給予駐華美空軍,而對史迪威的反對意見不加理睬。爲提高駝峰運輸量,羅氏還在會後另派一軍官去主持空運工作。
這樣一來,駝峰空運噸位開始增加,從1943年5月的3,000噸增加到7月的5,500噸。

1943年7月9日第308轟炸機大隊對東京灣堛漱擖輔謚朱i行一連串的轟炸,從而最後拉開了在華美空軍1943年夏季攻勢的序幕。但7月原定有4,700噸物資,實際僅得3,000噸。
第十四航空隊與中美空軍混合大隊對東南沿海日運輸船只的轟擊也取得較大的成果,迫使各線運輸能力一律縮減。
根據當時從敵船上搜出的東亞航運株式會社報告,僅12月基隆至廣東航行就遇12次空襲,致使進口銳減。即使船隻進港後,起卸時間也非常短促。
最後,在11月間第十四航空隊與中美混合空軍另一件重大行動就是被《新華日報》稱讚的對臺灣新竹敵機場的“歷史性的感恩節奇襲”。
25日美中空軍在美軍特克西·赫爾上校的領導下突襲了距日本本土僅660英里的新竹機場,在機場和空中共毀敵機40多架。
不但在數量上創遠東空戰的最高紀錄,而且也是美國宣戰以來盟機對臺灣的首次轟炸。
故而強烈地刺激了日本大本營,並成爲1944年春日軍試圖在中國大陸展開以摧毀美軍基地爲直接目標的豫湘桂戰役的導火線。

在陳納德提出新年計劃之後不久,日軍方面鑒於夏季以來美駐華空軍力量的日益加強,意識到過去“一直採用的戰鬥轟炸機聯合進攻”戰術已不易取得成功,而對美空軍在中國東南沿海及長江流域日本運輸能力的打擊又不能不有所考慮。
因此從11月起,日軍試圖醞釀一個從根本上解決中國上空制空權計劃,從而緩解賴以生存的運輸問題。
是月初,日軍參謀本部杉山總長首先提出:“壓制中國大陸的美空軍擬有困難,……難道不能從華中和華南打通粵漢鐵路,使美空軍不得使用中國東南部的基地嗎?”11月25日隨著臺灣新竹機場被襲擊,更加快了日軍醞釀新年作戰的步伐。
1月初在華美空軍配合美軍潛艇在東海的活動,使得日方船隻損失急劇上升。
與此同時,杉山11月初提出的打通粵漢鐵路的設想也趨於成熟,並於1月24日獲得日本天皇的批准。
這樣日本在中國大陸最後的一次大規模行動計劃一號作戰計劃就出籠了。

------------------------------------------------------------------------------------------
日軍打通大陸作戰
http://warstudy.com/history/world_war/east_asia_war/073.xml

作戰準備
  如前所述,由於昭和18年(1943年)末“虎號圖上模擬演習”的結果,原來不過是主管人員中間一個腹稿的打通大陸戰役,至此以“一號作戰”的名稱,成為陸軍省與大本營的陸軍部之間的公開議題,其準備工作有了一大躍進。

敵情
  開始籌劃本戰役的昭和18年(1943年)夏秋期間,中國方面的敵情如下:
  重慶軍地面部隊總兵力約有300萬,其中機動兵力約有9個軍25萬,主要集中在貴州、湖南方面,因與英美聯合反攻緬甸有關,非常值得注意。美國駐華空軍已約達130架,主要利用中國西南方面的空軍基地,活動逐漸加強;還有利用華中、華北方面內地空軍基地的重慶空軍約200架,兩相配合,擴大勢力,令人感到不可輕視。據判斷,到明年(昭和19年)春夏時期,總兵力將超過500架。特別是美軍重轟炸機逐漸向中國西南方面增加,對我本土防衛上已構成使人深切關心的問題。
  另外,雖未證實,還收到了在華中、華南方面有敵潛艇基地的情報。
  重慶方面雖然由於過去一連串的失敗,遭到了很大打擊,但鑑於這一兩年來世界形勢和太平洋戰局的演變;它從美國得到了物資和精神上的援助和在糧食、輕武器方面可以自給自足等情況,可以認為,它的繼續抗戰意志,不僅沒有減弱,反而正在進一步加強。

戰役開始前派遣軍的狀況
對此,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官畑俊六大將、總參謀長松井太久郎中將)的兵力,雖時有增減,大致有25個師團,1個坦克師團,11個混成旅團, 1個騎兵旅團及1個飛行師團,總兵力約為62萬,擁有汽車12000輛,飛行中隊也時有增減,在十幾個小隊到二十幾個中隊之間。昭和18年(1943年)末,中國派遣軍儲備的彈藥,約夠20個師團使用,後備汽車為1500輛,燃料僅夠8個月使用。
  敵人以後還可以繼續增加兵力,尤其是空軍兵力,而我方則由於太平洋方面及西南方面空軍作戰激烈,和國內飛機生產情況等,很難期望再向中國戰場增加空軍兵力。昭和17年(1942年)以前對華作戰時,我方始終以絕對優勢的空軍力量完全掌握著制空權,相形之下,現在正好顛倒過來。這種情況固然事先思想上早已有所準備,但當進行“一號作戰”時,空軍本身固不待言,就是地面作戰,特別是後勤補給方面,我軍遇到的困難,確實超出想像。當談到“一號作戰”時,這是一個不能忘記的重要條件。昭和19年(1944年)夏,當第11軍向衡陽方面追擊時,在敵空軍力量處於優勢的情況下,我第一線部隊和後方部隊都被迫不得不在白天隱蔽,而只能在夜間作戰。

另外,在防空方面一般地雖有所加強,但我方同南方各重要地區之間的海上運輸,逐漸受到來自中國大陸方面的敵空軍的騷擾。而且在11月末,敵空軍從中國本土首次對台灣新竹進行了空襲。因此,為了催毀敵空軍力量,在12月中旬,從武漢地區對衡陽、遂川,接著從華南方面對桂林連續發動了空中攻擊(同時,南方軍航空部隊攻擊了昆明),取得了一定戰果。但是,鑑於我軍實力,怎麼也不能指望取得徹底的戰果。

一號作戰的作戰目的
  中國派遣軍當局在發動以上各個戰役時,總是首先希望迅速瓦解重慶政權,早日解決日華問題,並曾研究討進攻重慶作戰及其他方案。就在這種情況下,自昭和19年(1944年)年初起,曾數次向大本營提出進行打通京漢路戰役的意見
在大本營方面,從昭和18年(1943年)秋季以來,也同樣研究過攻占中國湘桂、粵漢鐵路以及京漢鐵路南段沿線各主要地區的作戰。在進行“虎”號圖上模擬演習的當時,對此次作戰的目的,主要考慮了以下四點:
  一、奪取今後勢將成為美機B29進攻日本本土的基地桂林、柳州,以保證本土防衛萬無一失。
  二、通過佔據桂林、柳州一帶,以應付將來敵軍經由印度、緬甸、雲南指向華南方面的進攻。
  三、在海上交通日益不穩的情況下,修復這些貫通南北的鐵路,以開闢經過法屬印度支那與南方軍的聯絡。
  四、通過摧毀重慶軍的骨幹力量和所取得的綜合戰果,以策劃重慶政權的衰亡。
  後來經過各方面深入研究的結果,到第二年(昭和19年)1月,根據我方的實際能力,將作戰目的集中限定於上述第一項,決定實行這一作戰。
  同時決定將整個作戰名稱叫作“一號作戰”

下達最高命令
  大本營於8月24日對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官及南方軍總司令官下達了以下命令:
  一、大本營決定摧毀中國西南方面敵空軍的主要基地。
  二、命令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官攻占湘桂、粵漢及京漢鐵路南段沿線重要地區。
  三、命令南方軍總司令官協助中國派遣軍的此項作戰。

兵力、器材的準備及對計劃的保密
  中國派遣軍根據大本營的命令,為了向南太平洋方面調動兵力,已從昭和18年(1943年)夏季到昭和19年(1944年)春季,將第17、第32、第36師團開始運往上海附近,將第35師團開始運往青島附近,分批集結。
主要物資、器材,預定能由國內或滿洲方面給予補充的,全作戰期間僅有:地面普通彈藥四個師團作戰用量;航空彈藥約兩個飛行團的用量,汽車燃料約4萬千升,航空燃科約1萬千升;渡河用船隻約600只,其中大部分要在3月至5月間分批運到,大致預定按華中6、華南1的比例分頭集中。
  大本營方面特別重視本作戰計劃的保密。最初對即將在中國大陸採取的積極軍事行動嚴加保密,隨著作戰準備的進展,偽裝成進攻重慶的模樣,加以掩飾,而且關於保密和偽裝方法,包括軍事、政略、宣傳、防諜等各方面,都從中央到前方全面做了統一部署。儘管如此,敵軍對我方的企圖似乎已經有所察覺。

  當時敵人對我方近期即將進行京漢戰役,似有所察覺,正在積極加強防禦。據我方判斷,敵軍在河南方面的作戰部署,最初主要是以湯恩伯軍(九至十個軍)對抗我方進攻,但僅以其中五至六個軍擔任黃河河防及京漢鐵路沿線據點的防守,另將其精銳的機動兵團(三個軍)佈置在禹縣、臨汝附近,據觀察,似在該地區利用原有的陣地企圖組織反攻。一旦我軍在洛陽方面的作戰取得進展,敵人除上述兵力外,還將匯合該地區周圍的三至五個軍以及由第8戰區派來的援軍(至多有二至三個軍)極力進行防禦,甚至展開反攻。



忠義衛飯筒~剽悍吃燒肉~~
Light Posted - 01/08/2019 : 19:21:37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冗丙
另外陳納德的14航空軍發表1944年3~11月的公報,擊沉33萬噸敵艦,其中有3萬餘噸是根據中美所提供得情資而擊沉的。



這個33萬噸是第14航空軍宣稱的戰果(claims),實際戰果要少很多。如前述1943年第14航空軍宣稱(claims)有22萬餘噸,其實僅5萬噸出頭

1944年這33萬噸中,大部分是第308大隊SB-24中隊的戰果。但我前面也稍稍提過,第14航空軍宣稱從1944年5月24日至10月31日,SB-24 攻擊了222艘船艦,擊沉其中 67艘共24萬8千噸;但是,陸海軍聯合評估委員會(JANAC)在戰後根據日本船舶損失資料調查出來的實際數字是擊沉 10 艘共2萬8千噸
Light Posted - 01/04/2019 : 14:58:18
USSBS == US Strategic Bombing Survey 美國戰略轟炸調查團

就是美軍戰後根據日本資料一個蘿蔔一個坑確認日本船舶實際損失的結果。
冗丙 Posted - 01/04/2019 : 13:47:50
這個有差嗎??
老美佔領日本之後自己也根據日方的資料做大幅修正呀~~

------------------------------------------------------------
1943年4月1日中美所開始掛牌運作,設主任一人由戴笠兼任,副主任梅樂斯,雙方各派參謀長,中方為鄭介民與李崇詩,美方為貝樂利上校,主任秘書中方為潘其武,美方為史密斯,總部設在重慶磁器口陽家山。
也因為這樣美國軍方日後批評梅樂斯是美國軍人屈居中國人之下的第一人。蓋因史迪威與光頭佬雙方摩差日趨嚴重,雙方爭的就是軍隊指揮權。

中美所總計6千人,美方約2286人,還有3000美方官兵分配到軍統各地的武裝與訓練單位,一方面負責教授如何使用美造武器,另一方面也直接率領忠義救國軍對日本直接突襲,這些人的家屬根本不知道他們派遣在中國,直到戰爭結束後才知道,而各項開銷軍由米海軍部負責,無須中方負擔。
中美所建立後培訓了4.9萬人,重要幹部1300人;戴笠還獅子大開口要了200輛吉普車,兩噸半2000輛,有病床1000張的美規醫院,150座氣象台的設施,1萬噸的武器彈藥,而美方還真的按照戴笠的需求提供了9000噸的器材,裝備了10萬名軍統特工。

在東南沿海的佈雷行動,據美方統計自1943年到1945年5月佈放水雷1000餘枚,炸毀日艦24艘,也因為水雷的出沒,使船團拘限特定的航道,使陳納德的14航空隊與米海軍潛水艇多了不少靶可打;另外在洞庭湘江廣西的佈雷行動約炸掉了8萬噸的日本內河船隻。

然而最重要的是準確的情報保證了美國太平洋艦隊的勝利,情報組是中美所最重要的部門,在中國一二線大城均有眾多的特工埋伏,甚至日方軍部與日本皇宮都有內線,例如日籍台灣人林頂立,他的身分有三,一為日軍嶺南關東軍參謀官,二為日本特高科高級特務,三為軍統特工,抗戰勝利後成為保密局台灣站站長,許多日軍艦艇出沒與部署的情報均由他提供給給太平洋艦隊處置。
對此米海軍超級大提督尼米茲全面支持戴笠,甚至發現史迪威多次扣下軍統的軍需時,梅樂斯數次趕往印度與史迪威發生爭執。

尼米茲支所以變成戴笠的中堅後盾可由情報的供給量可得知,1944年中美所提供重大情資有1708件,美軍交換994件,而1708件中有150件轉給尼米茲的潛艇部隊,順利擊沉25艘日艦約10萬噸;1945年提供2431件,美方提供764件,這讓尼米茲開心不已。
另外陳納德的14航空軍發表1944年3~11月的公報,擊沉33萬噸敵艦,其中有3萬餘噸是根據中美所提供得情資而擊沉的。

由於中美所提供的情報質與量均引起美方高度重視,甚至引起美方各路情報機構爭先恐後的與戴笠接觸,試圖控制中美所,例如米國戰略情報局局長鄧諾文上將親自視察中美所,並要求能派員參與其合作,並指示梅樂斯必須向他提供情報,而梅樂斯以他是海軍情報署的官員而拒絕,惹的鄧諾文大為火光,把他扣在大使官一天。
除了米海軍情報署與OSS外連米陸軍和FBI都跟戴笠簽訂合作,而戴笠當然趁機大開口要求各種先進的器材的提供。

以上節錄傳記文學105卷 趙映林-歷史的誤讀-一個真實的中美所

忠義衛飯筒~剽悍吃燒肉~~
Light Posted - 01/04/2019 : 13:26:40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dasha

喔,這是小弟行文沒解釋清楚.
羅斯福想炸日本城市,但老蔣與陳納德會用來炸城市的則是日軍佔領下的中國城市,當然主要是日軍基地而非平民,不然就是戰術攻擊,這些都直接對陸上作戰有利.
陳納德打擊日本海運那個,真的是當宣傳而已,實際執行效率上就是浪費補給......



沒錯,以駝峰空運1943年的情形,第14航空軍在華中作戰就已經很勉強了,偏偏陳納德要吹牛去掃海,既浪費寶貴資源、效率又低。

第14航空軍宣稱到1943年底擊沉22萬噸,經 USSBS 戰後調查,實際才5萬噸出頭。


Light Posted - 01/04/2019 : 12:15:24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BlueWhaleMoon

魏德邁是參謀出身,不過艾森豪也是參謀出身。
兩位都是非常優秀的參謀。
魏德邁早年以分析德軍戰略戰術著稱。
最大的貢獻就是提出重歐輕亞的Victory Program。
很多時候人真的是要看機運。

艾森豪1890在出生,1941年9月晉升准將。51歲
魏德邁1897出生,在1942年7月晉升准將。45歲
兩人也都是深受馬歇爾賞識而被躍升。

其實我蠻好奇二戰美軍中,有多少人比魏德邁更年輕就升任准將

不過後來遇到瓜田李下的無妄之災被調到次級戰區....

不然我們可能看到一個在諾曼第血戰的美國陸軍師長魏德邁。




年輕的准將應該是不少,如前面提到ATC的吐納爾(William H. Tunner),1906年生,1943年6月30日升准將,36歲。

其實越後生越容易當年輕准將,因為1920-1930年代和平時期美軍升遷管道幾乎是零。如史迪威1883年生,一次大戰末是中校,大戰後半年是上校,大戰後一年裁軍變成上尉。艾森豪在一次大戰最高是中校,戰後變上尉,1941年3月才升上校。

所以每次看到國府文字在那裡說史迪威沒有指揮經驗,戰前在華只是上校云云,都覺得有點好笑。二戰美軍將領幾乎都是類似的狀況,如布萊德雷、巴頓等都差不多。而艾森豪接歐洲盟軍統帥之前的指揮經驗是營長!
dasha Posted - 01/04/2019 : 08:18:52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Light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dasha

空對面攻擊的問題比較麻煩,尤其有一點是出資者要的效果.
美國要求中國的,當然是攻擊日本,小羅斯福最想看到的,自然是中國出發的飛機炸了日本城市,但對老蔣/史迪威/陳納德來說,他們只會找些方法塘塞這個要求,剩下的油彈,大部分還是拿來用在中國附近(包括台灣到緬甸),但,要用在哪,以及效果如何?
城市不會動,相對好炸,尤其是那種不以特定工廠而只要炸到城市就算的炸法,不迷航不被攔截一定可以拿來報;敵軍基地與基地的裝備需要精準攻擊,轟炸失敗的機率比較高,不過還是比找機動的軍車要容易,會亂跑的車與蟑螂一樣;海上船隻比車子更像蟑螂,因為更少見更難找,以沒有機載雷達時代的狀況,就是出去賭運氣的,大部分就是去浪費油料.
攻擊運油船舶的戰略嚇阻力確實明顯,但講KPI,消耗油彈與攻擊目標次數來說,保證難看,架次越少會越難看,因為找到目標的機率太低......反倒是對付城市的戰略轟炸,因為找到目標的機率很高,不迷航的話逼近於100%,KPI會比較好看.



大俠,掃海和攻擊日本城市是兩回事。

1943年陳納德只提掃海,當時沒有能力遠距攻擊日本城市。B-24和B-17都不行,就算飛得到,炸彈籌載量也不夠。

1944年陳納德又提掃海,羅斯福已經把興趣轉到B-29從中國出擊。但這是戰略轟炸,由JCS決策,而且直接控制在阿諾德之下。給XXBC的油料、炸彈、零件等等都是特別撥給,不讓轉用。所以才有老蔣日記罵史迪威扣住成都(B-29基地)油料不給第14航空軍之事,其實不干他的事,連他都沒有決定權。

不過你說的沒錯,到海上搜船攻擊,效率很低。必須要有很多飛機,飛很長距離/時間才行,而這些都需要很多後勤補給支援。這些偏偏是中國戰區不具備的東東。

駝峰噸位都耗在第14航空軍這種低效率的掃海作戰,然後說是史迪威扣住裝備不發,這怎麼看怎麼奇怪吧?




喔,這是小弟行文沒解釋清楚.
羅斯福想炸日本城市,但老蔣與陳納德會用來炸城市的則是日軍佔領下的中國城市,當然主要是日軍基地而非平民,不然就是戰術攻擊,這些都直接對陸上作戰有利.
陳納德打擊日本海運那個,真的是當宣傳而已,實際執行效率上就是浪費補給......
BlueWhaleMoon Posted - 01/04/2019 : 06:01:56
魏德邁是參謀出身,不過艾森豪也是參謀出身。
兩位都是非常優秀的參謀。
魏德邁早年以分析德軍戰略戰術著稱。
最大的貢獻就是提出重歐輕亞的Victory Program。
很多時候人真的是要看機運。

艾森豪1890在出生,1941年9月晉升准將。51歲
魏德邁1897出生,在1942年7月晉升准將。45歲
兩人也都是深受馬歇爾賞識而被躍升。

其實我蠻好奇二戰美軍中,有多少人比魏德邁更年輕就升任准將

不過後來遇到瓜田李下的無妄之災被調到次級戰區....

不然我們可能看到一個在諾曼第血戰的美國陸軍師長魏德邁。
LUMBER Posted - 01/04/2019 : 02:00:13
quote:

同樣地,Y部隊的問題(按,Y部隊是指雲南遠征軍,由第11和第20集團軍組成,駐印軍是X部隊)並不是單單1944年4月進攻、5月渡怒江這麼簡單而已。中、英、美對作戰策略的磋商的反覆與變動,早從1942年下半就開始了,一直延續到1943年底。而老蔣遲遲不指派部隊,噸位被第14航空軍奪走等等,更讓Y部隊的編成更為拖延。至於說該將Y部隊投入一號作戰云云,真的只能說是事後諸葛。因為此部隊投入緬北的延誤,在形勢上到1944年4月已經不能再拖;



小的抄幾段來自於那本1970年代的星光軍事叢書吧,主要是捧史迪威的。

史迪威的進攻是在1943年12月21日。

----------------------------------------------------------------------

1943年12月19日,一切都成為過去,蔣介石給了他指揮所有中國駐印軍的全權。
「不再插手,他還說那是『我的軍隊』,我有權罷免任何軍官......宋夫人讓這些要求成為命令,可以出示給所有相關人士。」

1943年12月21日,史迪威與孫將軍(孫立人)進行協商,對尤邦發動進攻。

「孫立人的部隊向前進攻,三個營被包圍,而且突圍失敗,但我們可以透過空投補給,沒那麼緊急。」這就是蔣介石夫婦訪問前線看到的狀況。伯特納感到驚慌,因為蔣介石認為進攻是錯誤的,立刻要求蔣介石撤回發言。

1943年12月24日,蔣在訪問過後調來了增援部隊,再次與孫立人協調,讓這些部隊做火力壓制,包圍日軍。

1943年12月25日,包圍網內的日軍已經殲滅。

1944年1月1日,蒙巴頓發來急電,飛抵德里「與蒙巴頓,魏德邁,惠勒,舒坦,費里斯見了面。抱怨個沒完,哇啦哇啦的說個不停。」

1944年1月底,戶拱谷地的北方戰區司令部成立。不再需要等待東南亞戰區司令部的命令。

1944年2月,進攻孟關

美國想奪取北緬甸與密支那機場,英國要求放棄緬甸戰役。因此史迪威派遣軍官代表團到達華盛頓......
......這些進攻史迪威完全沒有與蒙巴頓溝通過,蒙巴頓要求對史迪威立即解除職務,被馬歇爾擋了回去。聲稱美國參謀本部會負責,而史迪威的行動不能代表美國立場。這次爭吵把羅斯福跟邱吉爾全部捲了進去。

1944年3月6日,蒙巴頓來到代帕找史迪威,「路易斯兩點四十五分到達.....發表了一篇愚蠢的演說,與往常一樣要求我就範.....」
「路易斯大駕光臨.....對方啞口無言。太好了!」

蒙巴頓:「史迪威確實是位老勇士.....我仍然認為魏德邁或舒坦應該成為東南亞戰區的司令.....他仍然可以擁有副司令的頭銜,因為在我上任期間,他從未在這個職務上真正做過甚麼事。」

日軍的進攻在蒙巴頓會面之後的幾天後就開始.....蔣介石聽到英軍處於逆境,立即出面干涉,認為不應該再度發動進攻。

----------------------------------------------------------------------

接下來就是英帕爾戰役,英國東南亞戰區最激烈的會戰,從三月持續到七月。
整整兩個章節介紹史迪威多麼英勇....沒有一處介紹過史迪威對英帕爾的評估。
蔣介石的擔心並不是毫無道理,英國戰況好轉是在六月才見曙光。
三月的事情讓他覺得一支沒有在東南亞勝利經驗的大英帝國軍有可能再度後撤。

假如不是蒙巴頓堅持到最後
他才攻下密支那,就要面對日軍的全面反撲。

面對這樣的蒙巴頓,還有為了這些不穩定的條件依然送來援軍的老蔣
史迪威嘲笑他們到他真的發現自己被召回。
而蒙巴頓至始至終對他從來沒有好臉色看過。

Y部隊的建立到成功全都始於史迪威的任性。
從1943年12月底到1944年八月攻下密支那。
連續八個月的戰鬥,他並沒有設下停損點。

首先是不斷後送的中國部隊(沒有特別指明哪一支)
接下來是他自己的美軍遠程滲透部隊
再來是英國提供給他的遠程滲透部隊
史迪威只同意送走傷員
但是斯利姆送走的是整支部隊

堅持到最後的中國部隊
蔣介石在一號作戰的巨大壓力下
不斷送進援軍達成的勝利
而後者被指責的一無是處

蔣宋夫人被他形容成妓女,是他最大的助力
宋家兩個姊妹同樣被他形容成妓女,同樣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替他說服蔣介石同意史迪威的計畫。
這才是1942~1943年蔣介石與史迪威衝突沒這麼激烈的基礎。
也促成了Y部隊。
對此史迪威表示了多少感謝之意?
跟老蔣一樣吧,重頭到尾的鄙視以外,再無其他。
冗丙 Posted - 01/03/2019 : 23:46:51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Light

我其實已經跟老蛇講很多次了,強調空權在二戰中國戰場沒有意義。

C-46一次可運4噸或23桶53加侖的汽油,但它們回程還得補一些汽油,所以相當於一次還運不到一千加侖,或少於4噸。C-47載重量更小,僅2.5噸。這樣一條漫長的補給線,有太多的不確定性,例如,小小的一個零件缺貨,很可能就讓一大堆運輸機停飛許久來等零件。像這類的問題,最後是靠空運署特別設立了跨大西洋經非洲到印度的「火球速遞」(Fireball Express),它特地調撥了數架C-87,每週一次專門從北美運送特急的零件到阿薩姆,才稍微緩解。這些,難道是一名陸軍的戰區指揮官可以解決的?

在他們給人的印象中,駝峰空運之所以不能大量運入,跟飛機數量、機組員數目、零件齊備程度、航路困難程度、敵軍威脅程度、基地數量及規模、組織系統人員運作等等沒有太大關係,純粹是史迪威的失職。可是他們不知道(或者沒提到):駝峰空運在1943年1月起就由陸航空運署/空運指揮部(ATC)接手,不再在史迪威的直接責任範圍之內;美國軍工業花了一年半以上才進入軌道,開始生產足夠的武器裝備;訓練系統也花了差不多的時間才開始產出足夠的飛行員和機組員;為了早早提供運輸機給駝峰空運,陸航把還沒完全「除蟲」的C-46派來CBI,結果只好就地隨修隨改設計缺失上百項,有段時間甚至有上百架在阿薩姆的運輸機停飛等修改;他們他們也從未提到,駝峰空運噸位的分配也不是史迪威個人可以掌控的,反而是被許多單位所瓜分,而且不時受到上級的干擾(例如,1944年2、3月,為因應日軍進攻英帕爾,英美聯合參謀本部[Combined Chief of Staff, CCS]硬生生地把駝峰空運專用的30架運輸機調出向英印軍空投補給品)。


有件事情叫月檢討會與季檢討會,都知道空運方面的問題不可逆,沒有針對此事作原定目標的修正與調整似乎有違管理人的職責~~
quote:

同樣地,Y部隊的問題(按,Y部隊是指雲南遠征軍,由第11和第20集團軍組成,駐印軍是X部隊)並不是單單1944年4月進攻、5月渡怒江這麼簡單而已。中、英、美對作戰策略的磋商的反覆與變動,早從1942年下半就開始了,一直延續到1943年底。而老蔣遲遲不指派部隊,噸位被第14航空軍奪走等等,更讓Y部隊的編成更為拖延。至於說該將Y部隊投入一號作戰云云,真的只能說是事後諸葛。因為此部隊投入緬北的延誤,在形勢上到1944年4月已經不能再拖;而當時國軍對一號作戰的規模本來就是估計不足,當時也沒人能夠料到是一場全線進攻。就算一開始在河南戰場失利,局部的得失就要把所有其它戰場的行動都停下來應付此處嗎?哪有這種道理。


長江中游的衡山勇11軍的補充人數與後備部隊情報,早隨著4月河南戰況由中美情報單位修正了
老美自己十分清楚,在下是懶的翻美僑民與其他單位在兩湖流域的撤退令頒布的時間,至於粵桂兩地撤退時間之前寫過~~
另外就是緬北不能再拖與調回預備隊是兩件事,也只有史迪威叫Y部隊在雨季發動攻擊~~



忠義衛飯筒~剽悍吃燒肉~~
ZQF Posted - 01/03/2019 : 20:44:02
總統蔣公思想言論總集

http://www.ccfd.org.tw/ccef001/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categories&id=103&Itemid=256

这个资料倒是不错,很完整
BlueWhaleMoon Posted - 01/03/2019 : 17:46:29
When the United States entered the war, he was promoted to the war time rank of lieutenant colonel and was assigned to the War Plans Division. His education in Germany, along with his German heritage, brought suspicion of espionage upon him. When the 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was unable to find evidence against him, his name was cleared, and he was assigned to Asia, away from the Germans.
------
算無妄之災
ZQF Posted - 01/03/2019 : 16:51:56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Light

我其實已經跟老蛇講很多次了,強調空權在二戰中國戰場沒有意義。因為空權是用量堆起來的,大量的飛機、大量的機組員、大量的機工、大量的零件、大量的油料彈藥,這些東東,偏偏是二戰中國戰場最缺乏的,也最沒有條件取得的。

就算不說聯軍「先歐後亞」的基本策略,中國戰場也是在一條一萬八千海浬的海上運輸線的最尾端,經過85天至90天的航程在印度上陸後,再經過六個星期的鐵路貨運和內河拖運到達阿薩姆,再經過700英里的駝峰航線空運到昆明,然後再從昆明空運到戰場前線或其它內地。C-46一次可運4噸或23桶53加侖的汽油,但它們回程還得補一些汽油,所以相當於一次還運不到一千加侖,或少於4噸。C-47載重量更小,僅2.5噸。這樣一條漫長的補給線,有太多的不確定性,例如,小小的一個零件缺貨,很可能就讓一大堆運輸機停飛許久來等零件。像這類的問題,最後是靠空運署特別設立了跨大西洋經非洲到印度的「火球速遞」(Fireball Express),它特地調撥了數架C-87,每週一次專門從北美運送特急的零件到阿薩姆,才稍微緩解。這些,難道是一名陸軍的戰區指揮官可以解決的?

許多學者盲目地相信陳納德的話並鸚鵡學舌地批評史迪威不相信空權,但我不曾看過他們之中有任何人討論過在中國沿海投彈一噸需要駝峰空運運來十八噸物資的這個數字,以及這個數字背後的含意。在他們給人的印象中,駝峰空運之所以不能大量運入,跟飛機數量、機組員數目、零件齊備程度、航路困難程度、敵軍威脅程度、基地數量及規模、組織系統人員運作等等沒有太大關係,純粹是史迪威的失職。可是他們不知道(或者沒提到):駝峰空運在1943年1月起就由陸航空運署/空運指揮部(ATC)接手,不再在史迪威的直接責任範圍之內;美國軍工業花了一年半以上才進入軌道,開始生產足夠的武器裝備;訓練系統也花了差不多的時間才開始產出足夠的飛行員和機組員;為了早早提供運輸機給駝峰空運,陸航把還沒完全「除蟲」的C-46派來CBI,結果只好就地隨修隨改設計缺失上百項,有段時間甚至有上百架在阿薩姆的運輸機停飛等修改;他們他們也從未提到,駝峰空運噸位的分配也不是史迪威個人可以掌控的,反而是被許多單位所瓜分,而且不時受到上級的干擾(例如,1944年2、3月,為因應日軍進攻英帕爾,英美聯合參謀本部[Combined Chief of Staff, CCS]硬生生地把駝峰空運專用的30架運輸機調出向英印軍空投補給品)。

同樣地,Y部隊的問題(按,Y部隊是指雲南遠征軍,由第11和第20集團軍組成,駐印軍是X部隊)並不是單單1944年4月進攻、5月渡怒江這麼簡單而已。中、英、美對作戰策略的磋商的反覆與變動,早從1942年下半就開始了,一直延續到1943年底。而老蔣遲遲不指派部隊,噸位被第14航空軍奪走等等,更讓Y部隊的編成更為拖延。至於說該將Y部隊投入一號作戰云云,真的只能說是事後諸葛。因為此部隊投入緬北的延誤,在形勢上到1944年4月已經不能再拖;而當時國軍對一號作戰的規模本來就是估計不足,當時也沒人能夠料到是一場全線進攻。就算一開始在河南戰場失利,局部的得失就要把所有其它戰場的行動都停下來應付此處嗎?哪有這種道理。

我一直在強調的是史、蔣之間的問題絕對不是單方面的,但不是史迪威沒有問題。史迪威作為戰場指揮官,其能力應是足夠,馬歇爾也是將其做為指揮官來培養。1941年12月底,他奉召到華盛頓,原擬擔任北非作戰指揮官,12月22日的日記中說:"6:30AM Phone from Bradley - Bryden says come to Wash. For some time. To work on a plan. And then maybe be Yuan Shuai(元帥)"。

不幸地是,其個性偏偏卻跟老蔣犯}。史迪威在一戰是情報官,後來一戰後赴華也是搞軍事情報,他原來的上司認為他是最優秀的一員,而他也表現出其獨立主動的性格。但後來上司換人,因為新上司喜歡事事從華盛頓遙控,結果搞得勢成水火。從此事可知當他遇上事事遙控微控的老蔣,會發生什麼樣的問題。

而魏德邁不僅僅是晚了一代,他的職務還一直都是參謀職務。不曉得有沒有人知道,魏德邁是美軍「先歐後亞」策略的主筆者,這個背景大概又被國府史家的春秋之筆給省略了。他先在艾森豪麾下準備歐洲登陸作戰,因為洩露軍機的嫌疑,被踢到蒙巴頓的西南戰區擔任參謀長。史迪威被召回,因魏德邁也懂一些中文,也待過中國,所以被派去接史迪威留下的位置。他因為一直都做參謀工作,性格比較圓滑,高層又因史迪威之事對他特別給了幾條指令,要他跟老蔣處好關係;基本上是已經放棄從老蔣取得助力,只希望老蔣不要拖後腿的態度。這,以後來歷史進程發展看來,還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

Lumber 的我就不回了,我很難去一一回答出入甚多的基本觀點。

至於有人要我去多瞭解韓戰時的空軍,我只能說:哈哈。



这里请教个问题,如果ㄓ给14航空队的供应,把驼峰主要运输能力集中到Y部队上,别管英国两栖登陆之类的鬼,在43年国军从云南和印度自行发动反攻,能否贯通滇缅路?日军还能派出更多的部队来支援缅北日军挡住国军吗?对国军来说,豫湘桂的胜算,实际是把X和Y部队在日军进攻之前拉到河南和湖南吧?

Light Posted - 01/03/2019 : 16:17:49
我其實已經跟老蛇講很多次了,強調空權在二戰中國戰場沒有意義。因為空權是用量堆起來的,大量的飛機、大量的機組員、大量的機工、大量的零件、大量的油料彈藥,這些東東,偏偏是二戰中國戰場最缺乏的,也最沒有條件取得的。

就算不說聯軍「先歐後亞」的基本策略,中國戰場補給物資的起點是在一條一萬兩千英里的遠洋航路的另一端,不管是從紐約還是舊金山,補給品要花上85天才能抵達印度。在印度港口卸了貨,還要再花五、六個星期,透過鐵路和河運,晃晃悠悠地穿過印度次大陸到達阿薩姆。然後再裝上那些零件短缺、維修困難、人員疲憊、數量稀少的運輸機,穿過那條僅50英里寬、卻有5000公尺高,長700英里,飽受天氣和日機威脅的喜馬拉雅山航路,勉強運到昆明;接著還要再耗用這好不容易運進的資源運到四川、廣西、甚至華中的前進機場。

這條補給路線,除了陳納德之外,還要供應中國本身的需求(中國的法幣是這樣一機一機地運進來的,更別說每月數百噸要供應中國兵工廠的必要物資),還要試圖用來執行史迪威訓練裝備30個國軍師的任務。這是個零和遊戲,彼長則此消。

這樣一條漫長的補給線,有太多的不確定性,例如,小小的一個零件缺貨,很可能就讓一大堆運輸機停飛許久來等零件。像這類的問題,最後是靠空運署特別設立了跨大西洋經非洲到印度的「火球速遞」(Fireball Express),它特地調撥了數架C-87,每週一次專門從北美運送特急的零件到阿薩姆,才稍微緩解。這些,難道是一名陸軍的戰區指揮官可以解決的?

前面提到史迪威在1942年要求陸航派100架運輸機給駝峰空運,到1943年4月都還未能到位。為什麼?可知美國軍工業花了一年半以上才進入軌道,開始生產足夠的武器裝備;訓練系統也花了差不多的時間才開始產出足夠的飛行員和機組員?

就算有飛機,什麼樣的飛機?最早的 C-47 載重量僅2.5噸。C-46 稍好,一次可運4噸或23桶53加侖的汽油,但它們回程還得補一些汽油,所以相當於一次還運不到一千加侖,或少於4噸。但是,為了早早提供運輸機給駝峰空運,陸航把還沒完全「除蟲」的C-46派來CBI,結果只好就地隨修隨改設計缺失上百項,有段時間甚至有上百架在阿薩姆的運輸機停飛等修改。後來的 C-54 要好得多,四引擎安全係數高,又很少出問題,而且一次可載6噸,但是.....它的升限不夠,無法飛密支那拿下之前駝峰空運那僅有的北航路!

許多學者盲目地相信陳納德的話並鸚鵡學舌地批評史迪威不相信空權,但我不曾看過他們之中有任何人討論過在中國沿海投彈一噸需要駝峰空運運來十八噸物資的這個數字,以及這個數字背後的含意。在他們給人的印象中,駝峰空運之所以不能大量運入,跟飛機數量、機組員數目、零件齊備程度、航路困難程度、敵軍威脅程度、基地數量及規模、組織系統人員運作等等沒有太大關係,純粹是史迪威的失職。可是他們不知道(或者沒提到):駝峰空運在1943年1月起就由陸航空運署/空運指揮部(ATC)接手,不再在史迪威的直接責任範圍之內;他們他們也從未提到,駝峰空運噸位的分配也不是史迪威個人可以掌控的,反而是被許多單位所瓜分,而且不時受到上級的干擾(例如,1944年2、3月,為因應日軍進攻英帕爾,英美聯合參謀本部[Combined Chief of Staff, CCS]硬生生地把駝峰空運專用的30架運輸機調出向英印軍空投補給品)。

同樣地,Y部隊的問題(按,Y部隊是指雲南遠征軍,由第11和第20集團軍組成,駐印軍是X部隊)並不是單單1944年4月進攻、5月渡怒江這麼簡單而已。中、英、美對作戰策略的磋商的反覆與變動,早從1942年下半就開始了,一直延續到1943年底。而老蔣遲遲不指派部隊,噸位被第14航空軍奪走等等,更讓Y部隊的編成更為拖延。至於說該將Y部隊投入一號作戰云云,真的只能說是事後諸葛。因為此部隊投入緬北的延誤,在形勢上到1944年4月已經不能再拖;而當時國軍對一號作戰的規模本來就是估計不足,當時也沒人能夠料到是一場全線進攻。就算一開始在河南戰場失利,局部的得失就要把所有其它戰場的行動都停下來應付此處嗎?哪有這種道理。

我一直在強調的是史、蔣之間的問題絕對不是單方面的,但不是史迪威沒有問題。史迪威作為戰場指揮官,其能力應是足夠,馬歇爾也是將其做為指揮官來培養。1941年12月底,他奉召到華盛頓,原擬擔任北非作戰指揮官,12月22日的日記中說:"6:30AM Phone from Bradley - Bryden says come to Wash. For some time. To work on a plan. And then maybe be Yuan Shuai(元帥)"。

不幸地是,其個性偏偏卻跟老蔣犯}。史迪威在一戰是情報官,後來一戰後赴華也是搞軍事情報,他原來的上司認為他是最優秀的一員,而他也表現出其獨立主動的性格。但後來上司換人,因為新上司喜歡事事從華盛頓遙控,結果搞得勢成水火。從此事可知當他遇上事事遙控微控的老蔣,會發生什麼樣的問題。

而魏德邁不僅僅是晚了一代,他的職務還一直都是參謀職務。不曉得有沒有人知道,魏德邁是美軍「先歐後亞」策略的主筆者,這個背景大概又被國府史家的春秋之筆給省略了。他先在艾森豪麾下準備歐洲登陸作戰,因為洩露軍機的嫌疑,被踢到蒙巴頓的西南戰區擔任參謀長。史迪威被召回,因魏德邁也懂一些中文,也待過中國,所以被派去接史迪威留下的位置。他因為一直都做參謀工作,性格比較圓滑,高層又因史迪威之事對他特別給了幾條指令,要他跟老蔣處好關係;基本上是已經放棄從老蔣取得助力,只希望老蔣不要拖後腿的態度。這,以後來歷史進程發展看來,還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

Lumber 的我就不回了,我很難去一一回答出入甚多的基本歷史與觀點。

至於有人要我去多瞭解韓戰時的空軍,我只能說:哈哈,哈哈哈。
waffe Posted - 01/03/2019 : 12:48:25
歷史上很多失敗過還能重新統兵上戰場的人不少都有一種特定的情懷,那就是討回來.................

畢竟誰也不想自己的名子跟著在慘敗、喪權失地、丟失國土、一敗突地這種文字附近跑,雖然比較的多是你一但大敗幾乎就是難以翻身但光二戰的太平洋就兩個這種的,一個麥帥另一個就是史迪威。我個人一直認為從菲律賓反攻是一種非常脫褲子放屁的戰略,但老美也算人傻錢多的大戶這樣玩反正也只影響到財報上的數字,而史迪威如果不靠自己收回緬甸那現代的人估計只記得史迪奇而不知道史迪威是啥鬼了。
BlueWhaleMoon Posted - 01/03/2019 : 00:47:17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Light

「一號作戰」裡國軍大部分是潰敗,並不是被殲滅,還有些部隊是自己保存戰力,就如十三軍、五十七軍等,並不是沒有部隊。倒是奇怪,既然還有部隊可用(而且是從5、6月休整到9月),那為何還需要撤回作戰中而且戰力已損的Y部隊來投入「一號作戰」戰場?




我的印象中,實際上第九戰區是沒有兵力了。
13軍與57軍可以說遠在天邊,我沒有仔細算過,但是很可能趕不上衡陽防禦戰,如果衡陽丟掉,其實就跟史實差不太多。

真的事後諸葛,我個人認為就是不要出動Y部隊7萬人去緬甸,直接把Y部隊投入到長沙會戰。

多了這個7萬人(至少相當於兩個攻擊軍),預期長沙因此可以守住。
就算長沙守不住,衡陽應該也可以守住。

緬甸其實早一點收復與晚一點收復,影響不大。
(有盟軍之友大力相助,我估計收復時間沒差多少)

應該是改動最小,結果最好的方案。

另外轉一篇蛇大老文參考
https://www.ptt.cc/bbs/historia/M.1311510470.A.4A8.html
waffe Posted - 01/02/2019 : 18:59:51
資源的分配與作戰方向的決定都是一個又一個提督的決斷,魚雷、炸彈、炸彈、魚雷...............

資源該怎麼用就像你去做生意一樣,老子有錢那你就能賠了一次又一次花錢買經驗,但如果你就只有那些錢做賠了也就代表你負債累累的開始。老美錢多投資失敗也就帳目難看,像小日本弄了兩個碼頭王就有點積重難返了。或是像德國要是1943年不把資源投去做U艇21型那依照造價算的話一艘能換一個完整的豹式戰車營(全配不是只有戰車),而且這是造價實際消耗的資源潛艇比戰車還多,或是全部的U艇21型都拿去做豹式那產量能翻一倍,不然也能換最少50個虎I重戰車大隊。但戰略型武器畢竟有它可以有機會逆轉戰局的可能,於是乎經由廟算把手頭有限的資源投去做每噸造價比航母還貴的潛艇,最終我們都知道因為技術的問題導致耽誤所以這批東西沒派上啥用途。

所以如果有人早點託夢給希特勒它應該會把同樣的資源拿去造戰車或是別的,當然更早點託夢仗也不用打了.................
冗丙 Posted - 01/02/2019 : 16:11:03
一號作戰是1944年1月13的御前會議所提出的,本來北中南同時發動往西的攻擊被大本營修改成北中南分區分時進行~~~
理由是人員與物資一時間無法輸送到戰區,所以才改成北中南逐次發動攻擊,後勤壓力瞬間減少很多~~
然而動員車輛超過一萬,各式小艇也破萬的狀況下要隱藏不可能,所以中美各單位都有往上報日軍集結的事情~~
陳納德的攻擊的架次反而因為B29的陸續來到四川需要護衛而減少,甚至4月開打後整個平漢鐵路戰線含黃河大鐵橋的攻擊還不到500架次!!
(這段史實沒人寫怪吧??反而美國飛虎研究會有部分提到,怪14航空軍攻擊不力在下會覺得很怪,畢竟那是鐵殼無導引炸彈,靠飛行員的炸射技巧才能有戰果~~)

之後就是委員長發飆後史氏才去問戰爭部可否動用油料,結果就是啊諾德反對~~~~





忠義衛飯筒~剽悍吃燒肉~~
BlueWhaleMoon Posted - 01/02/2019 : 12:56:46
純印象,我記得史迪威並不是深得羅斯福信任,而是深得馬歇爾信任。

史迪威的人格也許有問題,但是他的訓練與經歷,在美軍體系當中是沒有問題的。
第一次世界大戰中,他擔任情報官並獲得傑出服務勳章。
二戰美軍四星上將也不是無能之輩可以拿到的。

同時史迪威也是當時美軍中少有的中國通(以美國人的標準)。

魏德邁人和很好,是一個非常強的人才,但是他整整比史迪威少了14歲。
這在軍隊體系中是一整代的差異。兩個根本不是同級的。

P.S. 我不否認史迪威有一些問題,尤其是人和方面。
但是Light大所提的很多也非常有道理。
國府方面的史料,很多時候把不是史迪威負責的問題,扣在史迪威頭上。
這是需要仔細梳理的。

P.P.S. 我個人同意駝峰運到中國的噸位,更應該用來裝備軍隊,而不是空襲日佔區。
但是空襲日佔區也許看起來效果不大,日本人的反應也顯示日本人很在乎這些。
不然沒必要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發動一號作戰。

比對一下時間
新竹空襲1943年11月25日
Y部隊進攻緬甸1944年4月
一號作戰在1944年4月發動,11月收兵。
菲律賓海海戰在1944年6月19日—6月20日(馬里亞那獵火雞)
1944年7月9日,美軍占領塞班島,絕對國防圈被突破。
塞班島(與關島,天寧島)的B29可以直襲日本本土,補給塞班島比補給中國戰區,方便太多了。

在馬里亞那獵火雞之前,美國並沒有可以打擊到日佔區的航空兵力,這也是陳納德的利基。

美方不敢確定菲律賓海海戰會順利,因此願意支持陳納德來當作B方案。
日本自信以重編的航空母艦部隊,自己可以在菲律賓海海戰擋下美國海軍,
在這種情形下就把陳納德當成眼中釘,因此發動一號作戰拔除。
(有一個說法是一號作戰的目的是要打通大陸交通線,但是如果比對時間,
就會發現一號作戰發動的時候,菲律賓海佔還沒開打,日本海運還有在運作,
很難說日軍有大陸交通線的需求。更何況一號作戰發動之後,勢如破竹,
也沒看到日本真的用這個大路交通線運了啥重要的東西,連最後的保命油,
還是伊勢走海運運回來的(北號作戰)。)

當然隨著菲律賓海海戰的慘敗,日本門戶洞開,陳納德的價值就沒有了。
這也是Light大所說的,中國戰區的成長,趕不上大環境的變化。

美軍佔領塞班島之後,陳納德雖然失去價值,但是中國軍隊還是有登陸日本當沙包的價值。問題是...

1944年8月8日衡陽失守,中國戰區告急。讓美國人判斷中國軍隊連當沙包的價值都沒有。
美國人決定不惜付出代價讓蘇俄對日宣戰。而代價就是中國。


LUMBER Posted - 01/02/2019 : 10:52:05
捧史迪威的書不是沒有
星光的書就是一本
但是把史迪威的問題拿掉,這就是問題。

斯利姆對史迪威的評價很有趣。
前段跟後段會說:「我喜歡他」
但是中間那段把他的問題指謫得很明顯,相當的英國風。
把你從頭到尾羞辱一遍,最後再來問:「好吧,好吧,你到底想要什麼,跟我說吧。」「乾脆就不掩飾他粗暴的個性,把最壞的那一面在司令部展現出來。」
這就是為何英國人對於史迪威的要求總是表面上同意,卻又根本不作配合。

蒙巴頓對史迪威的厭惡恰如其分:「史迪威的工作沒有人作得來,他可以保留中印緬戰區司令的位置。但是東南亞戰區司令必須由其他人來擔任,像是魏德邁。」
簡單來說,滾到一旁去玩史迪威你自己的事。
這就是1944年上半,當蒙巴頓防禦日軍攻擊科西瑪。
準備打一場英國人的中途島時,剛好可以說明中英美三方合作程度的例子:他們根本就沒有合作。

史迪威在1944年上半指揮他的Y部隊在緬甸北部前進
這是他連哄帶騙加威脅得來的
原始目的並沒有人知道
因為最初當1943年英軍表示出要進攻的態度,接著又放棄之後
中英美三方只剩下史迪威在抱怨英國跟中國不願意配合
戰略目標在哪裡,沒有人指得出來,而史迪威硬是打了下去。

1944年上半史迪威的攻勢其實沒有戰略目的
要推近到哪裡,目的是在哪裡
推進了多遠,這些連會戰都稱不上的推進目標幾乎沒有書提到過,只有史迪威的自吹自擂。
唯一肯定的是當史迪威在前進的時候,卻突然發現英國可能敗退。
因此必須停下自己的腳步來檢視自己的作為,然後同意了由一部分的部隊調頭去支援英軍。
就結果論,史迪威打了勝仗,但是卻不明白自己的勝利點在哪裡。
作為美國派遣到中國的指揮官,他要做的是加強中國部隊的實力。
以結果論,史迪威不管想做什麼,他在做的,就是他想要一支能夠讓他自己指揮的部隊,去打勝仗。

在打擊日軍這方面
緬甸日軍的撤退不是史迪威的攻勢造成。
蒙巴頓讓日軍放血放得徹底,即使沒有史迪威,這件事也會發生。
這件事讓國軍在緬甸追擊日軍的事顯得微不足道
派去追擊日軍的部隊是史迪威原本為了援助英軍而派出的。
即使沒有史迪威,英軍也會持續推進下去
對英軍來說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史迪威,搶在他們前面去追擊日軍。
因此當史迪威洋洋得意的要求羅斯福措辭強硬的要求蔣介石交出中國戰區的指揮權時
蒙巴頓還是在美方詢問下,提出了要史迪威滾蛋的說詞。

接著史迪威被召回,被撤換。

史迪威的任職,原本就不是中印緬戰區司令
他是為了協調中美雙方在中國加強中國部隊實力而來。
但拿到的成績是讓他指揮的Y部隊得到了稍微正常的給養,打了幾場勝仗。
而他提出過第十四航空軍可能面臨的問題,對於日軍在一號作戰的準備,史迪威的準備則是不準備。
等著看他出糗。

史迪威並不是沒有提出過日軍在1944年發動攻勢的問題,但是他眼裡只有他的Y部隊能為他爭取多大的發言權。
因此蔣介石認為史迪威對於日軍在一號作戰裡,使得國府受到的嚴重挫敗,有不可卸責的責任,正當得無可比擬
史迪威並沒有為了國府在中國所面臨的壓力作出任何分擔的作用。
Y部隊的成立在1943年,這讓史迪威得以在1944年初就發動一連串攻勢(即使從哪前進到哪都還是問題)
此後補給跟加強就只在Y部隊上,包括補充進攻的損失,並沒有用於其他地方。
而要求在華東(中國東南部)設立Z部隊,史迪威沒有任何一點努力的基礎,甚至還反對。

眼裡只有他的Y部隊。
他原本的職務早就被他丟到太平洋去了。

作為回應羅斯福聽信史迪威,而要求國府將所有指揮權交給史迪威的電報:「如果不照我們說的作,那我們就撤回所有援助。」
蔣介石對羅斯福的回覆讓羅斯福沒有拒絕的餘地:「即使不與美國在一起,我們仍然會抵抗日軍到最後。」
換言之,美國要撤回援助就撤回,本來中國就沒有拿到過。

撤回援助這個條件,史迪威用得很徹底
對蔣介石
對軍長
對師長
對營長
這些都寫在史迪威的家書上,當然還包括了孫立人

而最為神奇的是,蒙巴頓面對不聽令的部隊是徹換師長,史迪威卻是徹換營長。
常常史迪威前面描述這些師長是多不聽命令,後面卻說他們如何聽話。
至於相對的基層人員,史迪威則是描述:「不聽命令的人員威脅槍斃他們,連打帶踢的要他們前進。」

以結果論,史迪威不管想做什麼,他在做的,就是他想要一支能夠讓他自己指揮的部隊。
蒙巴頓要求將史迪威的指揮權置於他之下:讓史迪威就任東南亞戰區副司令
史迪威表示強烈反對,這點任何人都可以理解。
要求指揮權的事很常見

第十四航空軍是
英軍指揮官是
國府這邊也是
史迪威同樣是
能夠讓自己看起來像個師長,卻不是司令的,只有史迪威

魏德邁與他的差距太過明顯
他受過什麼樣的訓練跟從軍歷練,小的非常質疑
但是這在二戰美國似乎並不少見

陸航司令阿諾德在他的部下眼裡
同樣是個不懂高司管理的人
拿阿諾德來為史迪威開脫?

小的覺得笑笑就好

MDC第二論壇 © 2000-2002 Snitz Communications Go To Top Of Page
Powered By: Snitz Forums 2000 Version 3.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