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C第二論壇
MDC第二論壇
首頁 | 會員資料 | 註冊 | 最新發表 | 會員列表 | 傳訊 | 搜尋 | 常見問題
登入名稱:
密碼:
記住密碼
Forgot your Password?

 論壇首頁
 軍事討論區
 國軍與警察事務
 【專訪】老兵講古系列----軍旅生涯經驗分享
 發表新標題  回覆本標題
 友善列印
前頁 | 次頁
作者 前一個標題 標題 下一個標題
到第 頁,共 5頁

PzGrenadier
我是菜鳥

412 Posts

Posted - 09/05/2005 :  23:31:46  會員資料  Visit PzGrenadier's Homepage  Click to see PzGrenadier'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PzGrenadier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輪科....
刀叉科中有一種特業訓叫做支援排
步兵訓完之後再到運校去訊四週
不要說鐵皮
連空運水運兩棲都會呢

***********************************
臨陣當先決戰制勝 我們步兵為主兵
風雨不足畏 地形任縱橫
勇猛頑強殲敵建功
忠誠精實名將多出自吾校
不怕苦 不怕難
攜著手 向前行
親愛精誠永常相守
發揚吾校精神
Go to Top of Page

陸戰屋小步兵
版主

7775 Posts

Posted - 10/20/2005 :  23:42:09  會員資料 Send 陸戰屋小步兵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陸戰隊的步兵科三各月完訓之後
如果抽到警衛旅的,還可以去技校完一個月
專門練40炮和海叢飛彈

領兵一隊衛南疆
步兵工兵屯田兵
Go to Top of Page

cchs
路人甲乙丙

Taiwan
2212 Posts

Posted - 10/31/2005 :  09:04:35  會員資料  Click to see cchs'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cchs a Yahoo! Message Send cchs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軍中順口溜
抽到陸戰隊,開始掉眼淚。
進入陸戰隊,不死也殘廢。


給熬過非人訓練的陸戰隊隊員,予以特別的尊重及佩服。


戰爭與和平 人性的試煉
Go to Top of Page

cchs
路人甲乙丙

Taiwan
2212 Posts

Posted - 11/02/2005 :  16:54:03  會員資料  Click to see cchs'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cchs a Yahoo! Message Send cchs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新鮮世/二戰駐英美兵嫖妓嚴重 性病威脅戰力
http://tw.news.yahoo.com/051102/195/2hh6s.html
【東森新聞報 國際中心/編譯】

二戰期間駐英國的美軍士兵有70%都忍不住妓女誘惑而嫖妓﹔不過戰爭也促成許多異國戀曲,有超過6萬名英國女子嫁給美國大兵,並在戰後一起隨丈夫到美國定居。

前車之鑑
聯五其實該坦然面對與處理官兵(不管是未婚或已婚)的生理需求問題…

戰爭與和平 人性的試煉
Go to Top of Page

偷兒
路人甲乙丙

Tajikistan
3504 Posts

Posted - 11/03/2005 :  00:43:15  會員資料 Send 偷兒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聯五是啥???
印像中只記得聯三好像是管作戰的~~

這不是動畫!!!這不是動畫!!!
你將會看到時光的眼淚
勝利者將會是誰呢???
KeRo KeRo KeRo KeRoKeRo KeRo~~~
Go to Top of Page

陸戰屋小步兵
版主

7775 Posts

Posted - 11/03/2005 :  06:38:11  會員資料 Send 陸戰屋小步兵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個人經驗
國軍大約一半左右
太輕鬆會飽暖思淫慾
壓力太大也是會去


不過美國兵真是討厭
在後方淫人妻女



領兵一隊衛南疆
步兵工兵屯田兵
Go to Top of Page

cchs
路人甲乙丙

Taiwan
2212 Posts

Posted - 11/03/2005 :  13:25:08  會員資料  Click to see cchs'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cchs a Yahoo! Message Send cchs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聯五相當於現在的國防部部長辦公室, 國軍官兵權益保障委員會, 國防部總政治作戰局及參謀本部軍務辦公室等單位的聯合辦公處



戰爭與和平 人性的試煉
Go to Top of Page

Luke-Skywalker
我是老鳥

Taiwan
26646 Posts

Posted - 02/13/2006 :  10:05:28  會員資料  Visit Luke-Skywalker's Homepage Send Luke-Skywalker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這個報導,看了之後真是令人感慨萬千,在下之先父於生前亦曾去中國探親過2次,但後來表示不想再回去了,因為台灣已是先父的故鄉。

http://news.chinatimes.com/Chinatimes/newslist/newslist-content/0,3546,110503+112006021300051,00.html
2006.02.13  中國時報
老兵推返鄉 姜思章:台灣才是家
林倖妃/台北報導


國內從一九八七年開放大陸探親,至今年屆滿二十年,當年推動老兵返鄉運動,穿著「我要回家」背心、高舉「想家」的姜思章感慨萬千地說,很多人返鄉後發現無法適應,原鄉還是不是「家鄉」,大家心中都存在問號,早已經認同台灣是故鄉。

從景美女中退休的姜思章,當年結合「黨外人士」包括范巽綠、張富忠等人,推動老兵返鄉運動,促使政府正視並在一九八七年開放探親,二十年如過眼雲煙。姜思章昨天出席「家書徵文頒獎典禮」,語重心長地說家書抵萬金,但他的家書更是付出慘痛代價。

兩封家書 都付出慘痛代價

原籍為浙江舟山群島的姜思章表示,國軍當年從舟山群島撤退時,十四歲的他和上萬青年一起被抓去強迫當兵,來台後在軍中常和友人因想家而抱頭痛哭,一次從報紙上看到在大陸的家人透過親戚尋人,即經由該名親戚通信,不料才兩封信竟造成海峽兩岸的傷痛。

姜思章說,因為和對岸通信,在軍中的他被列為長期監視對象,動輒調職、關禁閉,無法承受的他被迫展開逃亡,遭軍法審判惹來三年牢獄之災,遠在舟山群島的父親則因和台灣通信,被打為黑五類,戴高帽上街遊行,妹妹則被送到北大荒勞改,十年後才返鄉。

政治的現實無法阻擋他對家人的想念,姜思章說,他在一九八二年仍是威權戒嚴的年代,花錢認與母親同姓的香港人當舅舅,以探親為由輾轉到香港,再往澳門、廣州、上海、寧波到舟山群島,七十二小時舟車勞頓,終於回到闊別三十年的家鄉。

終於回家 骨肉離散親不在

姜思章說,當時鄰里間爭相前往探詢在台親人的消息,他返台後經舟山同鄉會找尋所有人下落,也因此讓他萌生要讓老兵返鄉的念頭,透過當時的黨外人士范巽綠和張富忠的全力支援和協助,一九八七年台灣島內風起雲湧出現返鄉運動,從被阻擋國門外的「黑名單」、老兵、台籍老兵到原住民,「歸鄉」,成為全台不分黨派最撼動人心的期待。

匆匆二十年已過,姜思章說,開放探親後很多人回到家鄉,發現父母已過世、元配改嫁、子女不認父親等等,多少家庭悲劇輪番上演,但更多的是發現四十多年的隔閡,兩岸的生活方式和思考邏輯都已大相逕庭,以物質衡量親情更是屢見不鮮,令人對原鄉是不是故鄉,出現大問號。

太太是客家人、媳婦是道地台灣人,女兒又嫁給義大利裔美國人,姜思章說,在這塊土地生活四十年、五十年、六十年,他們早已把台灣當家鄉,但每逢選舉卻還有人拿出來操作,令他相當痛心,希望社會能記取歷史教訓,不要再硬生生撕裂族群。

=========================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President of IMFS(International Military Fans Society)
Go to Top of Page

Snap
路人甲乙丙

Taiwan
1330 Posts

Posted - 05/12/2006 :  17:49:20  會員資料 Send Snap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Akula
來聊一下在下怎麼樣老兵八字輕好了


野人獻曝一下老兵八字輕的故事

我服役時是在飛彈基地連,在最後一個月的某一天,同期的忘記跑到哪去了,學弟也都在忙,於是只好我代班去做裝備檢查。早上九點出頭,正是檢查結束要回復系統的時候,風和日麗加上連長不在家,值班組的阿兵哥們四散各處不知是在收裝備還是在曬太陽,我一邊看著雷達測試一邊調螢幕亮度,瞄到海峽上空靠福建那邊有個亮點,那時對岸的飛機大多時候還真的謹守不出海的默契,心中直覺怪怪的…
這時值線總機突然大叫「戰管電話」,我過去一接,劈頭就通知「追蹤監視」(這是僅次於接戰的警戒等級,在當時半年難得出現一次)…..我環顧了一下四周,應該有十個人的值班組只有三個人在視線內,不管了,先回復系統再說。 接著雷達螢幕上出現亮圈,代表戰管指示鎖定,這下代誌大條了,一個人操作雷達鎖定,一個人通知飛彈組,一個人打開其他所有裝備電源,剩下一個衝出掩體去叫其他人,我則一邊和戰管回話,一邊通知副連長和其他軍官….眼看著那個亮點愈飛愈近台灣,所有人和戰備有關的人陸陸續續的跑進指揮掩體,擠在螢幕面前七嘴八舌,有人猜是投誠,有人猜是偵查機,戰管則是聲音愈來愈急促問我們鎖定了沒,還好我們那個老掉牙的勝利女神雷達還蠻爭氣的,一路把目標鎖定到接近降落為止。事後才知道那是架被劫持的大陸民航機,後來在那一年中大概又發生了將近十次類似的劫機,我們遇到的是第一次,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被嚇出一身冷汗,因為在受訓時就不斷被告誡以前防空部隊沒有成功鎖定目標的嚴重後果,加上那堆韓戰時代的裝備三不五時鬧脾氣又缺料,那次雖然八字輕了點,好在平時有拜有保佑,只是虛驚一場而已,不過也讓我見識到了,大敵當前時,志願役和不願役不見得誰比誰來得勇敢鎮定……

Go to Top of Page

玄史生
路人甲乙丙

Taiwan
1468 Posts

Posted - 06/27/2006 :  11:11:29  會員資料  Visit 玄史生's Homepage  Click to see 玄史生'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玄史生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Taipeijk‵昨日當我很菜時’(中時部落格<回頭是岸>)
  http://blog.chinatimes.com/taipeijk/category/1325.html

Edited by - 玄史生 on 06/27/2006 11:16:56
Go to Top of Page

Steve Su
路人甲乙丙

2195 Posts

Posted - 09/23/2006 :  16:59:40  會員資料 Send Steve Su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意外發現這一欄
之前又才剛剛教招回來 也來543一下
小弟永遠記得新訓中心在台南縣最老舊又可說是破爛的營區
在兵器連新訓期間 事情倒是不少
從寢室出發吧 記得我是睡上舖 當時剛畢業過了一個美好的暑假
入伍的時候體檢體重已達92公斤大關(可惜沒被踢出來)隔壁的也是一個90斤大漢
下舖竟然是兩個瘦弱的傢伙 所以下部隊前一晚 這兩個抱在一起哭竟然沒被壓死

上撲的床版背面 寫了一堆東西 說晚上不要去上廁所 有個白衣長髮的女鬼
大概一點多 可能踢被子肚子著涼 出去拉拉 下了床 下舖的跟我說 你敢去廁所啊?
我答到 要是真有白衣女鬼我就撲倒她..然後...(18限的用字遣辭)
拉完走出來 看到旁邊老舊圍牆用兩塊白色鐵皮補個洞 原來這就是白衣女鬼?
在茂密的樹木後面又隨著風飄逸的樹枝點綴下 還真的有像長髮的白衣女鬼咧
好失望沒遇見白衣女鬼 男人的問題要找誰解決呢?洗澡的時間也不夠解決啊~~
所以是女鬼也好 至少是女的 人說鬼沒有腳 但是身體下半部還有吧..^ ^

之所以會提出這些 因為
1.教招的地方竟然又是我新訓的地方 而且除了人不一樣外 景物依舊絲毫沒變
2.以前睡我下舖的傢伙還是一樣瘦小 而且又再睡我下面一次
 教招完也那裡感動感謝上天 這六天沒被壓死
3.那快晚上躲在隨風漂逸樹木後面的白色鐵皮還是在那裡 應該還是會被誤認成女鬼
4.還是沒有白衣女鬼出現可以XX 過了六天的禁慾生活...
Go to Top of Page

ssttgg
新手上路

Taiwan
195 Posts

Posted - 05/16/2007 :  08:38:21  會員資料 Send ssttgg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以往軍中的一些傳聞其時也挺多的

我印象中單位裡的那些大頭.或BOSS們

也都是不會說太過鐵齒..像以前我當兵時

軍艦要出航的前一晚.艦長都會下輪機艙

跟裡頭供俸的神.上個香致意一下.

而船若靠蘇澳軍港.副艦長也會帶著船上

的軍官跟小兵.到港裡一座鄰近小山上

(聽說很靈)的廟裡上香拜拜..我想廟裡

供俸的應該是媽祖吧..

自己雖然不是個很宿命論或太過迷信的人

不過若每次遇上了這類機會場合...總

也會煞有其事的..閉上眼睛說一些心中的

最終願望---"平安早點退伍...++a "

"退伍老兵八字輕" 我記得以前在部隊裡

好像聽醫官說過一套他的"科學"理論解釋

不過現在記不太起來了(汗)

以上
Go to Top of Page

Captain Picard
我是老鳥

8086 Posts

Posted - 05/18/2007 :  17:15:10  會員資料 Send Captain Picard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而船若靠蘇澳軍港.副艦長也會帶著船上
的軍官跟小兵.到港裡一座鄰近小山上
(聽說很靈)的廟裡上香拜拜..我想廟裡
供俸的應該是媽祖吧..

黃河艦長在其小說「武嚇台灣」裡也有提到蘇澳軍港的小廟

--------------------------------------------------
Tamama:竹中空間被消滅了的說....TT

Keroro:幸好本官已經完成主站的轉移是也!

http://mdc.idv.tw/mdc/

摩亞:這就叫做「恩斷義絕」嗎?
Go to Top of Page

Dr Evil
路人甲乙丙

Taiwan
3451 Posts

Posted - 05/18/2007 :  17:28:27  會員資料  Click to see Dr Evil'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Dr Evil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ci1608

呼叫護士情人
您說到營區該不會是隆田吧?
我是76年新訓中心在那裡.
記的是203師608旅.當然番號現在已不在.該營區也早已荒廢.



沒想到~他箱遇故知

我新訓是203師608旅.步八營.營不連

我官田~在師部但大大你比我大好多好多梯~~

203師當了好多年新訓師.空軍都在那裡代訓~~

Edited by - Dr Evil on 05/18/2007 17:29:11
Go to Top of Page

鳥鵬
新手上路

125 Posts

Posted - 06/17/2007 :  22:04:10  會員資料  Click to see 鳥鵬'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鳥鵬 a Yahoo! Message Send 鳥鵬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max7393

542旅~~
偶當兵時還叫51旅咧~~
當時還參加精實案實驗編裝校閱 ,民國86年的事了~~記得那天是10月1號 ,旅長是最近被邱毅提起的前總統府副侍衛長張戡平 ,我單位恰巧也是M42防砲連 .不過聽說過兩年後砲車都除役了 ,連隊似乎也改編到其他單位咧!!
那時從對空哨可以直接看到海邊喔~~


更正一下,獨立裝甲42旅在精實案後改編為裝甲542旅駐防湖口2.3營區,而獨立裝甲51旅在精實案後改編為裝步351旅後來調到249師師部附近.....以上.
Go to Top of Page

Steve Su
路人甲乙丙

2195 Posts

Posted - 08/12/2008 :  19:26:46  會員資料 Send Steve Su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今天經過成功嶺
想起以前新訓改編的一首"軍歌"

營舍在崩塌~聲勢浩壯,我們在新中營區.........XD
Go to Top of Page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新手上路

58 Posts

Posted - 03/11/2010 :  10:44:31  會員資料 Send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退伍至今.只要男人一圈聊起當兵.什麼軍種單位都有.但很奇怪的是..我很少碰到和我一樣是步兵.雖說步兵量大.

也通常聊到最後.只有我這小步兵還能擠出新鮮的軍旅生活

雄獅部隊2年..移防加演訓.北起桃園南至鳳山.我取一段行軍趣味

長青2號師對抗時.在對抗之前.行軍訓練約2-3個月.當時還是2兵.我是火力班副射手.

其實下部隊前就已聽過老兵說起行軍概念.臨到頭.老兵還是碎碎唸唸指導一些行軍偏方..主要的重點還是有關2隻腿2隻腳..這些偏方有沒有用?..有用.但不保證
絕對有用..雖說這些方法.退伍的社會人士也留傳出來.

話說那時演訓一陣子了..也走到中南部..不過連隊每個人的腳和腿都出狀況了..
起泡的起泡..(我看過3重泡)泡中有泡+新小泡..沒泡的燒襠..有的燒屁股..最慘的是..通通有.可想而知連隊行起軍.那姿勢真是慘不忍睹.要是你走在最後面看的話.(有心情的話)會笑到趴在地上.有的人從襠部就用刺刀割開(透風)..每個人都在碎碎念好讓自己落隊脫隊或慢行找個好理由..

突然聽到一起口哨聲..原來最前面的砲組(大多都是原住民)他們幾乎都是狀況外(沒有這些狀況.有也看不太出來)看到一群4-5位國中小女生..

不說別人.我自己趕緊摸索姿態.努力調整出還像個樣子又能勉強忍受的姿態.牙根咬的鐵緊..(又怕碰到汗)又在這調整的過程.利用前面的弟兄來遮住自己調整過程的動作.突然發現這心理過程很可笑.(離小妞越來越近了)轉頭看看兄弟們.一看.每個人都是這般.姿勢和臉上表情整個混合.真是想笑到不行..

忍著忍著(每個人都利用前一位弟兄擋住視線.)..到妞群約1x公尺時..全都咬著牙.走出最雄壯的態勢.(真是xx的痛到不行)..妞群進入喜羞竊笑的狀況了..有的兵還能含笑招呼.基本上隊伍是安靜的.

過了妞群..前面的開始..漸漸解除狀況..這像傳染病一樣..解除前都在回頭看看.是否脫離妞群觀察..慢慢的.我也不時回頭看..一方面也忍不住了.長呼一口氣..繼續李鐵拐...*_*

這時有個兵喊一聲..雄壯威武步5營..大家狂笑..^^


Go to Top of Page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新手上路

58 Posts

Posted - 03/12/2010 :  02:54:54  會員資料 Send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一泡尿和一條命

世上巧合的事很多.從來沒想到會碰上這麼巧的事.不去想也還真的差點忘了

有陣子在桃園觀音鄉守海防.連部在觀音鄉.左右各3個哨所.我們連上負責守備這一條防線.加上連部共7個單位.彼此間隔約1500-3000公尺.每個哨所(不算連部)約16人上下(包括休假)

白天到海邊監視塔守望遠鏡.倆倆換班.站2休4-8不等.看休假或建制有無缺補.晚上岸巡貼海岸邊走.通常是1士官帶2兵或1上兵帶2兵.
pm6:00-12:00一班.am12:00到6:00一班.每一巡班以自己哨所為中心.左右的單位各簽到1次(通常都只簽左邊或右邊一個單位.因為簽完一個後往回走時會經過自己哨所通常就打混了)這時就打個電話過去.報上這班次的名字請他們代簽.彼此都是這樣.偶而帶隊的會左右都走完.而且左右全部走完也剛好是6個小時左右不多不少

冬天時海風冷到刺骨.一般都穿上個6-8件衣服.最外面是罩著海防大衣.長到及靴.手套.套頭帽一定必備.就是只露個眼就對了(腫個像球).但還是冷到(刺骨)

天氣好時走海邊還好或是退潮.天氣不好或漲潮那肯定是又濕又寒.有次有個xx士官個不高但真是很xx.又下雨又冷又漲潮硬要走海邊.結果3個人只好脫褲子.裝備全扛上半身渡過去.漲潮又多垃圾(漂流木)還有白咖啡色的髒泡泡.我和另個兵個高水淹到腰.他可慘了.淹到肩膀.準備過去時我和另個兵動作很慢.意思是..真要這樣..?
看他一副很堅決.我和另個兵很快的速度過去.趕緊著裝順便回看.一波一波的浪打著他.有些小浪頭都噴上他的臉.手舉著老高.心想等他慘點在救他.看著他臉色蒼白的過來.3人不發一語繼續動作

那不走海邊的話.走哪.?..整個海岸防線後面是戰備道.約一臺半車寬度.會車時(很少.因為那地方是鳥都不去拉屎)就擠擠吧.戰備道兩旁是林投樹.(那時都會想到林投姊...*_*)

戰備道在戰時供部隊快速調動.平時除了少數百姓.就是長官查察用的.大半都是1官1兵騎車查哨.呼叫巡兵會合用.一般是上半夜機巡比較機會大.

某晚下半夜班.天氣不錯.溫度怡人.月光清亮.我們從樹林子哨出發.往草x(音踏)哨前進(在我們左邊.連部在我們右邊.面海).一開始就走戰備道^^]..

3人愉快的抽著煙瞎扯走著.時間約凌晨2點..雖輕鬆但還是機警著注意有無機巡(有時機巡會關車燈熄火來逮人^^])

那段戰備道筆直的.長度約白天一直線都看不到盡頭.林投樹讓我們視野不是很好.但隱約的感覺對向好像有人影.這種敏感度是三位一體的.噗.沒人想拿放假開玩笑.

腳步放慢了.漸漸不約而同.左右各自慢慢的靠向林投樹.(理智告訴我們不可能對向有人).距離近到我們無法忍受了.3位一體的默契也不多話.左右一閃都進樹裡.
同時頭保持著外探.瞎了眼@@..對向的人影不見了..我們敏感的詢問.是不是3個人.肯定後90%認定是對方哨所的人.我們大膽的慢慢走出來..對向的也從樹裡走出來..哈.彼此越走越近.

一看腳步就知道是對方哨所.(一種散漫的走法)彼此又驚又喜的囉嗦一頓.又戲謔又開心的亂吼.馬上人手一包長壽軍煙互相遞出.也約好等會就此回頭互相代簽

6個人圍一圈坐在地上.馬路正中央.圈圈中放著3個中型的背帶式手電筒.(有他們和我們的)手都撐在身後.我吐著煙看著月光.有一句沒一句的瞎扯.

這時對面的人.臉色一變.(6位1體的敏感度.不曾稍減)我們這方3位馬上回頭一看..@@..摩托車的車燈..我相信另外5個人想的跟我一樣..怎麼可能..燈光越來越近..我們傻在地上.都沒動.這有2個原因..因為實在是太震驚了.2是知道這時還看不到我們..但越來越近了..我們知道大概要反應了..約1-3秒..咻...6個人不見了..往倆旁樹裡閃進去..進了樹林還喬位置..雜草約半身高.呈半跪姿.頭與草齊高.全身只有眼睛外露.草綠色的制服.我知道很難看的到我..

月光照著路上..突然更傻了..!@#$@%$#^%$&*((.....3個手電筒大辣辣的擺在路中央...

頭腦如閃電般的轉.所有可能性都繞了一遍..結論是..要死.死一個班就好..問題是死哪邊

在往回看摩托車..嗯..應該還有個6-9秒的機會(這些秒數都是猜測.實不敢確定.月光+車燈和車子速度看不看的到我們)可以拿下手電筒..就這麼一考慮要不要衝過去掃掉手電筒..3-5秒過了..屁股動了一下..上半身往前傾..這時快..有1人衝上去了..手一勾掃掉了..身子慢慢的退回.也不敢再往後退更深.要慢慢的溶進環境裡..慢慢的把頭往下看.怕露出眼睛..摩托車..噗噗噗的聲音越來越大..

把槍慢慢的往下收..就怕一丁點的反光..

噗噗噗..車子越來越慢..越來越慢(鬆油門了)..心情盪到谷底..被逮了..只剩下是哪邊被逮..xx的..車子停在我前面..

我還是半跪姿..槍撐在腋下.混在與頭齊高的雜草中..前左右都是林投樹..不敢動..只是奇怪..怎麼沒出聲逮人..?

聽到架摩托車的聲音..人下車了..走到我面前了..我餘光掃了一下我右邊的兄弟
一樣的姿勢.約2步的距離..

突然我聽到一個很奇怪的聲音..是男生都會懂的聲音..刷..拉褲襠拉鍊的聲音..@@..不會吧..我慢慢的抬一點頭..不敢動作太大..目標距離我約1步半左右
用1/3在盔沿下的眼睛去看..一看差點沒昏倒..

一位歐吉桑..@@..再確定一下車種(載貨車)..@@..車上坐了一位歐巴桑........

腦筋一片混亂..歐吉桑正在找手槍..我大氣不敢喘的似哭的表情..(當然沒人看道)

馬上腦袋又開始亂轉了..這火繩手槍打不打的到我..這距離真是尷尬..多少都會掃到吧..我該站起來..閃開嗎??..歐吉桑會不會嚇死..不行..鐵會嚇死..橫豎一條命..頂多一泡尿..認了..><

還好..彈藥受潮..打不遠..沒k到..噗噗噗..走了..

6個人像戰敗的兵..陸續的走出來..遙望著車尾紅燈..又一陣七嘴八舌..總的說..假是保住了..沒多久..分分該死的手電筒..各自無聲返回哨所..一路無言..

我心中一直再想的就是..我站起來的話.......

Go to Top of Page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新手上路

58 Posts

Posted - 03/12/2010 :  11:38:53  會員資料 Send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寫完上文.想起那個xx士官班長.他是4營的.我們5營接他們防地.他沒歸建..倒霉的是.4營還是原防隊時.我就是少數5營先來支援.等到4.5營換防時.我就順理留下等待自己連上的兄弟.當然把他的豐功偉蹟說了一遍.

在野戰師裡.五湖四海各路英雄好漢著實開眼.百來人左右的連隊.宇字頭(台北兵)只有7個.我是其1.高中兵也很少^^]

我不曉得別連如何.很幸運的是我很喜歡我們5營1連(營長真帥一看就是個精幹的武將).幾乎沒有所謂的(學長制).老兵在行軍過程會拖.拉.推新兵幫新兵扛槍.休息時.新兵自動幫老兵補衛兵.野戰師裡重視的5項戰技和5000公尺和行軍(我戰技500滿分.5000公尺23分左右(24分及格^^]).行軍只要是不要穿新點的鞋或新一點的衣褲.都是火力班和砲組拼快的.祇是很少贏過原住民.可憐了後隊.會跟很累^^}).這些ok.在部隊自然會多點尊重.

我們連部組文書剛好是我國中學長.本來要我接他業務.後來退伍後連部組聚會.說起當年開會討論為什麼不讓我接.說因為你太能混了.你再接連部的話.還得了.哈哈.
後來學長竟把我送幹訓隊(受訓3個月)還說錢領多要請客><(傻傻的就去了.心想反正都2年.沒差).快結業時.被退訓了.(當兵前有違警記錄.少年輕狂愛玩)隊長還不想放人.回部隊後開始過著步槍兵的日子...

阿兵哥一般都很尊重職業士官.縱使有些小問題但都無損他們的領導.幹訓隊出來的.要順利帶兵就要有點功夫.沒有功夫就要有點手段.沒有手段就要有點親和(一般來說資深上兵比資淺幹訓隊士官還有威望).

那位xx班長(側面了解)一出學校就入伍(沒有社會經驗).一入伍就被亂搞進幹訓隊(因為沒有人要去).結果造就了一個做人做事都很差.官威可擺的很大的全國最小官.

他是哨長(原本輪不到他但士官很缺.暫代)勤務分配(他的喜好).假期點.班哨飲食採買.小娛樂..等等..真是#@%$#^$&

我就這樣在他的官威下(叫我巴結這種人.更痛苦).渡過原本是步兵福利(16個人.原本應該是童軍團式的生活)的守防期...以致於上文的(渡海)實非只因單純的克盡勤務.而衍生的不滿
Go to Top of Page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新手上路

58 Posts

Posted - 03/12/2010 :  17:55:39  會員資料 Send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我的5營營長

雖然營長和小兵不可能太多的機會互動.但營長對基層士兵的士氣恐怕最直接.師旅長太遠(師長也很正點.聽說也是行伍上來.戰時可能要把命賣給他了).連長就不用說了(肩膀不夠寬).部隊2年換了這麼多連長.沒一個投緣.連長以下基本上我是他們的愛情顧問..^^](有一次.連上2x多位弟兄集合到台北找我玩.我把他們帶到夜店踢正步和鎮暴操.全場瘋狂一堆光頭)..可能連長感覺的出來.要是他也淪陷的話..

營長對我們要求的絕對要求.該訓練的絕不磨練.該放的假也不會多給.小兵要求不高這樣就謝天謝地了.訓話絕不廢話曬太陽.穿上軍服英挺.永遠佩著腰鎗.有次營部辦公聽到他交待4個連長事務.穩健.清析.明確和絕對壓力..我心想這對兵是福氣(我們守衛兵根本不怕是哪的高官.確認先.不能進就是不能進.搞滲透.門都沒.還可能賺到假).對連長們可能屁股要夾緊..雖說命令還是會從連長到我們身上..這是我第1次和他近距離接觸..

有陣子對岸漁船常越過中線近岸騷擾(頻繁)..但我們都沒碰上.那陣子壓力很大.捉兵去宣導各種狀況及後果的集訓沒停過(陣地被突破的下場.還有當班的衛兵簿保留3年.突破與走私點.退伍都把你捉回來)..*_*

有天2輛吉普..噗噗噗的朝我們哨所接近(那時忘了是在哪個哨.常會換)還沒到.哨塔衛兵就通報了.整個哨都翻了.吉普一定是大官..

是營長.第2次近距離觀察他.一點也不緊張.越看越有趣.崇拜極了..他把全哨都拉到海邊監視哨塔旁..我正在納悶..要做啥哩..海風和海潮音很大.他拉拉小帽..真是xx的帥.^^]..我還在狐疑時.他丟了個狀況給哨長..狀況..(紅)漁船xxxxxxx接近中該如何處置..

我一聽就醒了..完蛋了..我們這哨長接的住嗎??我還蠻喜歡這哨長的..我知道他應該沒問題.但就怕緊張..因為一路狐疑.忐忑不安的過來..大家都再想.哪出包了..我腦袋亂轉..趕緊回想營長說的是什麼..他太帥了..*_*

哨長支支唔唔的(很慘).我移動了一下.到他背後.用背景音掩護.加低咳嗽音說..如此這般.哨長不耐的用手在後揮動.意示我別擾亂他.但我別無它法.只好像錄音機一樣的重覆在哨長身後播放.越唸越大聲(怕背景音蓋掉)..

哨長下令了.我一聽就傻了.這是亂命.

命令.簡單直接.全體向(紅)漁船接近....(我們連衝浪板都沒有*_*)..大夥提著槍(被催促)往岸邊跑去.哨長還在營長旁.我邊跑邊放慢腳步.嘴裡邊和弟兄說..到岸邊怎辦.不是這樣.慘了慘了(真怕放假被毀了).更何況還曝露自己..
到了岸邊.我低頭茫然的看著海潮上限..似乎有模糊的聲音要我們臥倒(不確定).要臥倒嗎??..有幾個兵臥的快..哈.衣服和槍等會要好好搞了.我撐著不臥.裝傻站在那.不時回頭遙望.看接下來的命令....

哨長在營長旁..營長大吼一聲.通通回來.我看著趴在地上的兄弟.有的衣服沾了濕沙.噗.頭盔按下的發噱..跑回去..

就定位後..營長說話了..聲音有點火又不太火..對著哨長說.也讓我們聽到..狀況如何處置..如此這般..哈..和我的如此這般一樣..說完問哨長..了解了嗎?..哨長點點頭..營長又講了一句..不要太緊張..該怎辦就這樣辦..哇靠..太帥了..
(後來有天真碰上(紅)船.那帆狀就像電影裡看到的一樣.當然如此這般了)

營長一走.我們馬上如此這般..通知下一哨..紅營長接近.如此這般處置..哈哈.





Go to Top of Page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新手上路

58 Posts

Posted - 03/12/2010 :  18:02:54  會員資料 Send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補充上文.

如此這般..通知連部及左右各哨.監視塔持續追蹤通報..地面兵員3人一伍岸邊掩蔽保持目視
Go to Top of Page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新手上路

58 Posts

Posted - 03/12/2010 :  22:31:31  會員資料 Send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義字.倒過來就是(我王八)

吃過飯後.阿兵哥三三倆倆圈在一起抽煙閒聊.30分鐘後打包準備移防.也沒人認真打聽防地.基地訓的日子結束怎說都是輕鬆的開始.反正不是山防就是海防.都是鳥不會去拉屎的.我也不想去打聽.全師從師部到洗衣紡都有我的眼耳..^^]..

我也不曉得怎會這樣..在師部幹訓隊時..才發現整師的單位我都能混..*_*..各單位不斷的從師外進來然後出去..銜接教育真是很有用.加上幹訓隊又是全師各單位.大多都是那時打下的基礎..

在師部跑5000時.被洗衣紡的兵叫住.哈.^^出外靠朋友.真的.隊友3322的跑.我在喝綠豆湯.當然後面還是反被聰明誤.有人再記錄><.不過幹訓隊我只跑完過這次完整5000..很不容易說.當然這些福利只是對比一般步槍兵而已.不過後面我混到比師長傳令還爽..^^]..後來還是喪失了..就為了一個義字.><

人真的是很習慣的動物.其實已經不想離開營基地了..有感情了...*_*

在基地日子裡身體變得很好.當然幹訓隊操的基礎也是.幹訓隊晚上要200個伏地挺身.大約120以後就不是太標準了.在基地只要80.反正被天下第1師這名稱壓的鬆不了.退伍後才發現好多天下第1師....(傳說營測驗還打掉過陸戰隊..不負責發言..一切都是傳說.我也沒興趣確認或沾沾自喜..反而操的有理..><)

約7點左右.軍卡一輛輛殺來.開始裝備上車.行李上車.人員上車.然後就出發了.大家都和營部衛兵或一切看的到的營部兵道別.我們一走他們營部連要等到換防的部隊回來才能下勤務.

路途上大家搖頭晃腦上上下下.抽煙的抽煙發呆的發呆.?好像待宰的豬...只知道好像是去龍潭..龍潭..龍潭有什麼單位..大家7嘴8舌..一陣後也沒趣了..好像一群待宰的豬..

9-10點左右吧..忘了.(反正最後和連部組喝茶抽煙時已經02-00左右.那時我是1兵.)看到圍牆了.軍營的圍牆.哇.這牆不錯.享福了..轉灣看到衛兵又爽又悶的是..是憲兵在守.那這單位.高級的唷.大夥嚷嚷.又一陣7嘴8舌..

我心裡想著是營部.(營長好帥.男人味.噗.哈哈).

長官們捉著載豬的車.放豬下來.集合.連長說..各位這裡是陸軍總部.我們的新防地..我眼睛一亮.哦..我心想不知是好是壞.隱約不太喜歡..官這麼多..可能不太自由吧..海防一直是我最想去的..雖然很無聊.設施又超爛..

分配完後大家動作了..我和連部一起.幫他們搞些小東西..只要不是搬裝備.就好.不過這次偷到雞屎了..連部東西重的雖有人搬..但雜項太多了..分配的人也少..他們可以慢慢搞..他們補休的機會太多了..步槍兵可是一個動作一個命令..這次蝕本了..還好連部組都熟..我也用摸的.逼他們自己也動手..事實他們也比我急..因為業務馬上就要跟上..

當大夥洗完澡.自身裝備行李就定位時.床上躺平..我和幾位班長和連部組還亂成一團.又睏又累.自身的東西只放在床位上.幾個人在房間裡喝茶抽煙閒聊.結論是一切明天在說..看了一下衛兵表..這個重要(想了一會)..我說我先站吧..突然睡不著.新地方又要重新開始.突然想起中心就兵變的女友..不怪她..大我7歲也沒啥好要求的..^^]..回頭想想20啷鐺毛頭一個.一邊站衛兵一邊喝茶.想著明天怎樣搞個補休...*_*..

萬萬沒想到..後來在陸總混到幹個收發.騎腳踏車上下班..4人一間房..吃官膳..^^]

先休息一下.整理回憶.前面一寫..通通湧上來了.都沒校對.見諒.^^]


Go to Top of Page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新手上路

58 Posts

Posted - 03/13/2010 :  02:07:39  會員資料 Send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我只在陸總本部排過這一次.茶衛兵..整夜都我當班.因為這樣可以配合和連部組補休..補休不是睡覺.是不用擔任連上其它事務.連長當晚早就不見了.據說是和同學聚一聚.大概總部裡有熟人.

昏了一天後.又要打包?@@.昏倒.一排排長把我們1排集合好.給了這指令..*_*..那為什麼昨不早說..1排的弟兄都碎碎唸..(1排的排長也是正點.師對抗很能帶著我們亂玩.搞到台中市鬧區大亂.一個排的兵力.還是不同單位的排級人數.都是掉隊收容的)

原來昨天轉進來的那個門.對面有個小營區(長白營區)也就是軍法處.也有個小型監獄.當然都是軍事犯.(我後來在這碰到鬼.*_*.當然這種事見人見智.但真是很有.該怎說.很有說服力.也是我差點第1次衛兵開槍)

我們要去那邊執勤..心裡一想.嗯.也好單位小.比較舒服.那邊也是有個排級憲兵.我們一起連合勤務.營門口各出1人.安官是他們.我們是4個監獄塔哨3個地面哨(含大門)看守所內就是全部都是他們.我們不能進去.

一到營區就爽了.設施一級棒.全天候熱水.反正很舒服只是活動空間不是太大和自由.打牌.下棋.看電視.就是下哨的消譴..伙食也棒.哈.反正對步兵來說.夠了

地面哨3點也就是大門.側門.和後門.4個塔哨彼此都能看到.7個哨都是互相能支援的.圍牆都是鐵網.晚上橘亮的探照燈.照的剝亮..討厭的就是憲兵的眼神.雖不是全部.有的還蠻聊的來.但就是有那種xx的.沒多久我就和一個xx的對上了..還真是拿著電話對罵..從大門管到空中哨..><.不過我也吃定他們不過就是高級的衛兵.能記點嗎?..噗..

有些老犯人可以自由的走動..有1個到期了繼續留在裡面.不走了..脫節太久了
真的都是老兵.聽到梯次都想立正

老犯人有次帶著2條煙從側門往內走..我在空中看到.他也往上看.搖搖手上的煙.
我馬上轉頭.地面哨都放了.我管做啥.?基本上也沒有人交待這裡的文化.守則自己看..誰會看..?

禮拜天會客.低階軍事犯校級以下會客是隔著玻璃和親人講電話.憲兵監聽.校級的在小花園.我們要出1位兵.邊聽邊記錄.我就被派到一次校級.他和親人說著說著.我邊聽邊寫..越聽越震撼..這種事這麼大.怎都沒聽說過..那時小蔣還在..說著說著後來是對我說..不曉得是吐苦水還是要我記錄下來..反正我聽到後面感覺是長官沒擔當.下面就倒霉..(最近不曉得是不是在這有看到類似情事)..可能版本不同..

這校級軍犯到後面是對著我說..大概是這樣..在某地碰到某事.(我到後面也問起他了.*_*)他也說不清楚..xxxxxxxx..總之開火全打掉了.xxxxxxxxxxxxxxxxxx
.也有警示.但持續接近中.回報得到的答案是按接戰處置.命令傳達有誤差還是怎樣.總之變成火力展示..*_*..以上xx保留..本來寫了.但想想不妥還是刪了(也想那麼久的事記模糊了).原來老國老共本一家呀.噗.

日子就這麼平順下去.放假收假值勤.衛兵時做著白日夢.

有天排長把我叫去說.你去處裡找某長官.@@.疑.也就是營區裡處行政區.那裡也是我們不能進去的.

心平氣和的進去.見了長官後.他東問西問總之問了一堆事以後.他說這裡缺一位收發業務.每天都是去總部(對面)做些例行機密公事.還有福利.願意嗎??

@@..哈哈.哇哈哈.哇哇哈哈.哈哈哈哈(小人得志).當然..嗯..你明天開始上班..^^..嘿..就這樣我開始了在陸總部的橫衝直撞的日子了.馬上打包..搬到樓上..^^兄弟們都在道喜..我就是喜歡我們連隊.

Go to Top of Page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新手上路

58 Posts

Posted - 03/13/2010 :  22:00:21  會員資料 Send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我的排附

前文亂命的排附(哨長)思緒亂跳.見諒

這排附人好.脾氣好.善良(他是連上兄弟的大債主).其實這樣兄弟反而更合作及遵守命令.沒人(敢)害他

我有次差點害慘他.我和他和1位兵出公差.我帶他們溜回台北玩了2天.回部隊前等車時.帶他們去玩了一下電玩場(穿軍服)..^^}..真是白目.剛好被便憲捉到.本來我是想帶著他們拔腿跑.那地方就在我家不遠.很熟.巧的是便憲是我國中同校同學.^^]..自然無事

他手榴彈不行.遠度和準度都不行(他手肘有點問題).也沒人會笑.有次2-3個新兵一笑.被全連狠臭了一頓.因為沒人是十項全能(包括做人).他每次丟完.也很自然下來.絲毫不已為意(一連的文化真好.我認為1連是5營最強的.5營是全師最強的.也有人說是7營.但最後師對抗是5營打掉對方師部.圍的死死的).1連一直都是5營尖兵連

師對抗時.才讓我開了眼.職業畢竟是職業的.

對抗時.有天晚上我們1排從大部隊裡停下.停下的地方有座橋.橋後面是若干的低矮民居.橋右邊是高聳的砂石堆.1排排長交待排附一些事後跟部隊走了.排附交代班長一些事情後.各班拉開.火力班的我倆.(主射手是原住民.喜歡他)當然就是砂石堆頂點放槍.分配完後.看到排附和班長把橋炸掉..嘿嘿..猛吧..天驚地動...

(開個玩笑)..炸掉就是在橋上畫圖形.(真不知他們去哪搞的粉筆還是什麼.基本上線條很粗及明顯)..分配妥當後.大家原位休息..原來我們要守住這個點.主射手東跑西跑的到處打屁.真服了他.不休息算了.爬上爬下也要體力吧.真浪費.

不定時.偵搜連的吉普或摩托車(DT)會來看看.天知道他們來做啥.反正那是大人的事.我就在砂頂抽煙看風景.好好的享受這一刻..我在這邊.我生命旅程的一個記憶點.無線電的聲音嘰嘰沙沙傳來的聲音急促混亂.

砂堆上保持平橫不容易.很惱.站起來整裝一遍.我是全排最高點..能見度不好.對向一片漆黑.我們這卻有橘暗的山燈.敵暗我明..整完裝後.自然呼了一口氣.拿出煙點了.吐一口時.@@..對向有零零散散的線條蠕動感(非常不清楚確定.剛好在能見度的臨界點).我連滾帶爬的衝下來.向排附報告.4-6個人跟我又爬上來了..><.把我整好的窩地又弄亂了.機槍都滑掉了.

排附跟無線電說.叫他們派輛有燈的機動車..約1分鐘來了輛吉普.把燈罩拿開.往橋上一照..@@..靠..橋上倆旁密密麻麻的兵匍匐前進中..我在上面永遠忘不了他們隊伍前端的臉..哈哈..像123木頭人全都定住了.像群傻子..沒想到等會就該我們變傻子了...*_*

排附喊了聲狀況.下面的弟兄精神早已提到50%了.只是繼續鬆散閒聊.狀況後我們各自跑到分配點.盡可能掩蔽自己.(那些該死的燈)無線電開始嚷嚷回報.吉普繼續照著.前向木頭人們3322低著頭抵光.我們心想橋不是炸了嗎?..一堆咒罵聲.排裡的兵向著對向叫.橋炸了.橋炸了.退回去.

不一會.吉普走了.對向又一片漆黑.我們看不到他們.他們可是看的清楚(人數..)他們最少2個連.我們7嘴8舌的評估著.我問了下排附現怎樣.排附說已經報裁判官了.再等裁官過來.上面的命令是不准退.死守..*_*..可是不是說玩這個對抗不能有死守這命令嗎?我又狐疑了..算了這是大人的事..我好好的掃光他們..噗..

為什麼不能有死守這命令..因為對抗前的行軍訓練壓力累積和2軍近距接觸的情緒發酵.曾經出過人命.所以出發前刺刀都要用鐵線纏死(理由是刺刀掉了怎麼補.事實是什麼都能補).但是沒人把刺刀纏死..(會解開)因為刺刀在行軍過程多少都會用到.千奇百怪.雖然都是沒開光的刺刀.(戰時都要磨一下的)

緊張的氣氛在這橋上濃密的散開.對向也是.說不去想刺刀的故事是假的.

排附和2-3位班長站在橋頭.幾乎在同1時間.(排附叫所有人來橋頭)對向的人站起來了.我問了主射機槍要帶下去嗎?.主射說不用.這要擺給裁官看的.這時想起該死的裁官怎還不來.士兵都留傳裁官都再和2軍的官喝酒.因為同學或學長弟的關係..*_*

對向的人走過來..排附壓低的和我們說了一聲..這條線守住.通通不准退..這時我才認真的覺得..玩真的..*_*..

2軍接近到約10步左右對峙著..對方來了2-3位軍官.應該是連長以下的軍官.先向排附報了單位和職稱.相同亦然.然後對方說叫我們退.就開始了各說各話..XX的橋都炸了.還廢話這麼多..

對方說就算炸了.你們這丁點兵力我們仰攻也過了.有個班長絕了..他說那你們下去.擺好火力點讓裁官說.難不成你們都練過水上飄..*_*..過癮呀.這樣和階級高的衝.對方說注意階級態度.這邊我們也說那演習規矩你們就不遵守了嗎?..又開始自說自話了..我後來沒太注意對話..我注意力都在對方兵的臉上和衣服.看他們的浮燥感.

他們連長來了..我這時才算鬆了一口氣.總算來了個主官(其實更糟).我事後一直回憶回想.這連長一定是在後面看棋.想方法.先來小官壓壓看..

他走過來的同時.一穿越他們最前兵時.整排敵兵一齊向前(應是算計好的).壓到只剩下那幾個大人圈在一起的空間..他們滿滿的兵擠滿整座橋.我們就兩列兵.班長都在後面壓陣.排附被他們大人圍著..就是被圍.

對方主官一來.那口氣就好像是我們連長一樣的口吻.劈哩啪啦一陣.鼻子幾乎是貼著我們排附罵.排附默然的站在那被罵.我們都很火.不一會那個連長對著我們說..退開..排附這時說了句..通通不准退.給我站好..哇靠..真帥..我們信心昂然的站著..這時連長轉身就走..一走對方兵就壓上..(短兵相接)中間夾著排附和對方1-2位軍官..

短兵相接到什麼程度.就是面對面.然後彼此的槍碰在一起..不一會就產生了碰撞聲音的節奏.那聲音混著槍體本身和彈匣的碎音.很有節奏的碰撞.我沒槍站第2列.一直仔細聽著節奏有沒有變化..班長們在後面左右來回走著.嘴裡一直唸著.注意防線.注意防線..

雙方的兵都沒出現漫罵的或情緒上的字眼..只是彼此酸來酸去..酸到上刺刀的字眼時.(對方)我們說抽圓鍬..他們主官就急了.連忙制止..

不一會裁官來了.雙方分開..大人們彼此細說.裁官也說不能死守.無線電也很忙的不斷通報.

後來排附接到無線電命令.下令退開.人裝集合.他們就地停止不准繼續前進.我們整好就往回走.我們有個兵大聲的向對方大聲的報上我們單位叫他們記住..噗..真帥呀..我們以最鬆散的隊形退走..

這時.我突然注意到一件很奇怪的事..有個兵我不認識..??..其實這很常見..訓練時.整個師都是這樣.各單位混雜.都是就近靠攏收容..只是我記得.我們是最後斷後守橋的..大部隊老走光了..我看著他的演訓名牌顏色和盔上的顏色..但橘光根本看不出來..我問了一聲..你是哪單位的.一問大家也發現這兵不認識.他也傻傻的看著我們..我大笑說..你跟錯啦..你們人在後面..噗..他馬上往回跑.我們7嘴8舌又大笑的走了.看著排附.我很驕傲.我的排附.

補充.這到處都有的橘光還讓我們俘虜了一輛坦克.^^ (待續)











Go to Top of Page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新手上路

58 Posts

Posted - 03/14/2010 :  16:40:01  會員資料 Send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小兵比官大

第1天上任後.原業務和我忙著交接.清點.但內心的一個問題一直想不透.就是為什麼找上我.還有怎會在實兵連找人.?.我問過排長.排長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就是有人要我.我推論是上次軍犯筆錄的文.看過後.剛好收發業務要退了.補充的兵一直沒到.所以就近點我.我心想這真是好人有好報.*_*..

事後也一直在側面了解.那補充員要是補上了.我是不是要回實兵連.得到的回答不很確定.但肯定的是.只要上手.處裡不會找自己麻煩.陸總部要留人.還要問過誰嗎?.一切看你的表現.可惡的是原業務歸心似箭交接的模糊.但想清楚不過就是個(收發)跑腿.整理.確認.業務性搞清重點.剩下就是固定流程.所以也無事.倒是身份很尷尬.聽說已經再處理.(薪水還是步兵連發)

生活習慣就位後(和原單位只不過樓上樓下).業務也順利上手.陸總部各單位位置和業務窗口也一一熟悉時..有天排長留給衛兵話轉告我找他一下.??

見了排長.排長很客氣的說(真見外).他說XX.我知道你的事情再處理了.但目前你還是領連上餉.每天能支援1班衛兵嗎?.1班.?..(2班都可以.我心想.世上沒有白吃的午餐.我祖父母一直告誡我的)

天知道未來會怎樣.何況我喜歡1連弟兄.我馬上立口答應.我更補了一句.幫我排4-6或5-7或6-8班次(一方面這班次最冷.睡的又熟.2方面是可以慢慢吃早餐再上班).哈.祖父母的智慧告訴我既然答應人要求.更要做足.我說我還是搬下來好了.因為根本沒差.上衛兵也方便.另一方面和那些業務兵格格不入.冷的要命.

兄弟們熱烈的歡迎我.有個兵笑著順口說了(吃柑橘的回來摟.台語發音)我知他無心和他相處的也好.但排上還是有人臭幹他一頓.哈.我窩心又尷尬的化解一下.

我混的兇大家都知道.但有些事情你還是要付出(有能力幫的上弟兄就幫).要生活2年.怎能當人是瞎子.瞎一會可以.365天可能嗎?更何況能混是本事.這就好像是光棍不擋人財路.1連沒人會擋人福利.

每個組織都有捉耙子.我們的捉耙子就是連部組.但連部組很上道.阿兵哥也被薰陶的很好.所以沒啥大事.都是相安無事.

我在新兵中心.是從頭抽煙抽到底.沒被擺過道(我覺得).就算被擺也找不到我的煙^^].快結訓時.輔導長說.我知道你是公賣局...意思就是連上煙都是我供的..

我這種兵是新訓中心的眼中釘.被操的很慘.叫你吃飽吃光再操你.操到吐膽汁(只被聞到煙味><.我說撿到煙屁股..噗.).能扣的假都扣.管你成績好不好(我是整條煙的進.會客時.馬上擺到教育班長的內務櫃當然要選哪個班長.)有機會再聊.噗.(常看到新聞.警察搜嫌犯的窩..其實除非你把東西用水泥糊進牆裡.沒有搜不出來的)

後來下部隊.部隊輔導長和我深聊.他說我看你還好呀.怎新訓中心把你寫的如此不堪..我只能苦笑回答.算是不長眼吧.^^]

我和教科書體制無緣.當我認清這事實時.就想當職業軍人.保家衛國.戰死沙場(電影看太多了).被我空士退伍的老爸狠揍了一頓.揍的好.

每天上班就是先整理文件.然後背包一背.上了鐵馬.S形的往陸總部去.一般業務兵都是穿軍便服.我是習慣穿野戰服..(舒服..想坐就坐想躺哪躺哪).

在部裡規定是不准跑的.熟了以後.跑的兇.為什麼呢.?..趕緊把事做完.就可以做我的白日夢.東想西想.東摸西摸.處裡的藏書不少.也是我常待在書櫃前.看著千軍萬馬歷史大戰.只不過看完就忘了.就像皮影戲..只剩個影..*_*

部裡官比兵多..最多的官都是尉級再來校級..這些官和兵說話都很客氣..客氣到我覺得納悶..難道是這些兵都很有來頭嗎?..我的認知是..很多是要兵代勞.而兵少..就這樣.我努力大膽的跑.當然階級禮儀不會少.手敬個不停.這後來養成習慣.到現在待人接物.開始與結束都是敬個禮.

校級和將級在跑的過程.有時很難細看因為都沒戴帽子(一顆花和一顆星).將級不是很常見.因為辦公的位置不是常和校級和尉級或我們這種業務兵混在一起..但每天都會碰個幾位.也因為和校級尉級相處多了.說話自然.當然跑的過程難免碰到將級.但一樣動作.敬個禮就風遁而去.留下濃濃的煙味(當然.還是常被告誡不要跑).噗.

可是有個習慣.眼睛經過時會喵一眼.哦.是將級.心裡就會抽一下.閃更快.直到有一次.剛閃過一位中將(也還是碰過).心想慘了..*_*..心都還沒抽完.就聽到大吼一聲.站住...那走廊回音之大.丹氣十足.媽耶.該不會實兵師出來的吧..順著跑勢.跺2-3步..這2-3步裡腦筋又得海轉了..突然想起一幕..然後停下.這時走廊的官兵全停了.只聽到我的鞋音.啪啪停.我來個標準的向後轉.然後手一提.啪啪不待他說.就跑到跟前.來個禮.過程中眼睛十足的盯著中將眼..其實這種長輩也看很多了.只是看慈不慈祥.^^]..眼睛軟了.我心也下了.膽也大了.因為我剛才的跑步可能讓他在別的官兵下不了臺.

他問.你知不知道這裡不能跑..我說.報告(將軍)知道.他快笑了.他又問那你還跑.我就接著說.報告將軍.軍情緊急......他笑了.溫柔的說了聲.這是陸總部.別跑了.我說.是..這時(將軍)不能說了.他揮揮手似笑非笑.我馬上屁股夾緊走了..一路上.校尉級都看著我..

以後還跑不跑..當然跑.^^]..只是沒跑多久..就(我王八)為了義字.跑不了了
Go to Top of Page
到第 頁,共 5頁 前一個標題 標題 下一個標題  
前頁 | 次頁
 發表新標題  回覆本標題
 友善列印
直接前往:
MDC第二論壇 © 2000-2002 Snitz Communications Go To Top Of Page
Powered By: Snitz Forums 2000 Version 3.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