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C第二論壇
MDC第二論壇
首頁 | 會員資料 | 註冊 | 最新發表 | 會員列表 | 傳訊 | 搜尋 | 常見問題
登入名稱:
密碼:
記住密碼
Forgot your Password?

 論壇首頁
 軍事討論區
 戰略戰史與國際關係
 非洲偷渡客 歐洲外勞
 發表新標題  Topic Locked
 友善列印
作者 前一個標題 標題 下一個標題  

von_Guo
路人甲乙丙

4430 Posts

Posted - 08/12/2006 :  17:14:33  會員資料 Send von_Guo a Private Message




取材  http://abcnews.go.com/International/wireStory?id=1984890

African Migrants Risk Lives in Small Boats

ABC News, May 21, 2006


By HEIDI VOGT


費西米•戴爾拉(Facime Diarra)千里迢迢從家鄉輾轉來到這個位於西非幾內亞的碼頭,登上一艘木製漁船駛往西班牙,夢想賺得足夠的錢為在老家的家人買一檯拖拉機。 當船沉沒時, 溺斃了45位乘客中的30人,他除了保住一條命,失去了其他一切。 但此刻他正找尋另一艘船,同時在城裡幹零活賺取路費。

"我要再試" 18歲的他說,但這次為安全起見將隨一隻船隊出發。

撒哈拉沙漠邊緣的茅利塔尼亞 努瓦迪布港(Nouadhibou),  已成為非洲偷渡客最新的出發點。 漁港裡處處充斥著類似戴爾拉的男子訴說其挫敗的歐洲旅程,大海的恐怖, 同時計畫再往。


隨著穿越摩洛哥偷渡路線的陸續封閉,與日俱增的赴歐非洲移民潮被往南推移數百哩,迫使許多人搭上敞艙船,從事一段危險的600海浬航程,到達西班牙的加那利群島 - 其為通往繁榮歐盟的一扇大門。 西班牙當局聲稱,自從一月份以來加那利群島已截獲6100多名非法移民,包括上週末的近千名。 達到今年以來紀錄最高的兩天,與去(2005)年相較,該年總計4751名。


西班牙打算與茅利塔尼亞週一展開一項聯合海上巡邏,副總理Fernandez de la Vega上週如是說。

僅在努瓦迪布一地,今年就有1040人因企圖偷渡被捕。 而去(2005)年則由陸上或海上總共逮捕了575名。 茅利塔尼亞警方估計,今年迄今至少已有400人死於海上路途。

但戴爾拉不為所動 "你要麼進到歐洲,要麼回到這裡,要麼就死在路上,這是所謂的機會。" 他說。 "這裡"指的是一個灰塵漫天、熱鬧熙攘的所在,一名像戴爾拉這樣的幾內亞人可輕易混在塞內加爾漁民、馬利人(Malian)市場攤販子、 以及流動的沙漠牧民裡。 這個由19世紀歐洲殖民者劃定邊界的龐大地區,難以透過警力管制,而居民的親戚關係往往跨越邊界。 即使茅利塔尼亞當局逮捕到一名非法移民,他們能做的實在不多。 或是放掉他,或是遞解他到原出發國家的邊境上,把他留在那兒,但知道他很快就會回來。

警察局長烏爾德阿馬爾(Yahfdhou Ould Amar)說: 有1萬4仟其他西非國家的人居住在努瓦迪布,他相信大多數在等待去西班牙。

Mohamed Ould Mahfoud,努瓦迪布的憲兵隊長說: 有些人沒上路就被逮捕,其中不乏再犯  "但你可以肯定的是每晚有100至200人登船出發" 警方轄區包括17公里的海岸線,但巡邏艇只有兩艘,且其中一艘故障。

偷渡客搭乘叫做pirogues的類似大型獨木舟,配備著兩個舷外引擎,裝載食物、飲水和汽油。 為著搭乘六至八人出海捕魚而建造的船,塞進最少40人航海北上。 假如不出任何意外,整個行程約需三天。  但倖存者說,往往發生迷航,引擎故障,和在海上超過10天。

"當我們距西班牙僅有250公里(150英里)時引擎拋錨" 戴爾拉說 "我們有四天在海上動彈不得。 我們沒吃的,我們喝海水。"  摩洛哥海軍發現他們漂流後,將他們的船拖回茅利塔尼亞水域,但不把他們送到陸地,他說。  "摩洛哥人就把我們拋棄在pirogue裡,於是我們開始用手當槳划水。 但海浪很大,把大家掀下海。 " "有如此多人淹死,大家都在哭. "

當局說,在過去的一年堙A在摩洛哥未雷厲風行之前,這些移民可能選擇穿越摩洛哥的跋涉,長途的撒哈拉但相對短許多的地中海之旅。

他們說茅利塔尼亞的選項較為廉價,大約是$600一個船位,相較於超過$1800的陸地跋涉消費。 同時,撒哈拉路線意味須隨身攜帶一份護照,而進入西非茅利塔尼亞只須一張身份證明。 許多偷渡客自行組織起來,而不是去找職業人蛇集團。


Aruna Dia 招攬了22名他的塞內加爾老鄉乘客以換取一張自己的免費船票。 他們與另外43人同登一條船,但從努瓦迪布出海兩天後即迷路。 一艘路過的漁船接走 Dia 和其他幾名同夥,但其餘人拒絕了這番好意。 "這些人都付出了許多錢,他們不想血本無歸"  "他們要去歐洲"

Dia 隨漁船離去才不久,就聽到有人叫喊。 漁船調頭趕回來,發現偷渡船已沉沒,乘客在水裡掙扎。.   他們只能救上來其中兩人。 他認識許多罹難者 "穆薩思…英航易…謝赫Diop. Moudu駟…:"他停頓下來,因為名字太多了。 他為所發生的事自責,並不願再試了。


城裡他處,12個年輕的塞內加爾人組織起來弄個自助式旅行,他們說受職業人蛇集團的騙受多了。  Babacar M'Baye,25歲的領隊說,他們會再從塞內加爾找23名乘客以湊足盤纏。 其開列的詳細購物清單顯示: 預算總計 $8000,函購船一、新引擎一、舊引擎一、食物 和 燃料。 他們有一個全球衛星定位系統、兩個羅盤、兩位船長。 船長之一,26歲的馬馬杜•巴(Mamadou Ba)說,他已經沿海航行了兩次,從塞內加爾港口聖路易到努瓦迪布,行程相當於從努瓦迪布到加納利群島。


偷渡客們,大多二十來歲的男子,聲稱此行是值得一試的風險與努力.

"我的父母們甚至沒有一張犁,所以不能擁有太大的田地。 我們幹所有田裡的活都靠一把鋤頭。" 戴爾拉說. "如果我到得了歐洲,我或許可以買檯拖拉機。"


他們受到了其他人的榜樣的激勵。 新被逮的偷渡者在努瓦迪布的警察局裡被釋放或驅逐出境之前的問話中,幾乎所有的人都說知道某些成功在西班牙落腳的親戚朋友、同村鄰居,當偷渡客到達時他們將予以協助。

"那些傢伙現在在西班牙,他們不斷寄錢回馬里"  Youssouf Konate說,24歲. " 有家人在西班牙的現在住的是水泥房子鐵皮屋頂。 我們這樣沒搞頭的住的只是泥巴屋"



也關乎尊嚴問題

"在家鄉,我們恥於作某些活。 我不會做 '小廝',你是知道的,如為人洗衣之類。 但是如果我離開這堙A到了西班牙,我就什麼都做,"  Adama Coulibaly如是說。 Coulibaly有妻子和兩個兒子在馬里,他幾乎有一年沒看到他們。 他說,不知道他此刻該怎麼辦,他沒臉空手回到馬里。


很多人說,在每次用盡盤纏,停下打工數月,經過漫長的一年,跨越多國境後,他們的被逮是一項悲劇的結局。  SunkaryCeesay,26歲,說 11年前,他的父母再也不能供他上學後,他離開甘比亞。 到達茅利塔尼亞前,他沿途打工,經過了六個國家。


即使茅利塔尼亞也刻正尋找阻止偷渡的對策。 一些人警告,這樣偷渡客只會被進一步往南驅趕,徒增加其數百英里的海上航程。

"偷渡客甚至開始從塞內加爾的聖路易啟程" 阿馬爾,警察局長說,
"也許偷渡客現在正在等待一條新的路線、新的偷渡方式。







Canary 諸島的位置
http://www.acewings.com/cobrachen/forum/topic.asp?TOPIC_ID=1965



Nouadhibou 港







似乎半島東部屬  茅利塔尼亞
半島西部屬  西撒哈拉


http://www.uqar.uquebec.ca/jpellerin/seme/04_pollution_matiere_orga/images/baie_l4.jpg





  前一個標題 標題 下一個標題  
 發表新標題  Topic Locked
 友善列印
直接前往:
MDC第二論壇 © 2000-2002 Snitz Communications Go To Top Of Page
Powered By: Snitz Forums 2000 Version 3.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