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C第二論壇
MDC第二論壇
首頁 | 會員資料 | 註冊 | 最新發表 | 會員列表 | 傳訊 | 搜尋 | 常見問題
登入名稱:
密碼:
記住密碼
Forgot your Password?

 論壇首頁
 軍事討論區
 軍事相關問題發問專區
 老文的一點小Debug--戰鬥艦的故事
 發表新標題  回覆本標題
 友善列印
次頁
作者 前一個標題 標題 下一個標題
到第 頁,共 2頁

dasha
版主

35815 Posts

Posted - 10/20/2017 :  22:09:50  會員資料 Send dasha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忙一個晚上趕完,想睡,先不排版丟上來,有問題下次再說......

戰鬥艦的歷史—1887~1992
戰鬥艦(Battleship),指的是擔任海軍作戰中樞,擁有強大火砲與堅強的防禦力,以執行海上會戰為主要任務的一種軍艦。這個艦種常與主力艦(Capital ship)混淆,主力艦的名稱在早期被某些人用來泛稱海軍最重要的船艦,包含範圍很廣。1921年華盛頓公約時,主力艦這個名詞被定義為海軍的主力艦種,在當時這當然指的就是戰鬥艦與戰鬥巡洋艦(Battle Cruiser);但二次大戰以後,主力艦已經轉為航空母艦,不再是這些具有大砲的傢伙。
戰鬥艦這個名詞正式進入官方文書,始於1887年英國海軍情報部報告書上,並在隨後數年因為馬漢海權論的影響,掀起了一股海軍革命的旋風。因此,雖然戰鬥艦類型的軍艦,在1887年以前便已存在,比方17世紀的Line-of-Battleship,以及1863年Monitor以後的若干相關炮艦,但筆者還是選擇這一年,作為戰鬥艦討論的起點。
1992年則是美國Iowa級戰鬥艦密蘇里號再度封存的一年,從此之後,戰鬥艦這個艦種,永遠的從世界海洋上消失。到20世紀結束時,世界上與戰鬥艦有關的軍艦,除了美日的紀念艦以外,僅俄羅斯的Kirov級—已改名為Admiral Ushakov級—戰鬥巡洋艦的後2艘,勉強保留在俄羅斯海軍。而且此級戰巡,一如其他名為戰巡的軍艦,與戰鬥艦的發展體系,沒有多少關係。而在可預見的未來,有將不再有符合戰鬥艦意義的軍艦,將進入各國海軍服役。因此,Iowa級的全部退役,可以當成戰鬥艦輝煌歷史的結束。
本文所介紹的戰鬥艦度量衡單位,排水量數據盡可能的使用標準排水量而非最大排水量,火砲口徑則用該國(外銷戰艦則以建造國的度量衡)的通用計算方式,以避免換算時造成的問題,如英國的15inch砲口徑381mm,與法國380mm口徑火砲便略有不同,在二次大戰中還曾短時造成盟軍補給上的問題。至於各國計算方式的不同,如噸位是英噸或美噸、火砲口徑是平均膛徑還是膛線最大直徑等,筆者利用的是日本「世界之艦船」雜誌推出的一系列各國戰鬥艦歷史(近代、日、德、美、英、法、俄、意共8本)、Conway’s All the World’s Fighting Ships(1860~1905、1906~1921、1922~1946、1947~1995共4本)圖鑑為主軸,配合其它資料加以補充。限於資料不足,若有謬誤之處,便請各位包涵。常用口徑換算如下:

表一 戰鬥艦常用火砲口徑公制英制對照表
inch 8 9.2 10 11 12 13 13.5 14 15 16 18
mm 203 234 254 280 305 330 343 356 381 406 457

前言
1887年、英國正是維多利亞黃金時代,國勢達到鼎盛的大英帝國,以其制海權與工業革命後技術及商業的優勢,稱霸於世界。但在,在帝國光輝的表面下,卻隱藏著危機:帝國繁榮基礎的海軍,由於帝國政府財政上的節約政策,而有被壓倒的危機。
1875~1884年,被稱為「維多利亞時代的海軍黑暗時代」中,皇家海軍實力的低落是令人吃驚的。這段期間起工的英國戰鬥艦(以後來追封的標準)僅14艘,相對法國有13艘、義大利8艘、俄羅斯5艘。加上1875年之前留下來的戰鬥艦,法國8艘、英國5艘、義大利與俄羅斯各2艘,事實上皇家海軍的戰鬥艦數量,已經少於法國海軍,比起義大利、俄羅斯也沒有領先多少;在素質上,由於缺乏理論的指導,與法國或義大利般的天才設計師群,皇家海軍的戰艦性能,也與數量一樣難看。對於一個在中近東與俄羅斯衝突、中美洲殖民地與美國門羅主義對峙、並在瓜分清帝國屬國以及本土防衛上都與法國針鋒相對、地中海尚且要擔心義奧兩國活動的國家來說,這種海軍實力,事實上是不足的。如果以馬漢等正統海權學派的理論,以戰鬥艦數量作為海軍實力指標,1880年代前半,皇家海軍可說已經降為世界第二大、而非世界第一大海軍。
而且除了保護本土外,皇家海軍在歐洲任何海域的艦隊實力,都不足以抵抗該地主要強國的威脅,必須依賴外交上的合縱連橫;可是這也正是德國「鐵血宰相」俾斯麥活躍於世界外交舞台的時代,在德國主導的外交局勢下,根本沒有英國活動的空間。俄土奧圍繞著巴爾幹發生的一系列衝突,都是由德國解決這一點,突顯出了英國外交家在這段時間的弱勢,也讓英國人有東地中海控制權轉移的危機感—在19世紀上半,這個區域是英國的勢力範圍。
雖然英國的巡洋艦性能比其他國家好,可以彌補戰艦的不足—這個時代的一等巡洋艦,在性能上與戰鬥艦的差距,沒有兩次大戰時代那麼大。而且在海戰以外的任務,皇家海軍的各式木製動力帆船數量上也佔壓倒性優勢,足以執行海戰以外的任務。但就維持在中國的利益這一點上,北洋海軍的那2艘中央砲塔戰艦(Central-cidetal Battleship)定遠與鎮遠,火力及防禦力均超越英國的巡洋艦群。而且俄羅斯在海蔘威也有強大的巡洋艦隊,性能雖然略遜、但數量與皇家海軍保有的一等巡洋艦群總數相等,對皇家海軍的遠東利益構成巨大的威脅。雖然英國相對於俄羅斯有強大的戰鬥艦隊,可是當時英國戰鬥艦的基本設計多半源自海防戰艦,航海性很差,僅巡洋艦能在中國沿岸冬季與颱風季的惡劣環境下作戰。為了維持帝國的遠東利益,英國除了要增加戰鬥艦數量之外,還要注意到戰鬥艦航海性的提升,以應付中俄兩國海軍的發展。
因此,在經過一番討論之後,尤其是受到1880年代後半俄羅斯重建海軍時,新型戰艦凱薩琳女皇(Imperatritsa Ekaterina II)級、以及義大利Re Umberto級的下水刺激,1889年起,英國制定了「兩強標準」,從此皇家海軍的艦隊實力,必須要比歐陸最強的兩個海軍相加的實力,更大上10%,以保持帝國的海權,並推動8艘一等戰鬥艦Royal Sovereign級(第8艘後因修改設計,改分類為Hood級) 、與2艘二等戰鬥艦Barfleur級的建造。就在同一年,德國與美國也開始進行海軍擴張活動,進行兩國第一艘正式戰鬥艦Brandenburg級、與Texas級的建造。法國同時則是一位戰艦派的海軍將領就任海軍部長,推動Brennus級建造。從這一年開始,到1922年華盛頓條約簽訂為止,世界海軍進入了長達33年的擴張與競爭期—法國例外,在這段時間她的海軍相對實力與絕對實力,反而都處在倒退狀態。
在1890年,美國海軍上校馬漢(Alfred Thayer Mahan, 1840~1914)的著作「海權對歷史的影響1660-1783」,通稱「海權論」的巨著出版。書中馬漢藉由英荷戰爭為中心的史證、加上約米尼與克勞塞維茲戰略思想精華的一部份(雖然他在這之後才讀了一點戰爭論),分析了海權對於不列顛成為世界帝國的貢獻,強調制海權對國家富強的重要性。書中同時提出海上的決定性會戰,是奪取制海權的最佳法門。基本上,他的理論中重視主力艦隊的決戰,而有忽視通商破壞戰—當時又稱「巡洋艦作戰」—的傾向,認為只要進行一場決定性會戰後,制海權就會自動落入勝方的手中,護航制度被認為是分散戰力無益之舉,因此也導出了一句最常被人引述、但也可以說是造成無窮誤會與禍害的名言:切勿分散艦隊。
由於這部著作的重點是擺在單一國家海軍歷史發展分析,而缺乏戰略理論上應具備的全面性與綜合性,雖然是海軍戰略學上最重要的經典,但在戰略學的角度來看,海權論比較類似後來李德哈特的「戰略—間接路線」這類著作,重點是從戰史中提取並鼓吹某個基礎觀念,也就是制海權與決定性海戰的觀念;而不像孫子兵法、克勞塞維茲的「戰爭論」、或約米尼的「戰爭原理」這類,比較深入探討戰爭整體面的著作。但因為海權論的觀點簡單而易於理解,可以提供各國進行海軍擴張的的立論基礎,在海軍擴張中的英國帶領下,迅速獲得法國以外的國家讚譽,為馬漢贏得了一世英名,也造成世界強國的惡性海軍競賽,以及所謂的「非洲大獵」這一波新殖民地擴增風潮。對於基本上反殖民主義的馬漢而言,這種發展是有一點歷史性的諷刺。
至於法國,由於當時是世界的學術中心,而且早在馬漢前一個世代便有獨特的海權思想,加上所謂的少壯學派與其他學派的爭執,因此海軍的建軍計畫隨著當權者的改變而更迭,倒是獨特的自外於世界潮流十餘年。
1889~1905前無畏艦的時代
Royal Sovereign級與當時的戰艦
由於對危機的警覺,以及稍後馬漢的影響,皇家海軍1889年的擴軍案順利通過,後來也沒有遇到任何阻礙,開始建造Royal Sovereign級的戰鬥艦,並於1892年起下水服役。此級戰鬥艦與過去的戰鬥艦相比,有很多重要的進步:
1. 航海性能的增加:主甲板離海平面達到5.5m,相當於7級浪高。由於廣闊大洋中,正常狀況下最大風浪僅7級,僅特殊狀況如颱風、海嘯,或在近岸區域作戰時,才會超過7級,故此設計讓甲板不再容易受波浪影響。船身穩定性提高,實用航速突破15kt,不至於像過去的戰鬥艦(尤其是英國),為避免海水從甲板上流入艦身內,服役期間不敢以15kt以上航速行駛。船身長寬比超越5:1,增加船艦高速航行性能,有一段時間這是巡洋艦的專利,僅義大利較早出現長寬比略超過5的戰艦—如果那些傢伙不被分類為巡洋艦的話。
2. 採用新型鎳鋼複合裝甲取代鐵板與木板的三明治裝甲,457mm厚的鎳鋼板,防禦力相當於Inflexible級的1041mm三明治裝甲,但重量、體積與生產維修複雜性大減。這開啟了戰艦裝甲材料技術大幅進展的時代。
3. 惡劣海象下作戰性能的提高,主炮炮口離海平面高達7m,相當於8級浪高,炮身固定裝置也有改進,可以保證主炮在多數天候狀態下,不受海浪的影響,依然保持乾燥且不會翻倒。這使得戰鬥艦除了在遭遇溫帶氣旋、熱帶低氣壓、甚至颱風與颶風之類惡劣海象以外,均能有效使用火炮作戰。
4. 火力安置與分配合理,大幅加強副炮群的數量及射角分配,4門主炮也安裝在艦身縱軸上,以雙連裝方式前後各配置一個砲塔。使得主炮射角能涵蓋360°,能將所有火力集中於側舷,炮口爆風不至於對艦身上層結構產生不良影響。副炮在戰時也能發揮較高的作用。進彈裝置改進後,每門炮兩分鐘可以發射一發砲彈以上,前一發砲彈的彈著點可用以修正下一發火炮,不會出現每次開砲要等45分鐘的問題,火力密度到達實用水準。
5. 裝甲安裝與防禦力設計經考量進行合理分配,不至於因裝甲安裝範圍太廣,導致吃水過深;或是因裝甲安裝範圍太窄,導致吃水稍一改變,裝甲帶便沒入水中而喪失防禦力。水線下則以煤炭庫替代裝甲進行水下防禦,以抵擋水雷或魚雷。
6. 單一艦型大量生產,使得性能諸元相同的軍艦可以一起編組,有利於戰術上的運用,也可以大量訂製減低成本。在政府預算要求方面,一次一批多幾艘,可以增加擴張海軍的速度。
在Royal Sovereign級之前建造的軍艦,由於造船學理論尚未完成,在火力、裝甲、速度、惡劣海象適應能力這四個條件,無法集中於一艘船上。通常重視速度與惡劣海象適應能力者為巡洋艦,此項將在後續「巡洋艦的歷史」中說明;重視火力裝甲,而完全放棄速度與海象適應力,無論何時浪都會打上甲板的船,為Moniter或Gunboat之類的海防戰艦系列;這一類船隻是1860~1890年代間,世界各國海軍最大的一個族群。而稍加改良海防戰艦,讓海象適應能力至少高於救生艇,在5級以下風浪不至於進水的,就是早期的戰艦,世界海軍最希罕的一群怪客。
說1890年以前的戰艦是怪客,不僅是因為他們數量少,也因為他們的設計重點在各年代、以及各國均不相同:1870年以前火砲多數採小射角的舷側固定裝置,之後則偏重大射角的砲塔式;英國貨航海性能與海防戰艦一樣差,法國貨多數重心過高而不穩定,義大利貨比較像是大火力巡洋艦,俄國貨小而低速,甚至還有Novgorod臉盆戰艦這種造艦史上空前絕後的怪胎。其他國家?這段時間其他國家頂多有海防戰艦。在分類上,要把這群傢伙區分在一起,是有點困難的,只能把當時被稱為裝甲艦(Ironclad)、砲台艦(Battery/Barbette ship) 、與迴轉砲塔艦(Turret ship)等有裝甲的大型艦放在一起,籠統稱為主力艦。
但Royal Sovereign級的出現,打破了火力、裝甲、速度、惡劣海象適應能力無法集中於一艘船上的時代,讓戰鬥艦的規格有了一個定義的標準,也重寫了軍艦分類的方式。從此,軍艦分類從非裝甲艦、巡洋艦、砲艦體系的時代,進入戰鬥艦、巡洋艦、驅逐艦、魚雷艇、潛艇的新時代。戰鬥艦則被定義為排水量一萬到一萬五千噸間、速度15~20kt內、裝備4門主炮與8門以上副炮、水線裝甲厚度超過6inch,能在至少7級風浪及以下環境航行、6級風浪以下環境作戰的船隻;主炮必須能於一定距離內擊破敵艦裝甲帶,射速必須在1~2分鐘一發左右的水準,副炮則足以摧毀敵艦裝甲帶以外部份且具高射速,水線及砲塔裝甲,基本上不可能達到不被擊破,但至少要能在想定海戰距離上抵擋敵主炮射擊,保障整艘船的作戰能力。
Royal Sovereign級的4門13.5inch火炮,以雙連裝分裝於艦身前後兩側中心軸上,為了避免重心升高而採開放砲塔設計,這成為他防禦上的一個缺點,也是後來唯一未被繼續採用的設計特色;但本級第8艘Hood號加裝砲塔裝甲以後,主炮炮口離海平面僅剩5.2m,缺乏惡劣天候航海能力,雖然戰時可以有比較好的防禦能力,但卻無法保證平時不會沈船。而主炮之所以選擇雙連裝,是因為多連裝砲塔比火炮門數相同的多個單連裝砲塔輕,可節省重量;但三連裝以上砲塔對當時的戰艦而言直徑太大,很難找到地方安裝,還有機械結構上的顧慮。雖然以火力與防禦力來說,Royal Sovereign級在當時並不算頂尖,但整體設計思想相當正確且經濟,因此除了主炮缺乏裝甲防禦這一點外,Royal Sovereign級成為後來各國戰鬥艦設計的範本,僅法國一時間例外。
裝甲在此時也開始進步。過去裝甲艦的裝甲,要不是多片薄片裝甲拴在一起,就是在兩大片厚鋼板中夾一層木板的三明治裝甲。但這種裝甲面對19世紀晚期穿甲彈的發展,顯得越來越難應付。因此,Royal Sovereign級開始採用經過表面硬化處理的鎳鋼板,大幅增加防禦力。從此時開始,接下來Majestic級229mm厚的碳鋼板、Canopus級的152mm厚的克魯伯(Krupp)鋼板,戰艦裝甲的厚度與重量一直降低,但防禦力卻有進無退,使得一時間軍艦的防禦力強弱,看的不是裝甲厚度,而是裝甲種類。說到這,可能有人會想到鐵達尼號的碳鋼板的強度與問題,在這個材料學不斷進步的時代,這種事情是難免的,也因此裝甲材料才會不斷的進步。這個進化的趨勢一直到1900年代左右才停止。日後戰鬥艦的裝甲技術,雖然還有演化,但也不再有像這個時代般的高速進化。
除Royal Sovereign外,為了應付中國方面殖民地警衛任務,英國建造了兩艘二等戰艦Barfleur級。為了能在長江及珠江航行,吃水深度限制在7.9m以下,續航力則足以應付長程巡弋需求而超越5000海浬。本艦採用10inch火炮為主炮,排水量抑制在10000ton上下,基本構形為Royal Sovereign級的縮小型,但主砲塔改為密閉砲塔,大幅增強防禦力。與戰鬥艦相比,由於火力與裝甲厚度均較低(約為Royal Sovereign級的2/3),因此無法與戰鬥艦抗衡,但裝備與Royal Sovereign級相同的動力系統,速度高出1.5kt,可以有效迴避戰鬥艦,而且與較早期的大型巡洋艦遭遇時,由於速度上大致相近,將可有效對抗。皇家海軍二等戰艦的存在意義,在甲午戰爭後由於日本制海權的抬頭、1897年富士級戰鬥艦的服役而消失,在皇家海軍史上僅僅3艘。不過這個名詞以及涵意,卻可以套用在後來某些火力較弱而速度較高的戰艦設計上。
其他諸國的戰艦設計方針
法國
法國戰鬥艦的主炮安排,則是相當獨特的菱形火力,這是由於法國1890年以前獨特而先進的造艦技術發展所致。以Charles Martel為例,此艦的主炮設置是艦身縱軸上兩門單裝305mm炮,左右兩側兩門270mm炮,主炮安放位置猶如菱形。
這種設計概念要從艦身設計說起,法國戰鬥艦設計繼承帆船時代避免對方靠舷後跳上甲板對戰的設計,加上避免惡劣海象下的船艦穩定性問題,增加船身水線部位的體積,使得艦身水線處向外隆起,稱為傾斜側舷。這種設計讓艦身質量分布較接近中心線,在橫搖時比較容易回復,因此可以在相同的回復力下,擁有離水面較高的主甲板,而又不至於產生頂部過重的不穩定問題,避免惡劣海象對火炮使用產生的不良影響,以及浪從甲板上打進艦身內而沉船的問題。但這種設計會使得主甲板可使用面積相對縮小,單裝炮設計就是因為這種砲塔與彈藥庫結構較小,可以適應較小的主甲板面積所致。與英國相比,法國在軍艦的惡劣海象適應力構想上,是比較先進的。但2門單裝主砲火力太弱,因此在艦身側面再安裝2門單裝主炮,一來擁有與英國同等的火力,二來在各個方位上都同時有3門主炮的火力,全方位火力發揚方面比英國戰鬥艦設計優良。
防禦設計則是因為菱形火力配置,前後主炮被推到船身極前後方,全船都可能籠罩在主炮的炮口爆風下,因此裝甲沿水線全長全面配置,以免炮口爆風造成水線部位外殼損傷而進水—聽起來似乎很可笑,但大口徑火炮的炮口爆風破壞力相當巨大,很容易摧毀無裝甲部位,黃海海戰丁汝昌觀戰時就因此從艦橋上摔下重傷。相對的,水線以上部位便無裝甲,改採兩層水平防禦裝甲設計,避免穿甲彈從無裝甲處穿入艦身後直透動力部,使得船隻失去動力並失火,這種重視水線裝甲的設計,算是法國戰艦設計的重要特徵。防禦設計以保存戰力、而非保存船體完整性為設計前提,使得船隻不會無謂的過重這點,也是相當不錯的構想。除此之外,少數法國戰艦曾經嘗試過在艦身內設置水雷防禦隔間,算是這類設計最早被採用的實例。不過法國戰鬥艦的設計,還是有幾個缺點:
1. 水線裝甲太窄,易沒入水中而失去防禦上的意義。
2. 遷就舷側火炮空間不足而使用較小口徑火炮,使得炮戰距離設定較短。
3. 惡劣海象下成員舒適性相當差,連帶影響火炮穩定度。
最後一個缺點是因為採用傾斜船舷之後,反而沒有注意好保持重心的問題,加上建造期間經常修改設計,結果船身還是有重心不穩的問題,尤其橫搖角度大於一定程度以後,反而更容易翻船。這說明了構想先進不一定實作上也先進,有時還會發生相反的狀況,因為理論不是完備的。
另一個法國特色則是桅桿與觀測塔特別巨大,上面有時甚至還會有小口徑炮,作為近接防禦用。這個設計說明了法國人重視作戰中的觀測;至於小口徑火炮,則是因為上部結構佔的面積太大,裝不了多少近距離防禦用的小炮,所以往上裝,居高臨下相當有用。
德國
德國受到馬漢的影響,以及好大喜功的威廉二世上台,從1890年代起也開始擴建海軍。德國戰鬥艦的特色:排水量低、火炮口徑小而射速高、裝甲防禦力堅韌,源自於他們想定的交戰環境。早年橫跨北海與波羅的海的基爾運河限制了德國戰鬥艦的大小;而且北海氣候視野長年不佳,波羅的海範圍狹小,在這種水域的交戰距離比較短,火炮口徑與射程重要性比較低,但射速的重要性卻高得多。而近距離炮戰,戰艦的裝甲自然要強一點才能抵擋得住;尤其中日甲午海戰中,德國看到自己建造的戰鬥艦與巡洋艦,在近距離受到損傷導致戰力的喪失,因此裝甲防護範圍還特別大。同樣在波羅的海的瑞典,也同樣以迷你戰艦為主,可以看出環境的影響。不過德國主砲的口徑雖然比較小,火砲射程卻不見得比其他國家大口徑的主砲短,因為德國通常都採用較長的砲管、與較高的仰角,只有砲彈重量比較低這一點比其他國家的火砲弱。至於達成這種設計條件的方法,則是以犧牲乘員居住性為前提,反正離港近嘛!可見當時德國並不打算創建真正的遠洋海軍。
不過德國的Brandenburg的設計倒是值得一提,這艘戰艦的設計構想源自中央砲塔戰艦,混合了法國菱形火砲設計的想法,因此艦身中心線前後各安裝了一個雙連裝主砲塔;但艦身中心左右側的砲塔,則合而為一排列在艦身中線上,形成艦身中線有3個縱列主砲塔的設計。從那時看來,這種設計有點莫名其妙,既不像菱形設計能在各方向有平均火力,耗掉的重量又比前後雙砲塔安裝法高,還佔掉不少副砲與引擎安裝的空間,因此連德國都沒有繼續採用這個設計。但等到後來無畏級戰鬥艦出現後,這種設計反而變成先驅。
俄羅斯
俄羅斯雖然也面臨波羅的海,但由於俄羅斯還有太平洋與黑海、堮區域的活動,所以戰艦設計方針又不像德國那麼狹隘,而是隨著威脅來源而變化。早期最佳戰艦一般部署在黑海,原因是俄羅斯歷史始自透過黑海與中東的商貿往來,至21世紀俄羅斯與中東的糾紛也還比英美更多更深入;後來轉變成太平洋艦隊與波羅的海艦隊兩大支,太平洋艦隊質精,而波羅的海艦隊量多、速度快、航海性佳。裝甲厚度數字一般很大,但科技落伍導致使用裝甲一般較差,防禦力沒有數據驚人。艦體設計很有法國風格,僅主砲位置是英國式中線前後設計;舷窗設計則是俄羅斯軍艦設計最具特色之處,看起來又多又雜亂—這個特色一直持續到現代尚且可見,原因不明,俄國說法是人性化考量,但這說法對二次大戰以前的俄國海軍又不怎麼適用,只確定通風較佳。
日本
甲午海戰後日本幾乎都向英國採購戰艦,或購買生產權自行仿製,設計上也是英國式路線,僅部份配備方式不同。日文書籍上喜歡說當時日本戰鬥艦是改良自皇家海軍戰鬥艦,是世界最強的戰鬥艦,但這只是英國廠商拿外國人實驗的壞習慣,而且較長的火砲命中率較低、砲管使用壽限也比較短,筆者是覺得給人家當成白老鼠一事,沒甚好誇耀的。唯一值得稱讚的是,日本人藉著這段期間學會船艦設計與製作,奠定後來造船王國日本的基礎,這是其他多數外購軍艦國家所沒有做到的。
美國
美國戰艦的起始較晚,1895年才有戰鬥艦開始服役,不過發展很快,前後各級艦間的設計相關性很大。一般而言,美國戰鬥艦重視防禦力與火力,裝甲厚度與各種防禦設計與德國可說是各有千秋。主砲口徑有12與13inch兩種,副砲口徑一概8inch,並率先採用砲塔式副砲設計,甚至還有主副砲塔重疊以增大副砲射角及各方向火力的設計,只是這種設計因砲口爆風互相干擾、彈藥裝填機構互相牽制而表現不佳。比較慘的應該是航海性,美國戰艦的航海性名列各國末尾,船速也偏低,尤其是副砲採用砲塔式設計的諸艦狀況尤差,被譏嘲為「需要依賴乘員技術、膽量與運氣才能航行」!
地中海國家
而地中海的義大利與奧匈又是另一種設計方針,基本上是輕甲高速,有些戰鬥艦可以順便帶一堆陸戰隊,規格上還比較像超級裝甲巡洋艦。造成這現象的原因是南歐多山且交通設施不發達,軍艦高速運輸陸軍部隊增援能力的重要性,不低於它們海上決戰的能力—這也正是地中海的希臘諸邦,成為史上最早海權文化的主因。而且也由於活動海域狹小而港口眾多,交戰地點離可躲藏的港口很近,犧牲防禦力換取速度是可以被接受的,因為很容易趕回家躲藏及修理。從這也看得出地中海國家只把海軍當成陸權延伸載具的觀念,不同於北海/大西洋諸國將海權本身視為一種主體,因此在機動力與防禦力上的取捨完全相反。而這種設計上的特色,直到今日還是義大利大型軍艦獨有的特色。
外銷型戰艦
除此之外,還有南美諸國購買的外銷戰鬥艦,或是北歐的瑞典、低地國荷蘭之類國家建造的戰鬥艦存在。這類戰鬥艦的特色與義大利相似,但薄甲卻是因為敵人火力通常不高,裝甲薄一點也擋得住,價格卻便宜得多,分類上其實很像皇家海軍的二等戰艦,稍輕稍快一點,但火力與裝甲常常稍弱一點。
還有一個有趣的特點,英美由於經費充裕,因此戰艦從建造到完工平均約2~3年,服役時限約20~25年;法國等歐陸國家從建造到完工平均約4~6年,服役時限則較長,無意外下可達40年。因此歐陸系國家的軍艦,通常汰舊換新比較慢,但性能隨艦齡增長而減低的問題也比較不明顯。這個造艦上的習慣,在後來造成皇家海軍,以及二次大戰後美國海軍在財政上相當大的困擾,但於1900年前後,卻使得許多國家老戰艦充斥,並妨礙戰艦的汰舊換新,特別是法國。
甲午戰爭與準無畏艦—19世紀末期的海軍思潮
1894年甲午戰爭爆發,其中的黃海海戰,頗受各國海軍人士的重視。這場海戰帶給世界各國海軍人士的重要結論是:
1. 海戰首重陣型的整齊,與全隊的協調性。北洋海軍會戰中的失敗,並不是因為陣型選擇錯誤,而是出在陣形紊亂使得火力無法協調,導致各自為戰而被圍殲,中日雙方都針對他們軍艦的特性而使用了最好的陣型,但日方卻有良好協調,北洋海軍各艦艦首卻各自對準不同軍艦,作戰目標不明而陷入混戰狀態。
2. 火炮射速重於破壞力。日本的3門320mm炮在海戰中根本沒有發揮作用,沒有損傷到自己的結構算是可欣慰之處;中國的8門12吋炮戰果也僅2次命中,雖然帶來讓人印象可觀的損傷,甚至讓當年的紀念畫集在這一段因為太過血腥而成為禁書,可是事實上卻沒能擊沈任何一艘船。但副炮卻將戰艦的無裝甲帶打得一遢糊塗,並造成多艘軍艦失火而喪失戰力。
3. 重複皇家海軍1870年代末的結論,強調前後方火力的設計,雖然可以用截面積較低的前後方面敵,被命中率較低,但自己與敵方在距離與速度上的相對變化快速且複雜,當時並沒有可信的測距技術,要到二次大戰前雷達上艦才有,只靠經驗測距的狀況下,命中率較低;相較之下,側方面敵變化較大的是角度而非距離,而測量角度的技術已經成熟數百年,即使以截面積較大的側方面敵,被命中率比較高,但命中率同樣比較高,因此側方面敵的縱陣,比前方面敵的橫陣,更適合發揚火力,1866年Lissa海戰以來復活的橫陣與衝角,此後又告式微。
4. 蚊炮船、魚雷艇在此時的海戰中效用不高。
第2條結論對當時戰艦設計影響尤大。1860年代美國與義大利的裝甲艦會戰,顯示小口徑火炮對於裝甲艦的無能為力,致使各國積極發展大口徑火炮,以穿透裝甲,毀滅敵艦。最誇張的成品,就是義大利Caio Dulilio級的450mm炮,火力雖然強大,但砲彈裝填一次卻要花費15分鐘,實在很難想像這種火炮除了岸轟之外的其他用途。快炮或速射炮的火力雖弱,但對於戰艦的無裝甲帶,還是有足夠的穿透力;而除了海防戰艦(還有後來的潛艇)外,一般軍艦不可能全艦裝上裝甲,那會使船幾乎浮不起來,快炮或速射炮在破壞這些無裝甲的上層結構,已經足堪使用。況且只要引發火災,即使裝甲沒被打破,船上的人活不下來,船的武功也被廢了。此役後各國所設計的戰艦,主炮口徑紛紛減小到12inch以下,但強調射速的提高,並加強高射速副炮的火力。如英國結合Royal Sovereign級與二等戰艦設計的經驗,推出的Majestic級戰鬥艦,便使用射速較高的12inch主砲、與密閉式砲塔替代Royal Sovereign級的13.5inch開放砲塔,加上更好的副砲設計,創下戰鬥艦史上同級艦數量最高紀錄:9艘。而副炮強化的風潮,最終導致準無畏艦的誕生。
所謂的準無畏艦,指的是特意加大副炮口徑,使得副炮在威力上足以在較近距離擊穿裝甲帶,因此副炮被改稱為中間炮,以與一般難以對付戰艦裝甲帶的副炮區別。最早出現的,是1901~1904年度計畫的King Edward VII級,由於當時重視副炮在海戰中的效力,英國得到日本美義兩國使用8inch口徑副炮的情報後,認為6inch副炮火力不足,因此用裝甲巡洋艦的9.2inch火炮裝上舷側;這些火炮一來已經有既有的砲塔設計,二來傳統副炮裝置空間難以容納這些大砲,因此改成裝甲砲塔形式,安裝於船身兩側,這種多砲塔設計,成為準無畏艦的特徵,並演變成早期某些無畏艦舷側炮的設計來源。在20世紀初期10年中,這種戰鬥艦曾經短暫的流行一時。
稍早一點的1897年,英國人Fred T. Jane,出版了第一版的海軍年鑑,這就是日後各式詹氏年鑑的起源,對軍事學術界與軍事情報界,起了不可磨滅的影響。Fred T. Jane這個人,在當時算是一個海軍戰略學者,但他的看法與馬漢這種正統派海軍學者不同,對於決定性海戰才能取得制海權的看法並不盡然認同,也不認為唯有戰鬥艦才能評估海軍實力,同時有注重物質的傾向,以當時的名詞來說,算是一個重視「巡洋艦作戰」的學者。以戰略學界來說,這種人算是一種異端,因為他並不知道以理論簡化事實以引導思考的重要性,而且對物質重視的程度高於其他方面。但,也就是因為他個人的偏好,使得他走上了軍艦研究之路線,開創了武器性能研究這個範疇,並藉由年鑑而對各國軍方有著不可磨滅的貢獻與影響力。至於年鑑的起源,則是來自於他個人設計的一套海戰戰棋,這套戰棋遊戲進行時,需要知道各型軍艦的速度、防禦力、火炮射程與射角之類詳細的參數,遊戲玩起來繁雜得很,資料倒是非常寶貴,最後說明書反客為主,構成了年鑑的主體,遊戲似乎是消失了。
也是同一年,德意志帝國開始了海軍擴張,任命Tirpitz為海軍部長,進行一隻大海艦隊的建造,目的則是建立一隻足以抵抗法俄兩國、並可揚威海外的大海軍。而這個目標,很明顯的與皇家海軍的兩強標準相同,這使得英國對德國的行為產生了疑懼;而威廉二世本身囂張的言行,以及德國戰鬥艦缺乏持續航行作戰能力的設計,更加深了英國人的懷疑,德國建造海軍不是在殖民擴張,而是針對皇家海軍提出挑戰。1902年德國海軍超越法國海軍成為世界第二,不僅震驚了法國人,同樣的也刺激了英國人。這使得英國人開始放棄維多利亞時代的「光榮孤立」政策,開始尋找歐陸上的盟友,將兩強標準由海軍實力高於歐陸2個最強海軍總和的10%,變成海軍實力高於德國的60%,同時啟動了海軍軍備競賽的開關。
最後,說說這個時代最有名的戰鬥艦,很出乎一般人的想像,這個時代戰鬥艦中最著名的,一是至今尚留在日本橫須賀的紀念艦三笠,另一則是一艘原名Kniaz Potemkin Tavritcheski,後三度更名為Pantelimon、Potemkin、Boretz za Svobodu的俄羅斯戰鬥艦。三笠是日俄戰爭對馬海戰中,日方指揮官東鄉平八郎大將的旗艦,重要性自不在話下。而Potemkin設計特色與三笠相同,並無甚特出之處,且在1924年便已解體消失,在海戰史上沒有甚紀錄;但它卻曾成為1920年一部俄國電影「波坦金戰艦」的主角,這部電影則造成了電影界的革命,說是20世紀世界電影史上最重要、且是唯一的經典也不為過,連帶的戰艦本身的名氣,傳得也比三笠要廣。
1906~1921無畏艦與海軍競賽
無畏艦的誕生
1903年的詹氏海軍年鑑,刊出了一位義大利軍官Vittorio Cuniberti提出的革命性戰鬥艦構想。這艘17000ton(比當時世界最大的戰鬥艦還大)戰鬥艦使用12門而非4門12inch主炮、沒有副炮、使用石油做燃料的輪機讓戰鬥艦擁有巡洋艦級的24kt高速、以及傳統戰鬥艦級的重甲。前無畏級戰艦的中間炮設計,雖然強化了當時海戰重要因素副炮的火力,但卻也製造了一個麻煩:中間炮的彈道特性與主炮不同,但兩種炮的彈著點卻很難分辨,嚴重影響火炮瞄準的彈著觀測,結果是火力增強了,總體命中率卻降低了,而且只能任各砲塔各自交戰。改採單一口徑巨炮,基本上就是將中間炮換成與主炮相同的炮,這時觀測的問題就小了,且使得中央統一射控的方式成為可能。而利用改良的渦輪式輪機系統,與效率較高的石油燃料,只要增加一點排水量,便可以讓戰鬥艦速度增加到巡洋艦的水準,加上戰鬥艦既有的高防禦力,採用這種設計的戰鬥艦,在攻擊、防禦以及速度三方面都可以達到理想的境界,成為所向無敵的軍艦。與Royal Sovereign只是使用效率提升的設計不同,這種設計概念的戰鬥艦,是一種完全的技術革命。
這個概念本來是提出給義大利海軍的,但這種設計的造價勢將過高,因此不為義大利當局所接受,只好刊登在民間書籍上,以「(英國)皇家海軍理想戰鬥艦」的名義刊出。指明皇家海軍一來是希望如此能獲得英國雜誌的青睞,二來也是只有皇家海軍有這個錢做這種實驗。
此時,皇家海軍的海軍爵士John Fisher上台,這位帶有傳奇性的皇家海軍建造者,對於當時的技術發展對海戰可能的影響,具有相當深刻的認知與興趣。也由於他的地位與他的長期在位,推動皇家海軍的龐大造艦計畫,使得一向傳統保守的皇家海軍,在這個時代卻成為海軍造艦技術與概念上的領導者。Fisher基於他在地中海時代的經驗,確認只要經過嚴格的訓練,便可以將整個艦隊的射擊命中率,從低於1/3提升到高於4/5。這結果使得副炮高命中數量的戰術價值大減,而且可以嘗試在副炮有效射程以外的距離進行炮戰,而依然保持有效的命中率,因此他相當讚賞Vittorio Cuniberti的概念,並積極推動單一巨炮戰鬥艦的建造。
在1905年日俄戰爭的對馬海戰中,日本一舉擊潰俄羅斯遠東與波羅的海兩大艦隊,成為遠東第一大強權、兼唯一的海權國家,歐洲各國的海權在東亞開始褪色,為了維護中國勢力範圍利益而出現的各種二等戰鬥艦、或輕戰鬥艦,也成為歷史陳跡。而日俄戰爭的戰後檢討,各國海軍則得到了以下幾個教訓:
1. 縱陣與橫T隊形是戰艦炮戰最理想的隊形。
2. 海戰最重要的是協調與秩序,切忌隊形的混亂,即使如此可以爭取接戰時間,但無法發揚火力卻無法彌補這個損失。
3. 艦砲射速以及射擊訓練的進步,使得整場海戰都發生在副炮的有效射程之外,副炮不再能發揮甲午海戰般的重要性,主砲門數成為評估戰鬥艦火力的唯一基準。
4. 水雷、魚雷可靠性的提升,構成了戰鬥艦隊的極大威脅,此後攜帶魚雷的載具如魚雷艇、驅逐艦等發展快速,甚至連部份戰鬥艦都裝上了魚雷發射管。而較大型的水面艦也開始在艦身兩側裝上反魚雷網懸掛裝置,以便低速或停泊時防止魚雷攻擊。
基於日俄海戰的教訓,英美日這時都開始了新一代戰鬥艦的建造。英美兩國由於私下的交流關係,都認同1903年版詹氏海軍年鑑的單一巨炮艦的構想,因此分別推動Dreadnought(無畏)與South Carolina的建造。由於Fisher的堅持有實戰經驗為後盾,以及俄羅斯海軍在日俄戰爭覆滅後,遠東只剩與英國同盟的日本此一友好海軍勢力,皇家海軍得以集中全部力量在歐洲內部的海軍競賽上,所以無畏號戰鬥艦以出乎意料之外的高速建造:1905年1月3日開始設計,2月10日安放龍骨,1906年10月2日下水,12月6日完工服役,耗時約一般戰鬥艦的一半。
一如Vittorio Cuniberti的想法,這艘有當時戰鬥艦2.5倍火力(10門:4門) 、同等防禦力、以及3kt(21kt:18kt)以上速度優勢的戰鬥艦,敵艦不但火力遠遠不如,防禦力也不佔優勢,速度劣勢使得敵艦既逃不過追擊、艦隊包圍也無法避免被無畏艦逃掉;巡洋艦也沒有速度優勢,不可能有效糾纏無畏艦。至於副炮,由於可能妨礙主炮的射擊觀測,因此僅保留口徑3inch以下的火炮,用來對付魚雷艇,使得火力分工區隔明顯,而且只剩兩種砲的彈道,簡化到讓當時新發展的Mk1射控系統(不是眼球)有能力處理並指示各砲塔統一接戰。總而言之,無畏艦相對於其他軍艦一如無敵鐵金鋼碰到一般兵器,它的出現使得其他戰鬥艦盡成廢物。因此,無畏艦定義了此後的戰鬥艦設計,戰鬥艦終於發展到了它理論上的極點。
不過,無畏號本身的設計還是有一些缺點。由於主砲塔太多太重,本艦全載重時裝甲最厚處會沒入水中,構成防禦上的缺點。為了加強觀測能力與安裝Mk1射控系統,需要加強桅桿的支撐能力,採用三根支柱的三角桅跑到了煙囪後上方,視野經常遭到排煙遮蔽,條件也相當惡劣,需要砲塔內部保留的觀測設施輔助,中央射控的效果大減。10門炮理論上除了對後方只有6門炮的火力外,對其他方向都有8門炮的火力;但實際上位於左右兩舷的主炮朝前後方向開砲時,炮口爆風對艦體上部結構破壞嚴重,加上B炮位火炮與A炮位火炮等高,對前向射界有遮蔽,真正有效的前後方向火力,還是只有2門炮。
因此,美國與無畏號同時開始設計的South Carolina級,便將8門12inch炮,都設在中心線上。由於美國先前已有將主炮與副炮設在中線的戰鬥艦出現,對於火炮之間的干涉問題相當有經驗,知道砲口爆風會破壞哪些結構,特別是在後砲塔砲口正下方的前砲塔觀測點這個可能會破壞前砲塔的危險部位,透過加強結構與改變砲塔觀測系統安排之類修改,美國成功的使主炮發射時不會有嚴重的干涉現象;而中心線的砲塔及彈藥庫防禦也較容易,加強了戰艦的防禦力,成為後來戰鬥艦火炮佈置的模範。只是因為受到港灣限制,美國傳統限制排水量低於16000ton,因此這艘戰艦的速度較低,與前無畏級戰鬥艦相同;其燈籠狀桅桿設計概念源自艾菲爾鐵塔的結構設計,可以在同樣結構強度下減輕重量,但因為開砲時的震動會導致觀測困難,大風之下其高風阻更是危險,也只有美國採用,多數在1930年代拆掉。而且本級艦設計與建造的動作慢,直到1910年才服役,反而落後於德國。
日本雖然是日俄戰爭的勝利者,但東鄉平八郎大將只是一個好軍人而非技術家,雖然看出了巡洋艦角色變更的必要性(巡洋艦部份請參照巡洋艦的歷史),但卻不懂單一主炮戰鬥艦的涵意;在這方面,東鄉平八郎應該是與馬漢有相同意見:戰鬥艦上各種口徑的火炮,是用來對付不同目標的,不可偏廢(Fisher則是用各種專用設計的軍艦群,各自執行其任務,以取代單艦不同口徑的火炮)。因此日本第一艘單一巨炮艦河內級的設計,只是將準無畏級的中間炮口徑加大,沒有考慮重新分配主炮射角,變成所謂的「六角形」設計,火力分布不集中;東鄉大將居然特別要求中線前後兩個主砲塔的主炮,採用倍徑比較高的12inch/50倍徑主炮,結果統一口徑主炮,還是出現兩種彈著,以後河內級只好經常使用減裝藥狀態開砲,成為無畏級艦的一大笑話。
相對的,法國最後一級準無畏艦Danton,動工時間與South Carolina級相同,服役時英國超越無畏級的戰鬥艦也即將服役,落後幾乎兩個世代,成為最新的舊式戰鬥艦。但法國在過去採用菱形砲塔的時代,已經有不少不同口徑主炮使用的經驗,同時法國更早就感覺到觀測與統一指揮的重要性,因此很明智的讓30.5cm主炮與24cm中間炮的射程相同(一樣短),只是穿甲力與射速不同—24cm砲的射速達6發/分,比30.5cm砲的1~2發/分快,同時間投射彈藥量相當高,實用上反而比日本的河內級更像無畏艦。因此在一次大戰時,英軍稱Danton級為「半無畏艦」,並在改裝後留用3艘到二次大戰。但也因為Danton級的成功,本艦建造了6艘,法國開始興建無畏級艦Courbet的動作較晚,法國海軍在世界海軍上的地位,也因此一落千丈。
德國在當時雖號稱無意與英國敵對,戰鬥艦發展卻是緊盯著英國。Westfalen級在得到有關英國無畏級的情報後緊急更改火炮設計,趕在1909年服役,德國成為世界上第二個擁有無畏艦的國家。不過由於設計是從前無畏級緊急更改而來,因此火炮配置相當類似於前無畏級,與日本河內級相同為六角形配置,就火力發揚來說相當的差。同時還保有12門15cm副炮作為反驅逐艦用,顯示德國並不接納無畏級的設計思想,畢竟在波羅的海這種狹窄海域的作戰,副砲在作戰上的效用還是有的。不過不到20kt的船速就真的是偏低了。
比較值得稱道的只有防禦力設計上,由於基爾運河的拓寬,德國戰鬥艦設計上的噸位限制放鬆,可以建造噸位15000ton以上的戰鬥艦。而且無畏級開始,以油取代煤炭作為燃料後,原本充當第二層裝甲的煤炭庫消失,各國戰鬥艦的防禦力(尤其是水下防禦力)因此降低不少,只有德國從1890年代起,便進行大規模實體防禦力測試,建造專門用來炸藥測試的戰鬥艦艦體,以炸藥在艦體各部爆炸,觀測震波對各部結構的影響。在Westfalen級設計時這個研究完成,立即使用在本級艦上,這使得德國的戰鬥艦在此後,一直擁有各國戰鬥艦中最佳的防禦力設計。而且德國戰鬥艦設計一直是打算在近海戰鬥用,人員居住設施也比其他國家要差,將這些人員居住的空間與重量、以及裝燃油空間的重量,拿來用在防禦力設計上,也是德國戰鬥艦高防禦力的重要原因之一,只是這種設計方針,很難為其他國家所接受,畢竟敵人就在自家門口,也缺乏殖民地需要保護的條件,至少對英法兩國是不可能的,他們不能為了戰艦防禦力,而像德國這樣犧牲其全球殖民帝國。
戰鬥巡洋艦
在無畏級戰鬥艦後,Fisher更重要的創舉,就是戰鬥巡洋艦。有關巡洋艦的發展,筆者會在另一篇「巡洋艦的歷史」中做較詳盡的報導,在此只提個大要。這時代的裝甲巡洋艦,排水量與戰鬥艦相差不大,偶爾還有比戰鬥艦更大的產物出現,但火炮口徑均小於10inch,遠低於戰鬥艦。雖然說巡洋艦除了對付通商破壞艦外,在一般性的海戰中,主要是在戰鬥艦隊前方擔任斥候,速度要比防禦力與火力重要;但是希望巡洋艦隊能糾纏敵人戰鬥艦隊,以利我方戰鬥艦隊展開部署的戰術,沒有戰鬥艦級的火力,巡洋艦是很難達成使命的。而且在海戰中,巡洋艦也必須加入艦隊中,對敵人艦隊攻擊,這時巡洋艦較低的火力,使得它難以勝任;相當於戰鬥艦中間炮口徑的主炮,還可能妨礙彈著點觀測。因此,為了要求能與戰鬥艦隊一同作戰,而又要有高速可以執行巡洋艦的任務,所誕生的就是1908年完工下水的戰鬥巡洋艦Invincible,裝甲巡洋艦發展史上的終極產物。
基本上,戰鬥巡洋艦其實是從巡洋艦體系中,誕生出來的一個艦種,而不是戰鬥艦的發展路線,因此發展的重點也就是擺在速度。過去的巡洋艦基本上要比戰鬥艦保有約5kt的速度優勢,因此當戰鬥艦速度突破20kt時,巡洋艦的速度就要提升到25kt級。但提升速度是要有代價的,火力上為了能輔助戰鬥艦,因此與同期戰鬥艦必須同級,但通常少幾門炮,如Invincible與Dreadnought相比,火力是8門對10門,但都是同型的12inch/45倍徑火砲。裝甲則繼承巡洋艦的慣例,設計上並不要求不被同等級軍艦擊破,主要是針對較低階敵艦或岸炮考慮,對同等級軍艦僅要求不至於被一下擊沈,因此防禦裝甲帶範圍很小也很薄,僅能抵抗戰艦的副炮、巡洋艦火炮、或主炮在遠距離的命中,以犧牲裝甲重量來換取速度與減低生產價格,這本來就是巡洋艦設計上的慣例。
類似的想法,也出現在日俄戰爭當事國的日本,就是筑波級與鞍馬級。這兩級裝甲巡洋艦基於日俄戰爭的經驗,主炮換成戰鬥艦的12inch炮,概念上可以說與英國的戰鬥巡洋艦完全相同,時間上筑波還比Invincible早一年。可是日本卻沒有無畏級的點子,因此這兩級4艘巡洋艦,主炮還是4門,縱使水線裝甲8inch要高於英國的6inch,但火力差距太過懸殊。而且修改砲塔卻沒有加強動力系統,兩級的速度分別只有20kt與21.5kt,說是巡洋艦太慢,說是戰鬥艦又太弱,變成極尷尬的存在。
而德國跟隨著英國發展的戰鬥巡洋艦(德國人稱為「大巡洋艦」),卻不完全按照英國人的思想體系走。德國第一艘戰鬥巡洋艦Von der Tann的設計,反而比較近似過去的二等戰艦,裝甲稍薄但防禦範圍與戰鬥艦相同,火炮數量較小且口徑稍小而航速較快。與英國的戰巡決戰時,這種設計方針在防禦力上佔盡便宜,但作為巡洋艦使用卻是略有疑問,因為它比較不能輔助戰鬥艦隊的作業,不同口徑的火炮在艦隊戰時會增加艦隊調度與觀測的困難,當斥候時敵艦也可以對它進行遠距離射擊,較不用擔憂它的反擊,只有對付通商破壞艦時還不算差,可是反通商破壞戰又不是當初德國海軍作戰思想的主軸。因此德國人的戰鬥巡洋艦,雖然在同類艦種對戰時有利,但就整個艦隊運用來說,是有點奇怪的。
超無畏級戰艦到高速戰艦
無畏級誕生後,Fisher知道其他國家也會急起直追,在後續的無畏艦Neptune上使用12inch/50倍徑火砲,進行提升火力的實驗。但是使用長徑比較高的12inch/50倍徑主炮的結果,射程雖然略有提升,彈頭重量卻必須降低、準確性降低、砲管使用壽命也大減。對於其他國家來說,砲管壽命大減的問題或許還能忍受;但皇家海軍是全球性的海軍,不是近海防衛海軍,砲管的耐用與航程兩大參數,都是絕對不能犧牲的條件。既然12inch炮已經到達極限,唯一的方法就是加大火炮口徑,並因應火力的增強而加厚防禦裝甲,這就產生了使用13.5inch砲,所謂的超無畏艦Orion級,以及使用同型砲的戰巡第二世代Lion級。不過光榮公司的遊戲「提督的決斷」卻亂用超無畏級的名詞,封給大和級戰鬥艦,這是錯誤的用法。
Orion級與Lion級的誕生,不僅象徵Royal Sovereign級以來戰艦主炮口徑不再加大的趨勢被打破,致使戰鬥艦進入了「大艦巨炮」,他們的誕生也成為很多其他方面的象徵。這兩級艦計畫時,德國也已經開始大規模的無畏艦建造計畫,Tirpitz甚至推動等同於皇家海軍的每年4艘戰鬥艦生產計畫,直接挑戰皇家海軍的政策,因此皇家海軍也開始了大規模的戰鬥艦建造計畫。1912年上台的海相溫斯頓邱吉爾(就是二次大戰那個首相邱吉爾)的名言:「We want eight,and we won’t wait!」(我們要8艘,而且馬上要!)(小孩要糖吃的口吻)這種每年增建8艘戰鬥艦與戰鬥巡洋艦的計畫,雖然沒有達成,但1911~1914年間,皇家海軍每年都有5~7艘戰鬥艦與戰鬥巡洋艦的下水服役。這種建造速度,使得皇家海軍與德國海軍的無畏艦數量,遠遠的超過了其他國家。到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主要國家海軍的無畏級戰鬥艦、前無畏級戰鬥艦、與戰鬥巡洋艦的數量如表二:

表二 1914年8月末各國主力艦數量
英國 德國*2 美國 日本 法國 義大利 俄羅斯 奧匈
超無畏戰鬥艦 11 9 2 0 0 0 0 0
超無畏級戰巡 3 0 0 2 0 0 0 0
無畏級戰鬥艦 11 4 8 2*4 4 3 0 3
無畏級戰巡 6 4 0 0 0 0 0 0
舊式戰鬥艦 42 22 23*3 18*5 27*6 12 13*7 9
建造中戰艦*1 14 10 4 4 3 3 7 1
總計 87 49 37 26 35 18 20 13
*1:包括當時艤裝中、建造中、且日後有服役的戰鬥艦與戰巡。
*2:德國以11inch火炮為無畏級、12inch火炮為超無畏級,口徑較小。
*3:1914.7.30美國將BB23/24兩艘售予希臘,故減為23艘。
*4:河內級。
*5:包括4艘裝甲巡洋艦筑波級與鞍馬級。
*6:包括6艘「半無畏艦」Danton級。
*7:不包括日本對同盟國宣戰後送還的2艘日俄戰爭戰利艦。

而且戰艦邁入無畏級時代後,海戰交戰距離被認為將大幅增加,這時瞄準與命中又成了一個嚴重問題,因此在1907年,皇家海軍的Scott提督發明了新的射控指向裝置,並裝上無畏號試用(從時間上來看進度落後於造艦進度)。這種裝置可以由高處的觀測員觀測敵艦動向與彈著,算出敵艦方位速度與預測航向,進而推算預測彈著點,並由單一火力控制中心控制艦上各門火炮的射擊瞄準,使得射擊控制可以由艦橋而非桅桿上的觀測塔與各炮塔平行進行,較能有效逐行指揮官的意志,以及避免干擾,這是射擊控制裝置首次引入戰艦。雖然無畏號的這個裝置受到煙薰而不算成功,但那是船艦設計本身的問題,而不是射控系統的概念有問題,只要在船艦設計與系統上進行一點修改,這個系統的前景無限。
1912年,Orion級的第1艘Orion號與第3艘Thunderer號進行測試,後者裝上了實用後改良的指向裝置而前者未裝,射擊結果顯示火力完全相同的雙方同時開火時,Thunderer的砲彈命中率是Orion的6倍!這個結果讓皇家海軍大量引入射控系統,相對於沒有類似系統的德國海軍,皇家海軍在射控上獲得了優勢。只是因為負責控制的射控計算機是人類,實戰後發現計算速度太慢,加上皇家海軍的光學系統較差的缺點抵銷了射控計算的優點,在一次大戰中皇家海軍的砲擊命中率雖然小有優勢,但這個優勢卻沒有大到像1805年的特拉法加海戰那樣,足以主宰戰局勝敗。
同時,這類中央射控系統的引進,也使得過去困擾艦身中心線上火炮分布設計的最重要問題—火炮之間的射控觀測會互相干擾,得到了徹底的解決;同時,過去戰艦主砲口徑加大後,射速減低導致命中數量不足的問題,也在中央射控系統加上改良的裝彈設施出現後緩解,這使得加大火砲口徑成為可以接受的安排。從此,舷側主炮的設計均被放棄,戰鬥艦的主炮全部學習美國的South Carolina級,一概列於艦身中心線上—老是標新立異的法國,她的第一艘無畏艦Courbet又成為例外。戰艦主砲口徑也從此走上了不斷加大的不歸路。
而Lion級戰鬥巡洋艦,則是針對德國戰巡的誕生,與體認到第一世代戰巡的缺點,而建造的新戰巡。雖說戰巡重視速度,因此這些戰巡還是要犧牲防禦力以成全速度,但這世代的戰巡防禦裝甲保護的範圍,卻比上一個世代要大得多,裝甲的厚度也有增加。這種設計方針,是針對德國戰巡的火力,在英國想定的炮戰距離內,新的防禦裝甲最厚處,勉強可以擋住德國的11inch炮,確實有考慮到戰巡對決時的作戰能力問題。但事實上,與德國戰巡相較,這批戰巡使用上的問題就不小了,因為德國戰巡的裝甲厚度還超過英國戰鬥艦,不像兩國的裝甲巡洋艦裝甲不相上下,可以由火力決勝負;打算利用火砲射程決勝負,可能必須要看時機,13.5inch砲有效射程是高於11inch砲,但不是任何時候都能有效發揮最大射程,碰上12inch砲的戰鬥艦就更危險了,只剩砲彈重量比較高還是個優點。不過扣掉裝甲最大厚度不足這點不談,英國在這個世代的戰巡上,確實已經體認到前一世代戰巡防禦力不足的問題,開始有了改進,使得戰巡越來越脫離巡洋艦的範疇,進而衍生成下一世代的高速戰艦。即使如此,第二世代戰巡的速度,還是緊追巡洋艦的發展,進步到27~28kt的程度,不愧其巡洋艦之名,只是排水量就高於同時期的戰鬥艦,價格水漲船高之後,不太像輔助

dasha
版主

35815 Posts

Posted - 10/21/2017 :  11:31:48  會員資料 Send dasha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還有長度問題啊......那要分段了.表格問題一下找不到解決方案......

戰鬥艦的歷史—1887~1992
戰鬥艦(Battleship),指的是擔任海軍作戰中樞,擁有強大火砲與堅強的防禦力,以執行海上會戰為主要任務的一種軍艦。這個艦種常與主力艦(Capital ship)混淆,主力艦的名稱在早期被某些人用來泛稱海軍最重要的船艦,包含範圍很廣。1921年華盛頓公約時,主力艦這個名詞被定義為海軍的主力艦種,在當時這當然指的就是戰鬥艦與戰鬥巡洋艦(Battle Cruiser);但二次大戰以後,主力艦已經轉為航空母艦,不再是這些具有大砲的傢伙。
戰鬥艦這個名詞正式進入官方文書,始於1887年英國海軍情報部報告書上,並在隨後數年因為馬漢海權論的影響,掀起了一股海軍革命的旋風。因此,雖然戰鬥艦類型的軍艦,在1887年以前便已存在,比方17世紀的Line-of-Battleship,以及1863年Monitor以後的若干相關炮艦,但筆者還是選擇這一年,作為戰鬥艦討論的起點。
1992年則是美國Iowa級戰鬥艦密蘇里號再度封存的一年,從此之後,戰鬥艦這個艦種,永遠的從世界海洋上消失。到20世紀結束時,世界上與戰鬥艦有關的軍艦,除了美日的紀念艦以外,僅俄羅斯的Kirov級—已改名為Admiral Ushakov級—戰鬥巡洋艦的後2艘,勉強保留在俄羅斯海軍。而且此級戰巡,一如其他名為戰巡的軍艦,與戰鬥艦的發展體系,沒有多少關係。而在可預見的未來,有將不再有符合戰鬥艦意義的軍艦,將進入各國海軍服役。因此,Iowa級的全部退役,可以當成戰鬥艦輝煌歷史的結束。
本文所介紹的戰鬥艦度量衡單位,排水量數據盡可能的使用標準排水量而非最大排水量,火砲口徑則用該國(外銷戰艦則以建造國的度量衡)的通用計算方式,以避免換算時造成的問題,如英國的15inch砲口徑381mm,與法國380mm口徑火砲便略有不同,在二次大戰中還曾短時造成盟軍補給上的問題。至於各國計算方式的不同,如噸位是英噸或美噸、火砲口徑是平均膛徑還是膛線最大直徑等,筆者利用的是日本「世界之艦船」雜誌推出的一系列各國戰鬥艦歷史(近代、日、德、美、英、法、俄、意共8本)、Conway’s All the World’s Fighting Ships(1860~1905、1906~1921、1922~1946、1947~1995共4本)圖鑑為主軸,配合其它資料加以補充。限於資料不足,若有謬誤之處,便請各位包涵。常用口徑換算如下:

表一 戰鬥艦常用火砲口徑公制英制對照表
inch 8 9.2 10 11 12 13 13.5 14 15 16 18
mm 203 234 254 280 305 330 343 356 381 406 457

前言
1887年、英國正是維多利亞黃金時代,國勢達到鼎盛的大英帝國,以其制海權與工業革命後技術及商業的優勢,稱霸於世界。但在,在帝國光輝的表面下,卻隱藏著危機:帝國繁榮基礎的海軍,由於帝國政府財政上的節約政策,而有被壓倒的危機。
1875~1884年,被稱為「維多利亞時代的海軍黑暗時代」中,皇家海軍實力的低落是令人吃驚的。這段期間起工的英國戰鬥艦(以後來追封的標準)僅14艘,相對法國有13艘、義大利8艘、俄羅斯5艘。加上1875年之前留下來的戰鬥艦,法國8艘、英國5艘、義大利與俄羅斯各2艘,事實上皇家海軍的戰鬥艦數量,已經少於法國海軍,比起義大利、俄羅斯也沒有領先多少;在素質上,由於缺乏理論的指導,與法國或義大利般的天才設計師群,皇家海軍的戰艦性能,也與數量一樣難看。對於一個在中近東與俄羅斯衝突、中美洲殖民地與美國門羅主義對峙、並在瓜分清帝國屬國以及本土防衛上都與法國針鋒相對、地中海尚且要擔心義奧兩國活動的國家來說,這種海軍實力,事實上是不足的。如果以馬漢等正統海權學派的理論,以戰鬥艦數量作為海軍實力指標,1880年代前半,皇家海軍可說已經降為世界第二大、而非世界第一大海軍。
而且除了保護本土外,皇家海軍在歐洲任何海域的艦隊實力,都不足以抵抗該地主要強國的威脅,必須依賴外交上的合縱連橫;可是這也正是德國「鐵血宰相」俾斯麥活躍於世界外交舞台的時代,在德國主導的外交局勢下,根本沒有英國活動的空間。俄土奧圍繞著巴爾幹發生的一系列衝突,都是由德國解決這一點,突顯出了英國外交家在這段時間的弱勢,也讓英國人有東地中海控制權轉移的危機感—在19世紀上半,這個區域是英國的勢力範圍。
雖然英國的巡洋艦性能比其他國家好,可以彌補戰艦的不足—這個時代的一等巡洋艦,在性能上與戰鬥艦的差距,沒有兩次大戰時代那麼大。而且在海戰以外的任務,皇家海軍的各式木製動力帆船數量上也佔壓倒性優勢,足以執行海戰以外的任務。但就維持在中國的利益這一點上,北洋海軍的那2艘中央砲塔戰艦(Central-cidetal Battleship)定遠與鎮遠,火力及防禦力均超越英國的巡洋艦群。而且俄羅斯在海蔘威也有強大的巡洋艦隊,性能雖然略遜、但數量與皇家海軍保有的一等巡洋艦群總數相等,對皇家海軍的遠東利益構成巨大的威脅。雖然英國相對於俄羅斯有強大的戰鬥艦隊,可是當時英國戰鬥艦的基本設計多半源自海防戰艦,航海性很差,僅巡洋艦能在中國沿岸冬季與颱風季的惡劣環境下作戰。為了維持帝國的遠東利益,英國除了要增加戰鬥艦數量之外,還要注意到戰鬥艦航海性的提升,以應付中俄兩國海軍的發展。
因此,在經過一番討論之後,尤其是受到1880年代後半俄羅斯重建海軍時,新型戰艦凱薩琳女皇(Imperatritsa Ekaterina II)級、以及義大利Re Umberto級的下水刺激,1889年起,英國制定了「兩強標準」,從此皇家海軍的艦隊實力,必須要比歐陸最強的兩個海軍相加的實力,更大上10%,以保持帝國的海權,並推動8艘一等戰鬥艦Royal Sovereign級(第8艘後因修改設計,改分類為Hood級) 、與2艘二等戰鬥艦Barfleur級的建造。就在同一年,德國與美國也開始進行海軍擴張活動,進行兩國第一艘正式戰鬥艦Brandenburg級、與Texas級的建造。法國同時則是一位戰艦派的海軍將領就任海軍部長,推動Brennus級建造。從這一年開始,到1922年華盛頓條約簽訂為止,世界海軍進入了長達33年的擴張與競爭期—法國例外,在這段時間她的海軍相對實力與絕對實力,反而都處在倒退狀態。
在1890年,美國海軍上校馬漢(Alfred Thayer Mahan, 1840~1914)的著作「海權對歷史的影響1660-1783」,通稱「海權論」的巨著出版。書中馬漢藉由英荷戰爭為中心的史證、加上約米尼與克勞塞維茲戰略思想精華的一部份(雖然他在這之後才讀了一點戰爭論),分析了海權對於不列顛成為世界帝國的貢獻,強調制海權對國家富強的重要性。書中同時提出海上的決定性會戰,是奪取制海權的最佳法門。基本上,他的理論中重視主力艦隊的決戰,而有忽視通商破壞戰—當時又稱「巡洋艦作戰」—的傾向,認為只要進行一場決定性會戰後,制海權就會自動落入勝方的手中,護航制度被認為是分散戰力無益之舉,因此也導出了一句最常被人引述、但也可以說是造成無窮誤會與禍害的名言:切勿分散艦隊。
由於這部著作的重點是擺在單一國家海軍歷史發展分析,而缺乏戰略理論上應具備的全面性與綜合性,雖然是海軍戰略學上最重要的經典,但在戰略學的角度來看,海權論比較類似後來李德哈特的「戰略—間接路線」這類著作,重點是從戰史中提取並鼓吹某個基礎觀念,也就是制海權與決定性海戰的觀念;而不像孫子兵法、克勞塞維茲的「戰爭論」、或約米尼的「戰爭原理」這類,比較深入探討戰爭整體面的著作。但因為海權論的觀點簡單而易於理解,可以提供各國進行海軍擴張的的立論基礎,在海軍擴張中的英國帶領下,迅速獲得法國以外的國家讚譽,為馬漢贏得了一世英名,也造成世界強國的惡性海軍競賽,以及所謂的「非洲大獵」這一波新殖民地擴增風潮。對於基本上反殖民主義的馬漢而言,這種發展是有一點歷史性的諷刺。
至於法國,由於當時是世界的學術中心,而且早在馬漢前一個世代便有獨特的海權思想,加上所謂的少壯學派與其他學派的爭執,因此海軍的建軍計畫隨著當權者的改變而更迭,倒是獨特的自外於世界潮流十餘年。
Go to Top of Page

dasha
版主

35815 Posts

Posted - 10/21/2017 :  11:32:19  會員資料 Send dasha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1889~1905前無畏艦的時代
Royal Sovereign級與當時的戰艦
由於對危機的警覺,以及稍後馬漢的影響,皇家海軍1889年的擴軍案順利通過,後來也沒有遇到任何阻礙,開始建造Royal Sovereign級的戰鬥艦,並於1892年起下水服役。此級戰鬥艦與過去的戰鬥艦相比,有很多重要的進步:
1. 航海性能的增加:主甲板離海平面達到5.5m,相當於7級浪高。由於廣闊大洋中,正常狀況下最大風浪僅7級,僅特殊狀況如颱風、海嘯,或在近岸區域作戰時,才會超過7級,故此設計讓甲板不再容易受波浪影響。船身穩定性提高,實用航速突破15kt,不至於像過去的戰鬥艦(尤其是英國),為避免海水從甲板上流入艦身內,服役期間不敢以15kt以上航速行駛。船身長寬比超越5:1,增加船艦高速航行性能,有一段時間這是巡洋艦的專利,僅義大利較早出現長寬比略超過5的戰艦—如果那些傢伙不被分類為巡洋艦的話。
2. 採用新型鎳鋼複合裝甲取代鐵板與木板的三明治裝甲,457mm厚的鎳鋼板,防禦力相當於Inflexible級的1041mm三明治裝甲,但重量、體積與生產維修複雜性大減。這開啟了戰艦裝甲材料技術大幅進展的時代。
3. 惡劣海象下作戰性能的提高,主炮炮口離海平面高達7m,相當於8級浪高,炮身固定裝置也有改進,可以保證主炮在多數天候狀態下,不受海浪的影響,依然保持乾燥且不會翻倒。這使得戰鬥艦除了在遭遇溫帶氣旋、熱帶低氣壓、甚至颱風與颶風之類惡劣海象以外,均能有效使用火炮作戰。
4. 火力安置與分配合理,大幅加強副炮群的數量及射角分配,4門主炮也安裝在艦身縱軸上,以雙連裝方式前後各配置一個砲塔。使得主炮射角能涵蓋360°,能將所有火力集中於側舷,炮口爆風不至於對艦身上層結構產生不良影響。副炮在戰時也能發揮較高的作用。進彈裝置改進後,每門炮兩分鐘可以發射一發砲彈以上,前一發砲彈的彈著點可用以修正下一發火炮,不會出現每次開砲要等45分鐘的問題,火力密度到達實用水準。
5. 裝甲安裝與防禦力設計經考量進行合理分配,不至於因裝甲安裝範圍太廣,導致吃水過深;或是因裝甲安裝範圍太窄,導致吃水稍一改變,裝甲帶便沒入水中而喪失防禦力。水線下則以煤炭庫替代裝甲進行水下防禦,以抵擋水雷或魚雷。
6. 單一艦型大量生產,使得性能諸元相同的軍艦可以一起編組,有利於戰術上的運用,也可以大量訂製減低成本。在政府預算要求方面,一次一批多幾艘,可以增加擴張海軍的速度。
在Royal Sovereign級之前建造的軍艦,由於造船學理論尚未完成,在火力、裝甲、速度、惡劣海象適應能力這四個條件,無法集中於一艘船上。通常重視速度與惡劣海象適應能力者為巡洋艦,此項將在後續「巡洋艦的歷史」中說明;重視火力裝甲,而完全放棄速度與海象適應力,無論何時浪都會打上甲板的船,為Moniter或Gunboat之類的海防戰艦系列;這一類船隻是1860~1890年代間,世界各國海軍最大的一個族群。而稍加改良海防戰艦,讓海象適應能力至少高於救生艇,在5級以下風浪不至於進水的,就是早期的戰艦,世界海軍最希罕的一群怪客。
說1890年以前的戰艦是怪客,不僅是因為他們數量少,也因為他們的設計重點在各年代、以及各國均不相同:1870年以前火砲多數採小射角的舷側固定裝置,之後則偏重大射角的砲塔式;英國貨航海性能與海防戰艦一樣差,法國貨多數重心過高而不穩定,義大利貨比較像是大火力巡洋艦,俄國貨小而低速,甚至還有Novgorod臉盆戰艦這種造艦史上空前絕後的怪胎。其他國家?這段時間其他國家頂多有海防戰艦。在分類上,要把這群傢伙區分在一起,是有點困難的,只能把當時被稱為裝甲艦(Ironclad)、砲台艦(Battery/Barbette ship) 、與迴轉砲塔艦(Turret ship)等有裝甲的大型艦放在一起,籠統稱為主力艦。
但Royal Sovereign級的出現,打破了火力、裝甲、速度、惡劣海象適應能力無法集中於一艘船上的時代,讓戰鬥艦的規格有了一個定義的標準,也重寫了軍艦分類的方式。從此,軍艦分類從非裝甲艦、巡洋艦、砲艦體系的時代,進入戰鬥艦、巡洋艦、驅逐艦、魚雷艇、潛艇的新時代。戰鬥艦則被定義為排水量一萬到一萬五千噸間、速度15~20kt內、裝備4門主炮與8門以上副炮、水線裝甲厚度超過6inch,能在至少7級風浪及以下環境航行、6級風浪以下環境作戰的船隻;主炮必須能於一定距離內擊破敵艦裝甲帶,射速必須在1~2分鐘一發左右的水準,副炮則足以摧毀敵艦裝甲帶以外部份且具高射速,水線及砲塔裝甲,基本上不可能達到不被擊破,但至少要能在想定海戰距離上抵擋敵主炮射擊,保障整艘船的作戰能力。
Royal Sovereign級的4門13.5inch火炮,以雙連裝分裝於艦身前後兩側中心軸上,為了避免重心升高而採開放砲塔設計,這成為他防禦上的一個缺點,也是後來唯一未被繼續採用的設計特色;但本級第8艘Hood號加裝砲塔裝甲以後,主炮炮口離海平面僅剩5.2m,缺乏惡劣天候航海能力,雖然戰時可以有比較好的防禦能力,但卻無法保證平時不會沈船。而主炮之所以選擇雙連裝,是因為多連裝砲塔比火炮門數相同的多個單連裝砲塔輕,可節省重量;但三連裝以上砲塔對當時的戰艦而言直徑太大,很難找到地方安裝,還有機械結構上的顧慮。雖然以火力與防禦力來說,Royal Sovereign級在當時並不算頂尖,但整體設計思想相當正確且經濟,因此除了主炮缺乏裝甲防禦這一點外,Royal Sovereign級成為後來各國戰鬥艦設計的範本,僅法國一時間例外。
裝甲在此時也開始進步。過去裝甲艦的裝甲,要不是多片薄片裝甲拴在一起,就是在兩大片厚鋼板中夾一層木板的三明治裝甲。但這種裝甲面對19世紀晚期穿甲彈的發展,顯得越來越難應付。因此,Royal Sovereign級開始採用經過表面硬化處理的鎳鋼板,大幅增加防禦力。從此時開始,接下來Majestic級229mm厚的碳鋼板、Canopus級的152mm厚的克魯伯(Krupp)鋼板,戰艦裝甲的厚度與重量一直降低,但防禦力卻有進無退,使得一時間軍艦的防禦力強弱,看的不是裝甲厚度,而是裝甲種類。說到這,可能有人會想到鐵達尼號的碳鋼板的強度與問題,在這個材料學不斷進步的時代,這種事情是難免的,也因此裝甲材料才會不斷的進步。這個進化的趨勢一直到1900年代左右才停止。日後戰鬥艦的裝甲技術,雖然還有演化,但也不再有像這個時代般的高速進化。
除Royal Sovereign外,為了應付中國方面殖民地警衛任務,英國建造了兩艘二等戰艦Barfleur級。為了能在長江及珠江航行,吃水深度限制在7.9m以下,續航力則足以應付長程巡弋需求而超越5000海浬。本艦採用10inch火炮為主炮,排水量抑制在10000ton上下,基本構形為Royal Sovereign級的縮小型,但主砲塔改為密閉砲塔,大幅增強防禦力。與戰鬥艦相比,由於火力與裝甲厚度均較低(約為Royal Sovereign級的2/3),因此無法與戰鬥艦抗衡,但裝備與Royal Sovereign級相同的動力系統,速度高出1.5kt,可以有效迴避戰鬥艦,而且與較早期的大型巡洋艦遭遇時,由於速度上大致相近,將可有效對抗。皇家海軍二等戰艦的存在意義,在甲午戰爭後由於日本制海權的抬頭、1897年富士級戰鬥艦的服役而消失,在皇家海軍史上僅僅3艘。不過這個名詞以及涵意,卻可以套用在後來某些火力較弱而速度較高的戰艦設計上。
其他諸國的戰艦設計方針
法國
法國戰鬥艦的主炮安排,則是相當獨特的菱形火力,這是由於法國1890年以前獨特而先進的造艦技術發展所致。以Charles Martel為例,此艦的主炮設置是艦身縱軸上兩門單裝305mm炮,左右兩側兩門270mm炮,主炮安放位置猶如菱形。
這種設計概念要從艦身設計說起,法國戰鬥艦設計繼承帆船時代避免對方靠舷後跳上甲板對戰的設計,加上避免惡劣海象下的船艦穩定性問題,增加船身水線部位的體積,使得艦身水線處向外隆起,稱為傾斜側舷。這種設計讓艦身質量分布較接近中心線,在橫搖時比較容易回復,因此可以在相同的回復力下,擁有離水面較高的主甲板,而又不至於產生頂部過重的不穩定問題,避免惡劣海象對火炮使用產生的不良影響,以及浪從甲板上打進艦身內而沉船的問題。但這種設計會使得主甲板可使用面積相對縮小,單裝炮設計就是因為這種砲塔與彈藥庫結構較小,可以適應較小的主甲板面積所致。與英國相比,法國在軍艦的惡劣海象適應力構想上,是比較先進的。但2門單裝主砲火力太弱,因此在艦身側面再安裝2門單裝主炮,一來擁有與英國同等的火力,二來在各個方位上都同時有3門主炮的火力,全方位火力發揚方面比英國戰鬥艦設計優良。
防禦設計則是因為菱形火力配置,前後主炮被推到船身極前後方,全船都可能籠罩在主炮的炮口爆風下,因此裝甲沿水線全長全面配置,以免炮口爆風造成水線部位外殼損傷而進水—聽起來似乎很可笑,但大口徑火炮的炮口爆風破壞力相當巨大,很容易摧毀無裝甲部位,黃海海戰丁汝昌觀戰時就因此從艦橋上摔下重傷。相對的,水線以上部位便無裝甲,改採兩層水平防禦裝甲設計,避免穿甲彈從無裝甲處穿入艦身後直透動力部,使得船隻失去動力並失火,這種重視水線裝甲的設計,算是法國戰艦設計的重要特徵。防禦設計以保存戰力、而非保存船體完整性為設計前提,使得船隻不會無謂的過重這點,也是相當不錯的構想。除此之外,少數法國戰艦曾經嘗試過在艦身內設置水雷防禦隔間,算是這類設計最早被採用的實例。不過法國戰鬥艦的設計,還是有幾個缺點:
1. 水線裝甲太窄,易沒入水中而失去防禦上的意義。
2. 遷就舷側火炮空間不足而使用較小口徑火炮,使得炮戰距離設定較短。
3. 惡劣海象下成員舒適性相當差,連帶影響火炮穩定度。
最後一個缺點是因為採用傾斜船舷之後,反而沒有注意好保持重心的問題,加上建造期間經常修改設計,結果船身還是有重心不穩的問題,尤其橫搖角度大於一定程度以後,反而更容易翻船。這說明了構想先進不一定實作上也先進,有時還會發生相反的狀況,因為理論不是完備的。
另一個法國特色則是桅桿與觀測塔特別巨大,上面有時甚至還會有小口徑炮,作為近接防禦用。這個設計說明了法國人重視作戰中的觀測;至於小口徑火炮,則是因為上部結構佔的面積太大,裝不了多少近距離防禦用的小炮,所以往上裝,居高臨下相當有用。
德國
德國受到馬漢的影響,以及好大喜功的威廉二世上台,從1890年代起也開始擴建海軍。德國戰鬥艦的特色:排水量低、火炮口徑小而射速高、裝甲防禦力堅韌,源自於他們想定的交戰環境。早年橫跨北海與波羅的海的基爾運河限制了德國戰鬥艦的大小;而且北海氣候視野長年不佳,波羅的海範圍狹小,在這種水域的交戰距離比較短,火炮口徑與射程重要性比較低,但射速的重要性卻高得多。而近距離炮戰,戰艦的裝甲自然要強一點才能抵擋得住;尤其中日甲午海戰中,德國看到自己建造的戰鬥艦與巡洋艦,在近距離受到損傷導致戰力的喪失,因此裝甲防護範圍還特別大。同樣在波羅的海的瑞典,也同樣以迷你戰艦為主,可以看出環境的影響。不過德國主砲的口徑雖然比較小,火砲射程卻不見得比其他國家大口徑的主砲短,因為德國通常都採用較長的砲管、與較高的仰角,只有砲彈重量比較低這一點比其他國家的火砲弱。至於達成這種設計條件的方法,則是以犧牲乘員居住性為前提,反正離港近嘛!可見當時德國並不打算創建真正的遠洋海軍。
不過德國的Brandenburg的設計倒是值得一提,這艘戰艦的設計構想源自中央砲塔戰艦,混合了法國菱形火砲設計的想法,因此艦身中心線前後各安裝了一個雙連裝主砲塔;但艦身中心左右側的砲塔,則合而為一排列在艦身中線上,形成艦身中線有3個縱列主砲塔的設計。從那時看來,這種設計有點莫名其妙,既不像菱形設計能在各方向有平均火力,耗掉的重量又比前後雙砲塔安裝法高,還佔掉不少副砲與引擎安裝的空間,因此連德國都沒有繼續採用這個設計。但等到後來無畏級戰鬥艦出現後,這種設計反而變成先驅。
俄羅斯
俄羅斯雖然也面臨波羅的海,但由於俄羅斯還有太平洋與黑海、堮區域的活動,所以戰艦設計方針又不像德國那麼狹隘,而是隨著威脅來源而變化。早期最佳戰艦一般部署在黑海,原因是俄羅斯歷史始自透過黑海與中東的商貿往來,至21世紀俄羅斯與中東的糾紛也還比英美更多更深入;後來轉變成太平洋艦隊與波羅的海艦隊兩大支,太平洋艦隊質精,而波羅的海艦隊量多、速度快、航海性佳。裝甲厚度數字一般很大,但科技落伍導致使用裝甲一般較差,防禦力沒有數據驚人。艦體設計很有法國風格,僅主砲位置是英國式中線前後設計;舷窗設計則是俄羅斯軍艦設計最具特色之處,看起來又多又雜亂—這個特色一直持續到現代尚且可見,原因不明,俄國說法是人性化考量,但這說法對二次大戰以前的俄國海軍又不怎麼適用,只確定通風較佳。
日本
甲午海戰後日本幾乎都向英國採購戰艦,或購買生產權自行仿製,設計上也是英國式路線,僅部份配備方式不同。日文書籍上喜歡說當時日本戰鬥艦是改良自皇家海軍戰鬥艦,是世界最強的戰鬥艦,但這只是英國廠商拿外國人實驗的壞習慣,而且較長的火砲命中率較低、砲管使用壽限也比較短,筆者是覺得給人家當成白老鼠一事,沒甚好誇耀的。唯一值得稱讚的是,日本人藉著這段期間學會船艦設計與製作,奠定後來造船王國日本的基礎,這是其他多數外購軍艦國家所沒有做到的。
美國
美國戰艦的起始較晚,1895年才有戰鬥艦開始服役,不過發展很快,前後各級艦間的設計相關性很大。一般而言,美國戰鬥艦重視防禦力與火力,裝甲厚度與各種防禦設計與德國可說是各有千秋。主砲口徑有12與13inch兩種,副砲口徑一概8inch,並率先採用砲塔式副砲設計,甚至還有主副砲塔重疊以增大副砲射角及各方向火力的設計,只是這種設計因砲口爆風互相干擾、彈藥裝填機構互相牽制而表現不佳。比較慘的應該是航海性,美國戰艦的航海性名列各國末尾,船速也偏低,尤其是副砲採用砲塔式設計的諸艦狀況尤差,被譏嘲為「需要依賴乘員技術、膽量與運氣才能航行」!
地中海國家
而地中海的義大利與奧匈又是另一種設計方針,基本上是輕甲高速,有些戰鬥艦可以順便帶一堆陸戰隊,規格上還比較像超級裝甲巡洋艦。造成這現象的原因是南歐多山且交通設施不發達,軍艦高速運輸陸軍部隊增援能力的重要性,不低於它們海上決戰的能力—這也正是地中海的希臘諸邦,成為史上最早海權文化的主因。而且也由於活動海域狹小而港口眾多,交戰地點離可躲藏的港口很近,犧牲防禦力換取速度是可以被接受的,因為很容易趕回家躲藏及修理。從這也看得出地中海國家只把海軍當成陸權延伸載具的觀念,不同於北海/大西洋諸國將海權本身視為一種主體,因此在機動力與防禦力上的取捨完全相反。而這種設計上的特色,直到今日還是義大利大型軍艦獨有的特色。
外銷型戰艦
除此之外,還有南美諸國購買的外銷戰鬥艦,或是北歐的瑞典、低地國荷蘭之類國家建造的戰鬥艦存在。這類戰鬥艦的特色與義大利相似,但薄甲卻是因為敵人火力通常不高,裝甲薄一點也擋得住,價格卻便宜得多,分類上其實很像皇家海軍的二等戰艦,稍輕稍快一點,但火力與裝甲常常稍弱一點。
還有一個有趣的特點,英美由於經費充裕,因此戰艦從建造到完工平均約2~3年,服役時限約20~25年;法國等歐陸國家從建造到完工平均約4~6年,服役時限則較長,無意外下可達40年。因此歐陸系國家的軍艦,通常汰舊換新比較慢,但性能隨艦齡增長而減低的問題也比較不明顯。這個造艦上的習慣,在後來造成皇家海軍,以及二次大戰後美國海軍在財政上相當大的困擾,但於1900年前後,卻使得許多國家老戰艦充斥,並妨礙戰艦的汰舊換新,特別是法國。
甲午戰爭與準無畏艦—19世紀末期的海軍思潮
1894年甲午戰爭爆發,其中的黃海海戰,頗受各國海軍人士的重視。這場海戰帶給世界各國海軍人士的重要結論是:
1. 海戰首重陣型的整齊,與全隊的協調性。北洋海軍會戰中的失敗,並不是因為陣型選擇錯誤,而是出在陣形紊亂使得火力無法協調,導致各自為戰而被圍殲,中日雙方都針對他們軍艦的特性而使用了最好的陣型,但日方卻有良好協調,北洋海軍各艦艦首卻各自對準不同軍艦,作戰目標不明而陷入混戰狀態。
2. 火炮射速重於破壞力。日本的3門320mm炮在海戰中根本沒有發揮作用,沒有損傷到自己的結構算是可欣慰之處;中國的8門12吋炮戰果也僅2次命中,雖然帶來讓人印象可觀的損傷,甚至讓當年的紀念畫集在這一段因為太過血腥而成為禁書,可是事實上卻沒能擊沈任何一艘船。但副炮卻將戰艦的無裝甲帶打得一遢糊塗,並造成多艘軍艦失火而喪失戰力。
3. 重複皇家海軍1870年代末的結論,強調前後方火力的設計,雖然可以用截面積較低的前後方面敵,被命中率較低,但自己與敵方在距離與速度上的相對變化快速且複雜,當時並沒有可信的測距技術,要到二次大戰前雷達上艦才有,只靠經驗測距的狀況下,命中率較低;相較之下,側方面敵變化較大的是角度而非距離,而測量角度的技術已經成熟數百年,即使以截面積較大的側方面敵,被命中率比較高,但命中率同樣比較高,因此側方面敵的縱陣,比前方面敵的橫陣,更適合發揚火力,1866年Lissa海戰以來復活的橫陣與衝角,此後又告式微。
4. 蚊炮船、魚雷艇在此時的海戰中效用不高。
第2條結論對當時戰艦設計影響尤大。1860年代美國與義大利的裝甲艦會戰,顯示小口徑火炮對於裝甲艦的無能為力,致使各國積極發展大口徑火炮,以穿透裝甲,毀滅敵艦。最誇張的成品,就是義大利Caio Dulilio級的450mm炮,火力雖然強大,但砲彈裝填一次卻要花費15分鐘,實在很難想像這種火炮除了岸轟之外的其他用途。快炮或速射炮的火力雖弱,但對於戰艦的無裝甲帶,還是有足夠的穿透力;而除了海防戰艦(還有後來的潛艇)外,一般軍艦不可能全艦裝上裝甲,那會使船幾乎浮不起來,快炮或速射炮在破壞這些無裝甲的上層結構,已經足堪使用。況且只要引發火災,即使裝甲沒被打破,船上的人活不下來,船的武功也被廢了。此役後各國所設計的戰艦,主炮口徑紛紛減小到12inch以下,但強調射速的提高,並加強高射速副炮的火力。如英國結合Royal Sovereign級與二等戰艦設計的經驗,推出的Majestic級戰鬥艦,便使用射速較高的12inch主砲、與密閉式砲塔替代Royal Sovereign級的13.5inch開放砲塔,加上更好的副砲設計,創下戰鬥艦史上同級艦數量最高紀錄:9艘。而副炮強化的風潮,最終導致準無畏艦的誕生。
所謂的準無畏艦,指的是特意加大副炮口徑,使得副炮在威力上足以在較近距離擊穿裝甲帶,因此副炮被改稱為中間炮,以與一般難以對付戰艦裝甲帶的副炮區別。最早出現的,是1901~1904年度計畫的King Edward VII級,由於當時重視副炮在海戰中的效力,英國得到日本美義兩國使用8inch口徑副炮的情報後,認為6inch副炮火力不足,因此用裝甲巡洋艦的9.2inch火炮裝上舷側;這些火炮一來已經有既有的砲塔設計,二來傳統副炮裝置空間難以容納這些大砲,因此改成裝甲砲塔形式,安裝於船身兩側,這種多砲塔設計,成為準無畏艦的特徵,並演變成早期某些無畏艦舷側炮的設計來源。在20世紀初期10年中,這種戰鬥艦曾經短暫的流行一時。
稍早一點的1897年,英國人Fred T. Jane,出版了第一版的海軍年鑑,這就是日後各式詹氏年鑑的起源,對軍事學術界與軍事情報界,起了不可磨滅的影響。Fred T. Jane這個人,在當時算是一個海軍戰略學者,但他的看法與馬漢這種正統派海軍學者不同,對於決定性海戰才能取得制海權的看法並不盡然認同,也不認為唯有戰鬥艦才能評估海軍實力,同時有注重物質的傾向,以當時的名詞來說,算是一個重視「巡洋艦作戰」的學者。以戰略學界來說,這種人算是一種異端,因為他並不知道以理論簡化事實以引導思考的重要性,而且對物質重視的程度高於其他方面。但,也就是因為他個人的偏好,使得他走上了軍艦研究之路線,開創了武器性能研究這個範疇,並藉由年鑑而對各國軍方有著不可磨滅的貢獻與影響力。至於年鑑的起源,則是來自於他個人設計的一套海戰戰棋,這套戰棋遊戲進行時,需要知道各型軍艦的速度、防禦力、火炮射程與射角之類詳細的參數,遊戲玩起來繁雜得很,資料倒是非常寶貴,最後說明書反客為主,構成了年鑑的主體,遊戲似乎是消失了。
也是同一年,德意志帝國開始了海軍擴張,任命Tirpitz為海軍部長,進行一隻大海艦隊的建造,目的則是建立一隻足以抵抗法俄兩國、並可揚威海外的大海軍。而這個目標,很明顯的與皇家海軍的兩強標準相同,這使得英國對德國的行為產生了疑懼;而威廉二世本身囂張的言行,以及德國戰鬥艦缺乏持續航行作戰能力的設計,更加深了英國人的懷疑,德國建造海軍不是在殖民擴張,而是針對皇家海軍提出挑戰。1902年德國海軍超越法國海軍成為世界第二,不僅震驚了法國人,同樣的也刺激了英國人。這使得英國人開始放棄維多利亞時代的「光榮孤立」政策,開始尋找歐陸上的盟友,將兩強標準由海軍實力高於歐陸2個最強海軍總和的10%,變成海軍實力高於德國的60%,同時啟動了海軍軍備競賽的開關。
最後,說說這個時代最有名的戰鬥艦,很出乎一般人的想像,這個時代戰鬥艦中最著名的,一是至今尚留在日本橫須賀的紀念艦三笠,另一則是一艘原名Kniaz Potemkin Tavritcheski,後三度更名為Pantelimon、Potemkin、Boretz za Svobodu的俄羅斯戰鬥艦。三笠是日俄戰爭對馬海戰中,日方指揮官東鄉平八郎大將的旗艦,重要性自不在話下。而Potemkin設計特色與三笠相同,並無甚特出之處,且在1924年便已解體消失,在海戰史上沒有甚紀錄;但它卻曾成為1920年一部俄國電影「波坦金戰艦」的主角,這部電影則造成了電影界的革命,說是20世紀世界電影史上最重要、且是唯一的經典也不為過,連帶的戰艦本身的名氣,傳得也比三笠要廣。
Go to Top of Page

dasha
版主

35815 Posts

Posted - 10/21/2017 :  11:32:59  會員資料 Send dasha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1906~1921無畏艦與海軍競賽
無畏艦的誕生
1903年的詹氏海軍年鑑,刊出了一位義大利軍官Vittorio Cuniberti提出的革命性戰鬥艦構想。這艘17000ton(比當時世界最大的戰鬥艦還大)戰鬥艦使用12門而非4門12inch主炮、沒有副炮、使用石油做燃料的輪機讓戰鬥艦擁有巡洋艦級的24kt高速、以及傳統戰鬥艦級的重甲。前無畏級戰艦的中間炮設計,雖然強化了當時海戰重要因素副炮的火力,但卻也製造了一個麻煩:中間炮的彈道特性與主炮不同,但兩種炮的彈著點卻很難分辨,嚴重影響火炮瞄準的彈著觀測,結果是火力增強了,總體命中率卻降低了,而且只能任各砲塔各自交戰。改採單一口徑巨炮,基本上就是將中間炮換成與主炮相同的炮,這時觀測的問題就小了,且使得中央統一射控的方式成為可能。而利用改良的渦輪式輪機系統,與效率較高的石油燃料,只要增加一點排水量,便可以讓戰鬥艦速度增加到巡洋艦的水準,加上戰鬥艦既有的高防禦力,採用這種設計的戰鬥艦,在攻擊、防禦以及速度三方面都可以達到理想的境界,成為所向無敵的軍艦。與Royal Sovereign只是使用效率提升的設計不同,這種設計概念的戰鬥艦,是一種完全的技術革命。
這個概念本來是提出給義大利海軍的,但這種設計的造價勢將過高,因此不為義大利當局所接受,只好刊登在民間書籍上,以「(英國)皇家海軍理想戰鬥艦」的名義刊出。指明皇家海軍一來是希望如此能獲得英國雜誌的青睞,二來也是只有皇家海軍有這個錢做這種實驗。
此時,皇家海軍的海軍爵士John Fisher上台,這位帶有傳奇性的皇家海軍建造者,對於當時的技術發展對海戰可能的影響,具有相當深刻的認知與興趣。也由於他的地位與他的長期在位,推動皇家海軍的龐大造艦計畫,使得一向傳統保守的皇家海軍,在這個時代卻成為海軍造艦技術與概念上的領導者。Fisher基於他在地中海時代的經驗,確認只要經過嚴格的訓練,便可以將整個艦隊的射擊命中率,從低於1/3提升到高於4/5。這結果使得副炮高命中數量的戰術價值大減,而且可以嘗試在副炮有效射程以外的距離進行炮戰,而依然保持有效的命中率,因此他相當讚賞Vittorio Cuniberti的概念,並積極推動單一巨炮戰鬥艦的建造。
在1905年日俄戰爭的對馬海戰中,日本一舉擊潰俄羅斯遠東與波羅的海兩大艦隊,成為遠東第一大強權、兼唯一的海權國家,歐洲各國的海權在東亞開始褪色,為了維護中國勢力範圍利益而出現的各種二等戰鬥艦、或輕戰鬥艦,也成為歷史陳跡。而日俄戰爭的戰後檢討,各國海軍則得到了以下幾個教訓:
1. 縱陣與橫T隊形是戰艦炮戰最理想的隊形。
2. 海戰最重要的是協調與秩序,切忌隊形的混亂,即使如此可以爭取接戰時間,但無法發揚火力卻無法彌補這個損失。
3. 艦砲射速以及射擊訓練的進步,使得整場海戰都發生在副炮的有效射程之外,副炮不再能發揮甲午海戰般的重要性,主砲門數成為評估戰鬥艦火力的唯一基準。
4. 水雷、魚雷可靠性的提升,構成了戰鬥艦隊的極大威脅,此後攜帶魚雷的載具如魚雷艇、驅逐艦等發展快速,甚至連部份戰鬥艦都裝上了魚雷發射管。而較大型的水面艦也開始在艦身兩側裝上反魚雷網懸掛裝置,以便低速或停泊時防止魚雷攻擊。
基於日俄海戰的教訓,英美日這時都開始了新一代戰鬥艦的建造。英美兩國由於私下的交流關係,都認同1903年版詹氏海軍年鑑的單一巨炮艦的構想,因此分別推動Dreadnought(無畏)與South Carolina的建造。由於Fisher的堅持有實戰經驗為後盾,以及俄羅斯海軍在日俄戰爭覆滅後,遠東只剩與英國同盟的日本此一友好海軍勢力,皇家海軍得以集中全部力量在歐洲內部的海軍競賽上,所以無畏號戰鬥艦以出乎意料之外的高速建造:1905年1月3日開始設計,2月10日安放龍骨,1906年10月2日下水,12月6日完工服役,耗時約一般戰鬥艦的一半。
一如Vittorio Cuniberti的想法,這艘有當時戰鬥艦2.5倍火力(10門:4門) 、同等防禦力、以及3kt(21kt:18kt)以上速度優勢的戰鬥艦,敵艦不但火力遠遠不如,防禦力也不佔優勢,速度劣勢使得敵艦既逃不過追擊、艦隊包圍也無法避免被無畏艦逃掉;巡洋艦也沒有速度優勢,不可能有效糾纏無畏艦。至於副炮,由於可能妨礙主炮的射擊觀測,因此僅保留口徑3inch以下的火炮,用來對付魚雷艇,使得火力分工區隔明顯,而且只剩兩種砲的彈道,簡化到讓當時新發展的Mk1射控系統(不是眼球)有能力處理並指示各砲塔統一接戰。總而言之,無畏艦相對於其他軍艦一如無敵鐵金鋼碰到一般兵器,它的出現使得其他戰鬥艦盡成廢物。因此,無畏艦定義了此後的戰鬥艦設計,戰鬥艦終於發展到了它理論上的極點。
不過,無畏號本身的設計還是有一些缺點。由於主砲塔太多太重,本艦全載重時裝甲最厚處會沒入水中,構成防禦上的缺點。為了加強觀測能力與安裝Mk1射控系統,需要加強桅桿的支撐能力,採用三根支柱的三角桅跑到了煙囪後上方,視野經常遭到排煙遮蔽,條件也相當惡劣,需要砲塔內部保留的觀測設施輔助,中央射控的效果大減。10門炮理論上除了對後方只有6門炮的火力外,對其他方向都有8門炮的火力;但實際上位於左右兩舷的主炮朝前後方向開砲時,炮口爆風對艦體上部結構破壞嚴重,加上B炮位火炮與A炮位火炮等高,對前向射界有遮蔽,真正有效的前後方向火力,還是只有2門炮。
因此,美國與無畏號同時開始設計的South Carolina級,便將8門12inch炮,都設在中心線上。由於美國先前已有將主炮與副炮設在中線的戰鬥艦出現,對於火炮之間的干涉問題相當有經驗,知道砲口爆風會破壞哪些結構,特別是在後砲塔砲口正下方的前砲塔觀測點這個可能會破壞前砲塔的危險部位,透過加強結構與改變砲塔觀測系統安排之類修改,美國成功的使主炮發射時不會有嚴重的干涉現象;而中心線的砲塔及彈藥庫防禦也較容易,加強了戰艦的防禦力,成為後來戰鬥艦火炮佈置的模範。只是因為受到港灣限制,美國傳統限制排水量低於16000ton,因此這艘戰艦的速度較低,與前無畏級戰鬥艦相同;其燈籠狀桅桿設計概念源自艾菲爾鐵塔的結構設計,可以在同樣結構強度下減輕重量,但因為開砲時的震動會導致觀測困難,大風之下其高風阻更是危險,也只有美國採用,多數在1930年代拆掉。而且本級艦設計與建造的動作慢,直到1910年才服役,反而落後於德國。
日本雖然是日俄戰爭的勝利者,但東鄉平八郎大將只是一個好軍人而非技術家,雖然看出了巡洋艦角色變更的必要性(巡洋艦部份請參照巡洋艦的歷史),但卻不懂單一主炮戰鬥艦的涵意;在這方面,東鄉平八郎應該是與馬漢有相同意見:戰鬥艦上各種口徑的火炮,是用來對付不同目標的,不可偏廢(Fisher則是用各種專用設計的軍艦群,各自執行其任務,以取代單艦不同口徑的火炮)。因此日本第一艘單一巨炮艦河內級的設計,只是將準無畏級的中間炮口徑加大,沒有考慮重新分配主炮射角,變成所謂的「六角形」設計,火力分布不集中;東鄉大將居然特別要求中線前後兩個主砲塔的主炮,採用倍徑比較高的12inch/50倍徑主炮,結果統一口徑主炮,還是出現兩種彈著,以後河內級只好經常使用減裝藥狀態開砲,成為無畏級艦的一大笑話。
相對的,法國最後一級準無畏艦Danton,動工時間與South Carolina級相同,服役時英國超越無畏級的戰鬥艦也即將服役,落後幾乎兩個世代,成為最新的舊式戰鬥艦。但法國在過去採用菱形砲塔的時代,已經有不少不同口徑主炮使用的經驗,同時法國更早就感覺到觀測與統一指揮的重要性,因此很明智的讓30.5cm主炮與24cm中間炮的射程相同(一樣短),只是穿甲力與射速不同—24cm砲的射速達6發/分,比30.5cm砲的1~2發/分快,同時間投射彈藥量相當高,實用上反而比日本的河內級更像無畏艦。因此在一次大戰時,英軍稱Danton級為「半無畏艦」,並在改裝後留用3艘到二次大戰。但也因為Danton級的成功,本艦建造了6艘,法國開始興建無畏級艦Courbet的動作較晚,法國海軍在世界海軍上的地位,也因此一落千丈。
德國在當時雖號稱無意與英國敵對,戰鬥艦發展卻是緊盯著英國。Westfalen級在得到有關英國無畏級的情報後緊急更改火炮設計,趕在1909年服役,德國成為世界上第二個擁有無畏艦的國家。不過由於設計是從前無畏級緊急更改而來,因此火炮配置相當類似於前無畏級,與日本河內級相同為六角形配置,就火力發揚來說相當的差。同時還保有12門15cm副炮作為反驅逐艦用,顯示德國並不接納無畏級的設計思想,畢竟在波羅的海這種狹窄海域的作戰,副砲在作戰上的效用還是有的。不過不到20kt的船速就真的是偏低了。
比較值得稱道的只有防禦力設計上,由於基爾運河的拓寬,德國戰鬥艦設計上的噸位限制放鬆,可以建造噸位15000ton以上的戰鬥艦。而且無畏級開始,以油取代煤炭作為燃料後,原本充當第二層裝甲的煤炭庫消失,各國戰鬥艦的防禦力(尤其是水下防禦力)因此降低不少,只有德國從1890年代起,便進行大規模實體防禦力測試,建造專門用來炸藥測試的戰鬥艦艦體,以炸藥在艦體各部爆炸,觀測震波對各部結構的影響。在Westfalen級設計時這個研究完成,立即使用在本級艦上,這使得德國的戰鬥艦在此後,一直擁有各國戰鬥艦中最佳的防禦力設計。而且德國戰鬥艦設計一直是打算在近海戰鬥用,人員居住設施也比其他國家要差,將這些人員居住的空間與重量、以及裝燃油空間的重量,拿來用在防禦力設計上,也是德國戰鬥艦高防禦力的重要原因之一,只是這種設計方針,很難為其他國家所接受,畢竟敵人就在自家門口,也缺乏殖民地需要保護的條件,至少對英法兩國是不可能的,他們不能為了戰艦防禦力,而像德國這樣犧牲其全球殖民帝國。
戰鬥巡洋艦
在無畏級戰鬥艦後,Fisher更重要的創舉,就是戰鬥巡洋艦。有關巡洋艦的發展,筆者會在另一篇「巡洋艦的歷史」中做較詳盡的報導,在此只提個大要。這時代的裝甲巡洋艦,排水量與戰鬥艦相差不大,偶爾還有比戰鬥艦更大的產物出現,但火炮口徑均小於10inch,遠低於戰鬥艦。雖然說巡洋艦除了對付通商破壞艦外,在一般性的海戰中,主要是在戰鬥艦隊前方擔任斥候,速度要比防禦力與火力重要;但是希望巡洋艦隊能糾纏敵人戰鬥艦隊,以利我方戰鬥艦隊展開部署的戰術,沒有戰鬥艦級的火力,巡洋艦是很難達成使命的。而且在海戰中,巡洋艦也必須加入艦隊中,對敵人艦隊攻擊,這時巡洋艦較低的火力,使得它難以勝任;相當於戰鬥艦中間炮口徑的主炮,還可能妨礙彈著點觀測。因此,為了要求能與戰鬥艦隊一同作戰,而又要有高速可以執行巡洋艦的任務,所誕生的就是1908年完工下水的戰鬥巡洋艦Invincible,裝甲巡洋艦發展史上的終極產物。
基本上,戰鬥巡洋艦其實是從巡洋艦體系中,誕生出來的一個艦種,而不是戰鬥艦的發展路線,因此發展的重點也就是擺在速度。過去的巡洋艦基本上要比戰鬥艦保有約5kt的速度優勢,因此當戰鬥艦速度突破20kt時,巡洋艦的速度就要提升到25kt級。但提升速度是要有代價的,火力上為了能輔助戰鬥艦,因此與同期戰鬥艦必須同級,但通常少幾門炮,如Invincible與Dreadnought相比,火力是8門對10門,但都是同型的12inch/45倍徑火砲。裝甲則繼承巡洋艦的慣例,設計上並不要求不被同等級軍艦擊破,主要是針對較低階敵艦或岸炮考慮,對同等級軍艦僅要求不至於被一下擊沈,因此防禦裝甲帶範圍很小也很薄,僅能抵抗戰艦的副炮、巡洋艦火炮、或主炮在遠距離的命中,以犧牲裝甲重量來換取速度與減低生產價格,這本來就是巡洋艦設計上的慣例。
類似的想法,也出現在日俄戰爭當事國的日本,就是筑波級與鞍馬級。這兩級裝甲巡洋艦基於日俄戰爭的經驗,主炮換成戰鬥艦的12inch炮,概念上可以說與英國的戰鬥巡洋艦完全相同,時間上筑波還比Invincible早一年。可是日本卻沒有無畏級的點子,因此這兩級4艘巡洋艦,主炮還是4門,縱使水線裝甲8inch要高於英國的6inch,但火力差距太過懸殊。而且修改砲塔卻沒有加強動力系統,兩級的速度分別只有20kt與21.5kt,說是巡洋艦太慢,說是戰鬥艦又太弱,變成極尷尬的存在。
而德國跟隨著英國發展的戰鬥巡洋艦(德國人稱為「大巡洋艦」),卻不完全按照英國人的思想體系走。德國第一艘戰鬥巡洋艦Von der Tann的設計,反而比較近似過去的二等戰艦,裝甲稍薄但防禦範圍與戰鬥艦相同,火炮數量較小且口徑稍小而航速較快。與英國的戰巡決戰時,這種設計方針在防禦力上佔盡便宜,但作為巡洋艦使用卻是略有疑問,因為它比較不能輔助戰鬥艦隊的作業,不同口徑的火炮在艦隊戰時會增加艦隊調度與觀測的困難,當斥候時敵艦也可以對它進行遠距離射擊,較不用擔憂它的反擊,只有對付通商破壞艦時還不算差,可是反通商破壞戰又不是當初德國海軍作戰思想的主軸。因此德國人的戰鬥巡洋艦,雖然在同類艦種對戰時有利,但就整個艦隊運用來說,是有點奇怪的。
超無畏級戰艦到高速戰艦
無畏級誕生後,Fisher知道其他國家也會急起直追,在後續的無畏艦Neptune上使用12inch/50倍徑火砲,進行提升火力的實驗。但是使用長徑比較高的12inch/50倍徑主炮的結果,射程雖然略有提升,彈頭重量卻必須降低、準確性降低、砲管使用壽命也大減。對於其他國家來說,砲管壽命大減的問題或許還能忍受;但皇家海軍是全球性的海軍,不是近海防衛海軍,砲管的耐用與航程兩大參數,都是絕對不能犧牲的條件。既然12inch炮已經到達極限,唯一的方法就是加大火炮口徑,並因應火力的增強而加厚防禦裝甲,這就產生了使用13.5inch砲,所謂的超無畏艦Orion級,以及使用同型砲的戰巡第二世代Lion級。不過光榮公司的遊戲「提督的決斷」卻亂用超無畏級的名詞,封給大和級戰鬥艦,這是錯誤的用法。
Orion級與Lion級的誕生,不僅象徵Royal Sovereign級以來戰艦主炮口徑不再加大的趨勢被打破,致使戰鬥艦進入了「大艦巨炮」,他們的誕生也成為很多其他方面的象徵。這兩級艦計畫時,德國也已經開始大規模的無畏艦建造計畫,Tirpitz甚至推動等同於皇家海軍的每年4艘戰鬥艦生產計畫,直接挑戰皇家海軍的政策,因此皇家海軍也開始了大規模的戰鬥艦建造計畫。1912年上台的海相溫斯頓邱吉爾(就是二次大戰那個首相邱吉爾)的名言:「We want eight,and we won’t wait!」(我們要8艘,而且馬上要!)(小孩要糖吃的口吻)這種每年增建8艘戰鬥艦與戰鬥巡洋艦的計畫,雖然沒有達成,但1911~1914年間,皇家海軍每年都有5~7艘戰鬥艦與戰鬥巡洋艦的下水服役。這種建造速度,使得皇家海軍與德國海軍的無畏艦數量,遠遠的超過了其他國家。到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主要國家海軍的無畏級戰鬥艦、前無畏級戰鬥艦、與戰鬥巡洋艦的數量如表二:

表二 1914年8月末各國主力艦數量
英國 德國*2 美國 日本 法國 義大利 俄羅斯 奧匈
超無畏戰鬥艦 11 9 2 0 0 0 0 0
超無畏級戰巡 3 0 0 2 0 0 0 0
無畏級戰鬥艦 11 4 8 2*4 4 3 0 3
無畏級戰巡 6 4 0 0 0 0 0 0
舊式戰鬥艦 42 22 23*3 18*5 27*6 12 13*7 9
建造中戰艦*1 14 10 4 4 3 3 7 1
總計 87 49 37 26 35 18 20 13
*1:包括當時艤裝中、建造中、且日後有服役的戰鬥艦與戰巡。
*2:德國以11inch火炮為無畏級、12inch火炮為超無畏級,口徑較小。
*3:1914.7.30美國將BB23/24兩艘售予希臘,故減為23艘。
*4:河內級。
*5:包括4艘裝甲巡洋艦筑波級與鞍馬級。
*6:包括6艘「半無畏艦」Danton級。
*7:不包括日本對同盟國宣戰後送還的2艘日俄戰爭戰利艦。

而且戰艦邁入無畏級時代後,海戰交戰距離被認為將大幅增加,這時瞄準與命中又成了一個嚴重問題,因此在1907年,皇家海軍的Scott提督發明了新的射控指向裝置,並裝上無畏號試用(從時間上來看進度落後於造艦進度)。這種裝置可以由高處的觀測員觀測敵艦動向與彈著,算出敵艦方位速度與預測航向,進而推算預測彈著點,並由單一火力控制中心控制艦上各門火炮的射擊瞄準,使得射擊控制可以由艦橋而非桅桿上的觀測塔與各炮塔平行進行,較能有效逐行指揮官的意志,以及避免干擾,這是射擊控制裝置首次引入戰艦。雖然無畏號的這個裝置受到煙薰而不算成功,但那是船艦設計本身的問題,而不是射控系統的概念有問題,只要在船艦設計與系統上進行一點修改,這個系統的前景無限。
1912年,Orion級的第1艘Orion號與第3艘Thunderer號進行測試,後者裝上了實用後改良的指向裝置而前者未裝,射擊結果顯示火力完全相同的雙方同時開火時,Thunderer的砲彈命中率是Orion的6倍!這個結果讓皇家海軍大量引入射控系統,相對於沒有類似系統的德國海軍,皇家海軍在射控上獲得了優勢。只是因為負責控制的射控計算機是人類,實戰後發現計算速度太慢,加上皇家海軍的光學系統較差的缺點抵銷了射控計算的優點,在一次大戰中皇家海軍的砲擊命中率雖然小有優勢,但這個優勢卻沒有大到像1805年的特拉法加海戰那樣,足以主宰戰局勝敗。
同時,這類中央射控系統的引進,也使得過去困擾艦身中心線上火炮分布設計的最重要問題—火炮之間的射控觀測會互相干擾,得到了徹底的解決;同時,過去戰艦主砲口徑加大後,射速減低導致命中數量不足的問題,也在中央射控系統加上改良的裝彈設施出現後緩解,這使得加大火砲口徑成為可以接受的安排。從此,舷側主炮的設計均被放棄,戰鬥艦的主炮全部學習美國的South Carolina級,一概列於艦身中心線上—老是標新立異的法國,她的第一艘無畏艦Courbet又成為例外。戰艦主砲口徑也從此走上了不斷加大的不歸路。
而Lion級戰鬥巡洋艦,則是針對德國戰巡的誕生,與體認到第一世代戰巡的缺點,而建造的新戰巡。雖說戰巡重視速度,因此這些戰巡還是要犧牲防禦力以成全速度,但這世代的戰巡防禦裝甲保護的範圍,卻比上一個世代要大得多,裝甲的厚度也有增加。這種設計方針,是針對德國戰巡的火力,在英國想定的炮戰距離內,新的防禦裝甲最厚處,勉強可以擋住德國的11inch炮,確實有考慮到戰巡對決時的作戰能力問題。但事實上,與德國戰巡相較,這批戰巡使用上的問題就不小了,因為德國戰巡的裝甲厚度還超過英國戰鬥艦,不像兩國的裝甲巡洋艦裝甲不相上下,可以由火力決勝負;打算利用火砲射程決勝負,可能必須要看時機,13.5inch砲有效射程是高於11inch砲,但不是任何時候都能有效發揮最大射程,碰上12inch砲的戰鬥艦就更危險了,只剩砲彈重量比較高還是個優點。不過扣掉裝甲最大厚度不足這點不談,英國在這個世代的戰巡上,確實已經體認到前一世代戰巡防禦力不足的問題,開始有了改進,使得戰巡越來越脫離巡洋艦的範疇,進而衍生成下一世代的高速戰艦。即使如此,第二世代戰巡的速度,還是緊追巡洋艦的發展,進步到27~28kt的程度,不愧其巡洋艦之名,只是排水量就高於同時期的戰鬥艦,價格水漲船高之後,不太像輔助艦隻應有的造價。
同時,日法義俄奧等國的無畏級戰鬥艦,在Orion級服役的同時,也終於接近完工服役階段。為了增加火力,義大利的Dante Alighieri,與奧匈帝國的Viribus Unitis級,以及稍晚俄羅斯的Gangut級,採用了4座3連裝主砲塔,打破戰鬥艦主炮使用雙連裝砲塔的習慣。不過,3連裝主炮雖然可以用比較輕的重量,提供比較強的火力,可是當時戰鬥艦的艦體比較窄,3連裝砲的裝彈機只有2具,由兩側的裝彈機輪流負責中央火砲的進彈,很容易互相干擾與故障,反而會降低整體射速;加上這種設計一個砲塔受損,喪失的火力比率比較高,因此一時未被普遍採用。
而南美的阿根廷、巴西、智利,地中海的土耳其、希臘、西斑牙,還有低地國荷蘭等國,在此時也紛紛設法取得無畏艦,但真正弄到手的只有阿根廷、巴西各買到2艘無畏艦,智利買到1艘超無畏艦,土耳其得到德國贈送的1艘無畏級戰巡,西斑牙造了2艘迷你級無畏艦,一共8艘。這些無畏艦的性能規格,基本上都是戰艦的速度、第一代戰巡的火力、與第二代戰巡的裝甲,僅智利貨14inch砲的火力較強。
下一個技術上的進步,就是皇家海軍的Queen Elizabeth級了。由於日本的超無畏級戰巡金剛級,以及美國超無畏戰艦Newyork級,採用了14inch炮,又凌駕於英國的13.5inch炮之上,德國也在尋求更大口徑的主炮,因此英國必須追趕,決定採用15inch主炮。而此級起造的1912~13年間正是英國對德國海軍擴張最緊張的時候,因此決定主炮與戰艦分別設計與建造,而不是等主炮試驗完畢後造戰艦,風險不可謂不大—幸好主炮建造一切順利。防禦力設計上由於要求能在想定的炮戰距離擋住自己的火炮攻擊,因此裝甲再度加厚,更加強了水密隔間等間接防禦設計,也是法國以外、最早採用水雷防禦隔間牆設計的戰艦,皇家海軍戰鬥艦的防禦力終於追上德國。而副炮的口徑也到達4~5inch,在對付無畏艦出現後,發展迅速的驅逐艦與輕巡上面,比較有效果,且這些小炮現在也已經干擾不到超大口徑主炮的射擊觀測了。
機動力的發展則更有趣。原本Queen Elizabeth級的速度只打算維持在無畏以來的21kt,採用5座雙連裝砲塔,其中一個砲塔安裝在艦身中部。但是此處的火炮通常都會被桅桿或煙囪擋住射角,雖然有受縱搖影響最小的優點,卻也很難使用。再因為受到日本金鋼級影響的戰巡Tiger,將炮塔往前後方移動,使得火炮射角加大、動力系統集中的設計實績不錯,乾脆取消艦身中部砲塔的設計,將這部份的空間挪給鍋爐使用,加上將無畏艦以來的油煤混燒改成專燒油,這艘戰鬥艦的速度終於增加到25kt的水準(部份資料號稱24kt),與第一世代的戰巡相當。這種兼具戰巡速度與戰鬥艦防禦力的艦種,被稱為「高速戰艦」,對既有的戰艦發生了類似無畏號對前無畏戰鬥艦的效果,成為戰艦發展史上又一個分水嶺。不過,也因為動力系統只能燒油,此後中東的石油,成為世界各國戰略的一個重要因素。
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艦
1914年5月的一樁暗殺事件所引發的國際危機,由於各國處理上的輕率,尤其是德皇威廉二世讓軍事需求過度主宰政策,導致了一次世界大戰。戰前各國瘋狂擴建的海軍,卻因為單艦價格太貴—前無畏艦一艘還在1~4百萬美金間,無畏艦就要3~8百萬美金了(均為當時幣值)—而不敢任意動用,結果與陸上的壕溝戰相同,海上也陷入了僵持。
就一次大戰的海上戰略來說,協約國以皇家海軍為主,負責在北海與英吉利海峽對德國的封鎖,並在全世界其他地區追捕德國海軍艦隊。法國以及稍後加入的義大利、日本等國,則主要在地中海對付奧匈帝國與土耳其,並支援陸軍登陸作戰。俄羅斯海軍則在波羅的海與黑海區,支援協約軍的作戰—但因為共黨份子的活動,俄羅斯海軍表現得奇差無比,艦隊幾乎都不開出海。這個一共擁有百餘艘戰鬥艦的Grand Fleet,是人類史上規模最為巨大的戰鬥艦隊,打破了鄭和艦隊與西班牙無敵艦隊雄踞數百年的噸位紀錄。
同盟國的海上戰略,則是設法削弱Grand Fleet,直到自己的實力能與這個規模兩倍於己方的艦隊決戰為止。在達到這個目標前,同盟國海軍所要執行的,就是傳統的「巡洋艦作戰」—也就是通商破壞戰,工具包括了巡洋艦、商船改裝的偽裝巡洋艦、以及最可怕的潛艇—戰史上最早的匿蹤武器。
為了避免魚雷艇與水雷的伏擊,英國決定放棄傳統的近岸封鎖方式,改採遠洋封鎖,在蘇格蘭與冰島、挪威之間設下龐大的水面封鎖網,並在英吉利海峽、與地中海亞得里亞海的出口,埋設大量水雷與封鎖網等設施,徹底封殺同盟國對海洋的使用權。可是,由於具有匿蹤能力的潛艇出現,即使協約國的海軍奪得了制海權,卻也無法阻止潛艇的出動,馬漢式的海權理論因為匿蹤技術的發展而出現了漏洞。更慘的是,直到一次大戰末期以前,有效的反潛武器與裝備尚未發明,結果衝角戰術又以奇怪的方式(最後一次)復活,有一艘德國潛艇U29被無畏號戰鬥艦撞沈,創下了戰鬥艦史上空前絕後的反潛記錄。
不過在水面艦的封鎖上,皇家海軍是作得極為成功的。地中海的德國戰巡Goeben號,因無路可逃而送給了土耳其,並成為日後土耳其加入同盟國的重要因素。青島的德國海軍分隊雖然趕在皇家海軍遠東艦隊,以及法日等國艦隊行動前,往東逃出包圍圈,並往東直走到南美洲。可是在南美的福克蘭海戰中,皇家海軍的Invinsible及Inflexible兩艘戰巡,以優越的速度、以及射程較長的火炮,輕鬆的毀滅了德國巡洋艦隊,德國海外艦隊全滅。這是一次典型的巡洋艦海戰,因此關於此次海戰的較詳細檢討,將在巡洋艦的歷史中說明,但海戰的結果,卻說明了戰巡在巡洋艦作戰中的優越性,傳統的巡洋艦根本無從抗衡。
由於陸上作戰的僵持,因此大家開始尋求從海上進行登陸作戰突破,一個是真實但失敗的達達尼爾海峽作戰,一個是沒有實現的波羅的海登陸作戰。達達尼爾海峽作戰一開始是想以海軍打通達達尼爾與伯斯普魯斯海峽,使補給能運入俄國。由於主要的無畏艦都在北海區與大海艦隊對峙,因此這次攻略戰主要是由舊式戰艦,配合少數無畏艦與高速戰艦。但因土耳其的岸砲與水雷阻撓,即使舊式戰艦的火炮還足以對抗岸防炮,但對魚雷與水雷卻絲毫沒有防禦能力,因此從海上突破海峽的作戰失敗,還賠了數艘舊式戰艦。接下來改採登陸作戰,希望能從陸上攻下要塞的岸砲,結果登陸部隊組織不佳,協約軍還是被趕下海。地中海從此再也沒有決定性的戰爭。
至於波羅的海登陸作戰,則為復職的Fisher大力贊同,並因此製造新型戰艦,以為登陸作戰用。除了一堆砲艦(Monitor)外,最大的就屬Courageous級與Furious號輕型戰鬥巡洋艦。為了適應波羅的海的環境,兼具對登陸作戰的火力支援與遭遇戰鬥艦的作戰能力,這兩型戰巡裝甲只能有同期輕巡洋艦的水準,以免吃水太深;速度倒都超過30kt,還略高於同期巡洋艦;火力更是可觀:Courageous級是2*2門15吋炮,Furious更裝上了2個單管的18inch砲塔!但波羅的海登陸作戰,因為沒能把德國的大海艦隊實力減低到安全的程度,最後沒有實施。失去登場的舞台後,這種極端的設計不怎麼好用,因為沒人敢拿它們當戰鬥艦用,當巡洋艦又未免太浪費了,最後全部修改成航空母艦。
相對於英國波羅的海登陸作戰無疾而終,德國倒是很認真的實施波羅的海登陸,意圖藉由大海艦隊優勢的力量,佔領里加灣與芬蘭灣,並配合陸上部隊行動,佔領里加港。但由於俄國佈下的水雷,以及舊式戰鬥艦Slava號的奮戰,大海艦隊不但沒有成功,甚至讓Slava打跑自己的戰艦群後,陸軍再挨Slava號的岸轟,丟盡了大海艦隊的臉,還要靠飛機輔助趕跑Slava,同時讓Slava成為史上第一艘被飛機轟炸的戰艦。要一直到俄國革命,波羅的海的制海權才算易手。
如果說波羅的海德國海軍的表現算丟臉的話,黑海方面的同盟國表現也沒好到哪去。俄羅斯海軍從1915年起就受到革命組織的滲透,難得有作戰能力,但寄在土耳其的德國戰巡Goeben號,數次與黑海艦隊的前無畏級與無畏級戰艦交手,卻一直都只能依賴高速脫離戰局,沒有積極尋求決戰。要當作存在艦隊,Goeben號的戰力其實也不夠格,因為它只是一艘德國式的無畏級戰巡,火力不足,協約軍頭痛的只有伊斯坦堡附近的岸砲與水雷。Goeben所做到的,只是巡洋艦的通商破壞戰而已,但這點對於俄羅斯帝國的崩潰倒是頗有助益。
回到英國,Fisher的回到現職,雖然說趕走了邱吉爾是無可比擬的巨大貢獻,但他對戰巡的主張,使得新建的Renown級戰巡防禦力又走回早期戰巡水準,卻也頗受爭議。當然他也知道戰巡的裝甲防禦力弱會是一個弱點,但在他的構想中,戰巡是一種巡洋艦,當然不應該因為他的火力強,就當成戰艦使用,只應該作為戰艦的輔助者;面對其他軍艦,則應盡可能利用戰巡遠為優越的火力,在敵方火砲射程外,進行單方面的轟擊,因此裝甲便犧牲以換取火力與速度。就這點來說,他與皇家海軍其他將領的看法,確實是存在著對立,畢竟一般人還是會認為,裝甲厚一點會比較安全。
但為了對抗使用350mm炮(部份文獻作356mm)的德國Mackensen級戰巡,英國還是推出了以Queen Elizabeth級為基礎設計的戰巡:速度高達31kt的Hood級!雖然後來的人依據她在二次大戰對決Bismarck的經驗,批評Hood級防禦力太弱,但以同期戰艦的水準而言,Hood戰巡裝甲厚度及分布方式與戰鬥艦完全相同,加上接受了Jutland海戰的經驗而修改設計,1920服役時她是世界上裝甲防禦設計最佳的軍艦。它是這時代戰巡的最後一個世代,也修改了高速戰艦的定義,從先前的25kt左右上升到超過30kt以上,此一定義後來一直沿用到戰艦時代結束為止。戰巡發展至此,終於變成了戰鬥艦,原本戰巡的體系宣告結束。
而更可怕的,還是當時計畫中的超級戰巡(應為高速戰艦)Incomparable了,高達20inch(508mm)的2*3門主炮、356mm的厚甲、35kt的速度,這些數據甚至放到二次大戰都算是高性能戰鬥艦!不愧其「無可比擬」之名。但隨著德國在下述兩場海戰的失敗,大海艦隊實力衰弱,這個計畫也就無疾而終。
Dogger Bank海戰
德國為了誘使皇家海軍分批出擊,以便大海艦隊(High-Sea Fleet)能以大吃小,因此開始使用戰巡岸轟英格蘭東岸城鎮。英國為了對付這種攻擊,因此也派出了高速的戰巡部隊追擊。1915年1月24日,雙方的戰巡之間,發生了Dogger Bank海戰,Hipper率領1艘超無畏級戰巡Derfflinger、2艘戰巡Moltke、Seydlitz為首的德國艦隊,與Beatty率領的3艘超無畏戰巡Lion、Princess Royal、Tiger、2艘戰巡Indefatigable、New Zealand的英國艦隊,在北海進行英德兩國海軍第一次的主力艦決戰。Hipper本就不受命決戰,在發現皇家海軍後立即逃竄﹔但由於皇家海軍擁有4kt的速度優勢(27kt對23kt),以及射控系統上的優勢,雙方距離逐漸拉近,並在20000碼外—日俄戰爭時根本不敢想像的距離—展開海戰。由於德艦的缺乏中央火力控制、各艦各自為戰,加上火力也以英方佔優勢(13.5inch*32+ 12inch*16對12inch*8+11inch*20),德國艦隊很快的陷入危境。但Beatty的旗艦Lion大量進水,他「個人」又看到疑似潛望鏡的物體,下令停止追擊,德國艦隊因此逃出生天。
這場海戰顯示出射控系統與強大火力結合的價值,但德國戰巡的防禦力,使得德艦隊得以在劣勢下逃離這一點,因為雙方的砲彈都足以有效貫穿彼此的裝甲,以及英方未遭遇到彈藥庫爆炸的危機,卻為皇家海軍所忽略,皇家海軍認為憑藉著較強大的火力,依然可以使敵人難以有效命中,足以彌補防禦上的不足。而英方較強的火力,讓Seydlitz彈藥庫差點爆炸的教訓,使得德國大幅強化彈藥庫防禦與安全教育,在下一場Jutland海戰中,發揮了重大的作用,這點英國人卻沒有學到。而潛艦對於戰鬥艦隊的威脅性,使得Beatty停止追擊,一方面凸顯了潛艦的危險性,另一方面卻使得Beatty以此為恥,導致他下次在Jutland海戰中過度進取。
Jutland海戰
當Dogger Bank海戰失敗後,德國暫時不敢再派戰艦到英國附近岸轟,但同盟國海軍的基本作戰方針卻沒改變,還是希望能逐步削弱Grand Fleet,以獲得突破英國制海權的機會。到了1916年,德國在西線建起了興登堡防線而陷入完全的守勢,這時欲尋求突破,只有從東線或海上尋找,結果就是德國的再度進行岸轟。同時英國因為陸上戰事的膠著、齊柏林飛船的轟炸等因素,也受到極高的政治壓力,希望能尋求一個解決。就在雙方都有意求戰的情況下,這個解決的時機在1916年5月31日來臨了,就是戰鬥艦史上最大規模的一場海戰:Jutland(日德蘭)。
與Dogger Bank相同,這次海戰又是由Hipper與Beatty兩個冤家開打。雖然Hipper還是受命引誘皇家海軍艦隊南下,但基於上次的恥辱,這次雙方都有意求戰,不再像上次的一追一逃,加上德艦針對己方防禦上的缺失加以改進,防禦力居弱勢一方的皇家海軍戰巡,在過度逼近敵艦隊、與視野不佳的情形下,便遭到了重創,幸賴高速戰艦及時趕來救援。當Queen Elizabeth級的4艘戰鬥艦介入海戰後,Hipper艦隊面對各方面性能具壓倒性優勢的本級艦,立即大佔下風,他手下各艦均傷痕累累,不得不逃竄。但此時Hipper的任務也已經告終,Beatty已經陷入大海艦隊重圍中,這就結束了Jutland海戰的第一階段:南逃。
而Beatty在16:30發現自己已遭包圍後,也毫不戀戰的轉向,開始了Jutland海戰的第二階段:北追。由於戰巡群已經損失1/3(2艘),因此由高速戰艦群負責斷後。這4艘Queen Elizabeth級表現了它們身為當時世界上最強戰艦的實力,面對大海艦隊的本隊,Barham與Malaya僅受輕傷並於戰後數日內完全修復,Valiant毫髮無傷,僅舵機發生故障的Warspite落隊而遭到整個艦隊的重擊,事後自行回港並在52天修理後復役,一般戰艦碰到這種狀況早該沉了。稍晚於17:30,Grand Fleet前哨的戰巡與Beatty的艦隊接觸,開始了Jutland海戰的第三階段:交戰。
當Grand Fleet本隊到達時,大海艦隊立即落居下風,Grand Fleet的指揮者Jellicoe命令整個艦隊逐步展開成單縱隊,讓大海艦隊處於橫T狀態。不過這個展開需要時間,尤其巨大的Grand Fleet,需要的時間長得可怕。因此大海艦隊的指揮官Sheer很快的發現這個事實,並命令大海艦隊轉向迴避。整場海戰Grand Fleet一共三次佔住橫T上面一橫的位置,但因為驅逐艦與潛艦的干擾,以及隊形過於巨大之故,大海艦隊都得以逃脫,最後雙方只有鳴金收兵。大海艦隊無法突破Grand Fleet的封鎖,此後再也不敢出港,直到1919年全數自沈為止。
綜觀這場海戰,以戰果而論,共37艘戰艦與戰巡的Grand Fleet損失了3艘戰巡,而共21艘戰艦與戰巡的大海艦隊,僅損失了戰巡與舊式戰艦各1艘,戰術上大海艦隊較佔便宜。但Grand Fleet火炮命中率比大海艦隊多出20%,火力上也是Grand Fleet佔優勢,因此大海艦隊重傷諸艦情況比Warspite嚴重,幾乎都難以修復,可行動戰艦與戰巡剩下Grand Fleet的一半不到,不再有進行一次Jutland海戰的實力,皇家海軍的封鎖成功,戰略上是皇家海軍的勝利。但因為沒能殲滅大海艦隊,這批艦隊一直以存在艦隊的狀態保留,使得協約國計畫的波羅的海登陸作戰也未能實施,戰爭只好繼續在壕溝與鐵絲網中消耗下去。否則協約國將可能於1916年末在德國北部附近區域,開闢另一個戰場,這時一次大戰的面貌便將與史實大異。
而這場海戰帶來的教訓為:
1. 速度對戰艦是非常重要的性能,包括Jutland在內的數次海戰,皇家海軍都是由戰巡打起來的原因,就是因為戰鬥艦根本來不及趕到現場,僅高速戰艦例外。而大海艦隊能躲掉數次橫T攻擊,也是因為Grand Fleet的戰艦整隊速度太慢。但Lissa、黃海與對馬海戰中,戰敗的一方都是數量較大但隊形不整的一方,這使得Jellicoe不敢不整隊,過度呆板的動作,導致戰機錯失。
2. 英國戰巡雖然以速度的性能而得以參與戰局,但防禦力設計的薄弱,特別是彈藥庫沒有薄薄的裝甲以外的防禦方式,假如在不能發揮其速度的情況下與火力對等的艦種作戰,其生存性堪慮。Beatty的過度猛衝,就讓他手下的戰巡遭受到此噩運。
3. 德國戰巡火力不足,火砲射程雖然足夠,砲彈威力卻太低,在任何情況下都無力對抗戰艦,與戰鬥艦配合作戰上不如英國戰巡。
4. 重點部位對直接命中的保護比較重要,英國被擊沈的戰巡,命中彈數事實上比參戰的姊妹艦少,但卻是正中彈藥庫等重要位置,導致爆炸沈沒。而且命中彈較致命者為高角度俯衝,過去在這方面的防禦設計不足,僅考慮針對高爆彈破片進行防護。
5. 次要部位的防禦則有賴於水密設計,德國戰巡Seydlitz得保不沈,就是因為良好的水密設計,阻止海水繼續氾濫。而英國在達達尼爾海峽突破戰損失的舊型戰艦,主要就是未能控制進水。
6. 火力的發揚有賴於觀測與射擊指揮系統,皇家海軍能有較高命中率的原因,就是因為整合式射控系統。也因為有效開火距離在德國想定的範圍以外,德國人雖然有世界一流的光學觀測系統,但針對波羅的海範圍的狹小,所設計的小口徑高射速主炮,與簡單的射擊控制系統,在北海的會戰中效用不高。雖然英國射控系統的計算速度太低,但這可以改進,德國在此方面卻已無可升級。諷刺的是,最早注意到遠距離觀測必要的,也不是英國人,而是法國人,英國人的覺醒較晚,但就屬德國人在這方面最為後知後覺。
7. 戰艦魚雷管設計的變更與取消。海戰距離在日德藍已經延伸到18km,但魚雷的有效射程才略大於5km;而水下魚雷管反而構成結構上的弱點,Seydlitz艦身前部的大量進水,主要是源自於魚雷管。此後各國戰鬥艦不再裝備水下魚雷管,甚至保留水上魚雷管的都是少數。
Jutland海戰之後,戰鬥艦在一次大戰中便不曾再有大行動;相對的,陸上戰局卻因為1916年中期的凡爾登、桑河與布魯希洛夫等巨大攻勢及巨大消耗而發生改變;加上無限制潛艇政策的復活,而深受馬漢影響的各國海軍官員,至此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放棄馬漢式(也可以說是克勞塞維茲式的)的海上決定性會戰思想,採用護航政策保護商船,並大量生產護航艦,歐洲參戰國的戰鬥艦建造計畫此後幾乎全數停擺,英國與德國戰鬥艦主炮口徑凍結在15inch,法俄義雖然也進行了15inch等級主砲的研究,但實際生產更是停在無畏級的水準而已,義大利便將4具15inch雙連裝主砲塔,安裝在岸防艦上。
但在此時,日本與美國的戰鬥艦建造卻毫不停歇:日本從金鋼級戰巡的第一艘金鋼之後,英國進入戰爭狀態而無法建造外銷軍艦,日本所有的戰巡與戰鬥艦都是—且必須—自力建造,終於在長門級做出了世界最強的高速戰艦,不僅26.5kt的速度超越了Queen Elizabeth級,41cm(由於計算方法不同,對外宣稱為406mm)主炮8門更是當時世界上第一流的火力,僅遜於皇家海軍Furious的18inch炮。而美國也不斷的興建超無畏級戰艦,先是在Nevada級首創一般被稱為「All or Nothing」的「集中防禦」設計,成為各國戰鬥艦防禦設計的先驅;最後的產物便是後來美國誇稱為Big Five的2艘Tennessee級(14inch炮),與3艘Colorado級(16inch炮)。
當長門與Colorado下水時,一次大戰已告結束。但戰爭的結束,並不表示和平的到來,至少就海軍而言,這是新一輪競爭的開始。1919年6月21日德國艦隊的自沈,世界第二大海軍就此灰飛煙滅;同時希望藉助來自的德國海軍戰利艦,以大幅提升自國海軍數量的法國也大失所望,只能保留在與義大利同等級的二等海軍地位,世界海軍競賽輪到英美日三國之間展開。
一次大戰後,由於財政困窘,皇家海軍30年來的2國標準也不得不取消,只剩1國標準,也就是實力要比世界上其他最強海軍國至少要能保持平手。但一次大戰後英國的國防經費削減極快,從1919年的6億400萬磅,減到1920年的2億9200萬磅,再減到1921年的1億1800萬磅;而且此後直到1936年為止,英國的國防預算只有減沒有增,1887年以來海軍膨脹的美景不再。況且1890與1900年代建造的軍艦,現在已經進入退役期,卻因為一次大戰的影響,沒有辦法建造對應的取代艦,皇家海軍陷入了實力的急速下滑與不平衡期。
相對的,美日兩國海軍在一次大戰間卻相當平穩的發展,戰後更各自推出了新的艦隊建造計畫。日本是出名的8-8艦隊—8艘高速戰艦與8艘第3世代戰巡,主炮口徑41~46cm(16.1~18.1inch);美國則是Daniels’ Plan的10-6艦隊,10艘戰鬥艦與6艘戰巡,主炮一概16inch。為了應付這個局勢,皇家海軍也提出了G3戰巡Invincible(16inch炮)與N3戰艦St. Andrew(18inch炮)各四艘的建造計畫,而且裝甲之厚重與防禦設計之堅實,也是英國戰艦設計中前所未見。眼見世界各國海軍,又要進入一場猶如1910年代前半的瘋狂造艦競賽。從一次大戰開始到大戰結束為止,各國服役、建造、與因為各種因素(退役、沈沒)退出作戰行列的各國戰鬥艦/戰巡數量如表三:

表三 一次大戰期間的各國主力艦數量*1
英國 德國 美國 日本 法國 義大利 俄羅斯
1914年8月各國總數 舊式戰艦 42 22 23 18 27 12 13
無畏/超無畏級戰艦/戰巡 31 17 10 4 4 3 0
一次大戰期間各式戰鬥艦/戰巡數量變化 下水服役 19 9 6 6 3 3 8
舊式戰艦戰損/退役 12 1 0 4 5 2 2
無畏戰艦戰損/退役 2 0 0 1 0 1 2
無畏戰巡戰損/退役 4*2 2*3 0 0 0 0 0
1919年初服役戰艦總數 74 45*4 39 23 29 15 17

*1:奧匈帝國戰敗,海軍分割消失,不列入統計之列。
*2:包括1917年轉換為航艦的Furious號輕型戰鬥巡洋艦。
*3:包括1914年轉隸土耳其海軍的Goeben號。
*4:1919年6月21日自沉行動後,僅餘15艘舊式戰艦、9艘無畏級戰鬥艦,多數隨即拆解,僅9艘舊式戰艦保留至1930年代、保留到二次大戰的更是僅餘4艘。

但這種做法畢竟不是個了局,對於剛遭受過一次世界大戰摧殘的人類來說,他們更寧可企求和平。而且這次的軍艦每艘都已經接近千萬美金,是一次大戰前戰鬥艦的兩倍多,對各國的壓力更為沈重。日本的88艦隊單單建造至少要花費國家預算的50%強,部分技術發所需經費甚至是嚴重低估,簡直是瘋狂的擴軍;英國的G3與N3雖然設計重點就是以最低的價格獲得最可觀的火力與足夠的防禦力、並因此造成其奇怪無比的外型,可是這兩級軍艦的單艦噸位都是各國設計之冠,絕對便宜不到哪去,還要研究是否該因應這些新艦而擴增港灣設施的問題,更何況英國還在大砍軍費;美國雖然比較沒有這些壓力,但美國造船業卻不怎麼爭氣,同樣性能的船成本硬是比英國高出20~50%(兩次世界大戰中得出的經驗數據,尤其是英國設計各國生產的「自由輪」),也是花錢如流水。稍微岔開原題,兩次大戰中美國之所以能成為主要造船國,是因為他們的工業極為發達,而且平常造船業因成本過高而生產量極低,等到開戰成本因素居於次要時,美國造船工業才能發揮爆發性的生產能力生產船隻;等到戰爭一結束,美國能賣出的商船,只剩二手商船與少數特殊需求商船而已,美國在和平時代不是大造船國。
回到原題,在上述因素下,擴軍相當的不受歡迎,而且不論哪國都無法從擴軍中獲得安全感:美國害怕英日同盟的總艦隻數超過美國,而從兩洋夾擊;英國有分散世界各地的殖民地要保護,不管哪個國家的海軍實力逼近她,對她都是不言可喻的威脅;日本在接收德國的東亞殖民地與勢力範圍後,一方面打算藉機成為世界頂級強國,另一方面也與太平洋區殖民大國的美英之間產生利益衝突,深恐歐洲各國一如對付清帝國一般,聯合對付日本。為了緩解這些衝突,英美開始推動世界性的海軍裁減會議,這就是1921年開始的「華盛頓公約」。從此世界海軍發展,進入了另一個新時代。
這個時代最重要的戰鬥艦,就是英國的Dreadnought,由於Vittorio Cuniberti的革命性構想、詹氏年鑑的推介、與Fisher的推動,這艘戰鬥艦造成了海軍事務的革命,也造成世界海權勢力的重新洗牌,法俄的勢力被德美日所取代。而詹氏年鑑的權威地位,也由此可見一般。而她的撞沉U29潛艇,不僅創下了戰鬥艦擊沉潛艇的唯一紀錄,同時也讓人想到後來湯姆克蘭西成名小說「獵殺紅色十月號」末段,Typhoon級撞沉Alfa級的那一段驚人的劇情—但這個則是事實。
Go to Top of Page

dasha
版主

35815 Posts

Posted - 10/21/2017 :  11:33:32  會員資料 Send dasha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1922~1936條約時代—Navy Holiday
華盛頓公約
華盛頓和會的第一重要議題,就是限制各國的戰艦數量與生產;而在這之前,先要作的就是對各型戰艦進行定義,然後根據定義分類各型戰艦,再分類予以限制。在這次會議中給予主力艦的定義,凡標準排水量大於10000ton、主炮口徑大於8inch,不論原本分類是戰艦還是戰巡,一概稱為主力艦,而除了皇家海軍的Hood號以外,排水量上限35000ton、主炮口徑(以平均膛線直徑計算)上限16inch。而英美日法義之間的戰鬥艦噸位比例是5:5:3:5/3:5/3。另一個重要的艦種限制則是航艦,各國最多只能有2艘33000ton級,其它最大不能超過27000ton級,5~8inch火炮最多10門。5國航艦總噸位限制分別是135000:135000:81000:60000:60000,但10000ton以下航艦不列入噸位限制中(後來的倫敦條約加上了這限制)。至於巡洋艦與其他艦種的艦種定義與演變,待「巡洋艦的歷史」一文中詳述。
主力艦的艦種定義完畢後,接下來爭吵的焦點放在各國的噸位比例與可興建數量上。英國由於國力疲弊,加上自己既有戰艦火炮口徑優勢甚大,很爽快的答應了與美國噸位相等。而美國也對於能與皇家海軍平等一事感到滿足,加上自己的戰鬥艦使用時數較低的優勢,很快達成了協議。日本則是希望對美能維持10:7而非5:3,但由於美國藉地主國之便監聽了各國通信,得知日本的底限,配合一些政治手段,最後在各國壓力下,以美國在太平洋上的基地除夏威夷外一概不許設防的條件,接受10:6的比數。法國則是希望能有皇家海軍的2/3而非1/3,最後以暫時不對其他各型艦、尤其是潛艦的建造數量限制的條件下,接受了這個比例,但也使得這次會議僅達成了對戰鬥艦的限制。
在法義滿足後,英美日再為16inch口徑炮戰艦數量起爭執。日本堅持長門級第2艘陸奧在會議開始前已經服役(事實上只是完工而已),但英美不承認,而且這時英美日三國的16inch炮主力艦數量比為0:1:2,英國人也感到不滿。最後結論是承認陸奧,但在既有的噸位限制下,美國可以追加Colorado級到3艘,英國也可以建造2艘新的16inch炮戰艦,就是後來的Nelson級。
最後,則是既有戰鬥艦的修改工程,由於英國從大戰一結束,便基於戰訓開始改造戰艦,所以這一條也要特別予以規範。對總排水量影響3000ton以下、甲板裝甲的強化(舷側水線等處不包括)、主砲仰角的修改等細部修改可以承認,但不得改變主炮口徑,保持了英國既有的優勢。就這樣,各國最後終於達成了協議,近代史上首次裁軍會議終於圓滿完成,除了Nelson級以外,各國約定10年內不建造新的主力艦,10年後再生產取代艦,替換艦齡20年以上的主力艦。並維持協定中的噸位限制。
在此也要解釋一下這些技術數據的定義。在過去的時代,船艦噸位大小與火砲口徑的計算方式,不僅是單位方面英制與公制的不同,各國也都有其獨特的計算方法。其中排水量的問題最嚴重,基礎排水量與滿載排水量的差距,依船艦不同,差距可達0.2~2倍。因此在華盛頓公約中,將軍艦排水量與口徑的標準統一,排水量採用的標準稱為基準排水量,是裝滿戰鬥所需器材、但不包括人員與燃油重量時的排水量,以限制各艦的戰鬥能力,又讓各國得以依據各自的作戰半徑需求設計。口徑則採用膛線凹下與凸出部分的平均值計算。不過在其他無關的計算方式上,如火砲長徑比之類,則沒有統一的標準,因此不要說公約前的軍艦規格因記載方式的不同而混亂,就連公約後的戰鬥艦,也還是可以看到不同計量方式造成的問題。
華盛頓公約中獲利最大者,就是會議召開者美國。藉由這次會議,美國利用監聽的手段了解各國內情,在透露給英國人美國擔心英日合作對美國安全的威脅,必須維持較大的艦隊;然後以保持同等海軍軍力為餌,成功的讓英國站在美國這一邊,拆解了英日同盟,不需要擔心兩洋受敵。反而是英日兩國,由於會議中英國親美抑日的行動導致互相不信任,從此必須在東亞為了雙方的利益衝突而競爭。而且也是藉著會議,美國達成了它成為世界第一大海軍的夢想,許多條約的技術性限制,如16inch炮/35000ton、或33000ton航艦限制,基本上都可以說是美國為自己的造艦計劃,所量身定做的數字,從此美國在國際社會上,代替了英國成為最主要的角色,只差沒有積極擴張。
其次則是英國,雖然它在造艦技術上當時對美日都還保有技術優勢,可以建造更強的軍艦,而且它的軍艦噸位數與平均火炮口徑也還是世界第一—所以英國與美國同噸位條件下,英國自己感覺是略佔優勢。但經濟上此時的大不列顛卻沒有這種餘力,這個條約等於幫英國鬆了一口氣,順帶限制了歐洲其他幾個國家的發展,皇家海軍在歐洲還是保持了2國標準;在全世界藉由條約限制唯一例外的Hood號,也還保有世界第一海上強權的面子。東亞也藉著美英法日的勢力平衡,而穩住了它的遠東地位,只是它的退役艦隊實力超過服役艦隊這一點,算是一個重大損失。
至於日本表現得雖然心不甘情不願,但事實上日本藉此擺脫了難以置信的龐大造艦財政壓力,並獲得公認為世界第3強國,在西太平洋擁有相當程度的勢力範圍,與馬里亞納等可作為日本前沿防衛屏障的島群,賺到的也不少。義大利獲得與法國平起平坐的地位,它們暫時也顯得很滿意,尤其義大利現在還沒有與法國相等的軍事與經濟實力,甚至連公約給予義大利可維持的噸位數都無法達到。
法國被壓抑得最多,但由於海軍在大戰中的無所事事,法國民意對於發展海軍相當冷淡,甚至連條約中規定的主力艦數量,都被迫以半無畏艦Danton級的3艘充數,補滿175000ton。而且此時法國海軍受少壯學派與傳統學派爭執的影響遺毒已深,戰略思想含混,小型艦艇設計針對皇家海軍,大型艦艇建造意在對抗義大利與德國、同時兼具對英國進行通商破壞戰的能力,鮮少考慮到全球性部署問題;而這段時間法國的國家政策卻是聯英制德,並維持歐陸與世界的秩序。這種思想含混不明、缺乏戰略方針的狀況,最終導致了下次大戰時,法國海軍的悲劇。
而航艦的崛起,也是華盛頓公約的直接後果。由於戰鬥艦的建造總數受到了限制,因此美日兩國便將先前設計的戰艦與戰巡修改成航艦—所以航艦才會出現每國2艘33000ton級的寬限額。否則以當時飛機的性能不佳,很少有國家會大量建造航艦,尤其是戰力夠強的大型航艦。由於戰鬥艦的數量遠比過去的時代減少,航艦又有巡洋艦等級的火力、與超過巡洋艦的裝甲,戰力大於巡洋艦;而且縱使飛機能否炸沈主力艦,在當時尚有不少爭論,但飛機對商船與驅逐艦等弱船有致命殺傷力一事,卻少有人能否認。因此各國海軍開始大力發展航艦與海上航空兵力,海上的空權發展迅速。否則以一次大戰各國戰艦數量之多,不少於二次大戰的重巡洋艦,少量的航艦要與近10倍數量的戰艦爭取地位與經費,除了一次大戰中知道航艦潛力的英國以外,很難。
由於海上航空兵的相對數量與實力加強不少,從此戰艦開始重視防空炮的設置,並更加強已經很重視的各種對魚雷間接防禦設計;不過反魚雷網卻因為不利於航行中使用,對深度較深的魚雷防禦效果有疑問,在一次大戰後紛紛從戰鬥艦上拆下,換成裝在艦身兩旁的Bulge—長得有點像F-15E的適型油箱,內部可以裝液體以提供空間吸收爆炸威力的東西。
Nelson級
而公約中唯一承認建造的新式戰鬥艦Nelson級,是皇家海軍史上最後一艘技術領先世界的軍艦,也是這個時代中最為特殊且有名的軍艦。她的設計源自因華盛頓公約的推動,而取消發展的G3戰巡Invincible與N3戰艦St. Andrew,可謂英國造艦計劃與實戰經驗的集大成:主炮與彈藥庫集中在艦身前半部,因此需要裝甲保護的重要範圍,也就被縮小到最小的限度,將「集中防禦」的設計要領發揮到極限,在有限的噸位及價格中獲得最大的防禦力;為了增強裝甲有效厚度,艦身側面的356mm水線裝甲內傾20°。而除了砲塔、彈藥庫、艦身中央部分水線上下、以及艦橋外,Nelson級其他部分的防禦,一概採用間接防禦設施,充當固定式Bulge的艦身外側結構,以雙重隔壁設計徹底增加水密隔艙防禦力,以吸收魚雷或水雷爆震、以及水中接近砲彈的破壞力,最大可以承受750lb炸藥爆炸的威力,並有最大側傾81°依然可回復姿態的穩定性。這些設計,使得Nelson級能在條約限制的排水量下,成為當時戰艦史上,擁有最厚鐵皮的戰艦,超越一次大戰時德國戰鬥艦群350mm,與美國的13inch(330mm),同時也擁有當時最佳的生存性設計。
火力安排上也相當有趣。3座3連裝16inch砲塔,不僅是皇家海軍第一次採用的3裝彈機3連裝砲塔,全部裝在艦身結構前方也是一大特點,而這也與G3及N3將第3主砲塔裝在艦橋後的設計略有不同。這種裝置方式乍看之下違背皇家海軍在1870年代得出,戰艦火力必須保持涵蓋全方位的原則,留下後方60°的死角,只能由副炮照應;但依據一次大戰的經驗,假如一方無心交戰時,另一方要對它們達成橫T幾乎是不可能,除非是高速戰艦或戰巡對付一般的戰鬥艦,或是發生某些被誘入陷阱的例外狀況,如後來Leyte海戰時山城與扶桑在夜戰遭到埋伏而盲目死去。Nelson級的火炮裝置方式,除了在逃亡時,其他戰術狀態下都能有效發揚戰艦的最大火力,特別有利於追擊戰—皇家海軍主力艦群在一次大戰中遭遇的僅有海戰戰術狀況;當然最重要的優點還是在減輕排水量,同時滿足預算與條約的限制。不過第3砲塔卻因為過度接近艦橋,又矮於第2砲塔,對前方的有效射角卻也因此受限,炮口爆風也很容易影響到艦橋,實用性相當差。
而英國的16inch炮最大仰角可達44°,遠大於當時主流的20°,這點則是基於Jutland海戰的教訓,遠距離高角度彈著不但射程遠,同時比艦身側面的厚甲容易穿透,因此本炮的最大射程達到41600m,是當時射程最遠的戰艦火炮;但過度提昇射程而減輕砲彈重量,卻減低了遠距離砲彈的穿甲力,算是設計失誤。而艦身兩側後部的副炮採用砲塔設計,這不僅是準無畏艦以來第一次有砲塔式次口徑火炮,這12門6inch炮同時兼具防空炮功能,也是主力艦史上的第一遭,顯示出英國人對空中威脅早已有所認知。
艦橋設計也是Nelson級的重要特色。過去戰艦的艦橋高度都不甚高,遠距離觀測依賴艦橋後方桅桿上的觀測室。但是炮戰距離在1905~1915這10年間,很快從5500m拉大到18000m以上,小觀測室已經難以有效測距,艦橋的高度也不容易進行火力指揮,必須將光學測距儀的觀測基準長度拉大並提高,才能應付遠距離炮戰、尤其是Nelson的41600m射程的需求。因此,Nelson級的艦橋,便高聳得有如塔狀,將觀測塔與艦橋融合唯為一,這類拉高艦橋的設計,成為二次大戰時代所有戰鬥艦的共通特色。
雖然在火力與防禦上,Nelson相當的強悍,但受到噸位限制,犧牲的便是速度。僅40000hp的它,引擎出力與速度都是當時服役中皇家海軍戰鬥艦最低的一個。但當時皇家海軍的主力艦群,因為有為數不少的戰巡存在,平均速度世界最高,Nelson級大可憑藉其他戰艦糾纏敵人,自己慢慢趕上給予敵艦致命一擊,雖然不怎麼完美,但英國人勉強可以接受。
雖然Nelson級特異的火力布置實在是太過奇特,帶來了不少運用時的缺點,後代除了法國Dunkerque級與Richeliu級以外,沒有戰鬥艦敢仿效其設計;但是Nelson級的防禦設計,卻成為後來幾乎所有戰鬥艦仿效的對象,僅英德兩國例外—這似乎是個諷刺。
口袋戰艦
沒有參加海軍限制的德國,從1920年代末期起,也開始進行戰艦的生產。雖然受到凡爾賽和約的限制,德國不能擁有排水量10000ton以上的軍艦,但德國也不願讓海疆淪為完全的無防禦狀態。而華盛頓公約限制各國戰鬥艦的數量、與巡洋艦的噸位與火力之後,德國便利用這個空隙,進行海軍的重建工作。其成果,便是被大眾傳播媒介稱為「口袋戰艦」的三艘輕型戰艦:Deutschland(後改名為LÜtzow),Admiral Scheer,Admiral Graf Spee。
基本上,不到10000ton排水量的軍艦,不管怎麼造,都不可能與當時各國的超無畏艦對抗。因此這3艘戰艦採取了與英國戰巡相同的設計構想:26kt的速度讓各國戰艦無法追趕,而可對付速度近似的巡洋艦;11inch火砲與60~140mm裝甲則遠超過條約規定規定的重巡標準,使得巡洋艦無法與之對抗。而採用了重量較輕的柴油動力、電銲溶接的艦體、減低阻力的抗風暴艦首球形設計、與2個3連裝主砲塔,不但是德國造艦史的創舉,也使得這3艘軍艦能保持在接近10000ton(雖然還是略有超過)的水準。
火力安排則是口袋戰艦一個有趣的特點。Jutland海戰顯示戰艦裝載魚雷並無實效,因此戰後不再有戰艦設計包含魚雷管,但是3艘口袋戰艦,卻都朝後方裝設了2具4連裝魚雷發射管,用意則是在逃亡時朝後方施放魚雷,阻止敵方戰艦與戰巡的追擊,與重視追擊時攻擊的Nelson級恰成鮮明對照。而僅2個砲塔的設計,以較少量火砲換取較大口徑,頗讓人興起思古之幽情。
事實上,以這3艘戰艦的設計構想,相當類似於軍艦史上的裝甲巡洋艦,或是德國的大巡洋艦—德國式戰鬥巡洋艦,與巡洋艦比則又類似Courageous級與Furious號這種火力超尺寸的東西,只是德國此時沒有像樣的戰鬥艦,這類火力與裝甲極不均稱的存在,卻變得相當合用。某些角度來說,這幾艘口袋戰艦,是二次大戰世代戰巡的開始,但也是當時戰巡中唯一像巡洋艦的東西。Bismarck下水後,口袋戰艦群全數改稱重巡洋艦,算是還她們應有面目。
因此這幾艘軍艦,從1933年完工後,便構成歐洲海軍人士的關切焦點。雖然此時巡洋艦的速度已經突破30kt,並非它們所能追趕的對象,但除了皇家海軍的戰巡外,歐洲各國的戰鬥艦也無法有效對付它們,巡洋艦與口袋戰艦的火力差距太大,碰上了非常危險。對後來法德兩國的造艦計畫,口袋戰艦都產生了不小的影響。
倫敦條約
由於華盛頓和會只達成了主力艦的生產限制,各國開始進行巡洋艦的生產競賽,問題還是沒有解決。因此在1927年,第二次海軍會議於日內瓦召開。但這次會議卻因英美對巡洋艦主張的不同而流產—關於巡洋艦的爭議,也在「巡洋艦的歷史」中說明。但是海軍限武會議還是有必要召開,因此再下一次,就是1930年的倫敦會議。
倫敦會議中,法義兩國因為有異議而未參與協商,最終僅英美日三國簽署。會議的主要成就集中於巡洋艦的分級與數量限制上,對戰鬥艦的影響,僅限於三國主力艦艘數進一步裁減至英:美:日為15:15:9,以及繼續凍結戰鬥艦的生產至1936年,將艦齡超過20年者可生產替代艦艇的條文修改為可進行修改與性能提升;並預定1936年進行第二次倫敦會議,協商新世代戰鬥艦生產的問題。從此時開始,各國對一次大戰的戰鬥艦,開始進行廣泛的性能提升。
皇家海軍與美國海軍基本上是延續1920年代開始的戰艦改良,將艦橋修改得更接近Nelson級,桅桿造型修改,主砲仰角提升到30°左右以增大有效射程,加裝Bulge與增厚甲板以應付高處及水下攻擊,加裝水上飛機發射器等。但在這樣修改下,排水量不免大增,速度也因此減低。日本的改良比較徹底,金鋼級甚至連動力系統都進行換裝,以維持速率。
不過修改得最徹底的,則是義大利的Conte Di Cavour級與Andrea Doria級(又稱Caio Duilio級)的共4艘—如果還能稱為修改的話。艦身裝甲雖然沒有改變,但加裝了多種間接防禦裝置,防禦力大大提升;尤其是水下特有的Pugliese式防禦設計,以許多裝滿液體的圓桶狀物吸收爆震威力,是義大利獨有的防禦設計,但由於魚雷彈頭的進化太快,以及施工不良,效果不好。動力系統也進行換裝,出力提升2~3倍;火砲去掉了中間砲塔,其他砲塔的305mm主砲被加工成320mm主砲(這點其實違約),加裝了許多充作防空武器的副砲;艦橋設計比照Nelson的概念,加裝了龐大的光學測距儀;甚至連艦首都拆掉換一個,以增加耐波性與速度。每艘船修改比例達60~70%,連剩下的那30~40%基本上也有加工過,說是新戰艦倒也不為過。本來是希望以較低廉的價格,讓戰艦性能飛躍性的提升,但因為工程估計上的錯誤,以及上層朝令夕改拖長工時等因素,最後每艘修改價格形同生產1艘中等大小的戰艦,雖然比後來的新戰艦要低價一點,但好不到哪去。
法國原本打算利用條約限制的剩餘噸位,生產類似德國口袋戰艦的產品,但在德國口袋戰艦推出後更改計劃,以能徹底擊潰口袋戰艦、及對抗平均航速較高的義大利戰艦,利用1923年觸礁報廢的戰鬥艦Paris,再淘汰1艘Jean Bart(廢棄前改名為Ocean)後,空下來的噸位餘額,推動2艘新型戰艦Dunkerque級的建造,成為倫敦條約期間,僅有的真正新型戰鬥艦。很有趣的是,因為德國口袋戰艦採用太多新設計,因此起工時間雖早,下水服役時間卻與Dunkerque級差不多,法國造艦趕上德國的進度,這可以說是史上第一遭。
Dunkerque級
雖然法國人不承認,但一般認為Dunkerque級的基礎設計源自Nelson級-至少是基於同樣的理由而採用類似的設計,僅主砲改成2座4連裝主砲,避免Nelson第三主砲塔不好用的問題。本艦使用的世界上最早戰艦4連裝主炮機構,基本上是從雙連裝主炮修改,以2門主炮為一組裝置,使得整體開發與使用較為簡便。艦身後部水上飛機庫的設計,成為日後所有非航艦型戰艦的直昇機收藏方式。33cm口徑50倍徑新式主砲,最大射程29992m,火力超過一次大戰時代的超無畏級,射程在當時僅次於Nelson級。而29.5kt(一說31kt)的極速,240mm的水線裝甲,雖說僅是針對抵擋口袋戰艦的28cm砲而進行設計,不過防禦總重達總排水量的42%、細心設計的被動防禦設計、大射程火炮、一改過去法國戰艦輕防禦短射程的傾向,成為二次大戰期間,主/被動防禦設施佔艦體重量比例最高的戰鬥艦。雖然裝甲與火砲水準僅介於無畏級和超無畏級之間,設計上算是一種戰巡,但戰力在歐洲卻僅略遜於皇家海軍的Nelson及與Hood級,為法國與地中海區域火力最強、速度最快、防禦最佳的主力艦。
英德海軍協定
繼1920年代後半德國建造口袋戰艦,到了1930年代德國再度向凡爾賽和約挑戰,希望能建造一隻完整的海軍。而德國的這個立場,隨著希特勒的上台加強,但由於希特勒並不想在短時間內與英國衝突—他把日爾曼民族的生存重心擺在東歐,這是當時陸權學派地略學的想法。因此,希特勒聲稱他不想戰爭,只是要建立一隻足以抵抗法國的艦隊,希望能與英國保持固定的海軍實力比例;而英國才剛為日本侵略中國東三省、並退出國際聯盟的事情忙完,義大利又在非洲蠢動,希特勒也撕毀了凡爾賽和約,皇家海軍主力艦此時年事已高、出勤率低,無法應付多方挑戰,也有意藉談判約束德國的行動,這就開啟了英德海軍協定的大門。
1935年6月英德雙方正式簽訂協定,為了避免多面受敵,可能也有覺得凡爾賽和約過度苛刻、與一次大戰後法國對德國過度咄咄逼人的因素在內,英國給予德國相當優惠的條件:相當於皇家海軍實力的35%,潛艦則是45%(德國原案35%),並可建造華盛頓公約規定的16inch炮、35000ton級戰鬥艦(德國原案11inch炮、26000ton)。若英法雙方的海軍實力對比保持華盛頓公約的水準的話,則德國海軍被允許保有的實力,與法國海軍可說是相等,戰鬥艦方面甚至是略強(法國至此只有建造過33cm=13inch炮的戰鬥艦)。這個協約的簽訂,等於是承認凡爾賽和約中,對德國海軍發展限制的部分失效,也是承認了希特勒撕毀凡爾賽和約行動的合法性。
這個海軍協定為英國解決了燃眉之急,也讓德國喜出望外,開始進行其Z計劃—海軍重建計劃。法國當時正因希特勒的撕毀凡爾賽合約一事,與英義兩國協調,希望能共同抑制德國的行動;英德海軍協約的簽訂,讓法國對英國不顧法國立場而行動,留下深刻的不信任感,瓦解了歐洲各國聯合抑制希特勒擴張的早期機會。
條約時代最重要的戰鬥艦,便是唯一正規戰鬥艦的Nelson級。結合皇家海軍造艦設計經驗與技術精髓的本級艦,雖然在速度上有所犧牲,但火力之強大、與防禦力之堅厚、基本上已經是二次大戰戰艦的水準,其防禦設計更成為二次大戰中英德兩國以外戰鬥艦設計的重要參考。
只是,英國後來發現Nelson防禦太過集中,使得裝甲帶堅厚無比,非裝甲帶面積卻太大,很可能因為非裝甲帶進水就沉沒的設計問題,這讓英國後來放棄Nelson的集中防禦與內部結構裝甲帶設計,但二戰其他國家戰鬥艦卻去繼承Nelson的設計,戰史進水受創沒沉卻不敢再作戰的範例一堆。
而且為了延伸射程,Nelson的16吋炮使用低重量彈頭,對付其他國家1900~1920年代推出的無畏艦,是足夠了,但碰到二次大戰時代的新戰艦,就又顯得火力不足。

表四 各條約對各國主力艦噸位與數量限制
英國 美國 日本 法國 義大利
1919年初各國主力艦總數 舊式戰艦 30 23 14 22 10
無畏級戰艦/戰巡 14 8 1 4 5
超無畏級戰艦/戰巡*1 30 8 8 3 0
1919~21年間的變化 退役數 33 0 0 7 4
下水服役數 1 4 2 0 0
計劃級數/艘數 2級/8艘 3級/13艘 4級/14艘 2級/9艘 1級/4艘
華盛頓公約 公約前保有數 42 43 25 22 11
公約限制主力艦數量 /噸位 20艘
525000噸 18艘
525000噸 10艘
315000噸 9艘
175000噸 10艘*2
175000噸
退役主力艦數 24 25 15 13 5
公約後服役數 2 2 0 0 0
倫敦條約 條約限制數量 15艘 15艘 9艘 未參與 未參與
*1:包含高速戰艦等更高等級主力艦數量。
*2:不包括義大利此時自行劃分為二等戰艦的Pisa級與San Giorgio級裝甲巡洋艦。

戰鬥艦的命名規則
當戰鬥艦的定義確實後,我們就來看看,各國對戰鬥艦命名上的規則性吧!
美國戰鬥艦的命名,基本上最有規律,這是因為美國國會以法律訂定,戰鬥艦必須要以州名為其名稱,僅早期的BB-5 Kearsarge號,是在法律訂定前的產物,例外採用山名。而美國也有將最主要的軍艦,採用州名的習慣,如早期的一些Monitor,以及現在的Ohio級彈道飛彈潛艦,但最大的一批還是戰鬥艦,通常被稱為States Ship。不過美國沒有正式的戰巡服役,所以戰巡名稱就不一定,改成航艦的那批是古戰場,後來的Alaska級則是準州。雖然美國海軍的這套命名系統在二次大戰末期開始被打破,不過這時戰鬥艦也已經不再生產,倒不構成問題。
其次有規律的則是日本,戰鬥艦均採用過去日本的各國為名,戰巡則是山名,對於常讀日本歷史或地理的人,對這些船名應該都很眼熟。但這個規定是從日俄戰爭左右開始的,因此那之前的戰艦名稱就相當混亂,如鎮遠便是中國原名,只是日文發音略有不同而已。
除此之外,大部分國家的戰艦,都是使用人名。德國在一次大戰時因為戰艦眾多,曾經有些船使用過地名。法國前無畏艦也是數量繁多,因此用了不少拿破崙時代的元帥猛將,或是拿破崙打得比較漂亮的幾場戰爭之名。俄羅斯/蘇聯也是人名為主,不過在1917年革命前後,戰艦因應政權的轉換而換過好幾次名字,有不少名稱倒是反應了當時的政局,很多革命味道的名稱都出現了。但因為革命的混亂,好幾艘船都有三四個名字,不列族譜無法分辨,與近幾年獨立國協各國海軍的狀況相當類似。
不過戰鬥艦數量最多的英國,由於船實在太多了,歷史名人與名地卻沒有那麼多,加上還算悠久的海軍傳統,因此名稱很亂,人名、地名、神話、甚至形容詞都混在一起,很多可能都是當年半海盜的皇家海軍船員亂叫的名稱,然後就一直傳承下來,一點系統也沒有。而且傳承下來的還不只是名稱,甚至還包括編號,因此現在皇家海軍各種艦艇的編號,就這樣亂成一塌糊塗,除了死背沒有別的方法。
Go to Top of Page

dasha
版主

35815 Posts

Posted - 10/21/2017 :  11:34:07  會員資料 Send dasha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1937~1945二次大戰的戰鬥艦—新戰艦
第二次倫敦會議
1930年倫敦條約繼續凍結戰鬥艦生產6年,此時各國一次大戰時代的戰鬥艦,都已經接近替換期,新式戰鬥艦的生產已是不可避免的問題,而這次會議所要面對的,就是限制各國新式戰鬥艦的生產規範。與華盛頓條約相比,這件事情更加困難,因為華盛頓條約給定的35000ton排水量與16inch口徑上限,基本上都超過當時服役中戰艦的水準(Hood是唯一例外),而且各國在一次世界大戰後也都有意求和,才能達成協議。15年後的現在,各國的國力早已今非昔比,每個國家都想趁機重新洗牌,因此這次會議一開始便已前途黯淡,處處佈滿了地雷—說是佈滿了水雷或許更傳神。
條約一開始,英國對各型戰艦的規格,提出更嚴格的限制。在戰鬥艦上,英國提出的限制是:排水量35000ton,主砲口徑不得大於14inch。英國提出這種規格的原因,是因為唐寧街10號已經感覺到,英國即將被捲入另一場大戰,而且這一次大戰中,會面臨多線受敵的困境,需要盡可能大量的戰鬥艦,以滿足英國在北海、大西洋、甚至是地中海與中國沿海等處的安全需求。噸位較小的戰鬥艦,可以在最短時間內生產,盡快替代英國所有的戰鬥艦—到1940年,除了Nelson級以外,皇家海軍所有的戰鬥艦,均屆20高齡,到達汰換期。因此,會議才剛召開,英國依據其提出條件所設計的新型戰鬥艦King George V級已準備好動工,可見英國需求的急迫。
但是,美日兩國對這種水準並不感到滿意,畢竟美日都不像英國,有龐大的殖民帝國需要防衛,又因其國際警察的身份,已不可避免的捲入日益緊張的國際局勢。美日兩國眼中的假想敵都只有對方,作戰計畫則都是在西太平洋區進行一場單純的決定性海戰,因此比較重視單艦戰術性能;而當時美日在太平洋上,也沒有任何衝突引爆點,基本上都認為戰爭是「來日方長」,軍力可以慢慢整備。因此美國希望戰鬥艦能加大到45000ton,以及16inch火砲;而日本此時已經暗中開始推動64000ton,46cm(18.1inch)砲的大和級戰鬥艦計畫,更是不可能同意英國的限制。
法義兩國在地中海的狀況與美日在太平洋亦復類似,只是法義除了互相敵對的因素外,主要是對於1935年英德協約允許德國建造16inch砲戰鬥艦、卻在條約中推動14inch砲限制不滿。法國深恐德國藉此佔有海軍優勢,尤其1935年的英德海軍協定事前英國並未知會法國,讓法國深有受到英國背叛之感,唯恐下次戰爭皇家海軍不再協助法國—很可笑的是,雖然想法不同,這倒是成為事實。
而經過經濟大恐慌時代後,英國經營一個世紀的全球經濟網全面崩潰,這時英國在國際政治上,已經沒有多少經濟實力,可以支持她對其他軍事強權的要求;而且英國與德國已先簽訂海軍協定,允許德國興建16inch砲戰鬥艦,這時提出這種限制,根本是自打嘴巴。最後條約由英美法3國先行簽署,但留下一個尾巴:到1937年3月,假如日本與義大利不加入,條約自動放寬到45000ton與16inch火砲。
日本最後還是沒有加入第二次倫敦條約,美國也僅接受戰鬥艦的限制,建造了一堆超規格巡洋艦。此次會議唯一的成就,便是確立了英美雙方在全球海上的合作,開啟了英美直到今日為止強固的結盟關係,其他方面一事無成。因此第二次倫敦條約之後,Naval Holiday正式宣告結束,世界各國的海軍,再度走上競相建造各式船艦,與戰爭之途。
各國新戰艦群
相當有趣的是,1930年代後開始建造的各國新戰艦群,設計特色與過去各國戰鬥艦的技術特性,即使不是完全相反,也有相當大的差距。更重要的,則是戰鬥艦價格上的變化:1922年時,一艘戰鬥艦價位不過逼近千萬美金;事隔15年,現在幾乎各國的新戰艦,都需要上億美金才能建造一艘,因此戰鬥艦的生產數量與速度也大幅減緩。除了美國以外,其他各國在二次大戰期間,都只能勉強建造1個等級、在戰前已經建造一半的戰鬥艦,而無力推行下一世代戰鬥艦的計畫。這使得戰鬥艦的數量更顯不足,對整場戰爭的影響力,遠不如一次世界大戰時代的戰艦。以下便是二次大戰期間,各國的各級新戰鬥艦:
英國:King George V/Vanguard
King George V級是第二次倫敦條約時代最早開始建造的戰艦,也是除了常被劃歸為戰巡的Dunkerque級與Scharnhorst級以外,最小的一級戰艦,但生產數量則是最多的5艘。本級設計上受到當時國際局勢的影響很大:德國重新進行軍備,以Z計畫建立一個有8艘戰鬥艦與2艘戰巡的艦隊,並可能在1939~40年間與英國發生公開衝突;義大利開始進行新型戰艦的研發與建造;日本威脅到英國的東亞利益,也有進行戰艦建造的計畫。從新加坡到英國本土,正常狀況需要53天以上的航行時間,這使得東亞與歐洲必然要各自作戰,因此皇家海軍必須進行急速擴軍,在1940年以前要有新型戰艦服役,1944~45年間能擁有20艘以上的戰鬥艦,配合法國與美國海軍,才能有效壓制德義日3國的行動。因此KGV級全數於1937年前半開工,並於3年內下水,進度不可謂不快。
由於趕時間的關係,KGV級的設計事實上是在第二次倫敦條約時便已完成,只等條約在1937年生效便安放龍骨—頭2艘在1937.1.1安放龍骨,很明顯是在湊合條約。因此本級艦的設計是基於英國版條約,採用14inch主炮與輕載排水量35000ton,成為二次大戰中火力最弱的新戰艦。而且本級艦的設計一反Nelson級,除了節約重量用的4連裝炮,以及設在艦體內的戰情中心以外,變得相當保守,水線裝甲垂直安裝於艦身外側,裝甲分布較重視水線而非砲塔,與皇家海軍大艦巨炮的傳統剛好相反;僅28kt的速度也算是較慢的。唯一值得稱道之處,或許就是本艦一開始便相當重視防空武器的裝設,尤其特殊的8連裝40mm口徑pom-pom速射砲,算是最早的近迫防空專用系統。雖然以技術面來說,KGV的技術層次相當高,比方其14inch炮,與皇家海軍先前的15inch炮威力相當;而且4連裝炮機構各自獨立,使用上比Dunkerque級更優秀,又有美英合作的雷達強化射控,使得本級艦的戰力更為強悍。可是一開始設計就比較輕小的結果,除了水線裝甲僅次於大和級外,面對其他噸位與火炮口徑都比較大的新戰艦,或速度比較快的戰巡,KGV都會吃虧,只能對付舊式戰艦,或在其它軍艦支援下作戰。
KGV的防禦設計雖然極為強悍,而且不重蹈Nelson非裝甲帶挨揍太多也會沉的缺點,但水線防禦設計概念也有缺陷。雖然在設計時要求可抵擋1000lb炸藥爆炸的威力,但範圍僅涵蓋艦身中段,保護範圍太小,艦體內保留的爆震吸收緩衝空間也不足。這個設計雖然擋住了Bismarck遠距離的15inch砲彈攻擊(命中水線下),但後來日本在遠東擊沈Prince of Wales,就是讓魚雷攻擊艦身偏前後方的位置,因此僅4枚命中弱點、炸藥量330lb與450lb的魚雷(總命中7枚),便擊沈一艘戰鬥艦,也擊沈了本級艦「不沈戰艦」的神話。
輪機系統的可靠性是KGV設計上的重點,這點算是這級戰艦在二次大戰中最大的優點,且KGV級在其他設備設計上也以可靠性而非性能為主要出發點,但太複雜的主炮系統可靠性依然不佳;而為了可靠性犧牲性能的結果,輪機耗油的問題相當難看。
至於Vanguard,則是設計供遠東艦隊使用的高速戰艦,由於趕工與種族歧視(英國不認為日本能做出甚麼好東西)等因素,本艦主砲使用改裝為航艦的Courageous級15inch主炮加以小幅修改,基本上還是一次大戰水準的火力,比KGV還差!不過32kt的速度、與44500ton的排水量,使得這級戰艦還是皇家海軍史上最大的高速戰艦,也足以成為戰巡Hood的替代者。不論低落的火力,以艦體設計而言,本級倒頗為優秀:防禦設計改良自KGV級,抗魚雷攻擊能力評價不錯;穩定性與抗艦首上浪能力更是一流,號稱(英國)戰鬥艦史上最穩定的火力投射平台,戰後與美國的聯合演習中,惡劣海象中依然穩定前行,把理論上比她更快的美國Iowa級拋在腦後。但由於建造優先度低,下水已經是1944年末,服役更晚在二次大戰後,對戰局沒有絲毫影響。
美國:North Carolina/South Dakota/Iowa/Alaska
與英國的KGV級相比,美國由於國防壓力較低,North Carolina級的主炮設計,可以等待第二次倫敦條約的結果再做決定,火砲系統基於過去Colorado級設計到一半換裝火砲的經驗,也有辦法準備4連裝14inch砲塔與3連裝16inch砲塔兩種替換。雖然與KGV同樣以35000ton為設計目標,但9門16inch炮的火力,便較KGV的10門14inch炮為強。而與過去美國戰鬥艦的低速厚甲傳統不同,North Carolina級與後面的South Dakota及Iowa級,裝甲都不算很厚,防禦力也難以抵抗自身的主炮,對魚雷防禦設計更僅考慮到700lb炸藥爆炸的威力,算是比較低落的設計,在新戰艦中可能僅勝過施工不良的義大利Vittorio Veneto級。可是這批戰艦的輪機系統性能遠超過其他國家,因此速度都不下於同期戰鬥艦,Iowa級更為伴隨航艦行動、以及對付日本金鋼級戰巡,速度高達33kt,成為史上最高速的戰鬥艦。與過去美國戰鬥艦的厚甲低速相比,這些新戰艦實有180°的大轉變。
火炮設計倒是一絕。因為美國人認為,從上方落下的砲彈,殺傷力較低角度攻擊的砲彈要強,因此美國這個時代的主炮設計,重視穿甲彈的重量,以便從高仰角砸下打破敵艦頂部裝甲,以單位時間內投擲穿甲彈重量計算,美國這批新戰艦的火力還比日本大和級大10%,但最大射程卻是各國戰鬥艦中最短,僅33~36km之間。但配合上美英合作後修改的搜索與射控雷達,美國戰鬥艦在夜戰與遠距離戰鬥中,擁有各國戰鬥艦最佳的命中率,這使得美國在二次大戰中後期的幾場炮戰中,佔了不少優勢。而航艦的崛起,使得對美國這批新戰艦最不利的日間遠程砲戰,沒有發生的機會,遮掩了這批戰鬥艦的弱點。而且美國與英國也是這個時代戰艦設計中,僅有一開始便重視戰艦防空火力的國家,副炮完全以防空作戰為導向。夜戰中美國的雷達優勢,利於中距離使用的主砲,與相對強大的防空火力,在二次大戰的環境中,或許可以說美國的新戰艦群,是二次大戰最強的戰鬥艦。
South Dakota基本上是North Carolina的強化型,以對抗16inch炮為基礎防禦設計方針,將防禦設計修改得較為合理,但一般性能表現沒有多大差異,水下防禦經後來的實驗發現反而變弱了。Iowa級則可說是South Darkota級的高速版,16inch炮由45倍徑加長為50倍徑增加射程與威力,但稍微犧牲了對敵艦頂部甲板的穿甲力;為了增加速度,惡劣天候的航行穩定性遭到犧牲,除了速度算是戰鬥艦史上最高以外,航行性能評價稍差(以戰鬥艦的水準);只是因為速度足以配合航艦作戰群行動,在二次大戰後被留役與備役封存很久,成為最晚退役的戰鬥艦。
Alaska級則是情報錯誤下的產物:美國相信日本正在建造一型超級巡洋艦,使用8inch以上的火炮,一如德國的口袋戰艦,因此美國便推動此級12inch炮巡洋艦的生產計畫—事實上,日本的超甲巡計畫,是在得到美國生產Alaska級的情報後後才展開的。不過當成對抗德國Scharnhorst級的軍艦倒是剛剛好。排水量達30000ton的Alaska級,雖然防禦設計方針比較類似巡洋艦、缺乏優良的間接防禦,但火力與裝甲厚度已經超過第一世代的無畏級戰艦,遠遠超越這個時代巡洋艦的程度,12inch/50倍徑炮的最大射程甚至與Iowa級不相上下,裝甲厚度也與Scharnhorst級相當。因此美國對這級艦也以「準州」的名字命名,是美國戰艦史上唯一服役的戰巡。不過因為沒有對手,Alaska級的實用性很低:戰鬥艦級的人力、物資消耗與數量使得它不太會伴隨巡洋艦出動,火力與裝甲比多數戰艦低又使得美國不敢也不太需要派她執行戰鬥艦的任務,對等的德國口袋戰艦與Scharnhorst級在它們服役的1944年早已不存在,因此戰後很快除役封存。
日本:大和
本艦是世界戰鬥艦史上排水量最大的戰鬥艦。由於日本知道自己的冶金技術不如歐美諸國,工業能力也遠不及英美,戰鬥艦性能要超越英美,只有使用等級較高的火炮與裝甲,所以提出了46cm炮的戰鬥艦;而這艘戰鬥艦超過六萬噸的排水量,雖然極為昂貴,但美國海軍若要建造足以對抗的戰鬥艦,則這艘戰鬥艦勢必不可能通過巴拿馬地峽,而這是美國建造戰鬥艦的一個限制,因此可以確定美國不會建造足以與其抗衡的戰鬥艦。但為了避免被其他國家知道,本級艦的保密做得相當好,不僅美國在二次大戰許多照片上,標示為「日本42000ton/16inch炮新戰鬥艦大和級」;甚至日本多數人是直到戰後才知道,自己國家建造過世界最大的戰鬥艦。
以技術來說,大和級並不怎麼先進:裝甲強度比歐洲戰鬥艦低10%,對魚雷/水雷防禦設計僅能抵禦400kg(880lb)炸藥的爆炸,46cm炮的穿甲力雖然居各國火炮之首,射程卻僅略高於Nelson級的16inch炮,而比Richelieu與Vittorio Veneto的38cm及15inch炮還短,1.8發/min的射速也比英美法戰鬥艦主炮射速2發/min要低,因此單位時間投擲彈藥量低於美國新戰艦。不過在防禦設計方面,由於排水量大的關係,主要裝甲帶厚度均為世界最厚,次要防護帶多半也有40mm以上裝甲輔助間接防禦設計,佔總排水量33%的防禦力設計相當優越,尤其是死角很小這點值得稱讚,因此其他國家戰鬥艦在挨了一發魚雷後,通常都會重創,只有大和級需要圍剿。27kt的航速是慢了一點,不過就戰艦而言可以接受。最惡劣處在艦內人員生活起居設施,以犧牲這些設施換取性能。
以作戰能力而言,大和級的火力與防禦力可以說是當時世界頂級,但是日本海軍沒有發展出美國海軍SG雷達一般優良的射控雷達,這使得夜戰或遠距離交戰中,大和級處於絕對不利的地位,較低的航速也無法獲致交戰的主動權。這些因素使得大和級戰鬥艦雖然擁有一次大戰標準中最強大的作戰能力,但卻難以適應二次大戰的海戰條件。即使是日本自豪、可以攻擊戰艦水線以下裝甲的91式穿甲彈,看到KGV級可以抵禦Bismarck級主炮水線下命中彈之後,也讓人懷疑91式穿甲彈的實用性。剛服役時大和級確實是世界最強的戰鬥艦,但在1943年後半期之後,縱使大和級還是世界最大的戰鬥艦,但是否還是世界最強的戰鬥艦,只怕有些問題。
法國:Dunkerque /Richelieu
Dunkerque級在前段便已介紹,基本上是各國新戰艦中最早開始建造與下水的一級,優越的性能不僅足以克制德國的口袋戰艦,也促使義大利與德國建造足以與之對抗的Vittorio Veneto級與Scharnhorst級。
Richelieu級則是Dunkerque級的改良擴大版,防禦設施重量雖然降到排水量的37%而已,比例上低於Dunkerque級與Bismarck級,但實際防禦力應該僅次於大和級,抗水雷/魚雷能力足列各國第一的水準。增加到38500ton的排水量,以及8門15inch火炮,比第二次倫敦條約的限制要小一截,但法國評估在第二次倫敦條約的限制下,16inch炮戰艦無法獲致合理的防禦力,所以採用降級設計;而32kt的航速,以及一反法國艦砲射程短的傳統、屬於戰鬥艦史上最長的火炮射程:46000m,再再顯示本艦的戰力決不可輕侮。但也有專家認為,當時沒有可以匹配這種射程火炮的射控系統,射程優勢很難發揮;反而是為了拉大射程而減低的砲彈重量、砲管壽命與火砲仰角(僅35°),對於作戰能力相當不利。而奇特的主炮配置方式,雖然可以將需要裝甲保護的範圍縮到最小,卻也使得致命範圍集中,被命中機率沒有減小,還有火炮死角問題。因此,本級第3艘Clemenceau號,便有意將砲塔修改成前後各一個,排水量的增加也因為沒有條約限制而不成問題。
但可惜的是,1940年6月時本級2艦均未完工而匆匆出港躲避納粹德國的接收,完工程度較高的Richelieu戰勝皇家海軍舊式戰艦,但只裝了1個主砲塔的Jean Bart遭到美國South Dakota級戰艦Massachusetts攻擊,由於美方出動飛機進行彈著觀測,Jean Bart戰敗。二次大戰後兩艦均經過改裝,尤其是終於建造完成的Jean Bart裝上了射控雷達,可以滿足遠距離射控的要求,但此時戰鬥艦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義大利:Vittorio Veneto
由於法國建造Dunkerque級的威脅,以及取代舊式戰艦的需求,義大利於1932年末除了開始改裝Conte di Cavour級以外,也推動新型戰艦Vittorio Veneto級的建造計畫。原本義大利打算遵守華盛頓公約的限制,建造排水量35000ton、16inch主炮戰艦,但因為1932年義大利所有戰鬥艦不是修改中,就是退為預備役,處在戰鬥艦真空狀態,為了趕時程,便採用一次大戰時曾經使用過、僅裝在某些Monitor上的15inch火炮進行重新設計,修改成3*3門的設計,排水量則增大為40724ton(對外宣稱35000ton)。
Vittorio Veneto級的15inch火炮射程雖然是僅次於法國Richelieu級而居戰艦史第二,火砲仰角也僅35°(地中海戰鬥艦的特色?),但義大利的工業基礎遠不如法國,硬是加強射程的結果,1.33發/min的低射速是各國戰艦主砲最低,射擊準確度與主炮壽命也飽受質疑。排水量大可是防禦設計卻相對薄弱,裝甲厚度已經追上各國水準,算是義大利戰艦的記錄,特殊的Pugliese防魚雷/水雷設計考慮承受772lb炸藥爆發的威力,但全艦的結構設計與施工均不佳,而大大減低其實際防禦力,甚至有酷評「以巡洋艦的設計方式建造的戰鬥艦」(筆者認為這個批評有點過分)。而僅考慮地中海作業的狀況,因此本級艦的續航力也出奇的短。但30kt的速度算是不錯的,運動性的優良更是值得一提的特點。
不過因為義大利是在未準備的狀況下投入二次大戰,全國石油儲量嚴重不足,加上讓皇家海軍對主要海軍基地Taranto進行空襲成功,戰鬥艦均受傷修理很久,因此本級艦在二次大戰中的活動相當少,沒有實際戰績。長射程的主砲更被皇家海軍的艦載機航程超越,沒有發揮預想中的功能。僅羅馬號中了2枚Fritz滑翔炸彈沈沒一事,宣告導向反艦炸彈出現,算是本級在戰鬥艦史上最重要的一點。
德國:Scharnhorst/Bismarck
Scharnhorst級本來只是口袋戰艦的擴大版,設計重點在提升口袋戰艦薄弱的防禦力、已經偏低的極速、與數量略低的主砲塔,成為一艘設計均衡的戰艦;但這艘戰艦的實際排水量將因此增加到26000ton,因此一開始被暫時不打算違背凡爾賽和約的希特勒所拒絕。但在1935年英德海軍協議前,德國海軍還是對外公佈,他們希望協議中能包含2艘26000ton、28cm炮的裝甲艦,以對抗法國Dunkerque級,並已經開始祕密設計,這就是Scharnhorst級。
不過英德海軍協定中,英國人的表現意外的大方,允許德國依照華盛頓公約的限制,建造35000ton、16inch炮的戰鬥艦,這時這2艘低水準的Scharnhorst級,似乎就顯得沒意義了。只是希特勒此時亟欲向世人展示德國實力,准許已設計完成的此級艦先行建造,並進行可以相容於3連裝28cm主砲塔的2連裝38cm主砲塔設計,以備日後換裝,因此Scharnhorst級就以戰巡的身分開始建造。這個曲折的歷程,與皇家海軍的KGV級相當相似。
Scharnhorst級的整體設計,沿襲自一次大戰末期德國未成戰巡Mackensen級,因此裝甲防禦力有德國戰鬥艦一貫強硬表現,但卻也沒有引用一次大戰後的集中防禦與多重隔壁的設計。幸好德國戰鬥艦的防禦設計一向相當不錯,加上施工品質精良,即使在二次大戰中,防禦設計還可以承受戰爭考驗。但因為施工中不斷更改設計,本艦最後標準排水量達到31850ton,因此吃水加深、水線裝甲高度偏低,算是防禦設計上的主要弱點。
本級艦火力雖低,防禦力卻不下於當時世界上大多數戰艦,在德國其實就是把她分類為戰鬥艦,而非「大巡洋艦」。而因為德國海軍戰略已經偏向通商破壞戰,因此本級的速度與續航力更是一反德國傳統,高達32kt的速度與10000nm的續航力,算是德國戰艦史上第一,不下於其他國家的戰鬥艦。而外型之優美,更被讚譽為「史上最優美的戰艦」。不過高壓蒸汽渦輪機的出力雖然大,卻故障頻傳,連帶影響到出勤率,算是包括Scharnhorst級在內,德國戰鬥艦的缺點。
火力低一直是Scharnhorst級的致命傷。在挪威Narvik外海2艘Scharnhorst級與皇家海軍1艘Renown的對決,以及北岬海戰與KGV級Duke of York的對戰,Scharnhorst級都因為火力不足而無法佔優勢。但Scharnhorst級的火炮改裝計畫,隨著Bismarck的沈沒,可以說是宣告終止,因此終其一生,Scharnhorst級都無法與其他戰鬥艦一較高下,頂多只能以優勢的速度逃逸。
繼Scharnhorst級之後的正式戰鬥艦,便是Bismarck級,依據英德海軍協定而製作、用以剋制法國Dunkerque級的戰艦,設計目的與義大利Vittorio Veneto級相同。為了能用在改裝Scharnhorst級、以及與其他歐洲國家戰艦火力相當,Bismarck級採用雙連裝15inch炮,算是二次大戰中僅有雙連裝主炮的異數。雖然在射程上沒有特異之處,但18秒一發的射速,則是超過12inch艦砲中最高速的一艘,這使得Bismarck級擁有超過表面數據的強大火力,特別是在近戰的狀態下。艦體基本設計源自一次大戰德國最後戰鬥艦Bayern,因此也是沒有集中防禦的設計,燃料庫內也沒有減震構造,即使裝甲重量佔全艦重量39%,可是防禦力的表現評價很差,根本不適合二次大戰式的遠程炮戰或防空作戰,更不用說防空火力設計薄弱的問題,只是大排水量帶來較大的裝甲厚度,勉強彌補了設計上的缺陷,使得他的防禦還算有第二次倫敦條約戰鬥艦的水準。速度雖降低為29kt,可是續航力依然超過9000nm,算是戰鬥艦中的高速高續航力角色。標準41700~42900ton的排水量,則與宣稱的35000ton相去甚遠。在某些書籍中,甚至將本級與大和級、Iowa級排除在第二次倫敦條約戰鬥艦之外,意味這3級艦比其他戰艦的層次為高,即使它戰力是否勝過KGV以外的其他新戰艦還是一個問題。
實戰中,Bismarck第一次出擊便以優越的火力(射速)與一點運氣擊沈老舊的Hood號,但接下來的追擊戰中,卻因為水下防禦設計的問題,導致舵機損壞無法逃離,加上彈藥用盡,只有被火力更優越的Nelson號摧毀,結束了她短暫輝煌的一生,也結束了納粹德國水面艦隊。Tirpitz就只能扮演恐嚇運輸艦隊的角色了。
未成艦群
二次大戰時期的戰鬥艦生產計畫,因為戰局的推移,最後沒有實現的設計有許多。在此,筆者僅列出已經動工而未完成的數級艦,以供參考;某些有計畫卻未進行工程的,如美國Montana級,或日本的超大和級,便不予討論,因為這些計畫有許多數據只是官方的需求計畫值,實際上相當難以達成。
Lion
當KGV級開始生產時,英國已經知道KGV級的設計,不足以抗衡其他依照較晚期規定生產的戰鬥艦,因此緊接著進行40000ton級、16inch砲戰艦的設計,船隻大小盡可能保持在英國既有船塢設備可以容納的範圍內,名為Lion級。與KGV相比,Lion級的火力與防禦設計有明顯強化,尤其防魚雷設計,足以承受2000lb炸藥爆炸的威力,堪稱各國戰鬥艦之最,但從KGV的實例來看,可能還是有其弱點存在。9門16inch主炮的火力,與30kt的速度,也不下於其他各國的戰鬥艦,但速度性能可能有灌水,續航力也有點差。不過以總體來說,除了日本的大和級與美國的Iowa級以外,其他各國的新戰鬥艦,都很難與本級艦敵對。
但1939年戰爭爆發,皇家海軍將護航艦生產列為第一優先,戰鬥艦生產便被擺在一旁,工事進度緩慢。1944年10月Tirpitz於挪威被炸沈後,Lion級生產計畫正式叫停,但生產到一半的船身依然放在船塢中,直到1950年拆除為止。二次大戰後,尚有部分人推動Lion級的生產,並將甲板裝甲強化到12inch(305mm),以抵抗俯衝轟炸,或是提出航空戰艦的議案,但最後還是遭到取消及拆除。
H級
德國繼Bismarck級後的16inch砲戰艦,設計上源自Bismarck,標準排水量增大到52607ton,但防禦力並未有明顯增強,這算是非集中防禦設計的主要缺陷,水下防禦設計與對空襲防禦能力甚至被認為比所有新戰艦還差,同時德國還必須考慮為此艦修改港口設施,否則無處維修,因此計劃沒甚進展。由於二次大戰比希特勒的預定提前6年開打,因此本級艦剛安放龍骨便遭到取消的命運並拆除,計畫也未能再復活,剩下的只有各種看起來可怕性能卻不怎麼樣的紙上計畫。
Sovyetskiy Soyuz
本艦是史達林重建大海軍計畫中的戰鬥艦設計。蘇聯由於採行共產主義而被各國孤立,因此也不需要遵守其他國家制定的戰艦限制,這導致本艦可以完全針對作戰需求而設計,標準排水量高達59150ton,在當時僅次於日本的大和級。16inch炮3*3的設計與美國戰鬥艦相當,裝甲厚度則接近大和級的水準,艦體結構與水下防禦設計則源自義大利,包括Pugliese防魚雷/水雷設計。若建造出來,會是相當強力的戰艦,但隨著德國橫掃西歐,蘇聯驚覺應該增強陸空軍的戰力,因此本艦工程就此停擺,再也未能恢復。
Kronshtadt
本艦則是與Sovyetskiy Soyuz同時計畫的戰巡。35240ton的標準排水量,以及12inch炮3*3,基本上是與美國Alaska級相等的戰巡,但防禦力較為薄弱、最大馬力則較強。與Sovyetskiy Soyuz級相同,因為德蘇戰事的即將爆發而停止建造。
第二次世界大戰
二次大戰的爆發,使得各國戰鬥艦又被投入海戰中。以下,便是二次大戰中,較為重要的戰鬥艦作戰。
挪威侵略作戰
1940年4月,為了避免皇家海軍的封鎖,對德國產生如同一次大戰般嚴重的後果,這次德國打算攻下挪威,以確保瑞典鐵礦的來源,與增加英國封鎖上的困難,因此德國以Weser演習為名,從海空兩路侵入挪威。Scharnhorst級2艘在這場作戰中,曾與皇家海軍戰巡Renown在Narvik外海交戰,Scharnhorst級雖然數量較多,火力較低卻吃了些虧,最後因天候不佳導致砲塔損壞而停戰回港,沒有結果;十幾天後又擊沈航艦Glorious,但自身也因此受損,必須回港大修。
這場作戰雖然成功的攻下挪威,但德意志海軍卻慘遭重大損失,此後一段時間內僅2艘輕巡、4艘驅逐艦可以行動,運輸艦狀況也只是好一點而已,嚴重影響到對英國的海獅作戰。曼斯坦在回憶錄中曾經說到,當時德國應該不計海軍的犧牲,搶渡英吉利海峽,而不該妄想用空軍屈服英國。這顯示出他不知道一件事情:德國海軍當時已經沒有東西可以犧牲了。先不說沒有護航艦可以保護登陸艦隊,事實上連運輸艦的數量都成問題,縱使空軍可以對付強大的皇家海軍艦隊,少量的運輸艦使得德國恐怕很難運多少兵力上岸,除非進行英倫海峽大泳渡競賽;更何況即使德國擁有了制空權,在敦克爾克大撤退中也沒能阻止英國撤出40萬大軍中的33萬,顯示德國空軍此時的戰力尚且不足以整個摧毀在海峽經營數百年的皇家海軍。而在此役之後,德國海軍水面艦隊再也沒有大規模的有組織行動,可說德意志海軍已經在挪威一役中瓦解。
法國海軍的覆滅
1940年6月,法國在戰爭中已經毫無勝算,英國與美國開始考慮到法國艦隊在本土與地中海威脅皇家海軍的可能性。美國在6月18日曾經希望法國艦隊離開法國,英國也採取類似舉動。雖然6月22日的法德休戰條約中,德國答應不影響法國艦隊的獨立地位,但此時法國已經衰弱至此,德國要接收法國艦隊,法國也已經無力阻止。6月24日法國海軍提督要求海軍各艦自行決定投奔美國或自沈,不過命令語焉不詳、意圖不明,且這個極機密電文內容並不為英國所知,而法國政府對於海軍去留則意見分歧,英國終於在7月3日行動,攻擊法國本土Mers-el-Kebir。由於法國海軍未決定與英國正面對決,結果是本國艦隊僅餘的4艘戰鬥艦,沈沒與擱淺3艘,剩下1艘逃往殖民地,法國海軍可說完全分散與瓦解。
此後於1940年9月間,法國海軍在西非Dakar與皇家海軍再度對戰,以Richelieu的長程火炮擊敗皇家海軍,使得法國海外殖民地艦隊獲得2年的休息,但這也只是等待美國的接收而已,法國海軍已經沒有任何作為可言。1942年為了避免德國的接收,法國海軍在港中自沈;北非Torch的Jean Bart在港中與美國海軍South Dakota級戰鬥艦Massachusetts、重巡Wichita、New Orleans級Tuscaloosa炮戰,由於美方有飛機協助觀測彈著,Jean Bart僅有1個的主砲塔被擊中後喪失戰力投降。此後有悠久歷史的法國海軍,成為英美海軍的附庸。
地中海的戰爭
法國海軍在1940年7月3日分散後,地中海只剩義大利海軍與皇家海軍為敵。但義大利並非在準備好的情況下參戰,儲備燃料180萬噸僅足供艦隊9個月正常運作,而且空軍與民間又需要最低30萬噸燃油,因此活動很不積極。後來隆美爾在北非作戰時,曾經多次提到義大利補給上的消極,尤其是缺乏汽油供給,基本原因在義大利的缺乏準備。
Calabria Cape海戰由英義舊式戰艦對決,皇家海軍因為有航艦Eagle的協助、加上15inch炮大於320mm炮,還有最要命的,從來不與海軍合作的義大利空軍,看到船不管誰的通通都炸,然後又怕防空炮怕到死,對防空火力較弱的義大利艦隊攻擊更加果敢,因此義大利戰艦群不敢戀戰而逃,皇家海軍也因處在西西里島周邊而不敢窮追,會戰草草結束。但此次會戰可說是義大利海軍最果敢的一次作戰。
1940年11月11日,皇家海軍以21架劍魚式攻擊機突襲義大利海軍基地Taranto獲得大勝,義大利海軍損失半數戰力,全國幾乎半數燃油遭到燒毀,皇家海軍僅損失2架攻擊機。很可笑的是,英國多日連續以偵查機觀測港中各種設施,義大利陸海空軍由於缺乏燃料與軍種間政治問題,居然無一反應,才讓英國一舉得勝,這顯示出義大利軍隊有嚴重的一些根本問題。而美國海軍在此作戰後也有做過一些研究,可是還是沒能避免完全相同的事情,發生在珍珠港上;珍珠港的防禦措施之鬆懈,是美國海軍在二次大戰時,唯一連義大利人都可以嘲笑的事例。
1941年3月27日,德國替墨索里尼擦屁股而進攻巴爾幹半島時,要求義大利截擊從希臘進行運補的英國船隊,並約定以德國空軍支援,因此義大利再次出動大規模艦隊,到克里特島作戰—艦隊規模僅Calabria Cape海戰的一半規模,但包括了一艘最新銳的Vittorio Veneto。可是,出擊當日,德國空軍食言,放了義大利人鴿子,義大利自己人的空軍更被嘲笑為「有空權則無海權」,因為自己空軍有空權,海軍就會被自己空軍炸光了......義大利海軍只好獨立應敵。更糟的是,由於皇家海軍有1艘航艦Formidable(亦有一說是Victorious)的存在,Vittorio Veneto遭到艦載機攻擊,進水4000ton後速度落到16kt,不敢戀戰而逃。日落後趕來的皇家海軍戰艦群,借用其他船艦的雷達標定目標,以15inch炮在4km一口氣殲滅3艘重巡與2艘驅逐艦。
本次戰役同時指出了日後海戰的2個趨勢:航艦勝過戰鬥艦,以及雷達火炮射控的威力,可謂第一場二次大戰式的海戰。而航艦放在戰艦陣型尾部一起行動的戰術編隊,吸收Glorious被擊沉的教訓,用意是以航艦機在戰艦前先行觀測與攻擊,戰艦保護航艦免遭近戰危險,衍生自傳統的縱陣,算是航艦發展史上一個有趣的戰術構想。
此後義大利海軍在地中海幾乎完全失去主動精神,僅在1942年前半隆美爾再度逼近埃及,德國空軍全力配合作戰、對馬爾它島進行激烈的攻擊戰時,才再度出動過幾次,而且由於義大利海軍的怯戰、航海技術不熟練、以及通訊指揮上的問題,英軍補給船隊多半都能死裡逃生。而也由於不能掌握制海權,義大利與德國在北非的作戰,一直都限於物資不足的苦境,導致最終的失敗。
不過英國的間接護航制度,即以強大護航艦隊分布在商船隊附近,吸引敵方對戰鬥艦隊的注意,而不進行全程護航的方式,在這些遭遇戰中,卻因為義大利不進行制海權爭奪,反而多次遭逢危機,馬爾它島與埃及差點因此缺乏必要補給物資。1666年英國失敗的巡洋艦作戰,二次大戰中義大利使用卻差點導致英國在地中海的失敗,是相當有趣的歷史諷刺。
地中海的最後一次作戰,發生在義大利投降後的1943年9月9日。由於部隊高層在9月8日晚上才知道這個消息,因此陷於混亂,花了不少時間才確定義大利海軍全部到馬爾它島投降。就在航行途中,德國9架Do217,攜帶18枚Fritz導向滑翔炸彈,攻擊義大利海軍。Italia與Roma各中1枚與2枚,Italia受損,而Roma在20分鐘後爆炸沈沒。1/6的命中率雖然不算高(太平洋地區已經是50~70%水準),但中高空轟炸有此等命中率與戰果確實驚人,此役宣告了導向炸彈時代的來臨。
總括地中海的海戰,由於開始的時間早,成為許多海軍新觀念與新兵器實驗的場合。但是因為義大利海軍缺乏燃油、技術不佳、士氣低落,戰況常常呈現一面倒,與太平洋美日兩強的海戰相比,代表性比較弱。現在很多人可能已經不知道,太平洋戰爭的許多技術及戰術改革,事實上都在地中海先行呈現。如果美國海軍當年有吸取教訓,在太平洋戰爭初期,必然不至於遭受那麼慘重的失敗。
Bismarck的Rhein演習
由於德國海軍尚未建設到理想程度,從二次大戰一開始,德國便只打算利用海軍打一場通商破壞戰,而不是一次大戰時的制海權爭奪戰。本來這種作戰最適合由潛艦擔任,不過辛苦建好的大型水上戰鬥艦隊不用又可惜,皇家海軍數量上也不足以完全封鎖德國海軍的行動,較強力的戰鬥艦還是可以用在通商破壞戰上。先前口袋戰艦與Scharnhorst級在執行通商破壞戰時,也有不錯的戰果,因此德國在Bismarck成軍後,便打算再度出擊。
本來德國海軍也曾顧慮Bismarck單艦出擊,可能如口袋戰艦Admiral Graf Spee一般遭圍攻而沈,希望能等Tirpitz完工、或Scharnhorst級修理完成才出擊。但為了趕時間,以及皇家空軍不斷轟炸,因此變成Bismarck與重巡Prinz EÜgen出擊。原本的隱密作戰,也因為被瑞典發覺,使得英國開始追蹤這個艦隊。等到Bismarck進入挪威後,英國確定Bismarck要進行通商破壞,因此命巡洋艦監視北大西洋各海峽。5月23日Suffolk與Norfolk在冰島與格陵蘭間發現Bismarck,並以雷達持續追蹤;同時皇家海軍派出本土艦隊的5艘戰鬥艦及1艘航艦,分成2隊追擊。次日Hood與Prince of Wales(KGV級)發現敵蹤開始接戰。由於誤認Prinz EÜgen為Bismarck,加上Bismarck優越的射速,當Hood第3次齊射後進行戰術運動時,Bismarck第5次齊射穿透無裝甲帶並引燃彈藥庫,倒楣的Hood瞬間沈沒。剩下的PoW完工不久而毛病頻傳,無法對抗,但因德國重視通商破壞戰、以及本身也已受損,不敢戀戰而逃離。此戰Bismarck雖大獲全勝,但受損導致無法全速行動,Prinz EÜgen則重油漏出,中午便與Bismarck分離,對後來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
24日夜間Victorious上8架劍魚的攻擊,被擊墜5架,僅命中1發魚雷,但這使得Bismarck速度更加緩慢。同時皇家海軍因Hood被擊沈的震撼,決定集中所有護航其他船隊的戰鬥艦,一起追擊Bismarck。但在這之前,一路尾追Bismarck的PoW、Suffolk、Norfolk,受到Bismarck火炮驅離的影響,25日上午失去Bismarck的蹤影。經過一天半,26日下午再度發現Bismarck,此時Bismarck只要再航行24小時,便可到達法國德軍基地的防空網下,而追蹤的軍艦因為燃料不足,漸漸脫隊。
但接下來戰局發生逆轉,航艦Ark Royal出動的16架劍魚式擊中2發魚雷,其中1發擊毀Bismarck的舵,使得她行動自由喪失。5艘驅逐艦隨後與Bismarck展開一場激戰,Bismarck又中了魚雷2發。27日凌晨,Bismarck最後的時刻到來:Nelson與KGV接近Bismarck,並開始作戰。Nelson級居優勢的火炮,加上Bismarck的彈藥已近耗竭,機動力又完全喪失,經過1小時的炮戰後,Bismarck無法作戰,但卻也沒有東西可以引燃或引爆,而一直漂在那。經過Norfolk與Dorsetshire的魚雷攻擊,Bismarck很快的翻覆沈沒。但也有一種說法,認為是戰局無望後,剩下的乘員自沈,時間上與Bismarck翻覆同時。不論是何者,反正Bismarck在當時已經戰敗,則是明顯的事實。
Bismarck的失敗,使得德國對大型水面艦的通商破壞戰失去信心,此後不再出動大型水面艦進行通商破壞戰。但事實上Bismarck已經把北大西洋的航運弄得一團亂,如果還有其他艦隻在大西洋上活動的話,英國的商船將損失慘重。假如Bismarck不是單艦作戰,則結果也可能大不相同。這說明了皇家海軍實力已經低落到捉襟見肘的地步,不復一次大戰的雄風。
Zerberus作戰
Bismarck沈沒後,留在法國Brest的德國大型艦飽受皇家空軍空襲所苦。1941年12月美國加入世界大戰後,這些大型艦已經無法再進行通商破壞戰,因此希特勒下令,將大型艦調回挪威,以保護北海與本土。但從北大西洋回航,現在已經不可行,因此德國打算行一著險棋,從英吉利海峽回航,這就是1942年2月的Zerberus作戰。
利用惡劣的天候、電子干擾、以及280架空軍戰鬥機護航,加上皇家海軍已經把多數兵力,投注在北冰洋對蘇聯的運輸航線上,2月11日晚間,以Scharnhorst級為首的德國戰艦群,成功躲過英國的監視,直到12日上午10時才被發現。此後英國海空軍與岸炮雖然盡力攔截,但因為反應毫無組織、天候太壞、本土艦隊沒有高速艦隻可以追擊、德國空軍拼死命進行護航的結果,這隻艦隊以30kt高速溜過英國的攔截,Scharnhorst級2艦雖受重傷,英國卻也未能擊沈他們,終於在2月13日上午進港,作戰成功,關鍵則是奇襲與速度。
英國方面對這次大膽的作戰,稱為Channel Dash—峽谷衝刺,對德國人的膽量與計畫周詳大加稱讚。但從此德國水面艦隊全封死在北海,不能再到大西洋上威脅英國,護航艦隊僅需對付潛艦時,也就不用派遣戰鬥艦,而可將她們轉用於其他戰區。一如Donitz元帥所說,這次作戰或許是戰術上的勝利,但戰略上卻是一場敗仗。
珍珠港~中途島作戰間的戰鬥艦
當Zerberus作戰執行時,太平洋方面已經開打。由於美國對日本的戰略物資禁運,日本決定與美軍開戰。而英軍眼見情況緊急,義德在1941年前半的海戰又已挫敗,便將注意力轉移至遠東,派遣戰鬥艦加入皇家海軍遠東艦隊,以警告日本不得輕舉妄動。不過基於護航上的數量需要,雖然海軍方面認為至少須派遣7艘主力艦加4艘航艦,才能嚇阻日軍的行動;但最後卻變成派遣新戰艦PoW與戰巡Repulse,航艦則因故障而留在印度。
日本決定與美國開戰後,又面臨一個嚴重的問題:日本過去是假定美國將會派遣艦隊接近本土,而日本則在本土附近迎擊;但美國對日禁運後,美國大可一方面生產武器,另一方面坐等日軍物資耗盡戰力枯竭,然後才一舉出擊打垮日本。以美國強大的工業生產力,消耗戰對日本不利。因此,日本海軍聯合艦隊司令山本五十六決定主動出擊,直接攻擊美國在太平洋唯一有設防(基於華盛頓公約)、也是太平洋艦隊中樞的夏威夷。這個出擊事實上是很冒險的決定,因為夏威夷已經在日本多數軍艦作戰半徑之外,而且中間要一路保持隱密太過困難,但山本上將以自身去留作賭注,推動這個作戰計畫。技術人員對魚雷進行修改而能在淺水區運用,並將41cm砲彈修改成新型破壞力較強的魚雷,以及訓練一批投彈命中率可達70~80%(一般是10%)的精良飛行員後,技術問題大致克服。日本時間11月26日,聯合艦隊朝珍珠港出擊。
在路上,日本艦隊電文只收不發,不需要的物品儘可能卸下,然後淡水櫃與穩定平衡水櫃也儘可能改塞燃油,以解決航程問題—這時假如天候稍加惡劣,日本艦隊將死無葬身之地。但很幸運的,冬季太平洋上居然有難得的好天氣,使得作戰一切順利。夏威夷時間12月7日上午7時30分,日本開始攻擊珍珠港。而美國政府及軍方由於一連串的疏忽,來不及對日本的奇襲做出反應,美國珍珠港的戰艦群損失慘重,總計8艘受損,美國戰前誇稱的Big Five無一倖免,美國戰鬥艦實力一夕間損失2/3,尤其太平洋艦隊可說全滅。不幸中的大幸,就是航艦剛好都不在港中,此後美軍只好以航艦為艦隊作戰中樞,對日軍展開反擊。
在這場作戰中,美國犯下了一切可以犯的疏失,對於日本動態的忽略、情報傳遞的不確實、對Taranto攻擊研究的不足、忽略許多觀察報告等。尤其自認為珍珠港水深12m,不是空投魚雷可用深度這一點,沒有注意到英國攻擊Taranto時,魚雷深度還能調整到7m,剛好從港底與防魚雷網空隙鑽過的事實,對美國海軍打擊最大。結果珍珠港的防禦,比Taranto還要薄弱,也難怪日軍戰績甚大。
偷襲珍珠港當日,PoW與Repulse組成的Z部隊出港,希望能支援陸軍的作戰,或攻擊登陸艦隊。但因為沒有空軍的支援,沒有遇上日本海軍,反遭到航空隊2小時5波攻擊,PoW命中炸彈2枚、魚雷7發,Repulse命中炸彈1枚、魚雷13發雙雙沈沒。這次海戰,宣告了飛機代替戰艦,成為海戰中最重要的因素。而日本先前的精密研究,確認PoW的結構弱點,也是輕易擊沈這艘新型艦的主因,7枚魚雷有4枚對準弱點攻擊。
此後日本橫掃東南亞的部分,均屬巡洋艦海戰,戰鬥艦無一參與。直到1942年4月,英國在PoW沈沒後,基於Bismarck已沈、義大利海軍半年來平靜無事,因此派遣5艘戰艦、3艘航艦的巨大艦隊(約當時皇家海軍實力的半數)到印度洋,對日軍再度構成嚴重威脅,日本才派南雲機動部隊,對新建的皇家海軍遠東艦隊進行攻擊。這次Ceylon島攻擊日軍基本上撲了一個空,但英軍也得知自己缺乏機動力的艦隊,在東亞沒有施展的餘地;反而是歐洲方面,2個月前德國進行Zerberus作戰,德國與義大利又開始攻擊馬爾它島,隆美爾再度向埃及進攻,因此英國最後決定將遠東艦隊主力西撤,英國在東亞的百年制海權至此宣告結束。皇家海軍再回來的1944年末,遠東已經是美國海軍的天下了。
不過Ceylon島攻擊,卻暴露出了一些問題:日軍捨不得使用艦載機仔細偵察、南雲第一次無法決定魚雷與炸彈的使用而舉棋不定、低速的戰艦根本沒希望欺近航艦戰鬥群並進行攻擊、日本航艦缺乏空中警戒等,這次因為運氣好沒有出事,下次中途島就造成了日軍的慘敗。上天賜給日軍一次教訓,日軍卻毫不醒悟,對某些結構性問題絲毫不加修正,只能說日軍中途島之役的失敗是「夜路走多了,總會撞到鬼」。
至於中途島之役,日軍雖然出動包括大和號在內的9艘戰鬥艦,但與珍珠港、Ceylon島攻擊相同,戰鬥艦根本沒有動作,整場戰役的勝敗便已經決定了。而日軍的失敗,不管是情報管制不嚴、航艦與其他艦隊搭配不佳、還是美軍已經監聽到日軍的行動,基本上還是走多夜路的後果,沒甚值得同情之處。
總結這一段時間戰鬥艦在海戰中的表現,只有一個字:靶。由於是在颱風季以外的時候作戰,航艦與當時艦載機較差的惡劣天候活動能力,被完全掩蓋,因此戰鬥艦不管是活靶還是靜止靶,在飛機前面只有挨打沈沒的份。也由於這段時間戰鬥艦的表現如此之差,促成各國開始大量生產航艦,戰鬥艦的地位被航空母艦取代,並於戰後很快的遭到淘汰。
北冰洋的死鬥
太平洋的決戰前,德國入侵蘇聯,接著1941年10月,英國與蘇聯達成協議,由英國運輸物資給蘇聯,支持蘇聯的抗德作戰。運輸的最佳路線,便是通過北冰洋,直達莫曼斯克這條,因此英國與德國,從1941年末到1944年末,便在北冰洋區展開另一場通商破壞戰。在這期間,德國空軍與海軍盡一切努力阻止英國的運輸船隊;而英國除了對船隊進行護航外,尚且多次設法引誘德國僅存水面艦隊出動,希望能一舉殲滅德國水面艦隊,但德國卻始終不上當。而1942年7月初,PQ17船團的遭遇,則是英國一次悽慘的失敗:德國得知這隻船團的出動,作勢出動包括Tirpitz在內的水面艦群,英國一得知這個情報,深知這次護航的巡洋艦隊無法對抗這批戰艦,一面緊急調集本土軍力,一面分散船團。但德國這次水面艦只是出海晃一下便回港,反倒是分散的商船隊,遭到屠殺的命運,損失極慘。不過德國海軍水面艦隊的作戰意志其實也不高,難得出現一次兩次,在英國護航艦隊的攻擊下,往往便立即退縮。
1943年底,由於英國航艦逐步削弱德國在挪威的空軍實力,加上為了避免大型水面艦拆解的命運,Scharnhorst號出擊對付英國船團。很不幸的,在進入半年夜晚的北極圈內,剛開始交戰,Scharnhorst就被英軍重巡Norfolk擊毀雷達與後部主砲塔,無法發揮火力。發現英軍實力比預估強大(其實只有1艘重巡與2艘輕巡),Scharnhorst開始撤退,不過皇家海軍好不容易逮到機會,死纏Scharnhorst不放,並通知KGV級的Duke of York前來接戰。糾纏9小時後,DoY到達戰場,憑藉優越的14inch砲、雷達射控、巡洋艦的糾纏、以及Scharnhorst出了問題的動力系統,沒了雷達的Scharnhorst逃不了、打不過,慘遭擊沈。此後,北冰洋的唯一問題,只剩Bismarck的姊妹艦、再也不出港的Tirpitz,北冰洋之戰至此可說落幕。剩下的作戰,就是英國以各種方式擊沉Tirpitz。
所羅門海戰期間美日戰鬥艦使用
中途島之戰後,美日雙方海軍戰力幾乎都到了谷底,因此一時之間只有巡洋艦作戰。這段時間中美國North Carolina替Wasp航艦護航時,被960lb炸藥的魚雷攻擊重傷,Wasp則被擊沈;South Dakota則在Santa Cruz海戰中,因為日本吸取中途島之戰教訓,積極搜索美軍,因而受到創傷,美國又損失航艦Honet。
1942年10月起,因為瓜達康納爾島上美軍機場,對日軍運輸船艦造成極大威脅,日本又已經沒有航艦可以壓制機場的活動,因此日軍派遣金鋼級戰巡,利用高速在夜間從美國機場威脅範圍外衝入,對Henderson機場進行岸轟然後逃竄,在天亮潛回到美國機場威脅範圍之外,這種作戰在11月造成了第3次所羅門海戰,日本損失了2艘金剛級戰巡。先是比叡在緊急狀況下來不及把岸轟用砲彈換成對艦用砲彈,被美軍巡洋艦與驅逐艦欺近攻擊,上部結構與機械室重創,全艦失去指揮,加上遭到空中攻擊,最後因此判斷錯誤而自沈。
後來霧島與South Dakota、Washington(NC級)於夜戰中遭遇,美國雖先藉由雷達發現日艦,卻因為指揮官不瞭解也不信任雷達,以及敵我識別不明,加上正在攻擊驅逐艦群,反而是霧島先行開火,一擊便擊毀SD的雷達與電力系統,SD只好趕緊退出戰場。仗著新戰艦的堅厚裝甲,SD遭到42發14inch在6000m以內命中,居然還跑得掉。但藉由砲口火光與SD燃燒的身影,Washington判定敵我後開始攻擊,由於雷達射控的準確度、金鋼級脆弱的戰巡級防禦、以及威力強大的16inch砲,7分鐘內霧島便失去戰鬥能力,隨後沈沒。
第3次所羅門海戰,決定了日軍瓜島作戰的失敗,已經超過攻勢極限點的日軍從此開始後退。而這個時期戰鬥艦的地位,則比前一段時間好得很多,重新成為海戰主宰者之一。主要原因,在於航艦在中途島與Santa Cruz作戰中損失殆盡,白天各方艦隊又不太敢出動,多數海戰均屬夜戰所致。而航艦的作戰半徑雖然長大,卻受颱風或夜間影響頗重,天候不佳便難以作戰,戰鬥艦便填補這個空隙。而原本設計為艦隊主力艦的戰鬥艦,不僅在夜戰與岸轟作戰中,能發揮強大的威力,全艦隊最優良的指揮系統,使得戰艦還能以艦隊作戰中心活躍一時。不過,由於海戰的主角還是航艦,所以現在已經輪不到大火力厚裝甲戰鬥艦活躍,反而是高速的戰巡或新戰艦,利用他們可以伴隨航艦行動的機動力,比戰鬥艦的地位更為重要,特別是日本的4艘金鋼級高速戰艦。
日本海軍戰鬥艦的最後作戰
Leyte海戰
接下來的戰鬥艦作戰,除了對各島岸轟之外,便是美日海軍決戰的雷伊泰灣海戰了。此時日本雖然也拼命增產航艦,但與美國16艘航艦、18艘護衛航艦相比,只能勉強湊出4艘航艦的日本根本不是對手。此時的日本,只能依賴水面艦隊作戰,抵擋美軍的攻勢而已。與某些研究者聲稱日本迷信戰鬥艦的說法略有不同,日本很清楚航艦的重要性,無奈生產力不足,只能把手頭所有資源投入,否則菲律賓一被攻下,日本帝國南北生命線便告斷絕,顯示的與其說是不知道航艦時代來臨的愚蠢,不如說是無可奈何的悲壯。
在這場作戰中,日軍採用向心攻勢,艦隊從3個方向集中,分別攻向位於中間的美軍艦隊。北路航艦為誘敵部隊,中路以及南路的水面艦則藉由北路的掩護衝向美軍,以砲戰決定勝負。由於雷伊泰之戰前,美日在台灣附近進行過空中決戰,因此日本有相當的信心相信,美國的注意力會被引誘到北邊,而事實上也猜對了。但各艦隊在作戰中,至少需要3天航行,這段時間便使得日軍飽受美軍空中攻擊,尤其是10月24日,日軍戰艦白天受到重創,晚上南路還被美軍以新型SG雷達偵測後,在日軍不覺下排成橫T陣型,一口氣擊沈山城與扶桑2艘戰鬥艦。但北路航艦的誘敵作戰相當成功,海爾塞在通知不確實下,便往北衝追擊航艦,導致25日上午4艘戰艦、6艘重巡、2艘輕巡與11艘驅逐艦,攻擊美軍的5艘護衛航艦、7艘驅逐艦的艦隊。幸好栗田判斷錯誤,作戰進行一半北返,否則雷伊泰海戰美軍縱使不會戰敗,損失也將大得多。
另外有些值得一提的趣事,一是神風特攻隊,首次出現於本次海戰中,在此後成為美海軍,以及隨後重新組成、加入作戰的皇家海軍遠東艦隊的夢魘。二是海爾塞忙著追擊日本航艦,任何人的命令都不顧了,最後連尼米茲都從夏威夷打電報來罵:第38任務部隊到哪去了、(重複)到哪去了。是想躲到全世界都找不到的地方嗎?這話有夠刻薄的。
北號作戰與大和號出擊
雷伊泰海戰後日軍南北交通線斷絕,日本本土很快陷入物資缺乏狀態,一般的運輸船很難安全往來南洋與日本,因此日本展開了北號作戰:以改裝成航空戰艦、擁有相當大空間的航空戰艦日向與伊勢,到南洋進行物資運輸。由於戰艦速度快、路線計畫也相當好,因此從新加坡到吳港的這次物資運輸作戰,在零損失下安全回到日本,帶給日本大量重要的戰略物資。
可是4月為了支援沖繩島對抗美軍登陸的作戰,日本派出最後一艘新戰艦大和號進行特攻作戰。面對大量的美軍艦隊,這場作戰一開始便是注定失敗,大和號在艦載機的過度飽和攻擊下,許多受損處的問題尚未發作便已沈沒,艦身斷成兩截,近年來的海底研究顯示殘骸亂成一團,戰艦的時代也隨著大和號的沈沒而宣告終結。
這場海戰很有日本式的悲壯之美,但對於日本國家戰略來說,簡直是無可形容的愚蠢之舉。日本為了維持補給線,運輸艦加上護航艦1個月(約來回1趟)需要7000ton燃油,否則就無法來回。但大和的出擊,吃掉了4000ton燃油,日本剩下的軍艦用重油僅約3000ton,已經不足以派出往南洋的運輸船團。雖然1945年的美軍勢力已經強大到無法抗衡,但從北號作戰來看,美軍對日軍船團的阻絕率,還不能到達100%,日軍還是有可能從海外獲得物資。但大和一出擊後,日本就再也派不出船到南洋去運輸石油與橡膠了,這種幫別人勒自己脖子的蠢事,在二戰大概是僅次於義大利「有空權則無海權」的錯誤,歷史上也蠻罕見的。
1946~1992核子時代的戰鬥艦—步上末路的巨獸
二次大戰的結束,對於各國戰鬥艦來說,也等於是末日的來臨。戰爭期間航空母艦已經取代了戰鬥艦的海軍主力地位,況且除了1930年代之後的新戰艦外,二次大戰結束的同時,也是華盛頓條約時代戰艦的壽限到達之期。雖然某些國家依然用各種延壽計畫,讓這批戰鬥艦能繼續服役下去,但相對於數量龐大而艦齡尚輕的航空母艦,垂垂老矣的戰鬥艦已經步上末路,則是很明顯的事情。
雖說航艦岸轟火力無法與戰艦相比,但戰艦的生產與運作經費,則高於Midway級超大型航艦以外的所有航艦,而且缺乏面對空中攻擊的生存性,除了岸轟以外,海軍已經沒有戰鬥艦的舞台—這一點事實上航艦也可以代替,並可以用打擊半徑彌補威力上的不足。速度上,戰鬥艦多數也無法與航艦/巡洋艦/驅逐艦伴隨作戰,對於不再是海軍主力的戰鬥艦,不能再要求其他軍艦減速伴隨,這也成為其重要缺點。更重要的是核子時代的來臨,經過比基尼環礁的核試爆,戰鬥艦被證明在核武前也不再有可觀的生存性—而這是多年以來,戰鬥艦最重要的價值。高價、低用途、缺乏生存性,加上冷戰初期雙方海軍實力過度巨大的差異,在沒有對等假想敵的情況下,戰鬥艦根本不可能也沒必要再度發展,這個艦種就此死亡。即使1970年代末期Kirov級戰巡出現,在海軍已經全飛彈化及全電子化的狀況下,也不再需要這種巨怪,才能對抗敵艦了。
軸心國
戰敗的德日義三國,德國戰鬥艦早已全滅於皇家海空軍之手;日本戰鬥艦群僅存的長門,在比基尼核爆後沈沒。義大利的戰鬥艦則遭各國瓜分,新式的Vittorio Veneto級2艘被美英拿去研究後拆解;舊的Caio Giulio Cesare被蘇聯要去,服役到1955年左右消失—據稱是失事沈沒;僅Caio Duilio級2艘使用到1956年除役。
西歐國家
英國的戰鬥艦則大多逾齡,Nelson級則是缺乏保養,除了4艘KGV級,以及戰後才完工的Vanguard以外,在1946~49年間退役拆解完畢。1949年僅存的5艘戰鬥艦,與皇家海軍當時既有的17艘航艦、以及尚未完工的11艘航艦相比,僅餘充作訓練艦的價值。Vanguard在1950年代初期還因為高速與裝備新穎,充當本土艦隊旗艦數年,但再也沒有上過戰場。1955~1960年間,這5艘戰鬥艦也從皇家海軍的隊伍中退出,皇家海軍的戰鬥艦的光榮歷史就此落幕。
法國海軍在二次大戰後,幾乎是從零開始,但好在戰艦還有Richelieu級未遭完全破壞,戰後的法國海軍,便以這級艦為象徵,配合從英美得到的軍艦,進行海軍的重建。但Richelieu級對於戰後經濟貧困的法國來說,是2個太過龐大的巨怪,主要是一種象徵性的存在,於1956年Jean Bart號參與蘇伊士運河戰後,便不再參與作戰任務,最後於1970年全數退役。
美國
美國海軍則是唯一保留較多戰鬥艦的國家,二次大戰後還留下16艘備役,但除了1艘Mississippi號(BB41)充作防空飛彈實驗艦,以及4艘可以伴隨航艦行動的Iowa級外,備役後就再也沒有出海過;而Iowa級的後2艘,以及更大的Montana級,也不再生產。雖然在1950年代中美國海軍還生產了16inch火砲專用核彈頭,以備海戰或岸轟用,但可由多數艦載機攜帶的輕型戰術核彈Mk.7服役後,核砲彈射程不如艦載機打擊半徑、對自身傷害的危險性、以及敵艦的逐漸消失,戰鬥艦的戰術價值幾乎消失;因此進入1960年代後,僅餘Iowa級因為速度能跟上航艦戰鬥群,還保持在隨時可返回現役的狀態。其中BB62 New Jersey號在越戰中,曾以浮動砲台的身份,在1967到1969年間參與越戰,對北越沿海南侵越共,以16inch砲進行無情的猛轟,可是戰鬥艦還是被排除在美國海軍的戰鬥序列之外。
1980年代,為了急速擴張海軍實力,以達雷根總統的「600艘大海軍計畫」,4艘Iowa級經過大改造後重新服役。這四艘戰鬥艦雖然擁有全世界最強的視距內火力(包括核砲彈),加裝的戰斧飛彈與魚叉飛彈、搭配高聳的桅桿頂部雷達,更使她在視距外(?)反艦/陸攻火力上也維持著水面艦的最高水準,可是防空能力僅限於方陣快炮與裝甲、反潛能力等於零,戰力並不平衡,也比不上改裝垂直發射器的神盾級巡洋艦,加上人員維持費太高,當蘇聯共黨總書記(後蘇聯總統)戈巴契夫上台推動雙方和解,與1989年一次膛炸事件後,這4艘戰鬥艦於90年代初期再度除役。除役前,BB63/64的Missouri與Wisconsin還曾經參與過波灣戰爭,Missouri並遭到反艦飛彈鎖定—飛彈被皇家海軍攔下。1992年,各艦均全數除役,戰鬥艦的歷史至此結束。
蘇聯
蘇聯在二次大戰後,利用沒收的德義軍艦,設法強化自己的海軍實力,史達林還積極從事戰鬥艦Stalingrad級的建造,本級戰鬥艦雖然僅採用12inch主炮,但卻預計裝備艦對艦飛彈發射器,算是非常先進的設計,也有些說法認為本級艦應該是與美國Alaska級相似的戰巡。但由於前蘇聯沒有完整的戰鬥艦生產經驗—僅帝俄有,因此戰鬥艦的設計與建造相當緩慢。等到史達林死後不久,赫魯雪夫上台並批判史達林的政策,引入Gorshkov—蘇聯的Fisher—進行全新的海軍發展方針,蘇聯海軍自此與全巨砲戰鬥艦絕緣,此時Stalingrad已經完成95%。
赫魯雪夫上台初期蘇聯大量建造潛艦的重大威脅,與西方國家海軍戰略思想自限於護航作戰,使得西方非航艦的水面艦設計一面倒的偏向反潛;隨後因應反艦飛彈的發展與技術的突破,又致力於防空艦的建設,不管哪一種都是需要大量生產的護航兵力,因此水面艦加大的幅度有限,飛彈戰鬥艦也就一直沒有再發展出來。而前蘇聯海軍的建軍方向則偏向於發展針對航艦的反艦武器,然後再為了增強達成任務的機率追加防禦設備,船艦也就隨著設備的增加而逐漸加大,又走上過去軍艦逐漸增大的老路。
到了1970年代,在Gorshkov的指導下,走上全飛彈化路線的蘇聯海軍,已經建立了一個極具系統的海軍,對西方海軍構成莫大威脅;而為了獵殺遨遊大洋中北約的SSBN、與從水面保護自己潛艦的頭頂不會永遠在西方國家反潛兵力的威脅下,蘇聯海軍進行大洋海軍的全面發展,推動大中小三個等級的巡洋艦/驅逐艦造艦計畫,分別為高/低搭配的全功能巡洋艦設計,以及低價的統一平台單一功能驅逐艦。
其中最大型的高等級巡洋艦設計,受到美國打擊巡洋艦概念的影響,以及戰略上需要主動攻擊美國SSBN—現代海軍真正的主力艦—以減低本土遭到潛射彈道飛彈的威脅,蘇聯進行具有足夠自衛能力與攻擊能力的超大型巡洋艦計畫1144型建造計畫,即後來震驚西方的Kirov級戰鬥巡洋艦。
1980年開始服役的Kirov級艦,設計路線事實上是延續過去蘇聯飛彈巡洋艦的路線,以龐大身軀安裝大量各式防空/反艦/反潛、甚至是對地打擊武器(SS-N-19使用核彈頭可對地打擊),以獲取更強大的生存性與攻擊力,提昇打擊西方國家水面戰鬥群的成功率,與吸引敵人注意力、保護己方潛艦活動的能力。而且,由於艦體設計還包括了裝甲與一些防水設計,是主力艦等級的船才會使用的設計,因此,Jane’s年鑑將此級劃分為「戰鬥巡洋艦」,以彰顯Kirov不同於現代一般巡洋艦之處—不過這個劃分法也有人不認同,尤其神盾級巡洋艦出現後,Kirov級的打擊力並不比神盾強多少,防禦設計的效力更因為電子系統較弱而頗有爭議。
但Kirov級是現在世界上最具威力的水面作戰艦之一,則毫無疑問,因此即使是在蘇聯獲得從本土沿海發射潛射彈道飛彈能力、海軍方針大幅轉回沿海防衛海軍的1980年代,Kirov級依然保持生產,以維持蘇聯的威信、與繼續對西方海軍構成威脅。
蘇聯崩解後,由於操作費昂貴,已老舊的Kirov級前2艘很快進入備役狀態,後2艘也難得再活動,也沒有後繼者的存在,應該是史上最後一個世代的戰巡。
其他國家
至於其他國家的戰鬥艦,由於都建造於1905~1915年間,在二次大戰期間便已經老朽不堪,1950年代起開始大批退役,僅土耳其的Yavuz Sultan Selim號,直到1971年才成功賣掉,結束了外銷型無畏艦的歷史。
二次大戰後戰鬥艦參與的戰爭
韓戰
在這場冷戰中第一次有限戰爭中,戰鬥艦唯一派上用場之處,就是進行岸轟,特別是仁川登陸時,美國4艘Iowa級的岸轟火力支援,對近岸的美軍而言,算是相當有價值的火力支援。但北韓海軍的弱勢、韓國周邊水淺潮汐高度差大,戰鬥艦也難得有用。
蘇伊士運河衝突
1956年,因為埃及的納塞總統將蘇伊士運河收歸國有,在運河曾經投注大量資金的英法兩國對此大為不滿,與以色列聯合出兵攻擊埃及。此役中僅法國出動1艘戰鬥艦Jean Bart進行岸轟,而評價是「威力太大」,可能危及登陸部隊與英法埃以之外國家設施的安全;而且面對皇家海軍與法國的航艦戰鬥群,及皇家空軍的勇士式戰略轟炸機,埃及也無力應付;政策上又不打算以艦砲毀滅開羅等沿海大城-縱使要這麼作,一顆核彈現在已經比艦砲要好用得多-使用戰鬥艦實有「畫蛇添足」之嫌。而這場戰爭在美蘇為首反對下草草結束,戰鬥艦根本沒有發揮餘地。
越戰
美軍在1964年正式介入越戰,隨即擊潰北越南侵的正規軍。此後,北越改採滲透方式,支援南越的越共游擊組織—越盟,進行顛覆南越的游擊作戰。面對北越的滲透,美國採用在各交通據點上設置基地的方式,盡可能的阻絕越共滲透。但由於熱帶雨林視線不佳,對付叢林中滲透的越共,陸軍的砲兵攻擊缺乏效力,因此在1967~1969年間,美國海軍啟封Iowa級的BB62 New Jersey號,以僅維持火砲可運作的最節省人力狀態,當作浮動砲台對接近海岸處進行火力支援,效果據稱相當卓著。但隨著1968年越盟的(農曆)新年攻勢與隨後1968年的全球革命運動,全球反戰聲浪高張,美國開始進行撤軍,戰鬥艦也就拖回美國重新封存。附帶一提,真正在南越與美軍及腐敗的南越軍作戰的越盟,在越南統一後1年內,便全遭清算,給人一種「狡兔死,走狗烹」的感嘆。
反游擊戰
1980年代,Iowa級戰鬥艦復役,被美國海軍當成示威用艦,經常在各種媒體上展示。如1984年的黎巴嫩紛爭,美軍便出動Iowa進行火力展示,以威躡敵人。但實際效用可能不如記者拍到Iowa開火的壯觀景象來得大。
波灣戰爭
1990年8月,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後,美國便開始在中東部署軍力,以對付伊拉克。1991年1月16日清晨,戰爭正式展開。在這場43天的戰爭中,美國海軍僅剩的2艘戰鬥艦曾經進行過戰斧飛彈的發射,與16inch火砲轟擊若干沿海堅固陣地。雖然宣示意味比實際作用要大,但這次畢竟是戰鬥艦所參加的最後一場戰爭。此後,縱橫海上一百多年的戰鬥艦,其巨砲的漫天紅焰與巨大聲響成為絕響。
結語
曾經統治世界海洋百年的戰鬥艦,在她們的時代中,是一個國家工業水準、經濟能力、海軍實力、以及國家威望的象徵。巨砲在海上產生的巨大火焰、聲響與波浪,更被形容成「男人的浪漫」。但隨著技術的進展,火砲到達其有效射程的極限之後,戰鬥艦的發展便陷入了瓶頸。而各種反制戰鬥艦的武器誕生,以及戰鬥艦過高的資源耗費,最終將戰鬥艦逼上滅亡之路。到了二次大戰,不僅是航空母艦取代了戰鬥艦的主力地位,巡洋艦與驅逐艦的活動,都可以對戰鬥艦產生威脅;而大和號最後出擊耗盡了日本最後一分資源,更說明了戰鬥艦發展至此,只有滅亡的命運。
Go to Top of Page

stroll
路人甲乙丙

Taiwan
769 Posts

Posted - 10/22/2017 :  00:05:35  會員資料  Click to see stroll'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stroll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北卡IZ:
20,300 to 30,500 yards versus 14" shell
23,300 to 27,000 yards versus 16" shell(2250lb彈)
http://www.navsource.org/archives/01/015501f.jpg

南達IZ:
18,000 to 30,000 yards versus 16" shell(2250lb彈)
20,500 to 26,400 yards versus light 16" heavy(2700lb超重彈)

IOWA:(有MK6/MK7)(均為超重彈)
20,200 to 25,500 yards versus 16" shell(MK6)
23,600 to 27,400 yards versus 16" shell(MK7)

比對之下(加上年代時間),3級的防禦都不算差
(北卡初始是以14"設計的,換成16"計算IZ區自然大減)
(別被帳面的300給騙了,傾角19度對表面硬化裝甲的加成非常高,以標準的2萬yard接戰距離,算上傾角+砲彈落角合併包絡,厚度最多可以加成40%)
(也別用三角函數算等校厚度,這已在百度貼吧有大量計算數據/公式,三角函數黨只會被打成落水狗)
(對比下垂直裝甲反而必須用更厚的厚度來達到同等比值防禦厚度,好處是施工容易)
南達及IOWA對超重彈的防禦不至於到自身防不住(16"超重彈威力可以算17"級了),只是通常1萬yard的IZ要求被壓縮剩下一半

Edited by - stroll on 10/22/2017 00:13:48
Go to Top of Page

dasha
版主

35815 Posts

Posted - 10/23/2017 :  08:43:28  會員資料 Send dasha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stroll
[br三角函數黨



其實這批怎樣出來的小弟倒是有興趣,看看舊文獻,軍艦防禦設計比較少重視安裝角,比較多重視涵蓋範圍有幾層甲板高度,尤其到1930年代設計的新戰艦,危險區域不只在水線附近,還擴張到水線以下很深之處,所以普遍有裝甲帶涵蓋甲板層增大的趨勢.

南達防禦設計被批評之處,小弟看到的一個說法是指其魚雷防禦部分,但這是說實戰中不夠力,還是合約標準太高實際沒達到,不太確定,前者的話,二戰中魚雷炸藥量普遍高於各國設計要求,也不能太苛責,後者就純粹是法律合約問題,不予置評.
Go to Top of Page

BlueWhaleMoon
路人甲乙丙

3041 Posts

Posted - 10/23/2017 :  11:07:36  會員資料 Send BlueWhaleMoon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請教兩個問題

Dunkerque級被認為戰力低於Nelson級與Hood級。Hood即有這麼威嗎? Dunkerque級不是晚了好多年?

皇家海軍一戰就確認航速的重要性,Nelson還如此低航速,也大大的限制了二戰時的表現。當時的想法是? 如果敵軍一直跑一直跑,Nelson根本沒接戰的機會吧? 雖然文中說可以靠戰巡糾纏敵方,可是戰史中戰巡糾纏對手讓對手慢下來的戰例幾乎看不到吧?

還不如像Dunkerque級,砍一個砲塔然後裝輪機跑快一點。

英國也不是沒有四連裝主砲的設計
https://www.ptt.cc/bbs/Warfare/M.1136791056.A.644.html

Edited by - BlueWhaleMoon on 10/23/2017 13:06:02
Go to Top of Page

LUMBER
路人甲乙丙

Taiwan
5254 Posts

Posted - 10/23/2017 :  17:58:31  會員資料 Send LUMBER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敦克爾克的設計並不是成為最好的戰艦之一,而是針對德國與義大利的船艦。
同時華盛頓條約限制了法國只能建造兩艘一共七萬噸的船
因此敦克爾克大致同等於香霍斯特跟名望

敦克爾克同樣有16吋火砲的設計
但是考慮到噸位跟速度並沒有採用
不過設計數據還是遠超過當時所針對的口袋戰艦以及大多數的義大利船艦

德國稍後設計了香霍斯特來對應
法國則將敦克爾克的二號艦再加強設計來回應
之後就是卑斯麥與黎西留了
Go to Top of Page

stroll
路人甲乙丙

Taiwan
769 Posts

Posted - 10/23/2017 :  19:39:53  會員資料  Click to see stroll'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stroll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BlueWhaleMoon

請教兩個問題
Dunkerque級被認為戰力低於Nelson級與Hood級。Hood即有這麼威嗎? Dunkerque級不是晚了好多年?
皇家海軍一戰就確認航速的重要性,Nelson還如此低航速,也大大的限制了二戰時的表現。當時的想法是? 如果敵軍一直跑一直跑,Nelson根本沒接戰的機會吧? 雖然文中說可以靠戰巡糾纏敵方,可是戰史中戰巡糾纏對手讓對手慢下來的戰例幾乎看不到吧?
還不如像Dunkerque級,砍一個砲塔然後裝輪機跑快一點。
英國也不是沒有四連裝主砲的設計
https://www.ptt.cc/bbs/Warfare/M.1136791056.A.644.html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LUMBER

敦克爾克的設計並不是成為最好的戰艦之一,而是針對德國與義大利的船艦。
同時華盛頓條約限制了法國只能建造兩艘一共七萬噸的船
因此敦克爾克大致同等於香霍斯特跟名望
敦克爾克同樣有16吋火砲的設計
但是考慮到噸位跟速度並沒有採用
不過設計數據還是遠超過當時所針對的口袋戰艦以及大多數的義大利船艦
德國稍後設計了香霍斯特來對應
法國則將敦克爾克的二號艦再加強設計來回應
之後就是卑斯麥與黎西留了



首先談談敦仔吧
我不確定敦仔有沒有16"設計,傾向於沒有.
首先敦仔的誕生要先從大型巡洋艦(對CA殺手)談起,獲得2艘3萬5戰艦配額的法國,起初是計畫建造4艘大型巡洋艦(1.7萬噸)制衡義大利.
1929年,口袋戰艦下水,某種程度實現費雪的理想"打的過的沒我快,跑的快的打不過我",歐洲海域只有兩支R級戰巡+hood能夠打的過跑的贏.這讓大型巡洋艦計畫廢案,同時敦仔誕生
也就是說,敦仔2艦是建立於口袋戰艦而出生的而不是香恩霍絲特(斯特拉斯堡是1934年開工,以對應口袋2.3號艦;香恩是1935年"英德海軍協定"才修改口袋4~6號艦計畫,1935年中才開工,順序別搞錯)
對應口袋戰艦卻拿16"扁人,似乎殺雞焉用牛刀
敦仔.阿拉斯加.柯琅施塔得.荷蘭1047大巡.超甲巡,基本都是建基於"壓過重巡"的巡洋艦殺手概念,不論是硬指標的噸位還是火力/裝甲,大輸戰鬥艦是很正常的情況

第2個是nelson的低速,這是科技+條約+噸位限制,不得以的解答(被炸怕了的英軍,當時寧可砍速度也不可砍火力跟裝甲,不然F3的15"高速戰艦是有可能立案的),而nelson雖然在速度不行,但對德國卻造成很大的威嚇程度(百度的連結我丟失了,但是文件上很悲觀的指出"俾斯麥對nelson沒有任何免抑區")(當然實際上是有的,但德國當時不知道nelson用的是輕彈)
hood則是某種意義上達到了"高速戰艦"的標準(一戰水準幾乎戰鬥艦級的裝甲.火力.30節高速),老實講都用4萬5噸堆出來了,還不達標就該打屁股了

第3個是英國4連裝,這個在史書應該講到爛了,準4連裝(每砲各自獨立)而不是法式4連裝(2+2,但是各自砲管仍有一定上下夾叉角可控)使其初期可靠性非常糟糕,到2戰中期妥善率才達到可用水準

第4個是所謂"砍一個砲塔",法國2級雖然是2砲塔但8管砲,所以不該稱作"砍一個砲塔"(沒減少火力).不過這樣做也不是"真的少一個砲塔的重量",事實上4裝砲塔很重,3座3裝砲與2座4裝砲,重量大約少不到7%(含砲塔裝甲),主要用意是縮短船身的裝甲帶需要空間(這邊可以減多一點)
Go to Top of Page

stroll
路人甲乙丙

Taiwan
769 Posts

Posted - 10/23/2017 :  19:50:06  會員資料  Click to see stroll'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stroll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其實這批怎樣出來的小弟倒是有興趣,看看舊文獻,軍艦防禦設計比較少重視安裝角,比較多重視涵蓋範圍有幾層甲板高度,尤其到1930年代設計的新戰艦,危險區域不只在水線附近,還擴張到水線以下很深之處,所以普遍有裝甲帶涵蓋甲板層增大的趨勢.
*南達防禦設計被批評之處,小弟看到的一個說法是指其魚雷防禦部分,但這是說實戰中不夠力,還是合約標準太高實際沒達到,不太確定,前者的話,二戰中魚雷炸藥量普遍高於各國設計要求,也不能太苛責,後者就純粹是法律合約問題,不予置評.





書籍名要從百度找了,而且都是原文書名我記不住
至於比較重視涵蓋高度,從剖面線圖就可以否定了
https://encrypted-tbn0.gstatic.com/images?q=tbn:ANd9GcQZzRKY8PzJug3b_5GUfndgjhMdwS7-uuNmGbSdxNJc0pXzB6Bm臨時找不到連結,只有這個
真的有"裝甲帶涵蓋高度增加"的,實際上大約只有5級艦算入(第一類,大和+南達+IOWA,漸縮型裝甲帶;第二類,KGV,黎塞留,拉高的裝甲帶但沒有延伸至船底),其他基本上是4~5m高度達到2層甲板
http://i.imgur.com/aaKwMdc.png左下南達,右下IOWA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f/fe/KGV-Armor_Scheme.jpgKGV
https://imgsa.baidu.com/forum/w%3D580/sign=0fa45ac8b83eb13544c7b7b3961fa8cb/5a64db09b3de9c825ef68faf6881800a19d8433f.jpg黎塞留
第一類遠超過2層甲板高度,但是缺點也明顯(剛性的裝甲帶不利魚雷的爆破衝擊吸收,這是南達的經驗,但是IOWA已經照著做下去了,蒙大拿就捨棄這型設計)
第二類就純拉高高度,這點法國又比英國來的好(維持了傾角,但高度又接近6m;KGV則是有誇張的7m高度(3層甲板)

美國的裝甲傾角還不算極端,英國L2/L3初始設計裝甲傾角有25度,後續M/N級下調至18度但增加厚度彌補
至於發展傾角裝甲帶的英國,為什麼變成美法使用而英國卻捨棄,這有2項原因:
1.$$,傾角裝甲帶施工及水線包絡較不利(所以大多有非裝甲鋼做外包覆來維持水線,但是裝甲受損的話又不利修理),這些都需要更多花費
2.計算錯誤.這個就該打英國DNC部門的屁股了
https://tieba.baidu.com/p/4754193244?pid=96907030350&cid=0&red_tag=0774394911#96907030350
由於接任戴主任的古道爾團隊,嚴重計算錯誤,導致認為使用垂直裝甲帶就可以抗15"彈至1.7萬碼(但是用同等公式,則nelson可以扛到1萬碼,對16"有1.6萬碼,有點數學程度都該知道除非來個外星科技,否則不可能),這造就了KGV除了便宜的價錢,還OK的速度(但是續航很悲劇)及良心的裝甲帶高度,其他都遠不如他國戰鬥艦的難堪

Edited by - stroll on 10/23/2017 20:23:04
Go to Top of Page

stroll
路人甲乙丙

Taiwan
769 Posts

Posted - 10/23/2017 :  20:47:02  會員資料  Click to see stroll'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stroll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http://www.zhanliejian.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204&highlight=%E8%A3%85%E7%94%B220世紀初裝甲演進,這邊可以多少了解為什麼費雪認為裝甲可以拔皮捨去(現實上沒這麼美好)

既然提到KGV,當然要說說死對頭BSM
https://imgsa.baidu.com/forum/w%3D580/sign=fc34d89fa4ec08fa260013af69ee3d4d/3aef5d2c11dfa9ec81242a3766d0f703918fc140.jpg
https://imgsa.baidu.com/forum/w%3D580/sign=9db8e9fc0cfa513d51aa6cd60d6d554c/9f101bdfa9ec8a136f102bc0f303918fa0ecc040.jpg
真的320厚所佔高度3.6m,2層甲板高度不如,而下面的穹甲進一部擠壓空間,實際1層甲板高度

https://tieba.baidu.com/p/3339363924?pn=1英國報告書
https://imgsa.baidu.com/forum/w%3D580/sign=73aff9b732adcbef01347e0e9caf2e0e/c4eb9b2397dda1440e39acc1b1b7d0a20cf4864a.jpg預估毀傷斷面,斜線滿佈範圍即為不被核心裝甲保護會受損部份
而就算砲彈沒完整擊穿BSM的水平裝甲,報告仍然有"只要在主水平装甲上形成穿孔(Penetrated),碎片和火花就有可能进入发射药库"的危險

順便講講VG,雖然是15"老砲,實際上內筒有更新過,配合6crh新彈(非胡德到死還在用的4crh舊彈),總火力上與KGV齊平,穿甲力還高出一些(所謂的14"最強其實還是比15"低了一咪)
而VG最稱道的除了穩定性,另一項是速度/馬力比,採用了自1920戰艦/戰巡案遺留的設計,使用了方尾並強化線型,以4.5萬噸使用13.6萬馬力達到31.57節(相對的,胡德的32節是在4.2萬噸,15萬馬力達成)(黎塞留4.4萬噸,15.7萬馬力,31.9節)

Edited by - stroll on 10/23/2017 21:42:15
Go to Top of Page

BlueWhaleMoon
路人甲乙丙

3041 Posts

Posted - 10/23/2017 :  22:34:51  會員資料 Send BlueWhaleMoon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stroll
第2個是nelson的低速,這是科技+條約+噸位限制,不得以的解答(被炸怕了的英軍,當時寧可砍速度也不可砍火力跟裝甲,不然F3的15"高速戰艦是有可能立案的),而nelson雖然在速度不行,但對德國卻造成很大的威嚇程度


感謝,我的問題現在想想有一點太草率了,應該先稍微研究一下Nelson當時的其他購案,比較適合的問法應該是說為何選O3(Nelson/16吋/23.5節)而不是F3(15吋/29節)的構型。這個設計在二戰的態勢會好用很多。如果是F3構型,丹麥海峽可能就是F3+Hood去攔路,而不是剛完工的KGV+Hood了。

不過我又仔細想想,Big7裡面,除了長門有26節以外,美國的三隻烏龜都只能21節爬行,Nelson的23.5節也不算太糟糕。也許我是有一點以二戰的態勢來後見之明,評論當時英國的選擇。至少F3的設計,顯示英國是有仔細考慮過29節高速(比長門還快)的設計。

也有想到使用O3構型的可能原因是英國已經有Hood可以高速追殺,Nelson的設計可以確保,英國萬一被迫再打一場日德蘭決戰的情境下,Nelson可以扛線,至少保證不輸的可能。(也許這也是美國人造烏龜戰艦的原因? 美國一直準備在西太平洋與日本來一場日德蘭一次定江山的樣子。)


Edited by - BlueWhaleMoon on 10/23/2017 22:36:28
Go to Top of Page

stroll
路人甲乙丙

Taiwan
769 Posts

Posted - 10/24/2017 :  00:34:13  會員資料  Click to see stroll'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stroll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BlueWhaleMoon


感謝,我的問題現在想想有一點太草率了,應該先稍微研究一下Nelson當時的其他購案,比較適合的問法應該是說為何選O3(Nelson/16吋/23.5節)而不是F3(15吋/29節)的構型。這個設計在二戰的態勢會好用很多。如果是F3構型,丹麥海峽可能就是F3+Hood去攔路,而不是剛完工的KGV+Hood了。
不過我又仔細想想,Big7裡面,除了長門有26節以外,美國的三隻烏龜都只能21節爬行,Nelson的23.5節也不算太糟糕。也許我是有一點以二戰的態勢來後見之明,評論當時英國的選擇。至少F3的設計,顯示英國是有仔細考慮過29節高速(比長門還快)的設計。
也有想到使用O3構型的可能原因是英國已經有Hood可以高速追殺,Nelson的設計可以確保,英國萬一被迫再打一場日德蘭決戰的情境下,Nelson可以扛線,至少保證不輸的可能。(也許這也是美國人造烏龜戰艦的原因? 美國一直準備在西太平洋與日本來一場日德蘭一次定江山的樣子。)


因為貝提元帥強烈要求16",裝甲也不能過度削減(只有削掉0.5"甲板),加上噸位限制,只能從速度挨刀(其實nel在戴主任的筆下,水線是很優良的,在2戰區我有提過,標排3.4萬噸以4.5萬馬力跑出23.8節,比QE省了2成5馬力)
(當然事後發現砍過頭了,也有對水下彈的隱憂在,所以有補強計畫(裝甲帶下方的薄裝甲補強),後續又因為經費問題終止)
https://imgsa.baidu.com/forum/w%3D580/sign=c8fd520a5a0fd9f9a0175561152dd42b/3a23b4096b63f624486544758c44ebf81a4ca34c.jpg
https://imgsa.baidu.com/forum/w%3D580/sign=bac5e05e9c2bd40742c7d3f54b889e9c/15f85bda81cb39db051c1920db160924aa1830a0.jpg
F2/F3裝甲佈置/參數,裝甲帶OK,彈庫甲板佳(7")輪機甲板不佳(3.25",比G3的4"更糟),砲座裝甲厚度均不足

另,這是最近出來的G3剖面
https://imgsa.baidu.com/forum/w%3D580/sign=74da8917f8deb48ffb69a1d6c01f3aef/2de1ed1190ef76c62ecfe85d9616fdfaaf516767.jpg
奇怪的水管不提(作用差),那塊4"36度斜板是新發現,某程度上與蒙大拿那塊防水下彈裝甲有異曲同工之效,而甲板的1"+1"防崩落層更是一絕(以前的剖面以為無防崩落層,若甲板擊穿/穿孔仍有危險,現在已無此問題)
Go to Top of Page

LUMBER
路人甲乙丙

Taiwan
5254 Posts

Posted - 10/24/2017 :  01:24:53  會員資料 Send LUMBER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stroll
首先談談敦仔吧
我不確定敦仔有沒有16"設計,傾向於沒有.



敦克爾克最初的設計來自於Suffren-class的放大版

1927年草案還是相當古典的前二後一,三座共12門305mm火砲
主要裝甲則可以放在220~280mm內

1928年草案則是前二後一,共六門406mm火砲。
整體艦身稍短,但裝甲跟火力都不遜於其他國家。
速度則預估為27節,但重量將達到3.7萬噸。
這個案子被認為法國缺少能夠建造的碼頭
而且因為有可能超過英國規定的重量額度
接著1929年草案出爐

1929年草案的設計重點
針對英國準備提出的戰艦排水量將規定在2萬五千噸的範圍內(也就是戰巡)
武裝配置為三/四/三,這樣三座砲塔共10門305mm火砲
預估速度大約是29節,裝甲是僅能防禦8吋砲的200mm

在這個階段發生了預料之外的變化:原先敦克爾克只針對義大利特意做設計
但是1929年2月查覺到了德國正在設計一款高速的襲擊艦(口袋戰艦)
因此針對性的設計出爐,裝甲必須是能夠防備口袋戰艦280mm火砲的250mm裝甲
而相應的代價,法國則減少了一個砲塔來將重量分給裝甲用,成了後來眾所皆知的敦克爾克。

但由於義大利對於德國口袋戰艦引發的爭議
認為不再需要接受條約的約束,放棄了原先的草案
準備建造3.7萬噸級的維內托級戰艦(4.6萬噸)
於是敦克爾克的二號艦史特拉斯堡號,針對性的將裝甲加強到360mm
整艘船回到設計原點的3.7萬噸
敦克爾克號則成法國海軍了唯一一艘遵守海軍條約到最後的法國戰艦
Go to Top of Page

stroll
路人甲乙丙

Taiwan
769 Posts

Posted - 10/24/2017 :  02:07:52  會員資料  Click to see stroll'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stroll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unkerque-class_battleship借用wiki
史仔是有增強裝甲,不過裝甲帶沒有到360(開玩笑,你要主教臉往哪裡擺?)
Go to Top of Page

dasha
版主

35815 Posts

Posted - 10/26/2017 :  06:48:26  會員資料 Send dasha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stroll

*其實這批怎樣出來的小弟倒是有興趣,看看舊文獻,軍艦防禦設計比較少重視安裝角,比較多重視涵蓋範圍有幾層甲板高度,尤其到1930年代設計的新戰艦,危險區域不只在水線附近,還擴張到水線以下很深之處,所以普遍有裝甲帶涵蓋甲板層增大的趨勢.



書籍名要從百度找了,而且都是原文書名我記不住
至於比較重視涵蓋高度,從剖面線圖就可以否定了
https://encrypted-tbn0.gstatic.com/images?q=tbn:ANd9GcQZzRKY8PzJug3b_5GUfndgjhMdwS7-uuNmGbSdxNJc0pXzB6Bm臨時找不到連結,只有這個
真的有"裝甲帶涵蓋高度增加"的,實際上大約只有5級艦算入(第一類,大和+南達+IOWA,漸縮型裝甲帶;第二類,KGV,黎塞留,拉高的裝甲帶但沒有延伸至船底),其他基本上是4~5m高度達到2層甲板
http://i.imgur.com/aaKwMdc.png左下南達,右下IOWA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f/fe/KGV-Armor_Scheme.jpgKGV
https://imgsa.baidu.com/forum/w%3D580/sign=0fa45ac8b83eb13544c7b7b3961fa8cb/5a64db09b3de9c825ef68faf6881800a19d8433f.jpg黎塞留
第一類遠超過2層甲板高度,但是缺點也明顯(剛性的裝甲帶不利魚雷的爆破衝擊吸收,這是南達的經驗,但是IOWA已經照著做下去了,蒙大拿就捨棄這型設計)
第二類就純拉高高度,這點法國又比英國來的好(維持了傾角,但高度又接近6m;KGV則是有誇張的7m高度(3層甲板)



這些都已經是一戰後的戰鬥艦了,無畏艦時代以及更早一些的裝甲層是從水線往上而非往下發展,皇家海軍還比較有最厚裝甲帶水線兩層的船,法俄就真的是一大堆水線一層裝甲的戰鬥艦,看照片有的有沒有一層厚都有點讓人懷疑......
Go to Top of Page

stroll
路人甲乙丙

Taiwan
769 Posts

Posted - 10/27/2017 :  00:00:37  會員資料  Click to see stroll'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stroll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dasha

這些都已經是一戰後的戰鬥艦了,無畏艦時代以及更早一些的裝甲層是從水線往上而非往下發展,皇家海軍還比較有最厚裝甲帶水線兩層的船,法俄就真的是一大堆水線一層裝甲的戰鬥艦,看照片有的有沒有一層厚都有點讓人懷疑......


https://tieba.baidu.com/p/3560772006
前無畏期大家開始上鐵甲,小口徑砲打不穿,大口徑砲打的慢,保持浮力就好了不需要很高的裝甲,那時的射角也難打出水中彈,打出水中彈的前進距離也很短
Go to Top of Page

BlueWhaleMoon
路人甲乙丙

3041 Posts

Posted - 10/27/2017 :  16:15:35  會員資料 Send BlueWhaleMoon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兩個早年網友的回覆,給dasha兄參考

https://www.mitbbs.com/article_t/Military/319745.html

發信人: anTee@Palmarama (White Ensign) 看板: Military
標 題: Re: 戰鬥艦的歷史6
發信站: 台大計中椰林風情站 (Sun Mar 10 11:39:51 2002)

==> dasha (大俠) 提到:
> 繼Scharnhorst級之後的正式戰鬥艦,便是Bismarck級。為了能用在
> 改裝Scharnhorst級、以及與其他歐洲國家戰艦火力相當,Bismarck
> 級採用雙連裝15inch炮,算是二次大戰中僅有雙連裝主炮的異數。
> 雖然在射程上沒有特異之處,但18秒一發的射速,則是14inch以上
> 艦砲中最高速的一艘,這使得Bismarck級擁有超過表面數據的強大
^^^^^^^^^^^^^^^^^^^^^^^^^^^^^^^^^^^^^^^^^^^^^^^^^^^^^^^^^^^^
> 火力。艦體基本設計源自一次大戰德國最後戰鬥艦Bayern,因此也是
^^^^^^^

這個被廣汎流傳的驚人週期, 是另一個誤導大眾的數據.

18秒, 是僅砲塔內一次射擊循環的作業流程的理想數據.
這個數據的得來是把一序列射擊流程, 從開尾栓, 放導軌,
進彈, 收推桿, 進藥, 再收推桿, 收導軌....一直到關尾栓, ready
to fire為止. 把每個步驟最佳化秒數加起來得到的射擊周期.
就算僅考慮砲塔內作業, 這也是個"奧運會"上偶一為之的表
現, 在戰場環境下, 不是每次都可以達到的. 況且, 這還不考
量砲管從裝填角度到射擊角度的升降所耗時間. 美製火砲
的升降角速度可以達到德製火砲的兩倍.

如果只考慮一次射擊, 則極短的週期並沒有意義. 如果考慮多
次射擊時, 除了(1)砲塔內作業外, 還要加入 (2)砲井中彈與藥
的輸送作業與 (3)彈庫內的作業. (2)與(3)也是由許多次流程組
成(比如砲井中有許多防燄的安全閉鎖動作-Jutland海戰後的
教訓), 這些流程並不完全是獨立平行的, 有些流程必需等另
一個流程才能啟動. 有人把射擊作業畫成一個圓週圖, (1),(2)
與(3)變成同心圓弧. 整個射擊作業就像保險箱上圓盤鎖內的
齒輪組一樣. 如果把完整的射擊作業流程平均下來, Bismarck
的尖峰循環週期大約要28秒. 比起其它國家大約30秒的週期,
優勢其實很有限.

不過最最最重要的, 真正的艦砲對決, 還得把射控組導引火砲
的時間算上來. 由於這種距離下砲彈飛行的時間就得花上1~2
分鐘. 所以絕大部份的狀況下就算閉尾栓的動作完程了, 也得
癡癡的等射控組觀測到彈著水柱後再說.

大部份國家的砲術習慣並不常作full broadside, 而是以交替的
4-gun salvo或是 3-gun salvo代之. 所以說射擊循環的週期實在
不是太重要. 只要你不要慢到像甲午戰爭時代的巨砲就OK了.

===========================================================

https://www.mitbbs.com/article_t/Military/319746.html

發信人: DSGO@Palmarama (暗黑一級上將) 看板: Military
標 題: Re: 戰鬥艦的歷史7
發信站: 台大計中椰林風情站 (Thu Mar 7 14:42:43 2002)

看完大俠大作之後,一些小建議,有些吹毛求疵:D
> 二是海爾塞忙著追擊日本航艦,任何人的命令都不顧
> 了,最後連尼米茲都從夏威夷打電報來罵:第38任務部隊到哪去了、
> (重複)到哪去了。是想躲到全世界都找不到的地方嗎?這話有夠刻薄
> 的。
這部份其實是一個誤會。

尼米茲基本上是一位很會為人保留情面的上司,這篇電報弄成這樣是電
報轉譯的錯誤。

「全世界都想知道」這一段式當天用來混淆日軍截聽的保密文句,會加
在每一篇電文的後面,但是把電報交給海爾賽之前,卻忘了把這一段話
刪掉。造成一場誤會。海爾賽當下大概把最髒的髒話都罵完了....
另外關於大和號出擊,這次又是下級亂搞,當時日本還存有15000噸燃料
,而油庫奉命只給特攻艦隊加2000噸燃料,但是油庫擅自作主給大和加了
4000噸,所以日本當局也到不是白濫倒自己勒死自己。
--

發信人: anTee@Palmarama (White Ensign) 看板: Military
標 題: Re: 戰鬥艦的歷史7
發信站: 台大計中椰林風情站 (Sun Mar 10 12:16:29 2002)

==> randyliu (王者不鬥喪家之犬) 提到:
> ==> SANJYSAN (SANJYSAN) 提到:
> > 對了,法國的黎希留和之前的敦克爾克都是兩座四連裝砲塔前置。
> > 為什麼法國人喜歡這麼搞啊?
> 因為法國那四艘戰艦的設計背景都是針對德國
> 而他們認為和德國海軍作戰應當都是追擊形勢,因為德國海軍當時以通商破壞
> 戰為定位,最先出現的五艘大型戰艦也都是高速、較小火砲的設計
> 所以法國人認為,和德國海軍遭遇時,對方的反應是調頭就跑,所以最好把火
> 力集中在前方射界

我想主砲的配置方式跟國家海軍戰術特性關係並不大. 因為如果
追蹤這些戰艦建造前的設技案, 你會發現大部份的船都曾考慮過
不同的配置方式. 從Nelson級砲位A,B,X的命名, 我們不難推論她
原本的砲位配置是什麼樣子.

我想政策面對主砲配置最大的影響-如果有的話, 只有對排水量的限
制. 在這個要命的限制下, 大家再從技術面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地發揮.
很多設計案的解釋是事後附加的. 英法兩國把砲位集中前方的基本目
地.....只是減重.

另一個類四的例子是英製戰艦平直的艦首甲板, 可供前方主砲前向零
障礙的射角. 這個說法當然很吻合英國海軍官兵追強盜的角色特性. 不
過真正的理由其實是- 減重. 這種設計是個很大的犧牲, 所以英國戰艦
的sea keeping能力相當糟糕, 以"濕"而惡名昭彰. 看看KGV位於煙囪旁的
pom pom砲位, 居然還得裝上fairwater.

不過各國軍艦的設計其實頗受該國造艦者主觀喜好的影響. 日本著名
的造艦總監平賀讓博士曾向他搞建築的兒子說, "跟設計軍艦比起來,
設技房子實在簡單". 平賀的話其實旁敲側擊的反應了軍艦設技跟建築
有類似的特性- 工程與藝術的結合. 它們沒有什麼絕對的最佳解, 但卻
有聰明與平庸的作品之分.

發信人: randyliu@Palmarama (王者不鬥喪家之犬) 站內: Military
標 題: Re: 戰鬥艦的歷史7
發信站: 台大計中椰林風情站 (Sun Mar 10 22:14:53 2002)

==> anTee (White Ensign) 提到:
> ==> randyliu (王者不鬥喪家之犬) 提到:
> > 因為法國那四艘戰艦的設計背景都是針對德國
> > 而他們認為和德國海軍作戰應當都是追擊形勢,因為德國海軍當時以通商破壞
> > 戰為定位,最先出現的五艘大型戰艦也都是高速、較小火砲的設計
> > 所以法國人認為,和德國海軍遭遇時,對方的反應是調頭就跑,所以最好把火
> > 力集中在前方射界
> 我想主砲的配置方式跟國家海軍戰術特性關係並不大. 因為如果
> 追蹤這些戰艦建造前的設技案, 你會發現大部份的船都曾考慮過
> 不同的配置方式. 從Nelson級砲位A,B,X的命名, 我們不難推論她
> 原本的砲位配置是什麼樣子.
> 我想政策面對主砲配置最大的影響-如果有的話, 只有對排水量的限
> 制. 在這個要命的限制下, 大家再從技術面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地發揮.
> 很多設計案的解釋是事後附加的. 英法兩國把砲位集中前方的基本目
> 地.....只是減重.

法國是得到Deutchland的建造消息後,才設計建造Dunkerque和Strasbourg的
使用雙併雙的四gun砲塔兩座,只省下一座兩gun砲塔的重量(即25%weight down),
其標準排水量26500噸比條約限制還小了8500噸,所以和條約限制關係應該很
小。Nelson是有條約限制的因素,但是英海軍本來就打算把這二艦當作戰
場決勝者,於艦隊會戰中擔任核心火力投射任務而非機動作戰用的,屆時火
力射向不會有太大變化,所以放心集中於前方。

Dunkerque因為噸位太輕,操艦官兵對其不耐砲火後座力之表現頗有微詞,側向
射擊能力因此大受影響,(信不信由你)雖然可以180度迴轉向後射擊,但是這麼
做會使艦橋完全無法使用(爆風)。

Richelieu(標準排水量35000)、Jean Bart(完工時標準排水量已和Bismark一樣
了!)是針對Scharnhorst級而建造的,排水量相近、裝甲絕對優勢、火砲絕對
優勢、航速略遜,因此追擊態勢是可以預期的,集中火力於前方是非常合理
的設計。兩艦於35年左右展開工程,當時第二次倫敦條約協商破裂,自然沒有
重量限制這回事了。KG5、Richelieu的四連裝砲塔,雖然有機械可靠度較低、
故障或戰損時火力喪失比率高的隱憂,卻有節省空間和重量的優點。然而對
法國而言,兩座砲塔集中於前方,除了戰術想定之外實在無法合理解釋。

附:Richelieu、Jean Bart大家比較有聽過,三號艦Clemenceau因開戰而未完
工被當作港口工事,四號艦Gascogne改設計為前後方均有主砲塔,於法國戰敗
後胎死腹中。

發信人: anTee@Palmarama (White Ensign) 看板: Military
標 題: Re: 戰鬥艦的歷史7
發信站: 台大計中椰林風情站 (Tue Mar 12 11:56:42 2002)

==> randyliu (王者不鬥喪家之犬) 提到:
> Richelieu(標準排水量35000)、Jean Bart(完工時標準排水量已和Bismark一樣
> 了!)是針對Scharnhorst級而建造的,排水量相近、裝甲絕對優勢、火砲絕對
> 優勢、航速略遜,因此追擊態勢是可以預期的,集中火力於前方是非常合理
> 的設計。兩艦於35年左右展開工程,當時第二次倫敦條約協商破裂,自然沒有
> 重量限制這回事了。KG5、Richelieu的四連裝砲塔,雖然有機械可靠度較低、
> 故障或戰損時火力喪失比率高的隱憂,卻有節省空間和重量的優點。然而對
> 法國而言,兩座砲塔集中於前方,除了戰術想定之外實在無法合理解釋。

Hi randy, dasha;

關於1935年第二次倫敦協商的始末, 諸君可能有所不知... 這故事
倘使要說透機, 那目屎就抹不離呀.

我這裡引用 Grazeke, Dulin (Allied Battleships in World War II, pp81)
一書的片段, 這裡講到1935年Richelieu開工時的時代背景. 先是該
年年初,法國宣佈將不再遵守華盛頓公約的排水量限制, 但該年中
陸續發生英國準許德國加造新艦以及與法義關係的低盪, 使得法
國開始擔心起要與德義聯盟進行造艦競賽. 所以法國對該年年底
的第二次倫敦裁軍會議, 有了認真的期望. 然而如同大家所知, 日
本拒絕簽字續約.法國, 如同其他參與國一樣, 體認到倫敦裁軍條
約已型同宣告死亡,
然而:

France chose to conform to the existing limits of the treaty, however,
because she was fearful of a surge in European naval construction and
was "desirous of limiting as far as possible the extent and eventual
consequences of this first departure from the treaty."

法國, 這個乖學生, 還是瞻前顧後的不敢放蕩撒野. Richelieu就在這
樣的背景下繼續維持三萬五千噸的前條約限制. 事實上, 英法仍不
放棄未來可能達成的限武協議, 仍眼巴巴單相思的提了更寬鬆的條
件 - 比如容許406mm的主砲, 排水量上限放到四萬等等. 是故就連下
一批的Clemenceau,還是計劃遵照三萬五千噸 - 這個顯然是個小兩號
鞋碼 - 的上限限制.

至於先前Dunkerque的設計, 把同書翻到pp 69, 這裡有一大篇對
Dunkerque級的summary, 其中就談到:

The forward concentration of the main battery was a rather bold, but
understandalbe measure in the design of these ships; emphasis was on
weight saving.

既然標準達案已經出來了, 我這裡就偷懶不詳述原由了. 不過在
Grazeke這本書裡花了近120頁談這兩級法國的戰艦. 頗值得找來一讀.
從她們的設計史可以看出排水量的限制對造艦師是多麼嚴苛的挑戰.
是的, 當政客聽到pocket BB出爐的消息, 主砲要從30cm改到33cm. 裝甲順
變加厚點, 航速不可以妥協! 你要膽敢加排水量, 就提著頭去見立委吧. 所
以這種配置案可是工程師保住飯碗的救命選擇. 其他那些集中前向火力追
逐德艦, 煙囪跟主砲不會相互干擾等等的優點, 都是錦上添花的利多. (排
水量的限制, 就如dasha所言, 仍有各艦上限)

除了上面抄書的資料外, 我個人另外的想法是: 除了德國這種海上土匪的
艦隊外, 意大利的艦隊也是法國可能的假想敵. 即便意大利的裝甲是披薩
做的, 那日本的艦隊也有可能在將來, 在很多可能的海域, 與法國交手. 搞
不好本來要當raider chaser的, 結果反變成chasee!我不認為像戰艦這樣昂貴,
可能得用上20年的武器設計, 會被限制在單一的威脅想定上
Go to Top of Page

dasha
版主

35815 Posts

Posted - 10/27/2017 :  19:26:29  會員資料 Send dasha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多謝!
其實有很多東西都還是小弟30歲時的看法,是該修了......
Go to Top of Page

ian125
路人甲乙丙

4184 Posts

Posted - 10/28/2017 :  00:29:08  會員資料  Visit ian125's Homepage  Click to see ian125'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ian125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其實像老俾源自巴伐利亞級這個已經是日本那邊戰過不知道幾輪的話題了,聽說現在主流說法是不完全沿用,更甚至有考慮到作戰需求才刻意這樣設計的說法

現在日本主流話題是:主教是一艘他媽的爛船
(特別像是裝甲材質跟射控真的爛)
Go to Top of Page

stroll
路人甲乙丙

Taiwan
769 Posts

Posted - 10/28/2017 :  00:33:44  會員資料  Click to see stroll'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stroll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希望是有具體數據或是史書記載,不然說主教是爛船感覺像是為了捧俾斯麥才這麼幹
(別說是因為胡德那發打砲塔頂彈,坑掉一邊炮座的2管砲,就說裝甲材質爛,那算是設計失當.在戰列艦論壇有提及過)
http://www.zhanliejian.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4&highlight=%E8%83%B8%E7%94%B2
評價光學不差,雷達落後英美,防護裝甲盒不差,水下防護極強(以該噸位等級算世界一),砲塔頂裝甲用表面硬化甲是個錯誤(說防水下彈差,除了大和級,其他國家都是純靠TDS甲硬扛,並不能以此評論)

Edited by - stroll on 10/28/2017 00:45:12
Go to Top of Page

ki1
路人甲乙丙

2492 Posts

Posted - 10/28/2017 :  00:53:26  會員資料 Send ki1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但皇家海軍是全球性的海軍,不是近海防衛海軍,砲管的耐用與航程兩大參數,都是絕對不能犧牲的條件


正是因為皇家海軍是全球性的海軍(到處都有基地可用),航程反而是很常被犧牲的吧?
(輪機設計偏向全功率時的經濟性等等)

quote:
因此戰後不再有戰艦設計包含魚雷管

納爾遜還是有兩個水下發射管

Edited by - ki1 on 10/28/2017 00:58:15
Go to Top of Page

ian125
路人甲乙丙

4184 Posts

Posted - 10/28/2017 :  10:36:05  會員資料  Visit ian125's Homepage  Click to see ian125'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ian125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說主教爛船是以前說老俾是爛船的反動,因為以前罵俾斯麥都是拿主教來批評
就跟以前都說大和打不贏愛荷華到現在一堆人說愛荷華問題一堆一樣的反動

主教本身的論點還有像是水密分區設計不當的問題,更別說砲彈散佈界──不過兇手應該是美國人(現在大家都知道主教的砲彈是美國人造的,不是英國砲彈硬塞),而且延遲發砲裝置裝上去後明明就改善很多
Go to Top of Page

stroll
路人甲乙丙

Taiwan
769 Posts

Posted - 10/28/2017 :  11:49:41  會員資料  Click to see stroll'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stroll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法國設計師應該還不會傻過頭,弄出水密分區設計出大包
(連結那篇提到輪機/鍋爐艙可能一次癱瘓一半動力,那是為了極致壓縮鍋爐數量造成2-2大艙)
大多數有分艙的戰艦,都是2-2分艙(大和沒分艙;美國豪華4分艙[2鍋爐1輪機在1艙,共4艙],有機率只損失1/4動力)說動力有配置問題等於打一票戰艦的臉。
砲彈方面,一樣看連結,法國彈不算差就是莫名的毒氣腔坑到,後續封死就沒事了。美國彈豪氣開一線380專產給法國用,硬被帽外型設計還更好,甚至還改善提彈井系統達成原設計目標(2.2發/分,原建造完成只達1.4發/分),做了這麼多美國沒理由坑法國。
散步不佳法國自己知道.沒延時點火裝置的時代,砲管間隔越大影響越小.在33m寬度內還要4裝砲,就只好縮小間隔.
變通方法也不是沒有,反正提彈井速度也不夠快(法式4裝砲由1座提彈井供應2門砲(A井對1.2號砲,B井對3.4號砲),那操砲就如同2裝炮一樣的作法作法就好了:校射及半齊射分別由1.3號砲/2.4號砲射擊,這樣就拉開間隔了
https://books.google.com.tw/books?id=rRVZPgAACAAJ&pg=PA46&dq=French Battleships 1922-1956&hl=zh-TW&source=gbs_selected_pages&cad=3#v=onepage&q=French%20Battleships%201922-1956&f=false French Battleships 1922-1956第105頁
第106頁展示380mm法國自家彈
http://i.imgur.com/kHEUGF0.jpg美國生產彈,更鈍的被帽頭在較大的相對命中角度下較不易變形/彈開或滑開

Edited by - stroll on 10/28/2017 15:31:58
Go to Top of Page
到第 頁,共 2頁 前一個標題 標題 下一個標題  
次頁
 發表新標題  回覆本標題
 友善列印
直接前往:
MDC第二論壇 © 2000-2002 Snitz Communications Go To Top Of Page
Powered By: Snitz Forums 2000 Version 3.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