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C第二論壇
MDC第二論壇
首頁 | 會員資料 | 註冊 | 最新發表 | 會員列表 | 傳訊 | 搜尋 | 常見問題
登入名稱:
密碼:
記住密碼
Forgot your Password?

 論壇首頁
 軍事討論區
 國軍與警察事務
 【專訪】老兵講古系列----軍旅生涯經驗分享
 發表新標題  回覆本標題
 友善列印
前頁 | 次頁
作者 前一個標題 標題 下一個標題
到第 頁,共 5頁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新手上路

58 Posts

Posted - 04/04/2010 :  02:25:27  會員資料 Send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準備搬家中.咖啡狂喝.希望移機前能打完師對抗^^]

幹訓班時.挑戰捉耙子

被文書搞到幹訓隊後.真是夠了.新訓+銜接+幹訓..搞了半年還是被操的像個新兵
幹訓隊約200人上下.日也操夜也操.吃個飯也是規矩一堆.更惱人的是還是背一些守則.這頭痛了.

幹訓隊有個魔鬼班長.身上刺龍刺鳳.滿臉橫肉..很自然的被歸類成魔鬼班長.他自己好像也很進入這種狀態.

每個組織白臉.黑臉.灰臉.花臉.笑臉.苦臉啥都有.自然而然.人都會找到自己的位置.然後就定位..真是奇怪?

當然我是魔鬼班長的少數眼中釘.但學員很多.倒也撐著住打混.只沒事就得戴著防毒面具匍匐前進.順便擦亮隊上的地板.這時學員的心態和投射的眼光就是.好險不是我...*_*..但我血液裡就是流著不安定的因子.

每天一早5000開始.一出發就綁鞋帶.再+個懶驢打滾.滾到草叢.然後回到隊上廁所後開始抽煙.等到隊伍回來後.把水潑濕身上在跑回隊伍中.冒著煙味和學員茫然無力思考的眼神繼續下個課程..我一直在考驗捉耙子的舉報.但奇怪的是也一直無事.

我同梯和隊上學員說.xx他是能跑的.下部隊跑5000還是xx把我推回來的..但天知道下實兵連的那種壓力.不會跑都跑了..但幹訓隊穿的那種黑膠底鞋.跑起來真痛..這種傷害免了吧.我是這樣想

包包李準備著各式各樣掩蓋煙味的物品.但是部隊裡幾乎沒什麼把戲逃的過班長.自然我火紅了.

我後悔來幹訓班了.因為自己被罰是混功不夠.但一牽拖到自己小組或是全隊.那種壓力就讓人無法接受.

慢慢的心也死了.除了5000還沒出包過..剩下的時間裡.乖乖的跟著隊上一板一眼.

每天就是聽著魔鬼班長的國罵過日子.他一背值星.就是度小月了..有次他背值星.剛好碰上隊裡驗收一些背誦準則..那天是這樣的..

吃完晚飯後.不多久就全副武裝拉出去亂操一頓..回隊上卸裝後已經11點左右了.
他老兄說了一句讓人昏倒的話.他說等下驗收準則...*_*..過了才能洗澡睡覺..><

全隊嘩然.埋怨聲4起..當然幾句連續國罵就靜了..少數認命的人.馬上翻起準則猛背..

200多人就擠在一邊寢室裡或站或坐的背誦..我茫然的看著守則..7分背3分在想200多人這要搞到什麼時候.?怎麼可能.?我不太相信..

鬼班長洗完澡走進來了.一屁股坐在出口的第3張床下鋪.狠狠的眼釘著我們.穿著短褲短衫露出眼花撩亂的青畫.xx的.看樣子是要玩到底..我埋著頭猛背.我自覺約有60%把握剩下40%模糊.

約5分鐘後.有人上前接受考試..全隊眼繃緊了.看著開砲烈士..通過了.不多久.第2位.第3位..陸續通過.越多人通過.大家心越慌..想去又沒把握.我想大家應該和我一樣的心吧..

到第4位時.我觀察到一個現象..就是每個去應試的學員.都會把書本放在班長的頭上鋪..咦..好像有個曙光.@@..我看著第5位上去了..心裡想我要是上去把書打開呈V字型讓書站著..這樣OK嗎?..^^]..心裡噗通跳著..

又過了..第6位上去了..腦袋亂轉.眼睛瞄著.手指撥弄著書本.壓出線條..XX的..拼了..

班長看後面沒人排隊說了聲..還有嗎?..我大步跨前..整間人都一愣..包括那魔青班長..沒人想到是我這混仙..噗..

我走過去.手勢往上鋪一擺.擺的過程從閉著到脫離班長視線時.中指一撐.打開了.一放在上鋪.順勢一壓.天呀.不要倒了..哈.站的鐵直.希望不要有別的班長走進來..

班長斜上眼往上瞧著我眼.我開始背誦.我知道他會不定低頭看書本校對(不知是他習慣還是自己也不熟)..我眼神不定望向遠方.拉回和他對眼時.掃過書本.我就在支吾(掃瞄).呼吸(掃瞄).和60%中間.穩定的背誦..過程中有種千萬的眼光注射感覺.從隊伍中襲來..一片靜默..隊上的背誦聲幾乎停了..我心裡在想這捉耙子.一定發傻.可能是幻覺.

背完了.班長看看我點點頭吐了一聲.嗯..我右手就勢往上收起書本.就往寢室外走..

哈..心裡蠻爽的.有種刺激感.^^]..我很想回頭看隊上人的眼光..真的很想..但我知道千萬不能回頭..一回頭..日後捉耙子就會執行他的任務了..我是這樣感覺.

我就壓著頭.拖著腳步.離開想回頭的欲望去洗澡了..我心裡想.可能等會一定有人依樣劃葫蘆.

隔天.沒人談起這件事.呵.到今天我還在想像全隊的眼光是啥樣..不過也真感謝他們.要是他們的眼睛都一起凸出的話..那樣子就太詭異了.我就很可能爆了.^^





Go to Top of Page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新手上路

58 Posts

Posted - 04/05/2010 :  01:42:35  會員資料 Send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終於開打了.長青2號

晚上8點左右.(機械化)師集結完畢.我捨不得把頭縮回軍卡.一直看著滿山的警示紅燈.每種機動.裝甲車上都有.空氣中迷漫著柴油味.慢慢的.所有車輛依序離開集合場.我縮回位置上了.所有的兵興奮著..就為了這6天..熬到現在..就是等著打完後的長假期4天.不知聽哪個渾蛋說.打贏的話有7天><..

坐了約40分到1個半小時(不太確定)下車步行.馬上就用急行軍出發(大概是搶位吧.再上一級就是強行軍了.只要有人到就行了)..漸漸的部隊越來越少.互相拉開.

約莫凌晨5點左右.部隊告知我們.隨時可能接敵.路上都是裁官吉普和我們的偵搜連機車.偶而會看到穿便服的諜報隊(我們連上有2位支援諜報隊)和長官碰面(真正的諜報隊是賣飲料的小發財.那個才厲害.呵)

我們連上往山上走去.不多久分出尖兵排(我們1排)又分出尖兵班.就這樣一路疑神疑鬼的走著.路2旁的樹林裡好像隨時都會冒出一堆頭舉槍對著我們.

7點左右真中了埋伏(我們這樣感覺).砰砰槍響.連上往2旁躲去.軍士官跑來跑去.看著營上作戰官帶著2位小兵在山坡放空包彈.一堆人狐疑這在搞啥呀.連個鬼影都沒看見.事後聽說好像碰到對方的偵查兵...唉...好像就幾個軍官玩的很高興..我們也擺的像個回事..不多久繼續出發了.

來到一個叉路.突然叫掩蔽.大夥躲的快.頭卻探的更快.都想看看敵軍在哪.?連上長官催促著阿兵哥往前.大夥這時可來勁了.嘩一聲湧向前去..這時我已經看到山路的轉彎盡頭有敵兵跑來跑去.躲藏和叫人的動作..連上都被命令好自個的位置.大氣不喘的看著遠方..@@..坦克..原來對方叫了輛坦克..哈哈..這好笑了..火箭筒兵很快的被叫上前去..這時約2x多個阿兵哥被叫出列(我也是其1)脫盔到路旁坐下..我再想這又是啥呀..一問..原來是陣亡...*_*..也好.乾脆休息..陣亡的人就在旁邊抽煙看戲..看活的人..玩的跟真的一樣..哈..不一會來了2輛吉普106無後座力砲車.擺著位置.看著裁官跑來跑去.無線電霹靂啪啦的亂吼.
當然我們打勝了..*_*..起身繼續前進..

不時得到的消息是.哪個單位超前.哪個單位遇敵..總之我們都沒碰上..就是一路走著.天空不斷的有軍機飛來飛去有的平飛有的小俯衝.根本不知是敵是友.長官說躲就躲說走就走.阿兵哥都是狀況外.(記得有架陸軍輕航機飛到樹梢高點晾過.感覺引擎都像快熄火的噗噗聲)有的說那是裁官的飛機.

慢慢的又和一些部隊雜處有裝甲有步兵.看著坐坦克的步兵.我是快噴火了..多想坐坦克呀.><..部隊混雜的很嚴重.連上大頭都不見了.突然看到營長氣急敗壞的跑來.問我們的排長..1連的嗎?..你們連長副連長呢.大家7嘴8舌.直到後面跑來一位上士說到.連長抽筋了副連長不見蛋orz..營長馬上就對著1排排長說你現是連長..*_*..排長一路被我們虧..噗.總的說就1路雜兵往前衝..也不知衝什麼..

部隊很奇怪的又分散了.又只剩下我們1連基本上建制還ok(我想清點人數的話一定很好玩).真是很奇怪的狀況..尖兵班和尖兵排混在一起了..這時大家已經很隨興了..隨便搞搞..一路的狀況外.讓我們根本像個無頭蒼蠅..

一路的瞎扯閒聊..突然部隊後面一陣喧嘩..大叫著xx(我的小號)快跑..我開始小跑步..跑什麼呢.??..就這時.才發現我已經跨進田梗..我還是第1位><..營長在後面又像鬼一樣的冒出來說..快跑..佔住那橋..??橋..哪座橋..我怎沒看到..後面又一陣的大叫快跑..敵軍在旁邊..我邊跑邊看.哪有..我怎沒看到.@@..後面幾位說.有啊.跟我們平行..@@..見鬼了..我怎沒看到..我沒用全力..機槍在我身上.我可不想摔到爛田裡去.一方面寬廣的田裡怎沒看到敵軍..??

@@..看到了..一長列的敵軍也在田梗上和我們平行(約3x公尺左右)..和我們不相上下..也是猛往前跑..靠.這麼近怎沒看到.(軍綠服真有用).@@..我這時才認真的考慮現在的處境..我是第1位..orz..媽的..跑步從小只輸原住民.><..我發起猛了..中間差點摔到田裡..撐著跑到瓜藤架點用手撈了一把回了平衡再繼續猛跑
一出田梗就直衝現在看到的橋衝去..後面有人大喊不是那座橋..我也管不了那麼多..總之2座橋都佔了.不是很好嗎?..我回頭看看.約4-6人跟著我..其餘部隊往我左邊跑去..我繼續往上一翻..@@原來是高速公路..回身往隊伍跑去..

我們搶贏了..但敵軍卻又都不見了..我們和營長在橋上呆呆的杵在那.營長他是很忙一直再說無線電..我們可就像個傻子..不多久就又跟著隊伍走了..我開始覺得無聊了..近2天了..就這樣.??

到了傍晚..在路邊休息..等餐車..聽說別單位都吃飽了.就我們連上餐車找不到我們..這把我們可餓的胡說八道..到了晚上約9點左右.才找到我們..丟下一包包塑膠袋.裡面是泡著水氣冷的(稀蛋)炒飯+鹽塊..

說到鹽..有次行軍訓練長官發給我們一錠鹽片..一加可把我苦死了.喝起來化學味濃.又解不了渴.比海水還難吞.整壺水掛在腰上.倒不是不倒也不是.最終還是倒了..一路靠著哥們點滴在心頭..*_*..

過了不久.不知怎麼的.(忘了).總之就剩1排排長和1位火箭筒兵和約2個班的人.其餘連上弟兄不見了..不過好在我們坐著餐車.也不知怎辦.排長說.反正到處都是部隊.總碰的上的.碰不上的話.連上還是要吃飯.一聽有理到也心情輕鬆..我們這時轉到台中市區了..

1排排長(正期)一路說著官校的對抗演習.聽他說都是空包彈(每個人)砰砰的打.排長剛到連上時.大夥都在打量這新排長.不過很快的發現好相處.他不會太操我們.不過就是有點很奇怪.也給老兵該有的福利和特權..但是有一點卻是大家很不解.就是他揹值星時.不管老新兵通通入列.然後來個整套的基本教練加答數..一般這種東西老兵是不入列的.左轉右轉向後轉..orz..然後他說一句我們答一句.
在餐車上我問起他了..他說..這是要你們習慣命令.沒別的意思.他要我們對命令是不經大腦而是反射性的..沒想到最後圍對方師部時.這種反應真很有用..

有點昏.先休息.擠時間再玩.^^




Go to Top of Page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新手上路

58 Posts

Posted - 04/07/2010 :  07:08:05  會員資料 Send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說服了餐車幫我們找部隊.閒聊中進入了台中市區.就在這時我們看到1-2輛坦克(忘了)一看是對方的.大家7嘴8舌的說打下來我們有火箭筒.建功立業.男兒當自強等等.哈哈.排長是不願意打(起初)畢竟是市區.我是冒了一句..實在是太想玩了^^]..演習視同作戰...*_*..其實排長本性是好勝也愛玩的.

不囉嗦.他說下車.車上還有3-5位別單位的兵和營部的勤務兵等等.大家一窩蜂的衝下車就往坦克衝去.坦克卡在車陣裡.機槍組我們上了天橋擺位.步槍兵和火箭兵基本上是圍在坦克4周.排長擋在坦克前面叫停..哈..市區的人都傻了..搞不懂做啥..我心在想若是我是老百姓的話可能以為兵變..

坦克兵也不知所措的探出頭來.(我聽不到對話.所以後來裁官來了.我認為是排長叫坦克找裁官)..就這樣傻等..市區除了小塞車和看熱鬧的狀況也還好.

就這樣等到裁官來了..一來就劈頭大罵(手上搖著3角小黃旗激動著比手畫腳)我也是聽不到^^.不多久就被叫集合..坦克在裁官一到就被放走了..裁官對著排長說你要搞到台中市恐慌呀.我的正射手這時冒出一句話.我差點大笑..原住民口吻..演習視同作戰啦..*_*..裁官氣的轉身就走.我們悻悻然的上了餐車不多久就找到部隊了

雞婆的人有時會發現寶物

有次行軍訓練大家渴到最高點.沒補水很久了..我們行在鄉野路上..突然發現前面士兵經過一根電線杆下.手都會指著地上..我很好奇.非常好奇因為這樣的舉動不尋常也沒停過.而我越來越接近時發現那是一罐舒跑..奇..那有什麼好指的..到更近時才恍然大悟..原來沒開封..@@..我心想..這太扯了吧.也沒人去拿.沒人相信.大概是感覺有人惡搞..走過後約5-7人時..剝的一聲..大家猛回頭看著開封的人狂灌..附近兵都湧上討口喝..唉..走在前面的.知道被開封的我們.無奈..*_*..剛好又渴又熱時..

對抗中有次走在一座橋上..看到一輛坦克..坦克上的兵探出頭對著我們笑..我們步兵哪有這種鬼心情..就繼續著走著.等我經過旁邊時..看了一下演訓牌..突然發現這顏色看不出來..咦..(橘光)..我想到1排守橋的經驗..我問前後這牌看的出顏色嗎??..我問了一下坦克兵是什麼顏色軍..他愣一下縮回坦克裡..哈..大家也感覺怪怪的..後來叫長官來..部隊繼續前進..聽說被我們俘虜了..哈哈..多虧了舒跑和守橋的經驗讓我雞婆了.不過沒啥獎賞就是了..演習視同作戰勒..*_*

看到軍隊刷過生意人

有次在山裡2個營還是3個營合在一起休息.那邊有座橋.橋旁是片空地.兵就在那休息.山邊有間雜貨店.阿兵哥開始鼓譟派代表買飲料..這種鼓譟傳染的很快.整片兵都躁躁的..長官說每個班派出1位買辦..我們班派出我..剛開始各營還有點秩序..但只有1對老夫婦守店..動作慢也沒那麼多飲料可以賣.不多久各買辦就擠滿小店.我看可以湊成一個連了.擠在店外的開始搬餅乾.這又傳染下去..很快的整個店能搬的就搬走了..我看著老夫婦被埋在店裡深處..心想這可能虧很大了..心裡更火的是口渴成這樣還搬餅乾和(蘋果麵包)類的..我回班上說聲抱歉.錢退回大家..不多久部隊很快閃人..我想各主官都不想淌這混水..

又一次走下山..但地形算開闊..隊伍呈面的下山..突然老兵說這是果園.不囉嗦整片果園就這樣的被掃的2266..我是也拔了2個^^]..但真有人猛拔儲藏著..*_*..是真的一吃..精神大振..^^]

失落的1排

不知怎搞的.還是很多單位像我們這樣..

連上又來到不知名的地方.龐大數量的軍卡和別單位或營上別連的步兵.聚在這地方休息..連長叫1排排長給了大概的位置叫1排去警戒..排長帶了我們1排出發了.左拐右拐的來到算熱鬧的十字路口..旁邊好像是某大學..排長叫我們各路口佈點.我和正射手被排長叫去一塊空地上堆滿的垃圾小山上擺槍..><..又大熱天的.我們當然抗命..排長在眾多的學生下英姿煥發的下命令..orz..我和正射無奈的爬上垃圾堆上..趴在上面..*_*前面寬廣的人行道上一排公車站牌..火箭筒兵更好笑的是杵著一根火管單1人立在十字路口路燈旁..好笑..我跟正射說..火兵那樣的站位不對吧..看看排長..他指揮的樂著.*_*..這時一班公車停在我們面前.好多穿卡其制服的女大生下來..第1眼就看著我倆..哈..情境好笑..我想很多隨手亂丟垃圾的學生都不好意思往我們這丟吧..

不多久就急急忙忙的的叫集合跑回軍卡集結地..跑死人的回去..傻眼@@..一片空地..被放鴿子..1排又失聯了..反正不知怎的又跟上對伍..哈..真是奇蹟..

記得很清楚的師對抗的前2晚..在師對抗前.有大病號的幾人都沒參加.有些是訓練過程中中暑等等..也不知該羨慕還是怎的..

快打完前2晚..一跎散兵約2x人(1.2.3排都有)被指揮到一個鄉下學校.路上我沒槍和一位老兵拿著通信的線捲.走著走著聽到威士巴的摩托車從很遠的地方來..蛇行.@@(那時沒想到是喝酒)以為他在騎好玩的..大家開始有點繃緊的左右閃..但真是無從閃起..大家使出凌波微步..很快的衝到近前..正對著我衝來..那感覺是好像和我有仇直挺挺的衝來..我往左一跳..我右邊的老兵被我拉過來.整個撞上彈飛..對方也飛起來了.那動作就像慢動作..再一看車.滑很遠的衝到對面田裡.大家心急的圍過來.無線電馬上呼叫..倒地的老兵慢慢坐起身子.我內疚的不得了..事後再等吉普時他說我怎不放手..*_*..我說我以為你會放手..大家圍著那騎車的臭罵(很累的步兵.噗)..他也醒了.冒著酒氣猛道歉.我看只差沒跪下來了..老兵感覺無大礙.還能有說有笑的..就是手痛不能動.後來吉普接走了.事後得知手斷了..都快打完要放假了.發生這種事.不過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輔導長中我的計

又一晚..我們約1個(混)排守個山路邊..邊上斜坡都是套房1間間的..(墳墓)..命令是守這..輔導長說大家進去1人1間要睡要幹嘛隨便..記得打聲招呼拜託一下..可是沒人要一間間的.不多久都擠成2-4間一起..輔導長說要2個人當前哨.帶1具無線電..我一聽無線電就好玩了.我和一位混兵使眼色.我倆自告奮勇領了無線電跑到墳區盡頭居高臨下的守著馬路..打了招呼就定位後..那位渾兵途中問我..怎的..我說2軍的無線電都通的.他們可以聽我們.我們也可聽他們的..無線電管制的又緊.這時到手不玩它個幾下.^^

但時而清楚時而不清.反正聽到有暗號或是啥問題.我倆裝著聲音就是一陣(很正經的胡說).倒也樂的開懷.久了也無聊..抽著煙看星空..突然想起電影裡面敲密碼的情景..我說來這樣玩一下..我就按著發射.用著指甲再發話孔上.節奏實在的敲敲打打..敲久也累了..剛停手不久後被喊回去了..一回看到那情景真是無言..輔導長很寧神的看著無線電..旁邊1員拿著紙筆..大夥全聚成一團..輔導長說..現在沒聲音了..等回發給營部去解碼..*_*..我和那混兵對看一眼..不囉嗦的坐下不敢說不敢笑..我補了一句..難道我剛聽到的是密碼嗎??..3-5位眼神寧重的兵員望著我肯定的..嗯..*_*..無線電被收回去了..不知是否快沒電了..當然這事不知後續了..^^]

晚點再戰.快要移機了



Go to Top of Page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新手上路

58 Posts

Posted - 04/09/2010 :  23:43:44  會員資料 Send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真是顆棋子

一忙.記憶就混亂.該想的想不起來.漏掉的跑出來.但打敵方師部.這關鍵又失望的一段.記憶尤新.現回想我們5營可能是預備隊.

一日上午.相當的軍卡不斷的駛入我們行軍路旁.旁聽的消息是要去打對方師部.哦.@@..大家為之一振.但就我們一個連..? 雖然不斷聽到我軍勝利的消息

上車行進中大家不多話.感覺放假離我們越來越近了.事實從開打到結束我們根本喪失了對時間的感覺也不知過了幾天.只知道白天和晚上

我們車隊慢慢進入一個看似軍事基地的地方.範圍相當大.那時沒人想到是對方師部.只是感覺可能要在這集合兵力再出發.至少我是這麼想.因為實在沒有緊張和急促感.

不知是看到成功領還是有人說(日後又在這受鎮暴訓).成功領@@..來這做啥..集結嗎?有必要在這集結.?實在想不透.?也壓根想不到敵師部在這.演習的兵家謀事也不是小兵能理解的.我們只是一個沙盤上的棋子.

路上看到一列列的新兵再上課.一個班長帶一個班教導著.雙方都再互看.

軍卡斜向一輛輛叉進空地..這時已聽到營長和眾多營連級長官不斷的開軍卡門急促的把我們叫下車.快快快..下車後直接就叫我們衝..@@..從看到成功領到下車喊衝大概不過1分鐘內.整個氣氛轉換很快.我看著先下車的弟兄被催促著(看著一輛輛軍卡不斷的跳出士兵.整個情緒被感染著激動).我一下車就看到旁邊的班長和學員全都看傻了.我很清楚聽到一位班長對著學員說.你們以後就會像他們這樣..*_*..(全身骯髒.軍綠服有深有淺.從裝備和衣著都是泥土髒汙)再轉眼一看..咦..應該不只我們一個連(大量的軍卡)..感覺上起碼2個連以上.搞不好整營都到了.

衝衝衝..往哪衝..?..建制凌亂阿兵哥看著一座山丘..這時營長和軍官們短暫說話後.連上兄弟扇形的散開.向著山腳下進發.我慢慢的靠向比較平坦的山坡時.聽到1排的排長喊.1排的跟著我.我一看排長往近90度山上爬上去.再一看.@@天呀約有8-10層樓這麼高..摔下來怎辦不要說爬上去.但是大家很自然的伴隨著排長4周.看著周圍的兵有2排的有3排的更有不認識的(可能是別連)我的正射不見了可能跟著2.3排走.

排長不斷的揮舞著手臂叫大家注意他及跟上..一爬才知山坡沒看起來的抖(一踩就陷進植被裡).不知名的茂盛植物成了大家的登山繩.大家就這樣往上爬直到能正常站立後.排長等了一會.(還有些兵零碎的爬著)就帶著大家潛伏著推進.很濃密的樹林視野不是很好.突然聽到急促的哨子聲(代表射擊)原來這有敵方的警戒兵.雙方哨音響的心驚肉跳.約3分鐘左右雙方都漸漸停音後..沉默的在樹林中對峙著.看不出來對方有多少人.我們有幾位兵挑釁的往前.聽到對方斥喝著不要動.樹林裡敵我雙方看不清.只知道樹枝不斷的晃動和綠色軍服斷斷續續的出沒.哨音也不定的響起.

我在排長約8點鐘位置距離約4-5步.之前突進的兵回來向排長報告不太確定多少人.但應該不多.聽完這些對話後.我細看樹林的動靜.這時被排長突然的一聲嚇一跳.排長大喊一聲.第一排..我在吶悶喊第一排做啥(想太多^^])..??這時聽到排兵整齊的答(又).我才頓悟.閃電般的排長繼續一聲..(跟著我衝呀)..這時才清醒..原來..@@..排長一直大喊著衝呀.大家嘴裡也大喊著衝呀..大家發自全力的吶喊.全力的往前衝.前面的兵回喊說他們只有4個..一聽大家更帶勁的衝..衝到那4個敵兵都跟我們混在一起.哈..他們可驚恐著..接著我們一路衝出樹林..一片泥土空曠高地.排長看了一下方向.判定了4個敵逃兵方向就跟著尾追..

3x員混排就這樣一路狂衝..直到對方約2x員迎向著我們跑來..很自然的他們成一列排好.我們呈糰狀的散在他們前面.他們身後這時又跑來約1x員憲兵..這樣對峙著.

很自然的就開始等著裁官.我們開始有兵坐在地上..排長一看就叫大家都坐下..對方不久也坐下了..排長到後面用無線電報告..班長不定的跑來告訴我們3連衝到他們大門口了..2排在哪.?3排在哪等等.

那邊風景很好.雙方都抽著煙.但他們身上是乾淨的.不時會聊2句.你們打完放幾天.吃的好不好等等..直到對方有個兵酸我們吃的.他說他們說多好還有布丁啥的..這時就變成酸話大會帶點火藥味..

先到這.趕點事忙.
Go to Top of Page

SleeplessPrometheus
路人甲乙丙

3126 Posts

Posted - 04/10/2010 :  03:57:59  會員資料 Send SleeplessPrometheus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輔導長中我的計

又一晚..我們約1個(混)排守個山路邊..邊上斜坡都是套房1間間的..(墳墓)..命令是守這..輔導長說大家進去1人1間要睡要幹嘛隨便..記得打聲招呼拜託一下..可是沒人要一間間的.不多久都擠成2-4間一起..輔導長說要2個人當前哨.帶1具無線電..我一聽無線電就好玩了.我和一位混兵使眼色.我倆自告奮勇領了無線電跑到墳區盡頭居高臨下的守著馬路..打了招呼就定位後..那位渾兵途中問我..怎的..我說2軍的無線電都通的.他們可以聽我們.我們也可聽他們的..無線電管制的又緊.這時到手不玩它個幾下.^^

但時而清楚時而不清.反正聽到有暗號或是啥問題.我倆裝著聲音就是一陣(很正經的胡說).倒也樂的開懷.久了也無聊..抽著煙看星空..突然想起電影裡面敲密碼的情景..我說來這樣玩一下..我就按著發射.用著指甲再發話孔上.節奏實在的敲敲打打..敲久也累了..剛停手不久後被喊回去了..一回看到那情景真是無言..輔導長很寧神的看著無線電..旁邊1員拿著紙筆..大夥全聚成一團..輔導長說..現在沒聲音了..等回發給營部去解碼..*_*..我和那混兵對看一眼..不囉嗦的坐下不敢說不敢笑..我補了一句..難道我剛聽到的是密碼嗎??..3-5位眼神寧重的兵員望著我肯定的..嗯..*_*..無線電被收回去了..不知是否快沒電了..當然這事不知後續了..^^]

晚點再戰.快要移機了







這讓我想到兩件跟通訊有關的事
一個是支援通訊連下基地~那在基地前訓上無線話務(就是學怎用拐拐)時發生的~因為其實大家都會用拐拐~所以講沒兩下子就開始轉來轉去亂玩~那時後營區在市區旁的小山上所以收訊可以收挺遠的~然後就在一個波段收到....當時後是090類比系統的大哥大的訊號
男:阿你無出企哦?我咖等咧來找妳
女:好啊~我馬很想你ㄟ
心想截獲熱戀(中年?)情侶對話~所以大家就興致勃勃的湊上去想聽說些啥
沒想到冷不妨那男的講一句
男:阿林ㄤ咧?
女:出企上班~阿林某咧?
男:馬出企上班
(好一對姦夫淫婦~冏)

第二是去新營下基地後
那天開到台南拔林去~那邊算是大內在進去一點~算是淺山區
我那時是開台M35A2兩頓半的當報務車~那整套系統還挺大的~走AM模式的波段~主要是當報務機也可以當成話務機用~不過我記得話務模式就變成沒加密的跟廣播電台類似的方式
那下車就拉好天線~讓士官老ㄟ測通一下~然後我就照例四處去晃晃~熟悉一下地型~
晃晃後才發現後頭是"大樓區"~也就是民營的納骨塔啦
那附近不多遠有個只有一條街十幾戶的小村子~那個村子小到甘啊店的冷飲只有兩種可以選~然後夜晚就到了
差不多晚上八點之後~報務機響了~可以聽到大概有(中老年)男女約莫四五人的聲音~唱歌談天好不高興~還有彈奏樂器~但是詭異的事是~唱的是歌仔戲~彈的是月琴跟二胡~而且更詭異的事是~聽的出有幾個人彈啥樂器曲調但是就是聽不懂它唱啥?也聽不出它講話的內容~可是聲音明明還挺清楚的~然後唱的歌仔戲發音也很奇怪~比較像粵曲而不是一般通俗的台語歌仔戲
然後士官老ㄟ試了了又試就是沒有辦法濾掉這些聲音~切到報務台都OK~一切話務就是都是這些人在唱歌仔戲~而且各波段都試過都是一樣
當天晚上就這樣搞到十點多~搞不定就不管它了~然後報務機就這樣響了一個晚上(我記得是因為得切話務模式才能聽到報務音在Call人)
等到隔天天一亮~又是一切正常..................

說到這個接收民用通訊的信號~後來回營上時已經搬到新營區去~那哨所底下就一個村莊~那站哨的時後打開7A在切到某個波段~就可以收到下面不遠處里長伯它家的家用無線電話的講話內容...........


Go to Top of Page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新手上路

58 Posts

Posted - 04/10/2010 :  21:02:10  會員資料 Send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77(拐拐)巧克力..湊熱鬧玩過.印象不深..再墳區用的是胸前斜背式的無線電.
夜晚那個樂團真像是冥界傳來的.....*_*..

將軍(象棋)

酸話大會到最後連憲兵都插進來了..不插還好.步對步還有種相惜的感覺..憲兵一進話場那可真是自討沒趣.連對方步兵都停話了可見..大家捉弄著憲兵說.鞋子很髒要記點嗎?等等..平時被憲兵找麻煩的火氣都在這樣可以口無遮攔的狀況下嘲弄著.最後火藥味越來越濃時被排長制止了..大家就安靜的對坐..憲兵從頭站到尾..真是..

啪啪啪..的陸航直升機從深處飛起來了..不一會聽排長說那是對方師長..為了面子讓他安全離去..這時更又一陣嘲笑.對方兵員無言以對但也是嘟嚷幾聲..

叫集合了.不久隊伍就在山下會合(互相說著發生的戰事)..到了火車站..聽說要坐火車回去.我心想就這樣???都沒玩到..心裡怨著1營和7營(師最強的營對手)都是他們再玩..更火的是一問放假4天..咦..不是7天嗎??..說我們認真打贏的話.不是7天嗎??..全連鼓譟著..更悶的是受人敬重的一排排長說.其實2軍演習只是讓雙方體驗調度.情報.後勤.佈署等等高階作業..勝負老早就決定了..怎可能讓紅軍打贏藍軍..*_*..!@#$%^&&*(....這段話對士氣打擊到極點..但也把鼓譟感全k的消失無蹤..

日後營測驗一領到紅軍牌時..嘿嘿..大家可是擺爛到極了..1個排整個混到山裡公車站睡大頭覺..半天找不到我們..哈哈(剛好碰到個下部隊一個禮拜不到的輔導長帶隊)不過就因這次事件輔長被罵到性情從此轉變..大家竊竊死語輔長的轉變.我說了一句話..一定有被罵這樣的一句..就是..那些兵都是2年兵..還完債拍拍屁股走人..而你在部隊主官任內的責任誰幫你扛..大家聽完不語.不過事實也是如此.也沒什麼好怨的.

隨想隨寫

有次在山中大家疲到極點.下了命令是睡覺.大家就在2旁的山溝裡躺著睡.還真好.很保暖..只是蚊子多到不行..不過沒人理.美個人都被咬的鼻青臉腫的..山蚊可毒著..不久下起雨了..也沒人理..可見累到最高點..我是爬出溝外抱膝睡..不多久..山水沿溝衝下來了..剛開始還小..我出聲警告沒人理..等到水淹到肩膀高時..也只有個位數爬出來..可見疲累的程度

有次在個休耕的田裡休息等待命令..旁有一個大穀倉之類的建物..太陽很毒.連上缺水很久.我看到臨馬路不遠.想說應有商店..我心想這時不補點水.更待何時..這種機會不是常有..

大家7嘴8舌的說會被捉啦..扣假站衛兵鐵定的.但真是渴到不行.我和一位兵就在大家的掩飾下延著田溝爬向道路..爬到一半..突然聽到斥喝聲..當場傻趴在地上.準備站起身來時..頭一抬往發聲處一看..哈..原來是3連窩在鼓倉裡..長官背對著我正在責罵不知啥事..我看了幾位認識的3連兵比了個噓動作..全3連的兵是窩在一起.眼睛凸出的傻看著我倆..

我倆埋身快速往道路去..到路邊了..也目尋到商店..但麻煩的是要站起身來..但一站有可能被發現..我倆杵在那..準備要放棄了..回頭看著連上兵遠望著我們..我倆僵在那..去還是不去..英雄心突然起了..我和那兵說..用衝的..2個人決定後找了個機會點.拔腿狂奔.買了4-5罐大保特瓶一路衝回田裡.爬回連上..忘不了回來時受到的英雄式歡迎..哈哈.看著大家喝著飲料.很過癮這次的突擊行動

有次有位老原住民兵和我商量.他說快下防地了.現基地也沒事了.希望我去向軍械借個剪子.他要剪開鐵網溜去中壢..我說不行..這一出包很麻煩.也累到軍械..但卻也想幫這個忙.部隊換防在即無事的很.這老兵和他不錯(砲組組長)前文那泡尿時..蹲在我旁邊的就是他..這事就擱著..一日在軍械室裡和軍械閒聊時.看到剪子.我向他借(他可惜他的裝備.不確定他會不會借呢)他問我做什麼.我找了個理由(忘了.看到剪子時腦袋就在想)..他借我了..我到一個最邊的衛哨後面剪了個大洞用樹枝蓋好.還了剪子.事後和老兵說起衛哨後面有個大洞你自己去看..他一看就說這你弄的..?我說不是..我突然發現的..他笑著看著我.我也笑著看他.一切不言中..從此那個洞變成連上對外管道..基本上沒衛哨的人都不見蛋..一般來說1x幾兵在外面很正常..衛哨零食小吃也沒缺過..進出都很安全..等於是衛哨再把風..哈哈..進出前後..都會再衛哨旁呆晃一會假裝聊天..*_*


Go to Top of Page

Luke-Skywalker
我是老鳥

Taiwan
26469 Posts

Posted - 04/21/2010 :  19:33:04  會員資料  Visit Luke-Skywalker's Homepage Send Luke-Skywalker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http://n.yam.com/cna/life/201004/20100421747583.html
大頭兵遇問題 手機直通指揮官

中央社╱中央社 2010-04-21 15:46

(中央社記者沈如峰宜蘭縣21日電)過去阿兵哥一看到威嚴的指揮官就想躲,深怕被訓話,但現在環境已不同,阿兵哥有疑難雜症可以直接打手機或傳簡訊給指揮官,只要合乎情理法,指揮官都會馬上解決。

「報告指揮官,我是某砲兵單位的二兵游沂豪,因為我身體因素不適應這個單位,可否請指揮官幫我解決?」游沂豪因為在新兵受訓後,不能適應砲兵單位生活,去年底直接打電話給陸軍蘭陽地區指揮部指揮官陳傳遠後,馬上被調到部隊其他單位服役,讓他不敢相信效率如此快速。

游沂豪表示,當兵不容易見到指揮官,當初直接打電話給陳傳遠時,感覺「天高皇帝遠」,起先很緊張,但後來並沒有想像中的恐怖,反而覺得陳傳遠很親切,也解決了自己的當兵問題。

「站在阿兵哥的立場來想,領導統御才會好」陳傳遠說,帶兵要帶心,軍官也不能一直坐在辦公室執行軍方決策與計畫,許多阿兵哥遇到種種問題,透過其他申訴管道後,到頭來還是要部隊內自己解決。

為了讓新進阿兵哥有更快的解決管道,前年起他在屏東當旅長時,都會發給每名剛下部隊的阿兵哥1張附有行動電話號碼的名片,手機24小時不關機。

陳傳遠表示,自從他這樣做之後,已收到數百通阿兵哥的電話或簡訊,希望他協助解決,不管是不當管教、體能適應問題,或是個人家庭生活經濟問題都有。接獲訊息後,他會找來相關軍官與當事人,立即了解問題真相,如果合乎情理法,都會馬上解決。

陳傳遠說,阿兵哥的來電他也不是照單全收,都會先了解個案背後事實才會處理與輔導,曾有阿兵哥想要挾怨報復,指控連長不當管教,甚至還有阿兵哥冒充家長打電話給他,希望達到自己目的,但後來都被他識破,但他後來都會給對方1次機會,希望不要再犯;也有阿兵哥不願在當兵期間只站衛兵或打掃環境,後來乾脆傳簡訊給他,希望下基地接受更多的挑戰、增強體能,讓他很窩心。

他表示,現在軍方已經沒有越級上報的禁忌或處罰,只要下情能上達、迅速解決阿兵哥的疑難雜症,任何管道都可以使用,這也是部隊指揮官與基層連長的「管教互助」精神。

=========================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President of IMFS(International Military Fans Society)



http://www.wretch.cc/blog/luke822
Go to Top of Page

Luke-Skywalker
我是老鳥

Taiwan
26469 Posts

Posted - 04/24/2010 :  16:33:40  會員資料  Visit Luke-Skywalker's Homepage Send Luke-Skywalker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http://www.tvbs.com.tw/news/news_list.asp?no=blue20100424125850
〈獨家〉電腦選的喔! 陳致中明天再當兵
記者:楊鎮全
攝影:莊庭豪
台北報導

前總統陳水扁的兒子陳致中,要不要參加高雄市議員選舉,還沒有最後定案,不過TVBS獨家掌握了陳致中的最新動向,就是陳致中要在明天上午,再度回到軍營從軍去。國防部證實,陳致中將會在明天上午,向左營海軍報到,接受兩天一夜的後備軍人動員召集,不過陳致中本人對這消息,非常低調。



http://n.yam.com/cna/politics/201004/20100424861848.html
國防部:陳致中25日依法參與演習

中央社╱中央社 2010-04-24 14:37

(中央社記者李明宗、王淑芬台北24日電)國防部今天說,前總統陳水扁兒子陳致中去年遷徙戶籍後,被選充到海軍左營後勤支援指揮部,依今年「同心演習」實施計畫,25、26日須依法報到參與演習,接受召集訓練。

=========================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President of IMFS(International Military Fans Society)



http://www.wretch.cc/blog/luke822
Go to Top of Page

偷兒
路人甲乙丙

Tajikistan
3472 Posts

Posted - 04/28/2010 :  01:10:10  會員資料 Send 偷兒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路克大...
新聞貼到這篇來??
真的有點兒不知所云呀~~~

這不是動畫!!!這不是動畫!!!
你將會看到時光的眼..
勝利者將會是誰呢???
KeRo KeRo KeRo KeRoKeRo KeRo~~~
Go to Top of Page

偷兒
路人甲乙丙

Tajikistan
3472 Posts

Posted - 04/28/2010 :  01:17:37  會員資料 Send 偷兒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胸前斜背的應該是em7a吧???

話說鐵絲網...
拉鐵絲網還真是一件苦差事...
某次整修一個訓練設備的鐵絲網...
還記得當時還在窩幹訓班...
迎風面...冬天...下雨~~~
穿著雨衣幹活...
一來避雨...二來避風..
因為風太大...
雨衣被割的慘不忍睹~~~
然後我們幾個公差大家你看我我看你...
因為每個人的鼻子都跟蜘蛛一樣會吐絲~~~
鼻子被凍的不自覺的流鼻水...
然後被風吹出像蜘蛛絲一樣滿天飛~~~

這不是動畫!!!這不是動畫!!!
你將會看到時光的眼..
勝利者將會是誰呢???
KeRo KeRo KeRo KeRoKeRo KeRo~~~
Go to Top of Page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新手上路

58 Posts

Posted - 05/26/2010 :  21:22:22  會員資料 Send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老兵不死.一兵還在戰...

在生活的戰場中..我是幸運的.有福氣的...家還沒搬完*_*..重裝備已走.輕裝隨身.二地過..orz..要是中了樂透..那就不好玩了..*_*

阿兵哥與動物

阿兵哥跟動物很有緣..走到哪都有各式各樣的動物..尤其蛇..*_*

終於要下部隊了..在銜接等待分發時..忐忑不安..那是個什麼樣的環境..想太多也沒用..就是如履薄冰..(學校換太多*_*)

下午4-6點進了營基地..心想聽說下基地就是步兵被操的時候..惱..但..硬著頭皮幹..報到.分床.剩下自由活動..我整個營區走了一遍..不大也不小..*_*..

第1天早上..就跑5000..那是我第1次跑5000^^]..也是跑的最好的一次..最不痛苦..好奇探索讓我忘了身體的不適.後來當兵的日子..幾乎沒跑過(真正)的5000^^]..即使是戰技比賽中籤連..*_*.

接下來1個多禮拜..連上沒我這個人..沒衛兵.沒打伙.沒勤務.就是個廢人在營區閒晃..(那時準備下防地.很亂)..最後認識了幾位老兵說起我的狀況..跟上連隊了.

軍卡下午把我們帶到駐地了.環境好舒服..設施很舊了(木造營區)..一片像檳榔樹的林子裡..我們連部溶在裡面.

整完後..大家輕鬆發閒..我努力的去感覺怎會這樣一派優閒.??..一位老兵說.你運氣好下部隊沒多久.就守防地..然後幾個最後一梯的3年兵剛好基地退伍了..(就是我看到移防過程中.有幾位老兵都坐在床沿.啥都不用做.很會發呆....吃飯等退伍這樣..*_*..(想起我抽籤時還有路一特300取150.雖然後來通通都改成2年兵役後.但總定會有末代3年兵..還真被我看到..他們的身影..*_*)

我問了一堆問題..老兵懶的回我..最後其1說.這是守山防..也就是守彈藥庫..搶槍的事很多..搶槍.?..我半信半疑..一晚我和一位準備要退伍的老兵守半夜班的最遠哨..(雙哨單換).我一上來他不疾不徐的說起搶槍事情的重要性和過往案例.我們這哨是最孤單的點.支援不易..*_*.我心想真的和新訓銜接不一樣..入社會了..*_*

我倆背靠背持槍在最佳空曠點中央站了一小時..夜晚是我們的保護色.到現在真不知是他當真還是整個被玩掉..orz

後來常和未來的軍械士一起站.他大我1梯.

有天換另一個哨..疑..好多狗5-7隻..我心想這不是很好嗎??..不怕查哨..衛兵都認可的..這哨輕鬆查哨最少..我們不定的餵著..

路續病死.不一陣子剩2-3隻中小犬.有天又上那哨時..疑..怎狗都沒了..??打聽後才知被一位老兵吃了下酒..><..他x的是xx嗎.??..這樣怎站衛兵..><

狗是衛兵的最好朋友.最好兄弟.打死不退.

後來他被查哨捉到睡覺..真是不知該怎說(大家一陣怨他.他還認為我們小題大作.事情已經發生了說在多也沒用..後來的軍旅生活又碰到幾次吃狗.後來搬出軍法.才好一點)..orz(這老兵不難相處..但腦袋很奇怪.跟我講他結婚生子的事.更讓我兩眼突出@@)

阿兵哥真什麼都吃..orz..一條可憐的蛇.

有個哨點是要穿過一個砲堡陣地..大小應該是105砲陣地.前左右堆滿了50鏽彈盒.我們上哨從堡後門進去踩著彈盒從堡射口出再到哨點.下哨相反.

下哨小徑高低落差有幾個跳點..雙哨雙換..2人下哨一般都是跑的..3-5個跳點一路跳到砲陣地中央裡結束..跳點的節奏性很好..年輕都喜歡會比賽這樣的娛樂路徑.起跳與落點的完美..

落到砲陣地中央就是完美..一日下哨了..我跟在前兵後面..揹著槍跑跳著..一切完美..距前兵約1-2步差..他完美的在砲射口跳起..我看著他的起跳點.估算著腳步落點..右腳抬起瞄準落點時..前兵已在空中..我感覺他的落點完美..他一落地彈起直撲門口喊了聲..蛇..><..我右腳已經離地了..正撲向空中..><..我說了聲..在哪.??..頭往下看..餘光放大..身體縮起..沒看到..><..糟了..沒看到..又快要落地了..前兵怎看到的..><他會不會驚動了牠..........

不管了..準備自己該做的..我想扭動身體改變落點..想想沒用..那就..盡人事了.我縮成一團.點地.奮力跳起.撲向門..前兵在門口等我..眼神往我身後直盯著..><..6點鐘位置..

連滾帶爬.死裡逃生般的越過前兵.驚恐的轉身回看..@@..好大的一條蛇..捲圈的一大坨..直徑應有女生的手腕粗.

怎辦.??..我看著老兵..這樣以後上下哨怎辦..??..老兵說你回去通報..我看著..嗯嗯..好.^^]..我回去一通報..小亂成一團..一些平常不太喜歡的老兵突然忙成一團..疑..這幾個討人厭的老兵怎突然熱心起來了..大家7嘴8舌的研究該如何..最後拿了2-3根木製報夾..約7-9人衝去了..看了一會..大家一陣討論..驚動了蛇..往彈堆鑽了進去..@@..大家傻眼..

又一陣討論..2-4兵開始翻彈盒..那真像破壞大隊..往死裡翻..聲音震耳..

蛇在盒堆東遊西移..大家驚呼連連的示警..幾乎沒有完整的盒堆了..蛇曝露的時間越來越多..不定的彈盒朝蛇飛去..大伙嘴裡討論著這是什麼蛇有無毒性..臭青母..(哈..台語不輪轉)..真是臭..

蛇慢慢的不知是沒體力還是受傷..終於夾穩了..帶回一個哨班營地..生火剝皮的吃了..一路無言..最後看著一段段的蛇塊在清湯裡翻滾..眾人的碗筷前後左右上下的晃動..我和2-3位不敢吃的..各自忙去..

從此沒人下哨在玩跑跳了..最終的落點都是亂78糟的鏽彈盒橫死堆.








Go to Top of Page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新手上路

58 Posts

Posted - 05/28/2010 :  00:44:46  會員資料 Send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陣地突破

海防草X(踏.音).我不喜歡那哨.樹木太濃密濕氣重.視線不好.衛兵不好站.門口哨離班哨有點小遠.又是沒狗的哨><.(軍本明文每個班哨要有2-3隻軍犬)

晚上6點後門口哨就增加1人.雙人站.拉上2-4排釘(用塊木板打上釘子).再把2-3拒馬之字形擋住道路.然後阿兵哥在退回崗哨.大探照燈往徑外照.入口至崗哨約40公尺上下.

一日晚飯後.大家一樣的習慣.(抽煙.排泄.洗澡.翻筆友書寫信交筆友)到了近8點左右.大夥忙完自己後就慢慢的自動進中山室.開著電視.或吃或喝.抽煙.瞎扯.玩鐵椅..*_*..自己找空間半躺或站或靠..8點鐘..我們最重要的事要開始了..8月桂花香..投票決定的連續劇.

這時不站衛兵是最幸福的..(好站的哨連雙衛兵都可以看到電視).

中山室各種澡後的清香混著煙和徐徐的海風.每個人輕鬆滿足的表情.起先投反對票的後來都愛死了..沒事就哼上2句歌..哈哈.

開始了開始了(大夥叫嚷著).專注...廣告時的咒罵和討論.開始了開始了.靜默.點煙.專注...廣告時的無奈和嘆息..時間越來越靠近9點了.大夥已經開始捨不得了.

突然..警鈴大作..@@..(警鈴連查哨來都不能按的)..動作比嘴巴還快..鐵椅的推棄聲.拖鞋的啪啪聲.門口瞬間卡著3人..大夥都往外衝..4-5秒後..每個人都怨罵個幾句..命令後..2-3人開槍櫃的開槍櫃..剩下都被派去崗哨.

離哨約30公尺上下.5-6人小步跑去.崗哨的兵清晰可見.雙手持槍上刺刀.直盯前方遠處.我們邊跑邊想不透???..視野和腦袋不斷的接收和整理..2個人手上拿著長刀揮舞著.

大夥聽著衛兵說.眼睛都直盯著2人..皮膚黝黑.短袖短褲.頭上綁帶.赤腳.約27歲左右精壯男子.探照燈把他倆照的清清楚楚..帶著反光的長刀揮舞著.

哨長叫1位回班哨報告連部.那揮刀倆個人真很能罵(聽不懂)也很能叫..

槍彈都帶來了.大夥看了一陣..哨長被叫回去接令..在崗哨的人也慢慢的降低警戒心..真是很能叫.也叫太久了.呵.

那2人開始亂踢排釘..哨長來了.大夥忙問他..怎麼樣..哨長有點失魂的說陣地不要被突破...我當場傻眼..@@..

我看著那倆個人..再看看哨長..再看看衛兵..再看看大家..一陣安靜後..7嘴8舌.我都沒在聽..

哨長說把槍放回槍櫃.我跟著回去放槍.嘴裡一直問..就這句..沒了嗎??..哨長被我煩的很不耐..最後大聲說了..就是陣地不要被突破..

放完槍.我覺得要回衛兵那看看..共5-7人2隻槍在崗哨那7嘴8舌商量(有種被連出賣的感覺)..有阿兵哥不耐回嘴.那2人更是激動..但也就這樣而已..舞跳的好久*_*...慢慢的有兵嘟嚷2句往回走了..越來越多人回去了..我看著衛兵說..OK吧..??那2衛兵說..嗯嗯..我走前說了聲..起碼都要10聲對空比較對的起自己*_*..小心點..軍法就在你後面..

我看著那倆個揮刀人...中山室剩1-2人..其它床上躺平..這班衛兵真霉..應該打110的..

不知是不是阿兵哥調戲地方女人..
Go to Top of Page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新手上路

58 Posts

Posted - 05/28/2010 :  01:04:00  會員資料 Send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補充

海防後來一切沒事..連上一切平安.除了我的混神兄弟.連部上衛兵崗哨裡玩槍.開了一槍..
Go to Top of Page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新手上路

58 Posts

Posted - 05/28/2010 :  04:24:31  會員資料 Send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真的很會爬..

當兵中2次緊急狀況下腿軟..刺激..ORZ..

有次海防夜巡我們3人當班在中山室呼呼大睡(天氣涼快舒爽)..其餘阿兵哥各忙各的..約11點中左右..阿兵哥稀稀落落的.偶而有人倒水..燈是一直大亮..3個全付武裝的兵或睡或坐發呆..門口雙哨知道我們在裡面..我是睡到差點從鐵椅上摔下來..

突然電話一響..帶隊的一接..說了聲..查哨(這2個字很厲害)..3人像被電到猛一醒..我真的摔在地上..真響..我準備爬起身時..疑..怎回事..我又昏又醒的..我搞不懂我怎還趴在地上..看著2位隊友朝暗夜草叢裡奔去..我更吶悶..我應該是和他們一起..

我也不知怎的形成在地上掙扎狀..裝備搞的很響><..我還是找不出原因..像蛆一樣的在地上蠕動著..一位內衛重頭到尾注視著我們這方向..他可能看傻了..揮手叫我快走..嘴巴低吼著..(機巡)

冷靜點..怎會這樣..?..這時才發現..腿睡軟了..@@..怎辦..?門衛驚呆了..機巡的車燈和聲音越來越近了..

還好有練過..*_*..匍匐前進..2手交替的爬..身上裝備弄的真響><..這時..槍背帶斷一邊..@@..我看著槍離我好遠..我手上握著槍帶..我也驚呆了..爬回拿槍還是用背帶拖過來..真響..><..想個2秒左右..猛一拉..槍到手..爬向草叢..最近的一團草叢*_*

各種燈大亮..我大氣的不敢喘.看著機巡到處看看..走到跟前望望..走了.

我爬起來..隊員回來了..看到的人簡直傻了..差點全班哨完蛋..(除了睡覺的).一陣7嘴8舌..

另一次腿軟那真是生死邊緣

基地訓時..要去打靶..給火力班丟了滿滿2箱子彈.我們坐在地上開心的裝上彈鏈.我嘴巴說著.這樣才對..沒開過像樣的火..

老兵說..別傻了..3發點放..*_*..我說怎3發..?這槍又沒3發點放(還在坳)..上士說了聲..你自己感覺呀....

到了靶場..連上拉開..自己的傢伙玩自己的..附近還有106在射擊..

各種不連續的槍砲聲此起彼落..我看著火班的3挺機槍.旁邊列好的金黃色彈帶.心想等會好好的把大家給震撼一下..心裡打定主意..拼了扣住不放..*_*

人算不如天算..3挺安槍架上被鎖住的槍..我們的槍只能單發然後再上膛^^]..搞了半天..沒人透..排附搞了一會..丟了聲..重組..@@..我們知道重組也沒用..

另隻槍連出聲都沒辦法..*_*..只剩1支槍時好時壞..看著彈箱上年代久遠日期..賴給子彈..

沮喪到不行..不一會在槍後團成一起瞎扯抽煙吃檳榔..

看著子彈被有力氣和耐力的兵可能玩光..我本能的拆了約100發左右捲起來放到夾克裡.不甘心..

終於打光了..3隻槍安靜的曬太陽..整排火線就我們最安靜..營連各長官問起..我們像小媳婦般的報怨..漸漸的..各大小頭離我們很遠..

我拿出子彈走向我的槍..東摸西摸的好好給她愛撫了一下..裝上子彈..一扣..XXX..3發..我傻了..疑..??..後面老兵說..槍好了..我又扣了4發..疑..真的好了..我又2發3發後..左右看看..就是這時..我手一扣住..XXXXXXXXXXXXXXXXXXXXXXX....哈哈.....XXXXXXXXXX...過癮....XXXXXXXXX..真震撼的響...XXXXXXXXXXXXXX......整個火線靜很多..XXXXXXXXXXX....上士的咒罵聲遠遠傳來..管他的..XXXXXX..3發點放.上士吼著..XXX...XXXX..XX..XXX..XXX..XXX...上士轉回幾步..XXXXXXXX...靶燒起來了...*_*..營長走過來看了一下..我沉在那..引頸..營長轉身走了..上士看了我一眼..比了3..我站起來了..不玩了..幾個兵貼上槍了..

沒趣了..就散步去看看別人玩的怎樣..突然被連長叫住.QQQ..剛火班誰連發..口氣不好*_*..我說是我..他看了我一會..你去支援靶溝勤務..嗯..^^}..還好沒禁假或站衛兵..靶溝勤務也算輕鬆..我去報到了..

輔導長在那指揮著我們..步槍打完了..4-6人往中間靠攏聚在一起聊天..我坐在鋼盔上(忘了正反)抽著煙..突然..無線電傳來急促的話語..*_*..誰聽的懂..那樣的話機品質..這時輔導長說..話機是說槍榴彈射偏往我們這來..@@...

大家聽完抬頭看..我看到一顆巨大的砲彈形狀正剛過最高點成螺旋狀往下掉..@@..原來是真的..

因為我在吶悶輔導長真聽的懂..??..不過有1兵也証實..然後又看到..這效率真好..馬上臨頭..大夥全散..問題是..在溝裡只能左右跑.好笑..亂成一團..4-5個跟輔長一起縮在話機坑裡..

很清楚看到4片尾翼少了1片..彈尾在空中轉著..

我轉身拔腿就跑..但摔倒了..><..腿無力了..是害怕還是坐麻了?..又是匍匐前進..應該是怕..擠在一起的兵..無神的看著我爬過去..

25磅訓練啞彈..拿著這東東..大家一陣唸..輔導長當然被擠扁了..




Go to Top of Page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新手上路

58 Posts

Posted - 05/31/2010 :  22:54:50  會員資料 Send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阿兵哥與動物

又是他..砲組組長

海防的一個下午.潮濕.毛毛毛雨.光半陰.小寒..忘了在幹嘛..

砲組組長說..xx有事嗎?

沒事.

那你跟我來.

我說去哪..?

他說你別管..來就對了..

你一定要說..現是發涼癡呆的時間..

xxxxxx..我士官叫不住你..他吼著..

唉..我說了聲..要帶什麼..

他說刺刀..

....................他要幹嘛?..海防能幹嘛?..還能有有趣的事物嗎?

尋獵著廢棄碉堡.看看有沒有吸毒.野愛..還能做啥.??

沙灘和戰備道中間是防風林..一種沒葉子但活的很旺盛的硬細樹枝的植物林..彼此扭曲.糾纏.黏韌著.密到連視野都不是很舒服..

他朝那走去時..我驚呆了..@@..要不走沙灘.要不走戰備道..不是左就是右出班哨..怎直直的撞進去了......(撞牆我最會)..??

我抗命..我說..別搞了..你知道進去就算往左右脫離都很累..(我看他選個正中央位)..orz..

不會啦..你跟我來就對了..(來回2-3次)

xxxxxx..我是上士..

你到底要幹嘛?..做什麼?得不到答案..我看著班哨越來越淡.模糊..心慌..我往回走了..

xxxxxxx...你走回去試試..><

好了吧..我和他在裡面搞到他自己臉色都變了..想左右都分不出來了..直走只有直走..才出的去..直走勒..萬一直走是和沙灘戰備道平行勒..

你他x的..我咒罵的緊跟著他開過了路走..深怕樹枝反彈過早或過晚..手拿著刺刀半舉雙手護著頭部.看緊他的腳..努力(跟車)....

又是水又是汗的..有外露肉的部份多少都有點小擦傷..連擦臉上的汗都很緊..只專注護著眼睛..

全身就剩嘴巴還有空還有力..

x你媽..你他x的渾蛋..你他x的生你是幹嘛.............直到嘴巴累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碰到這種事..只有專心..

看到路了..我抬頭順著他方向看..哪有..他說有..一路上聽他說沒問題..可以的..我沒力氣罵了..就這麼一耽擱..只好猛力的也劈路說..想跟上他..

看到路了..2個人走出去的樣子..怎會這麼高興.orz...我看著他..我問..現在可以說幹嘛吧..他還是不說..不說我就真的不走了..我往戰備道回去了..他說..好啦..我告訴你..我是找個東西..我說找什麼...他就自顧自的往2旁邊看邊找................只好跟著他..算了...

農田出現了..田裡有2隻水牛..我抽著煙..心不甘情不願的跟著他..保持約1x來步遠.

他突然逗弄著牛..*_*..又唱又跳的..orz..我說..別搞了..

牛看著他..他耍弄著..我看看牛看看他..口氣越來越急.大聲..離他越來越遠..

我心想..阿牛哥...你別跟他計較..

牛噴氣.跺步..前後小移..我霹靂啪啦一頓..牛慢慢往前走了..組長跳的更賣力了..orz..我又驚呆了..氣呆了..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眼前所看到的事..我差點腿軟..無力..驚呆了..

牛開始小跑..當然..冤有頭債有主..*_*..1隻牛很熟悉的加快速度.也知道如何在田裡最省力輕鬆的加速度..牠完美的加速度..眼直盯著那個白癡..那白癡還在跳..orz..

我腦袋在整理我看到的..書到用時方恨少..只好看看身上有沒有紅色的東東..

腦袋浮出了一個問題..我要幹嘛..我是不是要做點什麼事..我轉頭看看一大片農田..和腰上別了把厚實扁尖鐵桿..和另隻牛..牠之前看了2-3眼就不理了..

我要往回跑還是跟上..我心不甘情不願的慢慢小跑跟上..(腿上有鉛塊)...

心裡想的髒話比嘴快..我張著口看著組長往我這跑來..我停下來了..靠..

怕斷電..先發射..*_*

Go to Top of Page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新手上路

58 Posts

Posted - 05/31/2010 :  23:46:30  會員資料 Send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我看著牛的眼..左右小移..組長也左右小移..orz..我真的罵不出來了..

我賤..我試著看看我有這份能耐轉移牛的注意力.讓組長鬆口氣..我看著組長跑步的臉..那個砲組組長應有的胖短壯..我真是無言..我簡直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

我引開了..組長停2下喘口氣..牛追我著..我跑著..我有自信牠追不到我..

我跑著.聽著牠的蹄聲..力量的充沛感(牠吃草很久了><)..距離..最恐怖的是蹄聲的密集度越來越強..我節省力量..全換個調吐氣的跑..想跑出最好的速度與節奏..讓牠知難而退..但沒多久就慌了..想想..真不愧是隻水牛..帥..

組長沒跳了..><..我不能往林鑽..近不深..繼續跑還是回頭找組長..*_*..

跑..想起小時候所有的跑類遊戲..(比不上阿甘就是了)..

我放慢腳步拉近跟牛的距離..越來越近..頭閃電回瞄2-3次..還是不敢讓牠太近..早點動作了..

猛低身..雙腳前跳並排像拔河..身體往後斜點屁股往下..撐著身體的難受..煞住..扶地轉身就跑..聽著蹄聲..嗯..有效..但牠好像更火了..反應也是讓我出乎意料..追上來了.....

這次的加速度著實驚人..有種屁股要開花的感覺..我發足狂奔..牛也發足狂奔...牠是最自然的體態..我身上很多泳衣.....

這時..我突然想起那該死的組長勒..我一看他..我看到他看我的臉..他往回跑..沒命的跑..我驚呆了..交互掩護有聽過吧..我x你媽的..

他喊了聲爬樹..不喊還好..我x你媽的哪有樹呀..林投樹嗎?..x你媽的那是另個哨..

我快絕望了..台灣水牛..真是夠猛..連角都低風阻..

我看著組長的屁股..突然我燃起一絲希望..我跑在他前面..

人真是要有希望的..功力提升100%..我眼睛直盯著組長他的梯雲縱(武當輕功^^)

離蹄聲有遠了..組長完了..他知道他完了..3種跑步聲..彼此心裡有數..

牛轉追組長了..

組長突然往偏跑..我心鬆回氣看他往的方向..鄉下低矮紅磚黑瓦小間破敗雜物民宅....這時候除了交互掩護還能幹嘛.?..我很好奇他的想法..

他快被牛衝到了..我往他方向靠去..伴隨著(他們)..

我又傻眼了..組長一跳..跳到窗戶的鏽鐵條頂端..@@..怎這麼靈活..(我看過一個住校時更誇張的跳)

我的傻眼突然和牛眼對到了..牠眼比較大..><

我的速度也不凡..趁牛還沒回神..我也跳上去了..只不過矮組長一節..蹬2下也上去了..就這樣半跪下著屁股黏在牆上..我看著組長的臉..我x你媽的...

最後一次見他..就是光武演習..禍福相依真是沒錯..海防被捉去踢..orz

Go to Top of Page

dasha
版主

35825 Posts

Posted - 06/24/2010 :  10:26:43  會員資料 Send dasha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昨晚去應酬,聽到不少東西.
1.天候差時康定級內睡得像豬公,成功級內要煉鐵頭功(起床腦袋一定撞上頂部).外部看起來艦首一直上浪的康定,惡劣天候適應能力似乎不如成功,但內部人員的感覺卻截然不同.
2.康定級的B炮位戰力提昇大概沒望,因為底下留給垂直發射器的空間,之前被當會議室用,但依照"有人有食物的地方就有老鼠"的定理,海叢基部與會議室的空間成為最佳的鼠輩繁殖場所......
3.過去的美好時代,營區有酒有女人,男兵們都士氣旺盛嚴守紀律(平常不守紀律的,到大家不守紀律時你就要守紀律),上面收回扣井然有序,可以多收的就狂收,不可以收的就不敢收.進入本世紀,大家都有紀律,不守紀律的沒有辦法處理,士氣低落;然後,不分輕重緩急,一律30%,於是很多保養費只好臨時停繳......

吉屋出售
台北縣板橋市大觀路一二樓公寓,接近國小至大學各級學校及公車總站,離捷運及板橋車站不遠.
詳情請洽0931043559田小姐
Go to Top of Page

SleeplessPrometheus
路人甲乙丙

3126 Posts

Posted - 07/07/2010 :  02:26:44  會員資料 Send SleeplessPrometheus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dasha

昨晚去應酬,聽到不少東西.
1.天候差時康定級內睡得像豬公,成功級內要煉鐵頭功(起床腦袋一定撞上頂部).外部看起來艦首一直上浪的康定,惡劣天候適應能力似乎不如成功,但內部人員的感覺卻截然不同.




我聽我那個簽三年半在迪化艦待了兩年輪機士的同學講也是這樣
他說他們就算冬天跑南北偵其實船晃的程度也還好~
他在迪化之前是待老陽~他說這就晃的很了
他說康定級的船(本身)真的不錯~安定性好且自動化高~
輪機輪班只要三個人(三個是防止打瞌睡與分在兩處控制室)
他說就它估計大概只有四十個人就可以全戰備出航(包括損管)
不過必竟它只是輪機士~電戰武管那邊不見得估的準就是了~
Go to Top of Page

cchs
路人甲乙丙

Taiwan
2212 Posts

Posted - 11/04/2010 :  06:58:30  會員資料  Click to see cchs'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cchs a Yahoo! Message Send cchs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我熬夜看了這位已經退役的志願役士官的軍旅回顧, 有誰知道他出書的書名?

我的志願役空特日記
http://bbs.mychat.to/reads.php?tid=578164

窮到只剩尊嚴 窮困使野心滋生
Go to Top of Page

冗丙
版主

Taiwan
9184 Posts

Posted - 11/04/2010 :  09:07:31  會員資料 Send 冗丙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這是假的~
謝謝~


嘴炮衛漢統~網路復神州~
Go to Top of Page

cchs
路人甲乙丙

Taiwan
2212 Posts

Posted - 11/05/2010 :  19:37:42  會員資料  Click to see cchs'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cchs a Yahoo! Message Send cchs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我的空特日記--菜鳥的怒吼 本書已絕版
作者:mark999jrpan 封面繪者:megic 定價:49 初版日期:2007/06/10 ISBN:9789866902338
我的空特日記2-小兵立大功
作者:mark999jrpan 封面繪者:Megic 定價:49 初版日期:2007/12/25 ISBN:9789866902666
我的空特日記3-再會吧空特 本書已絕版
作者:mark999jrpan 封面繪者:Megic 定價:49 初版日期:2008/01/25 ISBN:9789866902741

竟然絕版了!! 而且是在便利超商販賣!!

窮到只剩尊嚴 窮困使野心滋生
Go to Top of Page

cchs
路人甲乙丙

Taiwan
2212 Posts

Posted - 05/14/2011 :  16:03:25  會員資料  Click to see cchs'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cchs a Yahoo! Message Send cchs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DISCOVERY有報導過其他國家軍隊訓練的情形,或許沒有把真正嚴格的過程拍出來,但光這些就比台灣軍隊強一半以上了!
抱歉!我的怨言多了些,但真的感觸太多也太深了;台灣軍隊的人數不能再減了,若不再加強訓練及改善內部,我們早晚要換身分證!

上戰場?對不起!妳們還不夠格!! (欲轉貼者請自由取用)
http://tw.myblog.yahoo.com/allenlin1976/article?mid=7831&prev=-2&next=-2&page=1&sc=1#yartcmt


窮到只剩尊嚴 窮困使野心滋生
Go to Top of Page

cchs
路人甲乙丙

Taiwan
2212 Posts

Posted - 05/15/2011 :  01:03:27  會員資料  Click to see cchs'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cchs a Yahoo! Message Send cchs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冗丙

這是假的~
謝謝~


嘴炮衛漢統~網路復神州~



如果你當我在造謠滋事 引發動亂 那中華民國真的可以宣佈腦死呈現植物人狀態了 言盡於此.... 我不想說了......

窮到只剩尊嚴 窮困使野心滋生
Go to Top of Page

cchs
路人甲乙丙

Taiwan
2212 Posts

Posted - 05/15/2011 :  01:08:38  會員資料  Click to see cchs'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cchs a Yahoo! Message Send cchs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踩到香蕉皮摔進來

準備搬家中.咖啡狂喝.希望移機前能打完師對抗^^]

幹訓班時.挑戰捉耙子

被文書搞到幹訓隊後.真是夠了.新訓+銜接+幹訓..搞了半年還是被操的像個新兵
幹訓隊約200人上下.日也操夜也操.吃個飯也是規矩一堆.更惱人的是還是背一些守則.這頭痛了.

幹訓隊有個魔鬼班長.身上刺龍刺鳳.滿臉橫肉..很自然的被歸類成魔鬼班長.他自己好像也很進入這種狀態.

每個組織白臉.黑臉.灰臉.花臉.笑臉.苦臉啥都有.自然而然.人都會找到自己的位置.然後就定位..真是奇怪?

當然我是魔鬼班長的少數眼中釘.但學員很多.倒也撐著住打混.只沒事就得戴著防毒面具匍匐前進.順便擦亮隊上的地板.這時學員的心態和投射的眼光就是.好險不是我...*_*..但我血液裡就是流著不安定的因子.

每天一早5000開始.一出發就綁鞋帶.再+個懶驢打滾.滾到草叢.然後回到隊上廁所後開始抽煙.等到隊伍回來後.把水潑濕身上在跑回隊伍中.冒著煙味和學員茫然無力思考的眼神繼續下個課程..我一直在考驗捉耙子的舉報.但奇怪的是也一直無事.

我同梯和隊上學員說.xx他是能跑的.下部隊跑5000還是xx把我推回來的..但天知道下實兵連的那種壓力.不會跑都跑了..但幹訓隊穿的那種黑膠底鞋.跑起來真痛..這種傷害免了吧.我是這樣想

包包李準備著各式各樣掩蓋煙味的物品.但是部隊裡幾乎沒什麼把戲逃的過班長.自然我火紅了.

我後悔來幹訓班了.因為自己被罰是混功不夠.但一牽拖到自己小組或是全隊.那種壓力就讓人無法接受.

慢慢的心也死了.除了5000還沒出包過..剩下的時間裡.乖乖的跟著隊上一板一眼.

每天就是聽著魔鬼班長的國罵過日子.他一背值星.就是度小月了..有次他背值星.剛好碰上隊裡驗收一些背誦準則..那天是這樣的..

吃完晚飯後.不多久就全副武裝拉出去亂操一頓..回隊上卸裝後已經11點左右了.
他老兄說了一句讓人昏倒的話.他說等下驗收準則...*_*..過了才能洗澡睡覺..><

全隊嘩然.埋怨聲4起..當然幾句連續國罵就靜了..少數認命的人.馬上翻起準則猛背..

200多人就擠在一邊寢室裡或站或坐的背誦..我茫然的看著守則..7分背3分在想200多人這要搞到什麼時候.?怎麼可能.?我不太相信..

鬼班長洗完澡走進來了.一屁股坐在出口的第3張床下鋪.狠狠的眼釘著我們.穿著短褲短衫露出眼花撩亂的青畫.xx的.看樣子是要玩到底..我埋著頭猛背.我自覺約有60%把握剩下40%模糊.

約5分鐘後.有人上前接受考試..全隊眼繃緊了.看著開砲烈士..通過了.不多久.第2位.第3位..陸續通過.越多人通過.大家心越慌..想去又沒把握.我想大家應該和我一樣的心吧..

到第4位時.我觀察到一個現象..就是每個去應試的學員.都會把書本放在班長的頭上鋪..咦..好像有個曙光.@@..我看著第5位上去了..心裡想我要是上去把書打開呈V字型讓書站著..這樣OK嗎?..^^]..心裡噗通跳著..

又過了..第6位上去了..腦袋亂轉.眼睛瞄著.手指撥弄著書本.壓出線條..XX的..拼了..

班長看後面沒人排隊說了聲..還有嗎?..我大步跨前..整間人都一愣..包括那魔青班長..沒人想到是我這混仙..噗..

我走過去.手勢往上鋪一擺.擺的過程從閉著到脫離班長視線時.中指一撐.打開了.一放在上鋪.順勢一壓.天呀.不要倒了..哈.站的鐵直.希望不要有別的班長走進來..

班長斜上眼往上瞧著我眼.我開始背誦.我知道他會不定低頭看書本校對(不知是他習慣還是自己也不熟)..我眼神不定望向遠方.拉回和他對眼時.掃過書本.我就在支吾(掃瞄).呼吸(掃瞄).和60%中間.穩定的背誦..過程中有種千萬的眼光注射感覺.從隊伍中襲來..一片靜默..隊上的背誦聲幾乎停了..我心裡在想這捉耙子.一定發傻.可能是幻覺.

背完了.班長看看我點點頭吐了一聲.嗯..我右手就勢往上收起書本.就往寢室外走..

哈..心裡蠻爽的.有種刺激感.^^]..我很想回頭看隊上人的眼光..真的很想..但我知道千萬不能回頭..一回頭..日後捉耙子就會執行他的任務了..我是這樣感覺.

我就壓著頭.拖著腳步.離開想回頭的欲望去洗澡了..我心裡想.可能等會一定有人依樣劃葫蘆.

隔天.沒人談起這件事.呵.到今天我還在想像全隊的眼光是啥樣..不過也真感謝他們.要是他們的眼睛都一起凸出的話..那樣子就太詭異了.我就很可能爆了.^^



講件往事吧 你接受的體適能訓練還蠻人道的
以前被列入牛鬼蛇神的名單中 大概 去當反共救國軍的下場比較痛快一些......

窮到只剩尊嚴 窮困使野心滋生
Go to Top of Page

cchs
路人甲乙丙

Taiwan
2212 Posts

Posted - 05/15/2011 :  01:49:59  會員資料  Click to see cchs'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cchs a Yahoo! Message Send cchs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Luke-Skywalker

http://n.yam.com/cna/life/201004/20100421747583.html
大頭兵遇問題 手機直通指揮官

中央社╱中央社 2010-04-21 15:46

(中央社記者沈如峰宜蘭縣21日電)

「站在阿兵哥的立場來想,領導統御才會好」陳傳遠說,帶兵要帶心,軍官也不能一直坐在辦公室執行軍方決策與計畫,許多阿兵哥遇到種種問題,透過其他申訴管道後,到頭來還是要部隊內自己解決。

為了讓新進阿兵哥有更快的解決管道,前年起他在屏東當旅長時,都會發給每名剛下部隊的阿兵哥1張附有行動電話號碼的名片,手機24小時不關機。

陳傳遠表示,自從他這樣做之後,已收到數百通阿兵哥的電話或簡訊,希望他協助解決,不管是不當管教、體能適應問題,或是個人家庭生活經濟問題都有。接獲訊息後,他會找來相關軍官與當事人,立即了解問題真相,如果合乎情理法,都會馬上解決。

陳傳遠說,阿兵哥的來電他也不是照單全收,都會先了解個案背後事實才會處理與輔導,曾有阿兵哥想要挾怨報復,指控連長不當管教,甚至還有阿兵哥冒充家長打電話給他,希望達到自己目的,但後來都被他識破,但他後來都會給對方1次機會,希望不要再犯;也有阿兵哥不願在當兵期間只站衛兵或打掃環境,後來乾脆傳簡訊給他,希望下基地接受更多的挑戰、增強體能,讓他很窩心。

他表示,現在軍方已經沒有越級上報的禁忌或處罰,只要下情能上達、迅速解決阿兵哥的疑難雜症,任何管道都可以使用,這也是部隊指揮官與基層連長的「管教互助」精神。



以前是作戰主官職權凌駕一切 現在卻缺乏實彈驗證 軍方大多數指揮官一直無法公開面對實彈演訓導致天天死人的現實

窮到只剩尊嚴 窮困使野心滋生
Go to Top of Page
到第 頁,共 5頁 前一個標題 標題 下一個標題  
前頁 | 次頁
 發表新標題  回覆本標題
 友善列印
直接前往:
MDC第二論壇 © 2000-2002 Snitz Communications Go To Top Of Page
Powered By: Snitz Forums 2000 Version 3.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