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C第二論壇
MDC第二論壇
首頁 | 會員資料 | 註冊 | 最新發表 | 會員列表 | 傳訊 | 搜尋 | 常見問題
登入名稱:
密碼:
記住密碼
Forgot your Password?

 論壇首頁
 軍事討論區
 國軍與警察事務
 這一次,黃河艦長表現乍看不太「黃河」
 發表新標題  回覆本標題
 友善列印
次頁
作者 前一個標題 標題 下一個標題
到第 頁,共 3頁

Captain Picard
我是老鳥

8218 Posts

Posted - 10/18/2018 :  21:51:12  會員資料 Send Captain Picard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過去長年讀黃河的小說或他在網路上的文章的描述,
對照這兩天他親自上電台、寫博文爆料並站在海軍決策對立面,
乍聽之下簡直不像同一個人。

https://yellowriver69.blogspot.com/search/label/
27%3A%E6%BD%9B%E8%89%A6%E5%9C%8B%E9%80%A0%28%E4%
B8%80%29%E7%B5%95%E5%B0%8D%E6%A9%9F%E5%AF%86%EF%BC%9F

這波爆料文開頭:


我出身海軍,成長於海軍,退伍至今18年,始終以捍衛海軍的名聲而自許。
萬萬沒想到,有一天我會成為揭發海軍黑幕的爆料者!



依照過去的印象,個人非常同意,現在他做的事情簡直是不可思議。
如果從他過去的作品形容作者本人個性為人,撇開專業跟智慧的層面,
用「明哲識實務」、「懂情理」、「很會做人」來形容並不為過
,在軍中帶人風評好(應該來自義務役),絕不當「活雷鋒」
、知所進退──當然探討的時候也聽到了「油滑」這種評語。

以他的能力跟資歷(能當第一艘二代艦的第一任副長),黃河艦長幹到
上校就退伍領終身俸,直覺上簡直就是流失人才,然後覺得這人真是「識實務」
(換個角度就是「不夠熱血」);否則,他為何不留下來繼續升將領為海軍奉獻
,說不定幾年前陳永康上將規劃未來造艦的時候黃河艦長也還是中堅班底。


對了,海軍提出未來海軍造艦計畫時,黃河艦長還寫文來支持過《為海軍喝采!》
http://www.haodoo.net/?M=hhd&P=559

首先,黃河最著名專業軍事小說「武嚇台灣」裡,主人公李敬少將(很明顯有大量
作者本人性格與觀點的投射)提到「打不過,就撤」,情節中看到軍艦被不明水
下物體撞擊很不尋常但一時之間沒有頭緒,直接就應和中船與外界最想要、
最好交代的答案:撞到一個浮木。

從他一些網路文章也能充分反應這種性格:

《張鳳強事件檢討》(裡頭張鳳強就是個活雷鋒)
http://www.haodoo.net/?M=hhd&P=350
記得當時黃河還有寫文章批評媒體在挑撥海軍內部,現在好像不見了。

黃河自己對媒體斷章取義、利用別人向來也沒好感,這一篇裡略提一二,
印象中還有另一次其他事情把他氣得不輕
《媒體生態》
http://www.haodoo.net/?M=hhd&P=565

所以幾次黃河評論跟軍方有關的事務,文風語氣都覺得他很「油滑」,
哪邊都不想得罪;當然也因為黃河是海軍出身,對於老學長、學弟比較有同理心。

說到黃河立場維護軍方也有很多例證:

《海軍誤射雄三事件》
http://www.haodoo.net/?M=hhd&P=561

甚至為了維護海軍,大罵過呂詩禮這個學弟
《海軍敗類》
http://www.haodoo.net/?M=hhd&P=635

《從阿帕契事件談同理心》
http://www.haodoo.net/?M=hhd&P=496



=========================


MDC Naval Ensign.

Edited by - Captain Picard on 10/19/2018 08:16:38

Captain Picard
我是老鳥

8218 Posts

Posted - 10/18/2018 :  21:53:23  會員資料 Send Captain Picard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來談黃河對於海軍評選的評論風格:

之前黃河寫過一篇關於獵雷艦案的評論,裡面明顯就是在為海軍評審時選慶富
而沒選台船辯護。

《國軍是小英最大靠山?》
http://www.haodoo.net/?M=hhd&P=636

那些文充分反應黃河的立場完全是站在海軍評審單位以及政府採購法規的
責任定義,洛馬跟Intermarine選擇了慶富,這兩家是唯一有實績(
相較於台船的伙伴只拿出紙面方案)而且都獲得當事國許可,黃河當時
在文中強調海軍承辦單位「沒有選擇,必須選慶富」。之後慶富自己違約就不是
甲方(國防部、軍方)的法律責任,以承辦單位的立場的確就是如此。

當時上報也有一篇是海軍方面觀點的決標過程,提到為什麼洛馬跟Intermarine
會選慶富而不選台船,以及台船覺得FRP跟獵雷艦的GRP差不多。這裡順帶一提
當時PTT那系列「傑夫」的文(黃河今天貌似也在做差不多的事),那系列爆料
很多事實,但從日後更多的信息就可以看出這其實是代表台船的立場,並不能
說明為何台船落選。那系列文中讚揚台灣本土嘉鴻遊艇如何如何,實際上嘉鴻
遊艇就是台船團隊的伙伴;裡面種種認為能造FRP遊艇就能造GRP獵雷艦,
以及認為台船的美國伙伴使用最新設計船體明顯優於義大利Intermarine已經有
實績的老設計,種種不言可喻就是代表台船立場──所以那系列文的盲點就是
未能真正說明台船落選的原因,而當時黃河艦長以及上報朱明一篇文就很好地從
海軍觀點來補充了。

再來就是一個黃河的「前科」:他在1990年代初期ACS先進戰系案中是武獲室承辦
參謀,而他以各種條件不成熟、資源不夠等理由「堅決反對」。

《軍旅生涯廿七年(五)──中級軍官》
http://www.haodoo.net/?M=hhd&P=149


我是海軍反對ACS的鷹派。

什麼是鷹派?
就是拚死也要反對。
為什麼反對?

全世界只有美國和日本擁有類似戰系,他們都裝在八、九千噸的戰艦上,
我們卻要裝在四千噸的派里級艦上。講個簡單的比喻:兩方都想安裝大吊車
,別人的載體是十輪大卡車,我們的載體卻是休旅車。

理想歸理想,技術的困難太多,預算的風險更高得嚇人──除了每天面對廠商的承辦參謀,誰清楚真相?

或許我的判斷是錯的。然而,那是我的直覺,也是發自內心的實話。


處在軍火圈要非常小心,每個案子都牽涉到幾十、幾百,甚至上千億的預算。
無論你反對什麼或堅持什麼,都別太賣命,否則會啟人疑竇。
  
我沒理會那麼多,也懶得想那麼多,覺得不對的就站起來大聲疾呼。

某些長官視我如眼中釘,也有長官對我又愛又恨,當然,更大一部分
的長官對我是敬而遠之。



當時黃河的立場跟後來在評論獵雷艦的立場是完全吻合的,典型從承
辦經手單位的執行與責任觀點。

依照一般人直覺,ACS等重大軍備給這種明哲保身的人承辦,就不用做了。
(題外話,ACS最後沒成絕不是因為黃河,他在裡面作用沒那麼顯著)

值得玩味的是,兩年前他一篇文章態度終於轉變,覺得後悔沒有堅持做下去

《跨出第一步》
http://www.haodoo.net/?M=hhd&P=554

直到兩年前,我再度聽到一位老長官提出類似批評,經過我強力反駁之後,
他反問我的一句話讓我起了轉變。

哪一句話?
那位長官說:「假如當初海軍能跨出第一步,如今我們會不會擁有神盾系統?」
這問題讓我當場啞口無言。
沒錯,假如當初我堅決執行先進戰系案,或許海軍得到的是一個「次等」的神盾系統。
可是,經過這二十多年的改進、修正、功能提升……,如今我們會得不到一個「全功能」的神盾系統嗎?
對於一個大型計畫,這世間沒有絕對,也沒有人能夠給誰任何保證。
然而以我對先進戰系案的了解,假如當年按計畫執行下去,即使成為一個
失敗的案子,卻因已經和美商合作,也獲得美軍相關裝備輸出,
如今我們的確「非常可能」得到一個全功能的神盾系統。
長久以來我堅信的「對」,其實是一個「錯」。
我錯在哪裡?
因為過度憂慮,以致沒敢跨出第一步!



=========================


MDC Naval Ensign.

Edited by - Captain Picard on 10/19/2018 12:44:58
Go to Top of Page

Captain Picard
我是老鳥

8218 Posts

Posted - 10/18/2018 :  21:55:05  會員資料 Send Captain Picard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從以上分析,黃河絕對不像那種退伍多年之後還會來吃力不討好淌渾水的人,
乍看之下,這次輪到他爆料,簡直不像同一個人。

不過實際上,從黃河這次觀點與言論,跟他過去的立場風格還是有很高的一致性。


首先,黃河自己的博文目前只寫潛艦案事件本身,更完整的內容要看他在
10月16日接受「POP搶先爆」專訪的內容,包括他跟ROBERT(郭璽)
本人的關係。(主持人倒是典型台灣媒體人的平均水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8lq7LKRWtc&feature=youtu.be

一致的包括:

1.其實黃河還是很會做人,報猛料也相對厚道(當然媒體斷章取義
之後就是另一回事):

黃河並不像一般媒體典型地照風向把所有屎盆子往某一方、某個人頭上扣
(搞媒體搞政治肯定就是二分法,看倌哪來的耐性);
現在一般人思維就會像這個主持人一樣「怎麼還不把那個軍火商(郭璽)
起訴辦了」,一再強調「到目前為止郭璽還沒有違法」以及「這是商人的思維」
,同時還開宗明義先呼籲不要先入為主對「軍火商」這個名詞有負面印象。

黃河一開始還是先稱讚郭璽是個不錯的人、很仁慈、很好相處、很會鑽巧門...之類。
黃河也直說前幾天媒體報導那個軍火商ROBERT就是郭璽(似乎就是媒體用黃河爆的
料)。黃河也直說他跟郭璽的關係,是海軍官校同梯,潛艦案一開始郭璽在尋找
商源管道時,黃河幫了他的忙,「因為他不是個很差的人,所以我幫他」;但後來
雙方理念不合鬧翻了。照黃河所述,郭璽依開始還是從正常管道尋求商源但
都無功而返;但郭璽唯一的大缺點是「為了達成目的會用盡一切手段」,畢竟是商人,
而黃河說他自己不是,覺得走到極端可能傷害到別人或違法,他就會退
(以過去黃河的文章著作來看,他的性格就是如此)。估計兩人鬧翻就
是因為這樣的理念不合。

2.目前爆料的內容,黃河還是站在承辦單位立場

黃河博文主要質疑的內容,包括

(1)GL公司招搖高調的態度(對照於台灣軍方口口聲聲將潛艦案內容視為高度機敏)

(2)位於直布羅陀的GL公司的「出口許可」的真實與有效性

(3)GL公司公開資料的員工背景,是否真是海軍需要、真正實際參與過潛艦設計建造
的人才(而不是理論家)。

實際上,任何一個有經手承辦經驗的人員,就算沒有親身參與這個案子,應該都會
提出以上的質疑。前幾天蘋果不是引用一位「美國國防官員」的類似質疑,認為
GL的出口許可應該無效?所以黃河的博文至少在前兩天,都還沒真正爆出所謂的
「大料」──當然可能好戲在後頭。


黃河接受「POP搶先爆」專訪時說「郭璽沒犯法」,將來會有問題的是那些承辦評審人
員,為什麼他們沒有質疑GL這些人員的背景並且善盡查證?

這些,很明顯又還是站在承辦單位責任的立場,很符合過去黃河的文風。

=========================


MDC Naval Ensign.

Edited by - Captain Picard on 10/18/2018 23:16:28
Go to Top of Page

Captain Picard
我是老鳥

8218 Posts

Posted - 10/18/2018 :  21:56:30  會員資料 Send Captain Picard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然後,不免要稍微猜測一下黃河的動機。雖然黃河在爆料文一開始寫得很清楚,
他的動機不重要,重要的是事件本身的好壞對錯(這也是台灣政客媒體帶節奏最
常轉進、置換概念的套路)


我心裡清楚地明白,一旦刊登這篇文章,我必將成為某些當權者的肉中刺、
眼中釘,接下來無邊無垠的抺黑,可能會排山倒海而來。

果真如此,當你搞不清楚誰對誰錯的時候,不妨靜心想一想以下這比喻:

甲指責乙犯錯。
乙暴跳如雷,調過頭指責甲這個錯、那個錯──這是重點嗎?
當然不是。
重點是:到底乙有沒有做出甲指責的錯誤?

至於甲是好或壞、動機是什麼,那是另一個故事,不是嗎?



不過個人還是想猜一下黃河的動機;畢竟依照黃河過去寫文透露的哲學與價值觀,
今天這頓猛如虎的操作,實在不像他的作風。


首先假設背後沒什麼「貓膩」(黃河跟郭璽有直接利益衝突),像是當年簡良鑑
爆料攻擊慶富一樣。完全沒有根據的東西都先不臆測。

1.雖然黃河「很不夠意思」地沒升將領就退伍拿終身俸去了,但從他文章對於海軍
以及長官下屬都還是很有情義的。如果他覺得有問題、再下去會害了海軍,到了
要親自具名露臉地爆料,那或許某方面真有大問題。

2.黃河表示這些爆料資料是在海總內部的學弟提供的,因為相信他對透露者保密的
信用。所以,或許讓黃河艦長豁出去的原因,是為了學弟同袍們。有沒有想到那個
在PTT發獵雷艦文的傑夫?是不是類似的情況?

3.或者真的就像是黃河在先前文章中提到他承辦ACS案時的立場:
「我沒理會那麼多,也懶得想那麼多,覺得不對的就站起來大聲疾呼。」

以黃河自己的經歷,承辦過武獲參謀,驚險閃過拉法葉艦Bravo案(黃河在著作曾說幸
好他被調走,否則他肯定就是被起訴的軍官之一),他寫的兩篇小說就是以軍購為背景
(一篇是拉法葉艦案,另一篇好像叫「白手套」)。所以黃河深知承辦軍備案件需要
面臨的凶險,以及萬一出事承辦經手人員要面臨的後果。所以,與其說是挺身阻擋可能
浪費的民脂民膏,個人覺得黃河更有可能的動機是為了海軍同袍───覺得如果這樣繼續
搞下去,海總與他的學弟們可能會有大麻煩。

然後看到黃河這波爆料文的敘述,顯然9月底這一切浮上台面的新新聞報導,就是來自黃河的料!


我初次爆料,大約在三個禮拜以前,資料交給某立委。
萬萬沒想到,當天資料就洩露出去。
再以一般「被爆料者」的直覺反擊,必然將爆料導向高層互鬥、
利益團體互鬥、廠商互鬥……,管他誰鬥誰,反正就是「狗咬狗」。

這手法十分有效。
每個人都討厭狗咬狗,更厭惡自己被「狗咬狗」的某一隻狗利用。
之後無論我把資料交給誰,幾乎都石沉大海。
這時我才發現:自己是何等孤獨!

我感到十分悲哀──講真話有那麼困難嗎?




=========================


MDC Naval Ensign.

Edited by - Captain Picard on 10/19/2018 08:27:08
Go to Top of Page

Captain Picard
我是老鳥

8218 Posts

Posted - 10/18/2018 :  21:58:14  會員資料 Send Captain Picard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最後個人感想,黃河艦長這樣做到底對不對?

如果黃河的動機是為學弟挺身而出(顯然一開始他在海總的學弟提供資料,就是
想要求助),情義上我是很佩服的。

但如果動機是希望台灣真能得到好的潛艇?這就大可不必了,因為黃河艦長已經
離開海軍多年,實際上只能算「外人」,不見得知道事情全貌。

前兩天他的爆料,提到的都只是「一般性」的質疑。當然,他學弟提供的一手信息
恐怕真有什麼指名道姓的黑料。

如果事情如黃河所質疑的也罷;萬一國防部跟海軍背後真的在下一盤更大的棋呢
(如果連他在海總的學弟其實都不知道全貌)?如果GL公司公開資料只是障眼法,
背後真有安排私下請到真正「被管制」的潛艦專家秘密協助呢?如果真是如此,
黃河會不會成了張學良第二?


尤其是黃河在廣播中提到個人觀點把IDS潛艇比喻成「核四2.0」──台灣自己拼湊拼
裝的版本,這就是濃濃的典型軍方承辦人員立場(如果不夠保險寧可不要這樣做)
。就算今天得標的不是GL這樣可疑的小公司,台灣IDS潛艇的方向注定是「拼裝車」
。黃河自己在廣播節目裡都說當年買荷蘭潛艦已經千辛萬苦,現在中國大陸影響力之
大,獲得出口許可只會「難如登天」;如果是這種想法,那潛艦國造也不用幹了,
肯定沒有現成設計可以用,而黃河的同梯郭璽也不必用「非常手段」,正常管道
早就搞定了。

然後受訪時最後黃河艦長結論還是認為IDS第一艘高達400億台幣,最後
肯定是核四2.0版達不到要求,又只造六艘、八艘而沒有後續,很不經濟
,並說最新下水的鋰電池蒼龍級才兩百多億台幣;最後希望
找美國老大哥確保商源,賣全新或二手潛艇...
這些都回到先前陳水扁時代或更早期向日本接觸時海軍的思維。都提到那些老黃曆
就沒意思了,如果還可行,為何還在搞IDS潛艇?

潛艦案台灣選擇的商源本來就不多,而且負責執行以及負責審核的承包商肯定是不
同家(利益迴避),美國大廠如洛馬都已經在執行者這一邊,負責審查的機構肯定
要另外找,不見得都可以拿到常規的出口許可,甚至可能要冒著不夠充分的條件幹
下去。

當然,我絕對體諒承辦經手人員的立場,換做是我坐這個位置肯定也這麼想,只怕更加
「寧可因為沒做而受罰」。以程序制度,這麼大而重要的案子,如果任何一個環節
沒有正式文件許可或實績作為擔保,換我當承辦人,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這樣做
(原則跟制度都擺在那邊了)───除非背後有個偉大的黨、厲害的國家以及終身職的
主席擔保「你們放手去幹、責任我扛」。畢竟潛艦的確是龐大複雜的高難度工程,
黃河說「如果要出問題也是七、八年後潛艦造出來」,直接攸關性命安全,出了
事情估計坐牢坐不完。

=========================


MDC Naval Ensign.

Edited by - Captain Picard on 10/19/2018 08:15:08
Go to Top of Page

Captain Picard
我是老鳥

8218 Posts

Posted - 10/18/2018 :  23:51:47  會員資料 Send Captain Picard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說著說著就發新的了,黃河艦長大概也預防自己真被幹掉,所以剩下的一次發出。

https://yellowriver69.blogspot.com/search/label/29%3A%E6%BD
%9B%E8%89%A6%E5%9C%8B%E9%80%A0%28%E4%B8%89%29%E5%BD%B1%E6%A
D%A6%E8%80%85

裡面提到郭璽種種,其中並沒有直接已經出現的犯法行為,但產生大量爭議:


軍方聘請軍火商擔任顧問,史無前例。更何況是「遊走兩岸」、「涉及尹案」,
處心積慮爭取IDS商機的軍火商。此事傳遍司令部,少部分有勇氣的部屬私下
規勸司令,然而黃曙光一意孤行。

....



此外,黃曙光指派陶謙光前往台船,支領台船薪資,擔任潛發中心副執行長。

陶謙光上任以後,潛發中心派他負責合約評選事宜。


另外:


海軍現任司令黃曙光上將是潛艦出身,對潛艦有一股特別的使命感,遠在2013年
國防部後勤次長任內,確定IDS是國家未來既定政策,他便深謀遠慮,思考未來該怎麼辦?

官方手段已經使用了二、三十年,全是死路,他靈機一動,想到透過民間友人,試圖在「灰色地帶」殺出一條血路。

郭璽就是黃曙光那時想到的民間友人。




由此文所述,黃曙光上將就是優先設想「如何得到潛艦」,但「灰色地帶」就是承辦單位的大忌。

比起廣播,這篇裡具體提到黃河跟郭璽過去合作的往事,還牽扯到另一個他們同梯,還是蔡英文的表弟:

2000年我從海軍退休,2012年10月受郭璽之邀前往台北公司幫忙。2013年黃曙光拜託郭璽尋找IDS商源,我恭逢其盛。

較具體的一次是2013年4月,郭璽與我前往德國ATLAS ELEKTRONIC公司,由我簡報,AE公司執行長主持會議。我在會中表達台灣對潛艦國造的裝備需求。然而就在那次歐洲行,郭璽對我展現了他老闆的威風,也就在那一剎那,我決定辭職不幹。

回國後我隨即離開公司,和郭璽不再有來往。

郭璽再度與我接觸,是3年後小英當選總統,由於民進黨缺乏國防人才,我職業軍人出身,能寫、能說,因而找到我,希望透過他的推薦,我能進入立院擔任民進黨國防委員的助理。那段日子他的確努力過,可惜都沒成功,後來黃曙光升任海軍司令,奉命推動IDS案,郭璽覺得商機再現,因而與我、黃晨光,以及陶謙光合作。

陶謙光也是我和郭璽海軍官校的同學,他是小英總統親表弟,由於身分特殊,合作之初起了關鍵作用。儘管如此,那時大夥努力了五、六個月,工作毫無進展。正當我感到前途茫茫,不巧郭璽又與我起了爭執,讓我再次辭去工作。

與郭璽分道揚鑣後我沒再理會IDS,後來的發展,也不清楚。

....

去年中,某廠商請我擔任顧問,希望能爭取與潛艦有關的商機。不過,我們都清楚前途多艱,所以沒薪水,只是期約事成後分某比例佣金。也因此,IDS圈子的事情又回到我耳邊,隔段日子就聽到一些風風雨雨。



///////////
然後也有提到為何黃河艦長與過去作風反常地自己跳出來爆料,看來果然是因為
對海軍學弟的情義,如此從他過去文章裡的作風倒是十分一致:


我相信國內了解IDS黑幕的人,不是少數,好比台船潛發中心、海軍司令部、海發中心。為什麼那麼多人清楚,卻沒人爆料?

難道大家都在想:這事與我何干?

花的是國家的錢,失敗了是海軍的事。站出來爆料,擋了一堆人的財路,會不會惹禍上身?

很長一段時間我也抱著類似的苟安心態。

直到學弟找到我。

他的信任,慢慢喚醒了我的勇氣與決心。



另外,由這段敘述看出黃河在去年又曾經有跟另一間廠商(不是郭璽)有接觸。
所以嚴格來說黃河在IDS裡不是百分之百的「利益無關的第三方」,還是有那麼
一點點關係;或許跟他合作的廠商就是開大門走大路、然後根本無望取得許可。

去年中,某廠商請我擔任顧問,希望能爭取與潛艦有關的商機。不過,我們都清楚前途多艱,所以沒薪水,只是期約事成後分某比例佣金。

也因此,IDS圈子的事情又回到我耳邊,隔段日子就聽到一些風風雨雨。


/////////

最後黃河的結論之一,的確是相當「承辦單位」的立場,跟他先前在海總反對ACS的時候類似:


知道IDS有多困難嗎?

裝備製造的「困難度」和它所含「零件數」成正比,也就是零件越多,困難度越高。概略估算,汽車零件約3千,飛彈零件約5千,坦克零件約1萬4千,戰鬥機零件約3萬,柴油潛艦的零件則高達35萬──明白IDS有多困難了吧?

保守估計,它至少是國機國造的十餘倍!

.....

看看別人,想想自己,你能想像由台船執行IDS的風險有多高嗎?
請問紅區裝備在哪兒?所有承諾沒問題的廠商,目前有幾家提出「經過驗證」的輸出許可?
其次,技協廠是國際知名造船廠組成的「完整團隊」,或八國聯軍拼湊出來的雜牌隊伍?
首艦就在國內建造,藍圖是自己畫的,裝備與技協都可能是多國聯軍,整體風險「遠遠」超過澳洲潛艦國造。

......
......

明年IDS設計階段結束,如果紅區裝備七零八落,技協也不是來自國際知名造船廠的完整團隊,本案應斷然終止。

否則,IDS很可能會成為核四2.0版。

果真如此,今日拍胸脯保證沒問題的長官,七、八年以後他們在哪兒?誰又可能負什麼責任?



=========================


MDC Naval Ensign.

Edited by - Captain Picard on 10/19/2018 08:25:43
Go to Top of Page

Captain Picard
我是老鳥

8218 Posts

Posted - 10/19/2018 :  08:28:11  會員資料 Send Captain Picard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不過希望不要過幾天就換成另外有人爆料起黃河的底了,哈哈!

這段黃河艦長似乎留了一些伏筆

如果你問我的動機是什麼?
我只能回答:那麼大的事情,動機不可能只有一、二。
那必然是許多因素交互作用的結果。

最後我還是要說:
我是好或壞、是對或錯……,不是重點。
重點是:我爆料的對象,有沒有做出我文章中寫出的事情?


=========================


MDC Naval Ensign.

Edited by - Captain Picard on 10/19/2018 08:31:32
Go to Top of Page

zfss
路人甲乙丙

1810 Posts

Posted - 10/19/2018 :  11:28:00  會員資料 Send zfss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机密项目问题多其实是正常的,毕竟没有正规管道,只要能弄到手就好。

同学的女友在某贸易公司做事,实际上是中电XX所的皮包公司,专门走私敏感电子元器件的。听她说里面也是各种问题,反正只要能把东西弄到手,其他的事都不算什么。

造芵奶韺邞鉹虪i难多了,用更肮脏的手段也是正常的。
Go to Top of Page

metalfinally
路人甲乙丙

785 Posts

Posted - 10/19/2018 :  11:43:01  會員資料 Send metalfinally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如果黃河的爆料可以讓國家對潛艦承辦人員的人身安全多點保障,也能多點承辦免責權的話(等於是國家在保護潛艦承辦人員),那我會很佩服他
不然這麼大的案子,又無法走正規管道,辦完了又有被當政治工具和被起訴的風險,責任感和精神力再怎麼強大的人都會被擊潰的
Go to Top of Page

BlueWhaleMoon
路人甲乙丙

4479 Posts

Posted - 10/19/2018 :  15:19:06  會員資料 Send BlueWhaleMoon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問題是,現在走灰色地帶,出包的問題很大。

所謂的骯髒手段,到時候人財兩失,並不是不可能。

並不是說大家辛苦一點把事情做好這麼簡單。
Go to Top of Page

Captain Picard
我是老鳥

8218 Posts

Posted - 10/19/2018 :  15:30:14  會員資料 Send Captain Picard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尹清風案承辦人員一堆可能是為了購艦著想的「灰色地帶」,後來都變成起訴的把柄,因為沒有證據證明他們做這些事不是往貪污舞弊的方向。

就算最後監察院那一波起訴沒人被定罪,也纏訟多年,下半輩子不得安寧。

所以誠如黃河的建言,不僅杜絕不法空間,也是保護正派的人員,這都是拉法葉弊案以來海軍前輩們血淚斑斑的慘痛教訓


一、 所有決策留下文字紀錄

即使是「絕對機密」,所有事情的討論、決定、誰說什麼、誰反駁什麼……,都要留下完整的文字紀錄,並逐級簽核備查。
要經過多少層級簽核,可以討論,但公文流程千萬不可免。
萬萬不可因絕對機密,讓決策變成少數幾個人之間的「口耳相傳」──某長官交待某人做這件事……,某人後來回報某長官那件事……。
若無文字紀錄,萬一將來出了問題,如何追究責任?


=========================


MDC Naval Ensign.
Go to Top of Page

zfss
路人甲乙丙

1810 Posts

Posted - 10/19/2018 :  15:41:22  會員資料 Send zfss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那么像我在另一个帖子里写的,从古比级开始复制?
大陆的W级退了也没几年,R和035还在现役哦
Go to Top of Page

gera
路人甲乙丙

2029 Posts

Posted - 10/19/2018 :  16:21:01  會員資料 Send gera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複刻既不可能也沒有意義,
台灣是有海龍與古比的維修藍圖,如果沒有是如何深度大修??
但沒有的是建造藍圖,這等級差很多.

硬複刻可不可以? 是可以的,
因為有圖,有料.

但行不行? 其實也算是不行.
首先台灣的圖只講如何修如何裝如何拆,但沒說要如何建.
自己拆料下來摸索,材質,重量,強度盡可能一樣,
但問題是,一些東西根本沒必要複刻,燈泡,電系,引擎,發電機,電動機,射控,戰系,
因為時代不一樣,譬如說古比的魚雷計算機,現在只需要一台手機大的裝置就可替用,還更快更好.
換言之,先天結果就是會導致不同,重量不同,大小不同,能力不同,那何必複刻....

海軍拿海龍級的圖裝美國戰系,請美商整合的思路是正確的,沒必要再從頭發明輪子.
問題在於上面的殼與零組件要怎麼買怎麼造怎麼組等等.

有一個例子就是57步槍,與傳說不同,美國是只丟了M14藍圖給台灣,而非所謂的整廠輸出,
當然台灣是有買製造M14的工具機就是,
所以205(的前身),是從頭再設計57步槍一次,夾具冶具尺規框架等等,都從頭來,也就是說台灣的製作工序與美國M14是不同的,
只是成品算是差不多一樣.(撇開公差不講,護木材質不同,鋼材...我自己感覺也是有微妙的差異....)

也就是說,既然沒有建造藍圖,台灣只能自己決定怎麼做,怎麼處理,怎麼組,怎麼裝,
反推回去,在設計時就必須考慮其中的不同處,
而不要管原版是怎麼做,本來就沒辦法一樣的.


至於黃河,
至今我只看出兩個重點,
第一就是直布羅陀輸出許可的問題,這是他講的,我想這東西應該是存在的.
第二就是GL公司的能力問題.

IDS顧問案,也就GL有所謂的輸出許可,其他都沒有,
那現在只需要考慮這輸出許可是真,是假,的問題就好.

再來是GL本身的能力問題,這又要看海軍,台船需要的是什麼方向,而GL能不能滿足.

反過來說,其他顧問公司既沒有輸出許可,能力也是未明,那是有比較好嘛?



Go to Top of Page

小毛
路人甲乙丙

Taiwan
4169 Posts

Posted - 10/19/2018 :  16:41:29  會員資料  Visit 小毛's Homepage Send 小毛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看起來就像是要蓋章負責的軍官(學弟)怕被過河拆橋所以找黃河爆料,但是上面長官堅持要做,所以這爆料算是為了擺脫責任。
至於黃河和潛艦建案有沒有利益衝突,我沒興趣也不關心。


** 小毛的新幻想空間逐漸復活中(新增3D圖喔).....**
http://lordmrx.pixnet.net/blog
歡迎參觀
Go to Top of Page

Captain Picard
我是老鳥

8218 Posts

Posted - 10/19/2018 :  18:33:18  會員資料 Send Captain Picard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小毛

看起來就像是要蓋章負責的軍官(學弟)怕被過河拆橋所以找黃河爆料,但是上面長官堅持要做,所以這爆料算是為了擺脫責任。
至於黃河和潛艦建案有沒有利益衝突,我沒興趣也不關心。




不只是「擺脫責任」而已,裡面提到海軍司令部的作法已經到了趨近亂搞的程度,硬幹下去大概率會爆炸。照程序跟法律,這些執行軍官如果簽字,將來都會被害死。黃河是拉法葉案時代海軍過來人,就算不提拉法葉,慶富案也殷鑑不遠。




=========================


MDC Naval Ensign.

Edited by - Captain Picard on 10/19/2018 18:34:13
Go to Top of Page

Captain Picard
我是老鳥

8218 Posts

Posted - 10/19/2018 :  23:22:40  會員資料 Send Captain Picard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海軍新聞稿回應了,基本沒有否認黃河指稱的事實,只是換一種解讀方式:「在合法範圍內,運用非正式管道尋求商源」

海軍的還擊也比較含蓄:「海軍批評,近來有心人士疑似軍火代理商,在媒體評論或撰寫公開訊息之內容,有諸多與現況事實不符,多為個人不當揣測,所發表主張試圖曝光破壞全案,動機可議。」

https://www.cna.com.tw/news/aipl/201810190217.aspx
https://udn.com/news/story/10930/3431036

台船跟GL應該都要準備告黃河了
https://udn.com/news/story/10930/3431514

然後黃河立刻回應台船的聲明(果然已經被GL告了):
http://yellowriver69.blogspot.com/search/label/30%3A%E5%9B%9E%E6%87%89%E5%8F%B0%E8%88%B9%E6%96%B0%E8%81%9E%E7%A8%BF

以黃河過去的背景,我相信他的確有底氣說比台船很多同仁還深入。


=========================


MDC Naval Ensign.

Edited by - Captain Picard on 10/20/2018 00:02:18
Go to Top of Page

Captain Picard
我是老鳥

8218 Posts

Posted - 10/20/2018 :  00:00:05  會員資料 Send Captain Picard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做一點點關於後續效應的猜測。

首先,不談郭璽方面以及黃河方面還有什麼真正沒說出來的動機,沒有根據的都不先假設。

至少,海軍司令部先請了郭璽這樣背景的軍火商當顧問,另一個黃河的同梯陶謙光
去了台船潛發中心,然後GL就拿下了台船顧問標,這些都是事實,海軍沒有正面否認
,甚至首度承認「在合法範圍使用非常規方法」。這些縱然還沒有違法,也已經破壞
一堆「利益迴避」之類的原則,踩在紅線邊緣了。然後黃河文中還指郭璽打算繼續拿
下海軍的顧問標;照正常而言,台船跟海軍的顧問都必須各自獨立,投了A就不能投
B,但如果再弄另一間紙面公司,的確可能是背後同一批人掌握,這樣對承辦單位就
有很高的觸法危險。

黃河這些信息來源是海軍司令部內部的軍官(學弟)爆料。表面上似乎是黃河跟
海軍司令部的戰爭,實際上卻反應出海軍司令部內部內部的裂痕。黃河爆料內容
的說法是現任司令黃曙光上將「基於使命感而不惜用灰色地帶推動潛艦」,
顯然已經有許多下屬並不苟同,然後他們繞到體制外去找黃河來幫忙。
個人覺得這差不多是「準叛變」的性質,想起了經典老片「凱恩艦叛變」
(The Caine Mutiny) ,艦長與下屬軍官彼此不再互信的情況。這樣,
「三信心」已經去其二,不免讓人懷疑海軍司令部內是不是要出現整肅跟異動
,要查出是誰爆的料。

無論事實真相如何,黃河這樣大張旗鼓地爆料,台灣潛艦案實際執行情況以及
步數已經被大面積曝光,不僅失去了很多隱蔽帶來的戰略主動性,而且恐怕已經間接
印證,潛艦案的情況遠不如先前官方宣稱(或朱明報導)那樣的樂觀,
關鍵出口許可的希望渺茫(因為黃河提到自己就參與相關工作並且挫折重重)
而如果「虛張聲勢」也是海軍策略的一部分(例如做給美國看),
現在都被戳破了。

在9月底高雄展跟台船或MTU聊一聊,他們也遠沒那麼樂觀,
那些裝備的真正出口許可都還沒到手(現在這麼多外商來都只是簡報許可),
因為根本還沒細部設計所以自然沒有申請特定裝備,現在「覺得」沒問題的,
等許可真正到手才算數。而接觸廠商需要低調「暗渡陳倉」,被黃河這樣一爆
勢必更難了,對岸也更有反制的線索。

最後,海軍司令黃曙光找郭璽之後的種種雖然看起來問題很大,
但或許郭璽真的有幫到海軍(之前上報朱明說2017年潛艦案獲得突破,與歐洲某
公司簽約才開始合約設計,或許郭璽等中間人有功勞);而GL公司或其他安排許背後
或許真有一些不在公開資料的高明設計,或者是某種策略(例如向美國虛張聲勢,促使
美國批准更多貨真價實的出口許可)。如果海軍背後真有一盤高明的大棋,
黃河這樣爆料就算出於正面動機,也很可能把海軍這些佈局破壞掉。

=========================


MDC Naval Ensign.

Edited by - Captain Picard on 10/20/2018 00:03:04
Go to Top of Page

chingwei64
我是菜鳥

406 Posts

Posted - 10/20/2018 :  00:53:22  會員資料 Send chingwei64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當時壓力已經掀了鍋,不得已南下尋求幫助,無奈對方愛莫能助 ! 勸其早日罷官、放手歸隱山林,到羅孚山種菜;無奈一心為國,不得善終 ,哀哉 !


總統為三軍統帥,國安為參謀,法律知識備齊; 海軍記取教訓,制定更周延,
雖然貴了點,但可全身而退。

軍事為政治服務。
Go to Top of Page

metalfinally
路人甲乙丙

785 Posts

Posted - 10/20/2018 :  00:58:59  會員資料 Send metalfinally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看了黃河部落格,好像也是少了一些文件,讓承辦人員不敢蓋章放行的樣子
像寫到台船就說希望台船在公堂上提供「完整簽請派遣差旅公文,相關機票單據、邀商返國報告、商業徵信調查報告、合格技術人員和輸出許可的真假」
與其說是海軍司令部和黃河的戰爭,倒不如說黃河要台船補交上述那些文件,讓他的學弟之後不會因為「灰色地帶」而惹事上身

至於海軍司令部之後整肅還是人事異動,可能黃河那些承辦的學弟也是這麼期望的吧...希望有人能把他們調離這個位置
Go to Top of Page

dasha
版主

38771 Posts

Posted - 10/20/2018 :  06:45:50  會員資料 Send dasha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慶富剛爆,雖然聽說南部一堆有力人士已經在盡力讓慶富脫身,但是那是廠商脫身,軍方可沒辦法......潛艦這種東西更敏感,只能說,事不關己的時候說為了國家犧牲一些人不得已,事情壓到自己頭上,這很嚴重......
黃河艦長某些角度只是把大家隱瞞下可能十年後才會爆出的一些問題,提早曝光,讓大家知道別以為私下管道是康莊大道,那根本是受力只有1公斤的蜘蛛絲要去撐兩千噸的玩意......
Go to Top of Page

jackguof1273
路人甲乙丙

1060 Posts

Posted - 10/20/2018 :  10:42:40  會員資料 Send jackguof1273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黃河回應台船:
我從未懷疑貴公司同仁夙夜匪懈之努力,只是擔心貴公司未善盡查證義務,為人所騙!然而我的善心提醒,貴公司竟視我為仇寇。
誠心期望貴公司勿為有心人士利用,成為禍害海軍未來的共犯。

========================================

善心提醒被敵人+病媒拿來砲轟砸場視同宣戰,我是台船也會猛烈反擊,不想收到一堆存證信函上法院...除了把話講清楚,更要把資料給對的人。
(純噓「我初次爆料,大約在三個禮拜以前,資料交給某立委。萬萬沒想到,當天資料就洩露出去。」這段)

跟老同學「單挑」 與 被海軍+台船+老同學「圍毆」是不同情況的?
希望他別跟他那老同學一樣邪惡(?),是一個乾淨的人,沒為了某家公司效力 爆料是單純為了海軍好。
Go to Top of Page

dasha
版主

38771 Posts

Posted - 10/20/2018 :  10:48:35  會員資料 Send dasha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其實這種"善心提醒",某些核心人士不會不知道,但他們現在是被壓力逼得要摸石頭過河,只能製造假象,你這樣做是戳破他們塑造的假象,讓事情更難搞下去......
突然想到小叮噹有一段故事,怕忘記事情,就用時光機跑到未來去提醒,沒想到未來不如期待,偷偷要出去打棒球卻因為提醒而被抓包,就是這樣......
Go to Top of Page

cht1234
我是菜鳥

585 Posts

Posted - 10/20/2018 :  16:40:12  會員資料 Send cht1234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台船一定告不成的
如果告成了, 那台灣的司法沒救了

目前看來 GL很像有很大的問題
實在沒道理一個退役的軍人在自己沒甚麼看的部落格跟訪談上

務實的做法
還是跟以前IDF一樣成立一個 官股的公司 請依些海歸派或是老美或中正理工的在台灣做
製造設備跟機敏裝備直接從美國運到台灣比較安全


就潛艦國造上, 韓國真的好強好強 很務實地做事情




Go to Top of Page

chingwei64
我是菜鳥

406 Posts

Posted - 10/20/2018 :  18:36:06  會員資料 Send chingwei64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就像生技案的風暴一樣,蔡英文的親戚跟潛艦有關,就是政治問題,早晚都要爆的;政治、傳媒最喜歡這種議題,不可能放過的。

一般都是先養案、讓狗仔隊收集更多資料,忍住不爆;
等適當時機曝光,看當事人怎麼說,接著爆更多料,像連續劇一樣才有看頭。
這下搶先曝光,日後題材就少。

台船真告,只有輸贏,但台船要舉證,知道的人多了法院相關人等,連被告也知道得更清楚;除非還有隱密我等百姓不知,要不然被告很難輸。
11月要選舉了,新聞鬧這麼大,一定有人氣翻了
Go to Top of Page

Captain Picard
我是老鳥

8218 Posts

Posted - 10/20/2018 :  21:51:32  會員資料 Send Captain Picard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dasha

其實這種"善心提醒",某些核心人士不會不知道,但他們現在是被壓力逼得要摸石頭過河,只能製造假象,你這樣做是戳破他們塑造的假象,讓事情更難搞下去......



所謂「假象」是填充KPI,還是「演戲」給美國人看、逼美國拿出更多真金白銀?

=========================


MDC Naval Ensign.

Edited by - Captain Picard on 10/20/2018 21:52:03
Go to Top of Page

ki1
路人甲乙丙

2913 Posts

Posted - 10/20/2018 :  22:01:35  會員資料 Send ki1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那麼黃河在ACS案中的態度就值得玩味了
以當時可取得的供應來源,除了堅決反對(即0方案,基本上啥都不幹)外,還有兩個以上比歷史上ACS風險更低的選項

隨意舉例的話則大約如下
1.取得一套小到可以微痛裝上派里級的相列雷達+VLS,以義大利海軍在90年代就把EMPAR和VLS裝上滿載2700噸的巡防艦,再對比沙烏地和新加坡的拉法葉防空衍伸型,達到"相列雷達+垂直發射系統"@4000噸艦體(黃河文章中對ACS的最初定義)似乎沒有黃河所說的這麼困難

2.先把派里級放到一邊去,找條LST(或其他大船)裝上系統驗證後再考慮下一步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Captain Picard


依照過去的印象,個人非常同意,現在他做的事情簡直是不可思議。
如果從他過去的作品形容作者本人個性為人,撇開專業跟智慧的層面,
用「明哲識實務」、「懂情理」、「很會做人」來形容並不為過
,在軍中帶人風評好(應該來自義務役),絕不當「活雷鋒」
、知所進退──當然探討的時候也聽到了「油滑」這種評語。

Go to Top of Page
到第 頁,共 3頁 前一個標題 標題 下一個標題  
次頁
 發表新標題  回覆本標題
 友善列印
直接前往:
MDC第二論壇 © 2000-2002 Snitz Communications Go To Top Of Page
Powered By: Snitz Forums 2000 Version 3.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