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C第二論壇
MDC第二論壇
首頁 | 會員資料 | 註冊 | 最新發表 | 會員列表 | 傳訊 | 搜尋 | 常見問題
登入名稱:
密碼:
記住密碼
Forgot your Password?

 論壇首頁
 軍事討論區
 戰略戰史與國際關係
 委員長言論看國軍問題
 發表新標題  回覆本標題
 友善列印
前頁 | 次頁
作者 前一個標題 標題 下一個標題
到第 頁,共 12頁

曹公孟德
路人甲乙丙

1887 Posts

Posted - 05/07/2009 :  13:30:22  會員資料 Send 曹公孟德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xk2008

美国人说国民党腐败无能,TG说国民党腐败无能,老蒋自己也骂国民党腐败无能,这些都是污蔑?



國民政府的確『非常腐敗』。

在抗戰這民族存亡的關鍵時刻,長期放任一支賊軍,拿國府的錢,穿國府發的衣服,殺國軍的人,佔政府的地,擅自收稅,以飽一黨之私﹗
該有的權利,錢、槍、衣全拿了,最基本的義務,服從軍令盡了嗎﹖

國民革命軍中最貪腐的就是『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一群賊兵,佔山為王,不服軍令。
該殺﹗

說得多了,實在教人唏噓﹗
1943年的重慶有言論自由,而延安沒有,在共產黨的控制下,一片黑暗,專制獨裁。
而像費正清這種所謂美國漢學家的親共人士,卻污衊歷史,顛黑倒白。

『1941年被徵召至美國情報協調局(美國戰略情報局前身),前往華盛頓工作,1942年9月至1943年12月被派往中國,擔任美國戰略情報局官員並兼美國國務院文化關係司對華關係處文官和美國駐華大使特別助理。1945年10月至1946年7月再度來華,任美國新聞署駐華分署主任。』
看一看費正清的經歷,在抗戰期間擔任官職身份前往中國,卻連美國最重視的立國精神之一的言論自由都可以視以不見,為虎作倀的為共產黨塗資抹粉。

在重慶可以辦反政府的報紙,在延安能辦反共產黨的報紙嗎﹖
整個事實被相反的謊言所污蔑。

『连一分军饷都不给还有脸要TG服从命令?』
事實上不止錢,還有衣服和武器,都發了。
結果在共產黨的謊言宣傳下,幾十年來,絕大多數的大陸人不知道真相。

“一些同志认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后来才统一认识:让日本多占地,才爱国。否则便成爱蒋介石的国了。国中有国,蒋、日、我,三国志。” [ 庐山会议上的发言 ]

“日本的南乡三郎见我时,一见面就说:日本侵略了中国,对不住你们。我对他说:我们不这样看,是日 本军阀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因此教育了中国人民,不然中国人民不会觉悟,不会团结,那末我们到现在也还在山上,不能到北京来看京戏。就是因为日本皇军占领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别无出路,才觉悟起来,才武装起来进行斗争,建立了许多抗日根据地,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创造了条件。所以日本军阀、垄断资本干了件好事,如果要感谢的话,我宁愿感谢日本军阀。”[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和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合作编辑的《毛泽东外交文选》中央文献出版社,1994年]

相對於委員長的言論,不如看看主席的言論。
共產黨的政策,就是讓日本多佔地,等日軍把國軍打殘了,他們再跑出來打國軍,佔山為王。

Edited by - 曹公孟德 on 05/07/2009 21:01:00
Go to Top of Page

曹公孟德
路人甲乙丙

1887 Posts

Posted - 05/07/2009 :  13:51:22  會員資料 Send 曹公孟德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http://dangshi.people.com.cn/BIG5/85039/9012928.html
『面對波詭雲譎的政治形勢,尚在皖東的中原局書記劉少奇在黃克誠與陳毅兩部會師后的第二天,即致電中央建議:“乘勝繼續向興化前進,佔領興化,徹底消滅韓德勤部,建立抗日民主政權。”繼之,劉少奇又致電陳毅、粟裕、張雲逸並報中央提出:“如能驅走韓便可組織華中敵后民主政府與總司令部,使我公開正式站在領導地位。”
剛到蘇北的黃克誠從根據地開辟后的實際情況出發,也認為暫時不宜主動攻韓。后來黃克誠專門說到這一點:“從蘇北斗爭形勢看,我們剛剛到達淮海、鹽阜地區,頑軍殘部、偽軍、土匪、特務、反動地主武裝等到處騷擾暴亂,根據地內很不穩定。當務之急,應是剿滅匪頑,發動群眾,鞏固根據地,先把腳跟立穩,再相機解決韓軍。”』

看劉怎麼說的,『敵后民主政府』,這政府並不民主並非重點。而是『敵後』,建立敵後政權,不是跟日本人打仗,而是透過打國軍建立的﹗

黃的話尤其可笑,列了五項敵人『頑軍殘部、偽軍、土匪、特務、反動地主武裝』,有日軍嗎﹖
頑軍殘部是國軍,土匪雖是賊,但也是中國人,反動地主武裝就是獨立的抗日勢力,除了特務不知是指國軍的還是日軍的,共匪是來打中國人的吧﹗除了投靠日本人的偽軍,那一項佔得上抗日的邊﹗
不過建立根據地真正的敵人,日軍呢﹗抗日的那一個正面戰場沒有日軍的,這游擊戰打得還真可笑。

共匪的開創根據地,就是拿國民政府的錢、武器、衣服,詐降成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穿越國統區,到達國軍與日軍交接的前線區域,假裝成友軍,並伺機展開襲殺守軍,攻城掠地的罪行。
由此即開始了八年間,共軍一再進迫殺害,與國軍的自衛反擊,較有名的如黃橋慘遭共匪殺傷的韓德勤部萬餘人,以及國軍反擊,千古不冤的皖南一役,殲滅叛亂匪軍萬多名凶手。

新四軍這支賊軍、叛軍、匪軍,八年間即殺害俘虜國軍十四萬三千人。共產黨的所謂敵後根據地就是這樣得來的﹗


Edited by - 曹公孟德 on 05/07/2009 20:57:48
Go to Top of Page

iamhappy
我是菜鳥

599 Posts

Posted - 05/07/2009 :  21:45:21  會員資料 Send iamhappy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一个拿苏联卢布机关枪和顾问搞武装割据推翻合法北京政府的党,一个一天都没真正统一国家的党,一个以自己党首的纲领不开国会自己命令自己进行所谓训政独裁的党,一个在民族危亡时候还一心打内战被人民抗议和兵变强推出来的党居然也有脸谈什么合法政府。
---
有人抽自己的嘴巴抽得還真響
Go to Top of Page

von_Guo
路人甲乙丙

4430 Posts

Posted - 05/07/2009 :  23:41:48  會員資料 Send von_Guo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 迫使日本仅仅在华北地区就动用140个步兵大队来进行不间断扫荡(即使治安极度恶化的45年,仍有125个大队的兵力),时不时动用十几个步兵大队专门进行大扫荡 。
<<<


To xk2008,

別逗了伙計 國民黨那時要是沒在前線拉住鬼子 要是和鬼子簽停火協議了 土共好日子就過不完了
呵呵呵 140个步兵大队?  我肴410个步兵大队來伺候你們還差不多咧
Go to Top of Page

老姜
新手上路

Taiwan
176 Posts

Posted - 05/08/2009 :  02:40:13  會員資料 Send 老姜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xk2008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姜

三、你認為游擊戰可以打贏侵略者?你要認為現在伊拉克游擊隊對美軍總體形勢佔上風我沒意見。

四、讓日軍龜缩於大城市及交通線?說反了吧,是你們龜在農村賴著不走,只會偷襲小部隊,遇到大部掃蕩就轉移,連累人家無辜農民遭日軍執行三光政策報復,這你還有臉提?

五、那種日軍來了就跑的勢力範圍,是哪門子勢力範圍?人家走了你再回來的地方就叫勢力範圍?

下面這張圖除延安外,請問一下哪裡是共軍的勢力範圍?

http://zh.wikipedia.org/wiki/File:Japanese_Occupation_-_Map.jpg

你所謂的共軍勢力範圍,很抱歉都被定義為日本的“勢力範圍”。


六、國軍一敗涂地?我就覺得很奇怪,也一直想不通,為什麼沒有像樣會戰經歷的部隊及其政權,有什麼資格來笑話?要也是由對手日軍來笑話,在旁邊看戲的人,有什麼底氣插腰指責場上落敗選手能力不行?

七、若照你所貼的名單為標準,後來授勳旅級、團級幹部都可以算上,那國軍恐怕名單可以破千了。而且楊靖宇的問題你還沒回答呢?楊是1940年2月23日才去世的,你到現在還在硬凹他是第一個去世的中國將領!況且你所貼的東西裡面內容是在諷刺你的論點你知不知道?









好吧,敌后抗日根据地都不存在。

华北治安战日本军是在和空气作战。

日本三光政策是因为TG龜在農村賴著不走,

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南京大屠杀是因为

国民党军不放弃南京没有乖乖投降?

当然,日本在台湾的屠杀也是因为台湾人民抵抗喽?



哪裡是共軍的勢力範圍?

共军1937年8月仅有陕甘宁边区,面积10万平方公里,人口200万,军队7.2万。 共军1945年8月已有19个根据地,面积100万平方公里,人口9000万,军队200万。

感情这些土地人民军队都是靠消极抗日得到的?

共军的根据地被日军占领,不久后会收复,重建根据地,恢复生产。可是国军丢掉的土地一朝落入敌手,大部分就再也收不回来了。自从南京沦陷生灵涂炭后,直到抗战结束日本自己投降,国军可有一兵一卒能回来替30余万冤魂复仇?没有。




別隨便任意曲解我的原意,我沒說過的話不要亂衍生,喜歡扣帽子的老毛病最好改改。

沒有人否定有共黨根據地的存在。但這種敵人來了就轉移的根據地,叫做勢力範圍嗎?自己去查查任何一副二戰的中國戰區的形勢圖,看看你所謂的勢力範圍是否被定義唯日本的勢力範圍。

人家大部隊通過就躲起來,小部隊巡邏才敢偷襲的地方不叫勢力範圍,因為你根本無法有效管轄,更遑論收復不收復!真正所謂的根據地,是敵人入侵要抵抗的,而不是拼命轉移,人家走了你才回去不叫收復,那稱為潛伏或是寄生。

此外,中日間的實力差距就是擺在那邊,若真正拼命抵抗,損失絕對不小,那為何共軍還能越打越多,短短幾年迅速膨脹成120幾萬?難道真的共軍個個神勇無比,指揮官都是衛青、陳慶之轉世?

你能否找出一場除百團大戰外,共軍類似於國軍常德這種等級的會戰規模,不用多一場就好。很遺憾因為百團大戰後,抗戰期間我見過共軍最大規模的單場戰役,就是粟裕動員16000人攻打國軍地盤天目山。

黃橋事件、朱懷冰事件以及你們在山東趕走沈鴻烈、于學忠,攻擊入魯發展的李仙州的事暫且按下不表,因為國共戰史各說各話。但就別再那瞎扯什麼從日軍手上收復的鬼話!



還有以下這段是什麼玩意兒?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受党组织派遣回到家乡,参加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与中共榆社县委同志一起,运用巧妙的斗争策略,撵走了顽固反动的国民党县长,由我党同志担任县长,迅速在全县掀起了抗日救国高潮』

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运用巧妙的斗争策略」撵走了「顽固反动的国民党县长」。不是積極抗日嗎?不是要服膺在蔣委員長的領導下抗日嗎?怎麼杖還沒打,就立刻展露本性奪權?




Go to Top of Page

老姜
新手上路

Taiwan
176 Posts

Posted - 05/08/2009 :  02:58:42  會員資料 Send 老姜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xk2008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姜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ybzd

貪污、走私、吃空、擾民-----抗日时期薛岳在湖南,汤恩伯在河南...不过薛岳到底挡住日军三次,汤恩伯除了一个"水旱蝗汤"的名号以外就只剩下一溃千里了...

>大概他的觀念還以為拿了蘇聯飛機、戰車、火炮、槍械的土共還是當年被打到二萬五千里長潰的紅軍水平

这种笑话还是少点,苏联飞机坦克大炮武装的共军?这是50年代的共军不是内战时期,内战初期东北战车大队只有一辆日本97式战车名曰"功臣号"....而内战共军初期以日式装备和土造武器为主,后期则由老蒋这个"运输大队长"负责装备了一些美式先进武器,就是轮不到苏式....连49年天安门阅兵天上也飞P-51....
如果土共真搞到苏联的飞机坦克,天上飞拉-11伊尔-2,地上炮T-34/IS-2,估计老蒋46年底就"迁台"了,甚至迁不迁的成也是问题....




是嗎?薛岳、湯恩伯貪污?若湯恩伯真貪污怎麼會因沒錢去美國治胃病,而改去日本死在手術台上?你有確定的證據證明他們有貪污嗎?還是又一個類似“第一個抗日犧牲的中國將領就是共軍的楊靖宇”的笑話?

東北初期只有一台功臣號?那1947年東北民主聯軍怎麼成立戰車團?德惠攻防戰打新一軍50師的那10台中有哪9台是厚紙板做的?人家呂正操剛進東北就從原關東軍918廠弄了4台,你要繼續只有一台嗎?

水旱蝗湯?千里一潰?比起提來提去就只有平型關、百團大戰、狼牙山五壯士...的共軍來說,有什麼資格指責湯恩伯?人家在南口、台兒莊血戰時,你們幹麻去了?





昭和15年度华北方面军战死5456名,负伤12386名。同年华北方面军主要战斗就是山西西北部的肃正作战(6月6日∼7月8日)以及冀中、冀南以及山东的肃正作战之类的治安战。

同年党国的正面战场最大的战斗为宜昌作战。《中国事变陆军作战》记载的日军损失是:战死1403人,内将校106名,负伤4639人(内将校203人)。同期其他方面的防御作战统计为战死850人,战伤2015人;华南方面军的牵制作战良口作战战死251人,负伤458人;把轰炸重庆的101号作战算上:日军陆军损失35,海军54。以上合计:战死2593人,负伤7112人

『1942 年全年共进行大小战斗2400 余次,平均每日7 次,1943 年大小战斗4000 余次,平均每日10 多次』




以下你所轉帖內容,我權當作是真的。


『1942 年全年共进行大小战斗2400 余次,平均每日7 次,1943 年大小战斗4000 余次,平均每日10 多次』

出處?昭和15年為1940年。


『这时共军已尽力发起大量反攻,无奈国军自己太不争气,只是可怜了那些沦陷的老百姓.其实共军在一号作战中是很积极的,日本人在华北的兵力也没减少很多,掉走的很快也回来了,人数还多了,共军抢了一大堆的地盘,把41年后丢的恢复了不少。迫使日本仅仅在华北地区就动用140个步兵大队来进行不间断扫荡(即使治安极度恶化的45年,仍有125个大队的兵力),时不时动用十几个步兵大队专门进行大扫荡

出處?


『那位此时作为关东军入关援军一员的后来的南韩国防部长白善烨作了更客观生动的描述:他所见到的华北完全是红色的海洋,日军两个中队以下不能活动。即使是把守近在密云的日军也完全处于坐困的状态。

出處?

『tg都快打通到广州的交通线了。当然随着日军被击退,tg也就变“匪军”了。44年共军折腾的比百团规模大多了,陕北的部队都打到广东去建立根据地去了……

出處?這個我手頭上有資料,小心回答!

『还有一点经常不为大家注意到,在豫湘桂战役期间根据地附近的日军数量确实减少了,不过日伪军的总数量却上升了,尤其在山东这一点特别明显,原因很简单敌后的国/民/党/军队大批伪化。而且这批国/民/党/军队是成建制投敌的,军官士兵均受过相当训练战斗力远远高于散兵游勇』

出處?


『有国民党运输大队长在,一号会战TG后方闹的在厉害,天空日本在怎么被蹂躏,结果还是一样』

出處?


『“日军所获得的物资中用处极大的还有当地粮库保存的500吨大米,因为都是已经脱了壳的大米,所以应该是军用大米。有了如此之多的粮食,日军无须再为部队的主食供应问题担心了。”([日]藤原彰:《中国战线从军记》四川出版集团,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三章“遂赣作战.从赣州到新城”)

“那里有兵站医院,日军在那里还得到了大量的对于卫生所必不可少的医药材料。特别是日军得到了大量用于预防疟疾的药物奎宁(即金鸡纳霜)的糖衣片剂,对于缺医少药的日军来说,这些药品是非常有用的东西。由于补给的断绝,没有奎宁,所以疟疾对日军是很大的威胁。因为营养失调导致身体衰弱以后,就很容易感染上疟疾,如果得不到及时治疗,很多人就会因为体力衰竭而死亡,成为在战场病死的最大原因。在这里找到了大量奎宁,就能够挽救很多日本军人的生命。”(出处同上)』

頁碼?





Go to Top of Page

陸戰屋小步兵
版主

7770 Posts

Posted - 05/08/2009 :  09:08:33  會員資料 Send 陸戰屋小步兵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怎麼看來看去 "抗戰中的內戰"規模也不比外戰小

戰爭對於國家來說是一件太過嚴重的事情,它會造成巨大破壞並且致人於死,所以不能輕易得把戰爭掛在嘴上
Go to Top of Page

ABC01
剛剛入門

12 Posts

Posted - 05/08/2009 :  10:04:39  會員資料 Send ABC01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抗战时期潘汉年与日军的秘密会谈

经华中局派遣,毛和中央社会部批准,潘汉年去上海与日军会谈,潘汉年和都甲大佐达成的协议是:如你部不破坏铁路交通线,日军就给你生存空间.

都甲说:\"清乡\"的目的是为了强化社会治安.日本方面目前最关心的是津浦线南段的铁路运输安全.只要新四军不破坏这一段的铁路交通,日方则希望和新四军之间有一个缓冲地带.

潘汉年说:新四军的发展很快,目前正在稳步地巩固和扩大农村根据地,也无意要立即占领铁路交通线和其他重要交通据点.日军方面要给新四军有一定的生存条件,否则游击队就会随时袭击和破坏铁路文通线的.

PS:都甲大佐---中国派遣军司令部直接负责华中地区清乡的总负责人,汪伪政府的顾问.

(人民出版社 尹棋著 潘汉年的情报生涯 162页)
Go to Top of Page

iamhappy
我是菜鳥

599 Posts

Posted - 05/08/2009 :  11:06:08  會員資料 Send iamhappy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姜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xk2008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姜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ybzd

貪污、走私、吃空、擾民-----抗日时期薛岳在湖南,汤恩伯在河南...不过薛岳到底挡住日军三次,汤恩伯除了一个"水旱蝗汤"的名号以外就只剩下一溃千里了...

>大概他的觀念還以為拿了蘇聯飛機、戰車、火炮、槍械的土共還是當年被打到二萬五千里長潰的紅軍水平

这种笑话还是少点,苏联飞机坦克大炮武装的共军?这是50年代的共军不是内战时期,内战初期东北战车大队只有一辆日本97式战车名曰"功臣号"....而内战共军初期以日式装备和土造武器为主,后期则由老蒋这个"运输大队长"负责装备了一些美式先进武器,就是轮不到苏式....连49年天安门阅兵天上也飞P-51....
如果土共真搞到苏联的飞机坦克,天上飞拉-11伊尔-2,地上炮T-34/IS-2,估计老蒋46年底就"迁台"了,甚至迁不迁的成也是问题....




是嗎?薛岳、湯恩伯貪污?若湯恩伯真貪污怎麼會因沒錢去美國治胃病,而改去日本死在手術台上?你有確定的證據證明他們有貪污嗎?還是又一個類似“第一個抗日犧牲的中國將領就是共軍的楊靖宇”的笑話?

東北初期只有一台功臣號?那1947年東北民主聯軍怎麼成立戰車團?德惠攻防戰打新一軍50師的那10台中有哪9台是厚紙板做的?人家呂正操剛進東北就從原關東軍918廠弄了4台,你要繼續只有一台嗎?

水旱蝗湯?千里一潰?比起提來提去就只有平型關、百團大戰、狼牙山五壯士...的共軍來說,有什麼資格指責湯恩伯?人家在南口、台兒莊血戰時,你們幹麻去了?





昭和15年度华北方面军战死5456名,负伤12386名。同年华北方面军主要战斗就是山西西北部的肃正作战(6月6日∼7月8日)以及冀中、冀南以及山东的肃正作战之类的治安战。

同年党国的正面战场最大的战斗为宜昌作战。《中国事变陆军作战》记载的日军损失是:战死1403人,内将校106名,负伤4639人(内将校203人)。同期其他方面的防御作战统计为战死850人,战伤2015人;华南方面军的牵制作战良口作战战死251人,负伤458人;把轰炸重庆的101号作战算上:日军陆军损失35,海军54。以上合计:战死2593人,负伤7112人

『1942 年全年共进行大小战斗2400 余次,平均每日7 次,1943 年大小战斗4000 余次,平均每日10 多次』




以下你所轉帖內容,我權當作是真的。


『1942 年全年共进行大小战斗2400 余次,平均每日7 次,1943 年大小战斗4000 余次,平均每日10 多次』

出處?昭和15年為1940年。


『这时共军已尽力发起大量反攻,无奈国军自己太不争气,只是可怜了那些沦陷的老百姓.其实共军在一号作战中是很积极的,日本人在华北的兵力也没减少很多,掉走的很快也回来了,人数还多了,共军抢了一大堆的地盘,把41年后丢的恢复了不少。迫使日本仅仅在华北地区就动用140个步兵大队来进行不间断扫荡(即使治安极度恶化的45年,仍有125个大队的兵力),时不时动用十几个步兵大队专门进行大扫荡

出處?


『那位此时作为关东军入关援军一员的后来的南韩国防部长白善烨作了更客观生动的描述:他所见到的华北完全是红色的海洋,日军两个中队以下不能活动。即使是把守近在密云的日军也完全处于坐困的状态。

出處?

『tg都快打通到广州的交通线了。当然随着日军被击退,tg也就变“匪军”了。44年共军折腾的比百团规模大多了,陕北的部队都打到广东去建立根据地去了……

出處?這個我手頭上有資料,小心回答!

『还有一点经常不为大家注意到,在豫湘桂战役期间根据地附近的日军数量确实减少了,不过日伪军的总数量却上升了,尤其在山东这一点特别明显,原因很简单敌后的国/民/党/军队大批伪化。而且这批国/民/党/军队是成建制投敌的,军官士兵均受过相当训练战斗力远远高于散兵游勇』

出處?


『有国民党运输大队长在,一号会战TG后方闹的在厉害,天空日本在怎么被蹂躏,结果还是一样』

出處?


『“日军所获得的物资中用处极大的还有当地粮库保存的500吨大米,因为都是已经脱了壳的大米,所以应该是军用大米。有了如此之多的粮食,日军无须再为部队的主食供应问题担心了。”([日]藤原彰:《中国战线从军记》四川出版集团,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三章“遂赣作战.从赣州到新城”)

“那里有兵站医院,日军在那里还得到了大量的对于卫生所必不可少的医药材料。特别是日军得到了大量用于预防疟疾的药物奎宁(即金鸡纳霜)的糖衣片剂,对于缺医少药的日军来说,这些药品是非常有用的东西。由于补给的断绝,没有奎宁,所以疟疾对日军是很大的威胁。因为营养失调导致身体衰弱以后,就很容易感染上疟疾,如果得不到及时治疗,很多人就会因为体力衰竭而死亡,成为在战场病死的最大原因。在这里找到了大量奎宁,就能够挽救很多日本军人的生命。”(出处同上)』

頁碼?








人家隨便貼一貼
貼甚麼自己搞不好都沒看
兄臺一直問他出處
不是等於叫他裸奔嗎
Go to Top of Page

曹公孟德
路人甲乙丙

1887 Posts

Posted - 05/08/2009 :  11:26:38  會員資料 Send 曹公孟德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iamhappy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姜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xk2008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姜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ybzd

貪污、走私、吃空、擾民-----抗日时期薛岳在湖南,汤恩伯在河南...不过薛岳到底挡住日军三次,汤恩伯除了一个"水旱蝗汤"的名号以外就只剩下一溃千里了...

>大概他的觀念還以為拿了蘇聯飛機、戰車、火炮、槍械的土共還是當年被打到二萬五千里長潰的紅軍水平

这种笑话还是少点,苏联飞机坦克大炮武装的共军?这是50年代的共军不是内战时期,内战初期东北战车大队只有一辆日本97式战车名曰"功臣号"....而内战共军初期以日式装备和土造武器为主,后期则由老蒋这个"运输大队长"负责装备了一些美式先进武器,就是轮不到苏式....连49年天安门阅兵天上也飞P-51....
如果土共真搞到苏联的飞机坦克,天上飞拉-11伊尔-2,地上炮T-34/IS-2,估计老蒋46年底就"迁台"了,甚至迁不迁的成也是问题....




是嗎?薛岳、湯恩伯貪污?若湯恩伯真貪污怎麼會因沒錢去美國治胃病,而改去日本死在手術台上?你有確定的證據證明他們有貪污嗎?還是又一個類似“第一個抗日犧牲的中國將領就是共軍的楊靖宇”的笑話?

東北初期只有一台功臣號?那1947年東北民主聯軍怎麼成立戰車團?德惠攻防戰打新一軍50師的那10台中有哪9台是厚紙板做的?人家呂正操剛進東北就從原關東軍918廠弄了4台,你要繼續只有一台嗎?

水旱蝗湯?千里一潰?比起提來提去就只有平型關、百團大戰、狼牙山五壯士...的共軍來說,有什麼資格指責湯恩伯?人家在南口、台兒莊血戰時,你們幹麻去了?





昭和15年度华北方面军战死5456名,负伤12386名。同年华北方面军主要战斗就是山西西北部的肃正作战(6月6日∼7月8日)以及冀中、冀南以及山东的肃正作战之类的治安战。

同年党国的正面战场最大的战斗为宜昌作战。《中国事变陆军作战》记载的日军损失是:战死1403人,内将校106名,负伤4639人(内将校203人)。同期其他方面的防御作战统计为战死850人,战伤2015人;华南方面军的牵制作战良口作战战死251人,负伤458人;把轰炸重庆的101号作战算上:日军陆军损失35,海军54。以上合计:战死2593人,负伤7112人

『1942 年全年共进行大小战斗2400 余次,平均每日7 次,1943 年大小战斗4000 余次,平均每日10 多次』




以下你所轉帖內容,我權當作是真的。


『1942 年全年共进行大小战斗2400 余次,平均每日7 次,1943 年大小战斗4000 余次,平均每日10 多次』

出處?昭和15年為1940年。


『这时共军已尽力发起大量反攻,无奈国军自己太不争气,只是可怜了那些沦陷的老百姓.其实共军在一号作战中是很积极的,日本人在华北的兵力也没减少很多,掉走的很快也回来了,人数还多了,共军抢了一大堆的地盘,把41年后丢的恢复了不少。迫使日本仅仅在华北地区就动用140个步兵大队来进行不间断扫荡(即使治安极度恶化的45年,仍有125个大队的兵力),时不时动用十几个步兵大队专门进行大扫荡

出處?


『那位此时作为关东军入关援军一员的后来的南韩国防部长白善烨作了更客观生动的描述:他所见到的华北完全是红色的海洋,日军两个中队以下不能活动。即使是把守近在密云的日军也完全处于坐困的状态。

出處?

『tg都快打通到广州的交通线了。当然随着日军被击退,tg也就变“匪军”了。44年共军折腾的比百团规模大多了,陕北的部队都打到广东去建立根据地去了……

出處?這個我手頭上有資料,小心回答!

『还有一点经常不为大家注意到,在豫湘桂战役期间根据地附近的日军数量确实减少了,不过日伪军的总数量却上升了,尤其在山东这一点特别明显,原因很简单敌后的国/民/党/军队大批伪化。而且这批国/民/党/军队是成建制投敌的,军官士兵均受过相当训练战斗力远远高于散兵游勇』

出處?


『有国民党运输大队长在,一号会战TG后方闹的在厉害,天空日本在怎么被蹂躏,结果还是一样』

出處?


『“日军所获得的物资中用处极大的还有当地粮库保存的500吨大米,因为都是已经脱了壳的大米,所以应该是军用大米。有了如此之多的粮食,日军无须再为部队的主食供应问题担心了。”([日]藤原彰:《中国战线从军记》四川出版集团,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三章“遂赣作战.从赣州到新城”)

“那里有兵站医院,日军在那里还得到了大量的对于卫生所必不可少的医药材料。特别是日军得到了大量用于预防疟疾的药物奎宁(即金鸡纳霜)的糖衣片剂,对于缺医少药的日军来说,这些药品是非常有用的东西。由于补给的断绝,没有奎宁,所以疟疾对日军是很大的威胁。因为营养失调导致身体衰弱以后,就很容易感染上疟疾,如果得不到及时治疗,很多人就会因为体力衰竭而死亡,成为在战场病死的最大原因。在这里找到了大量奎宁,就能够挽救很多日本军人的生命。”(出处同上)』

頁碼?








人家隨便貼一貼
貼甚麼自己搞不好都沒看
兄臺一直問他出處
不是等於叫他裸奔嗎



這很沒意思﹗

真相很多人沒忘記,也多的是記錄。
我們在這裡反駁的,無非是共產黨千千萬萬謊言的再轉貼。
駁完一個又有一個,無休無止。

還是多得老毛,得了天下後不可一世。
露出一副真小人的嘴臉跟日本人說,要讓『日本多佔地』才愛國。
日本多佔地還抗什麼日﹖
當然,在國內那偽君子的嘴臉還是要裝的。




Edited by - 曹公孟德 on 05/08/2009 11:30:28
Go to Top of Page

xk2008
路人甲乙丙

3803 Posts

Posted - 05/08/2009 :  13:53:25  會員資料 Send xk2008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姜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xk2008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姜

三、你認為游擊戰可以打贏侵略者?你要認為現在伊拉克游擊隊對美軍總體形勢佔上風我沒意見。

四、讓日軍龜缩於大城市及交通線?說反了吧,是你們龜在農村賴著不走,只會偷襲小部隊,遇到大部掃蕩就轉移,連累人家無辜農民遭日軍執行三光政策報復,這你還有臉提?

五、那種日軍來了就跑的勢力範圍,是哪門子勢力範圍?人家走了你再回來的地方就叫勢力範圍?

下面這張圖除延安外,請問一下哪裡是共軍的勢力範圍?

http://zh.wikipedia.org/wiki/File:Japanese_Occupation_-_Map.jpg

你所謂的共軍勢力範圍,很抱歉都被定義為日本的“勢力範圍”。


六、國軍一敗涂地?我就覺得很奇怪,也一直想不通,為什麼沒有像樣會戰經歷的部隊及其政權,有什麼資格來笑話?要也是由對手日軍來笑話,在旁邊看戲的人,有什麼底氣插腰指責場上落敗選手能力不行?

七、若照你所貼的名單為標準,後來授勳旅級、團級幹部都可以算上,那國軍恐怕名單可以破千了。而且楊靖宇的問題你還沒回答呢?楊是1940年2月23日才去世的,你到現在還在硬凹他是第一個去世的中國將領!況且你所貼的東西裡面內容是在諷刺你的論點你知不知道?









好吧,敌后抗日根据地都不存在。

华北治安战日本军是在和空气作战。

日本三光政策是因为TG龜在農村賴著不走,

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南京大屠杀是因为

国民党军不放弃南京没有乖乖投降?

当然,日本在台湾的屠杀也是因为台湾人民抵抗喽?



哪裡是共軍的勢力範圍?

共军1937年8月仅有陕甘宁边区,面积10万平方公里,人口200万,军队7.2万。 共军1945年8月已有19个根据地,面积100万平方公里,人口9000万,军队200万。

感情这些土地人民军队都是靠消极抗日得到的?

共军的根据地被日军占领,不久后会收复,重建根据地,恢复生产。可是国军丢掉的土地一朝落入敌手,大部分就再也收不回来了。自从南京沦陷生灵涂炭后,直到抗战结束日本自己投降,国军可有一兵一卒能回来替30余万冤魂复仇?没有。




別隨便任意曲解我的原意,我沒說過的話不要亂衍生,喜歡扣帽子的老毛病最好改改。

沒有人否定有共黨根據地的存在。但這種敵人來了就轉移的根據地,叫做勢力範圍嗎?自己去查查任何一副二戰的中國戰區的形勢圖,看看你所謂的勢力範圍是否被定義唯日本的勢力範圍。

人家大部隊通過就躲起來,小部隊巡邏才敢偷襲的地方不叫勢力範圍,因為你根本無法有效管轄,更遑論收復不收復!真正所謂的根據地,是敵人入侵要抵抗的,而不是拼命轉移,人家走了你才回去不叫收復,那稱為潛伏或是寄生。

此外,中日間的實力差距就是擺在那邊,若真正拼命抵抗,損失絕對不小,那為何共軍還能越打越多,短短幾年迅速膨脹成120幾萬?難道真的共軍個個神勇無比,指揮官都是衛青、陳慶之轉世?

你能否找出一場除百團大戰外,共軍類似於國軍常德這種等級的會戰規模,不用多一場就好。很遺憾因為百團大戰後,抗戰期間我見過共軍最大規模的單場戰役,就是粟裕動員16000人攻打國軍地盤天目山。

黃橋事件、朱懷冰事件以及你們在山東趕走沈鴻烈、于學忠,攻擊入魯發展的李仙州的事暫且按下不表,因為國共戰史各說各話。但就別再那瞎扯什麼從日軍手上收復的鬼話!



還有以下這段是什麼玩意兒?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受党组织派遣回到家乡,参加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与中共榆社县委同志一起,运用巧妙的斗争策略,撵走了顽固反动的国民党县长,由我党同志担任县长,迅速在全县掀起了抗日救国高潮』

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运用巧妙的斗争策略」撵走了「顽固反动的国民党县长」。不是積極抗日嗎?不是要服膺在蔣委員長的領導下抗日嗎?怎麼杖還沒打,就立刻展露本性奪權?









你們龜在農村賴著不走,只會偷襲小部隊,遇到大部掃蕩就轉移,連累人家無辜農民遭日軍執行三光政策報復,这种把侵略者造成的伤亡归结于抵抗的无耻言论是不是你说的?

你也知道共军根据地是建立在日本占领区。国民党在日本军面前一败再败把土地丢给日本人,国民党的官员望风而逃。TG的游击队逆流而上,在原地抵抗日本扫荡建立政权发展军队,感情这是不应该,应该让日本从容的恢复当地治安,随意征兵征粮,弄个百万二百万伪军,然后进攻西安重庆?

当然,没有抵抗自然不会屠杀,只要中国投降了,当亡国奴了日本自然不会搞什么三光了。


什么叫敵人來了就轉移的根據地,敢情你国民党是敌人来了就能不转移?从上海到贵州国民党那次不转移了?不转移你国民党从南京跑重庆?

二戰的中國戰區的形勢圖证明日本完全控制日占区了?

共军1945年8月已有19个根据地,面积100万平方公里,人口9000万,军队200万。 这些都是在日本势力范围,日本来中国就是为了打下领土给TG的?人家把农村全给TG?

一个TG根据地就42 年全年共进行大小战斗2400 余次,平均每日7 次,1943 年大小战斗4000 余次,平均每日10 多次。日本整天扫荡治安战是对空气作战?


TG游而不击?当地老百姓都是白痴或者被TG洗脑了,TG游而不击见鬼子就逃还还跟TG走?



無法有效管轄?连华北治安战这种日本书都不敢这么胡言乱语。

TG自己是这么说的,你不妨对比一下华北治安战关于日本在华北控制范围的分析。

在敌人统治较久、较巩固的地区,坚持“长期隐蔽、积蓄力量”的方针,着重加强党的秘密工作,开展社会统一战线工作,开展伪军伪组织工作。同时也不放松团结基本群众,指导其日常的合法斗争。所谓合法斗争,就是采用“革命的两面政策”,利用敌人统治范围内很少的一点合法为掩护,以积蓄抗日力量,保护人民利益。采取这种策略的村庄,各种组织形式,在表面上完全是伪组织的一套,但实质则是抗日的,也就是所谓“白皮红心”。

在接近敌人主要交通线和主要据点但其统治却都比较弱的地区,一方面坚持秘密工作,一方面团结和组织群众,进行隐蔽的武装斗争,扩大抗日政府和抗臼军队的政治影响。这种隐蔽的斗争,要注意及时而动、适可而止。在敌占优势的游击区,则广泛开展群众游击战争,配合革命的两面政权,保护群众利益,摧毁伪政权,进行反“蚕食”、反“维持”斗争,牵制与消耗敌人,阻止与迟滞敌人向我根据地推进。


在我游击根据地,积极进行武装建设,从保卫群众日常斗争中发动群众、改造村政权,团结社会各阶层,加强群众游击战争,准备应付更险恶的环境。根据斗争方针、任务和斗争形式的变化,组织形式也必须随之改变。实行精兵简政,紧缩领导机关,领导机关全部军事化。政权组织,随军行动。旅与分区合并,正规军进一步实行地方化,以连、排甚至大班为独立行动单位,开展游击战争。

要求各级领导干部立足冀南,励精图治,坚持斗争,坚持根据地,不管环境多么困难,斗争多么残酷,决不离开冀南平原。“县不离县”(是指县委、县政府和县游击队的活动不离开本县,在本地区坚持斗争),冀南党和八路军始终和冀南人民在一起,决心与冀南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生死与共。

TG号称县不离县,你国民党的官员军队呢?

真正拼命抵抗,損失絕對不小,那為何国军抗战中大扩充?这个问题你自己解释。

常德這種等級的會戰規模?

国民党抗战有几次武汉战役级别的会战?几个月下来日军才死亡9500。

昭和15年度华北方面军战死5456名,负伤12386名。同年华北方面军主要战斗就是山西西北部的肃正作战(6月6日∼7月8日)以及冀中、冀南以及山东的肃正作战之类的治安战。

同年党国的正面战场最大的战斗为宜昌作战。《中国事变陆军作战》记载的日军损失是:战死1403人,内将校106名,负伤4639人(内将校203人)。同期其他方面的防御作战统计为战死850人,战伤2015人;华南方面军的牵制作战良口作战战死251人,负伤458人;把轰炸重庆的101号作战算上:日军陆军损失35,海军54。以上合计:战死2593人,负伤7112人


这就是你YY的会战?

在后方国共冲突不是一次两次,为什么到日本投降TG是百万大军,国民党游击队一败涂地?游而不击的TG发展壮大得到人民支持,抗日的国民党一败涂地?笑话。国民党哪次成功进行过游击战?自己不行而已。
Go to Top of Page

xk2008
路人甲乙丙

3803 Posts

Posted - 05/08/2009 :  14:01:13  會員資料 Send xk2008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姜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xk2008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姜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ybzd

貪污、走私、吃空、擾民-----抗日时期薛岳在湖南,汤恩伯在河南...不过薛岳到底挡住日军三次,汤恩伯除了一个"水旱蝗汤"的名号以外就只剩下一溃千里了...

>大概他的觀念還以為拿了蘇聯飛機、戰車、火炮、槍械的土共還是當年被打到二萬五千里長潰的紅軍水平

这种笑话还是少点,苏联飞机坦克大炮武装的共军?这是50年代的共军不是内战时期,内战初期东北战车大队只有一辆日本97式战车名曰"功臣号"....而内战共军初期以日式装备和土造武器为主,后期则由老蒋这个"运输大队长"负责装备了一些美式先进武器,就是轮不到苏式....连49年天安门阅兵天上也飞P-51....
如果土共真搞到苏联的飞机坦克,天上飞拉-11伊尔-2,地上炮T-34/IS-2,估计老蒋46年底就"迁台"了,甚至迁不迁的成也是问题....




是嗎?薛岳、湯恩伯貪污?若湯恩伯真貪污怎麼會因沒錢去美國治胃病,而改去日本死在手術台上?你有確定的證據證明他們有貪污嗎?還是又一個類似“第一個抗日犧牲的中國將領就是共軍的楊靖宇”的笑話?

東北初期只有一台功臣號?那1947年東北民主聯軍怎麼成立戰車團?德惠攻防戰打新一軍50師的那10台中有哪9台是厚紙板做的?人家呂正操剛進東北就從原關東軍918廠弄了4台,你要繼續只有一台嗎?

水旱蝗湯?千里一潰?比起提來提去就只有平型關、百團大戰、狼牙山五壯士...的共軍來說,有什麼資格指責湯恩伯?人家在南口、台兒莊血戰時,你們幹麻去了?





昭和15年度华北方面军战死5456名,负伤12386名。同年华北方面军主要战斗就是山西西北部的肃正作战(6月6日∼7月8日)以及冀中、冀南以及山东的肃正作战之类的治安战。

同年党国的正面战场最大的战斗为宜昌作战。《中国事变陆军作战》记载的日军损失是:战死1403人,内将校106名,负伤4639人(内将校203人)。同期其他方面的防御作战统计为战死850人,战伤2015人;华南方面军的牵制作战良口作战战死251人,负伤458人;把轰炸重庆的101号作战算上:日军陆军损失35,海军54。以上合计:战死2593人,负伤7112人

『1942 年全年共进行大小战斗2400 余次,平均每日7 次,1943 年大小战斗4000 余次,平均每日10 多次』




以下你所轉帖內容,我權當作是真的。


『1942 年全年共进行大小战斗2400 余次,平均每日7 次,1943 年大小战斗4000 余次,平均每日10 多次』

出處?昭和15年為1940年。

宋任穷回忆录

『这时共军已尽力发起大量反攻,无奈国军自己太不争气,只是可怜了那些沦陷的老百姓.其实共军在一号作战中是很积极的,日本人在华北的兵力也没减少很多,掉走的很快也回来了,人数还多了,共军抢了一大堆的地盘,把41年后丢的恢复了不少。迫使日本仅仅在华北地区就动用140个步兵大队来进行不间断扫荡(即使治安极度恶化的45年,仍有125个大队的兵力),时不时动用十几个步兵大队专门进行大扫荡

出處?

华北治安战

『那位此时作为关东军入关援军一员的后来的南韩国防部长白善烨作了更客观生动的描述:他所见到的华北完全是红色的海洋,日军两个中队以下不能活动。即使是把守近在密云的日军也完全处于坐困的状态。

出處?

白善烨回忆录

『tg都快打通到广州的交通线了。当然随着日军被击退,tg也就变“匪军”了。44年共军折腾的比百团规模大多了,陕北的部队都打到广东去建立根据地去了……

出處?這個我手頭上有資料,小心回答!

TG派南下支队随着日本进攻在农村建立南方根据地的资料满坑满谷,自己找去。

『还有一点经常不为大家注意到,在豫湘桂战役期间根据地附近的日军数量确实减少了,不过日伪军的总数量却上升了,尤其在山东这一点特别明显,原因很简单敌后的国/民/党/军队大批伪化。而且这批国/民/党/军队是成建制投敌的,军官士兵均受过相当训练战斗力远远高于散兵游勇』

出處?

国民党伪军的记载你资料那么多用我告诉你?冈村宁次回忆录谈伪军投降日本还拿重庆的津贴,只对TG作战,这个说明什么?


『有国民党运输大队长在,一号会战TG后方闹的在厉害,天空日本在怎么被蹂躏,结果还是一样』

出處?

“由于我地面部队的迅猛前进,以及第6飞行战队池田中队超过行动半径的限度轰炸敌人列车、切断铁路等,成功地缴获了存放在桂林、柳州以西地区的大量弹药、被服、航空燃料、铁路器材、机器等军需品,为后来第11军的自战自存活动带来了很大好处,甚至出现奇异的现象——日军制式武器的弹药显著不足,前线部队几乎均以缴获的机枪等做为主要装备。”。《大东亚战争全史》1359页



“日军所获得的物资中用处极大的还有当地粮库保存的500吨大米,因为都是已经脱了壳的大米,所以应该是军用大米。有了如此之多的粮食,日军无须再为部队的主食供应问题担心了。”([日]藤原彰:《中国战线从军记》四川出版集团,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三章“遂赣作战.从赣州到新城”)



“那里有兵站医院,日军在那里还得到了大量的对于卫生所必不可少的医药材料。特别是日军得到了大量用于预防疟疾的药物奎宁(即金鸡纳霜)的糖衣片剂,对于缺医少药的日军来说,这些药品是非常有用的东西。由于补给的断绝,没有奎宁,所以疟疾对日军是很大的威胁。因为营养失调导致身体衰弱以后,就很容易感染上疟疾,如果得不到及时治疗,很多人就会因为体力衰竭而死亡,成为在战场病死的最大原因。在这里找到了大量奎宁,就能够挽救很多日本军人的生命。”(出处同上)


『“日军所获得的物资中用处极大的还有当地粮库保存的500吨大米,因为都是已经脱了壳的大米,所以应该是军用大米。有了如此之多的粮食,日军无须再为部队的主食供应问题担心了。”([日]藤原彰:《中国战线从军记》四川出版集团,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三章“遂赣作战.从赣州到新城”)

“那里有兵站医院,日军在那里还得到了大量的对于卫生所必不可少的医药材料。特别是日军得到了大量用于预防疟疾的药物奎宁(即金鸡纳霜)的糖衣片剂,对于缺医少药的日军来说,这些药品是非常有用的东西。由于补给的断绝,没有奎宁,所以疟疾对日军是很大的威胁。因为营养失调导致身体衰弱以后,就很容易感染上疟疾,如果得不到及时治疗,很多人就会因为体力衰竭而死亡,成为在战场病死的最大原因。在这里找到了大量奎宁,就能够挽救很多日本军人的生命。”(出处同上)』


一号作战,日本在前线被中国空军狂炸的记载《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多的是。

老蒋自己承认:

  讲到这一次中原会战的情形是怎么样呢?有一些美国和苏联的军官和我们军队一同退下来的,据他们所见,我们的军队沿途被民众包围袭击,而且缴械!这种情形,简直和帝俄时代的白俄军队一样,这样的军队当然只有失败!我们军队里面所有的车辆马匹,不载武器,不载弹药,而专载走私的货物。到了危急的时候,货物不是被民众抢掉,就是来不及运走,抛弃道旁,然后把车辆来运家眷,到后来人马〔第446页〕疲乏了,终于不及退出,就被民众杀死!部队里面军风纪的败坏,可以说到了极点!在撤退的时候,若干部队的官兵到处骚扰,甚至于奸淫掳掠,弄得民不聊生!这样的军队,还存在于今日的中国,叫我们怎样作人?







Go to Top of Page

曹公孟德
路人甲乙丙

1887 Posts

Posted - 05/08/2009 :  14:08:04  會員資料 Send 曹公孟德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在后方国共冲突不是一次两次,为什么到日本投降TG是百万大军,国民党游击队一败涂地?游而不击的TG发展壮大得到人民支持,抗日的国民党一败涂地?笑话。国民党哪次成功进行过游击战?自己不行而已。』

“一些同志认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后来才统一认识:让日本多占地』“乘勝繼續向興化前進,佔領興化,徹底消滅韓德勤部,建立抗日民主政權。”『頑軍殘部、偽軍、土匪、特務、反動地主武裝等到處騷擾暴亂,根據地內很不穩定。當務之急,應是剿滅匪頑,發動群眾,鞏固根據地,先把腳跟立穩,再相機解決韓軍。』

所以我說謊話駁不完,前面被拆穿了,現在又臉不紅,氣不喘,重新再說一次﹗

共匪的政策是不抗日,聯著日軍夾擊國軍的游击隊,殲滅數十萬國軍,加上拿國府的錢、武器、衣服,就發展出來了﹗把國統游擊區一塊塊打下來,前後受敵當然會輸。
當中有人抗日了,那是『一些同志』還沒達成『统一认识』。要像彭德懷般被操四十天娘的。

『我们不这样看,是日 本军阀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因此教育了中国人民,不然中国人民不会觉悟,不会团结,那末我们到现在也还在山上,不能到北京来看京戏。就是因为日本皇军占领了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别无出路,才觉悟起来,才武装起来进行斗争,建立了许多抗日根据地』
別無出路啊﹗在日軍和共軍的夾擊下,國軍系的游擊隊、土匪、獨立的地主武裝都被滅了。不是降於共,就是屈於日。
想不支持共匪獨立抗日﹖可能嗎﹖國軍游擊隊尚且受不了前後受敵,民間人士就是自己拉一支土匪、一支地主武裝來抗日,共匪都要聯著日軍來輪流夾殺。

而且共匪的卑鄙手段是利用『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的名號。不夠打時扮友軍叫苦,所謂『千古奇冤』。有勝算時就乘勝追擊,徹底消滅﹗這麼陰險的手段,有什麼辦法破解﹖

Edited by - 曹公孟德 on 05/08/2009 14:23:20
Go to Top of Page

xk2008
路人甲乙丙

3803 Posts

Posted - 05/08/2009 :  15:49:02  會員資料 Send xk2008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曹公孟德

『在后方国共冲突不是一次两次,为什么到日本投降TG是百万大军,国民党游击队一败涂地?游而不击的TG发展壮大得到人民支持,抗日的国民党一败涂地?笑话。国民党哪次成功进行过游击战?自己不行而已。』

“一些同志认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后来才统一认识:让日本多占地』“乘勝繼續向興化前進,佔領興化,徹底消滅韓德勤部,建立抗日民主政權。”『頑軍殘部、偽軍、土匪、特務、反動地主武裝等到處騷擾暴亂,根據地內很不穩定。當務之急,應是剿滅匪頑,發動群眾,鞏固根據地,先把腳跟立穩,再相機解決韓軍。』

所以我說謊話駁不完,前面被拆穿了,現在又臉不紅,氣不喘,重新再說一次﹗

共匪的政策是不抗日,聯著日軍夾擊國軍的游击隊,殲滅數十萬國軍,加上拿國府的錢、武器、衣服,就發展出來了﹗把國統游擊區一塊塊打下來,前後受敵當然會輸。
當中有人抗日了,那是『一些同志』還沒達成『统一认识』。要像彭德懷般被操四十天娘的。

『我们不这样看,是日 本军阀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因此教育了中国人民,不然中国人民不会觉悟,不会团结,那末我们到现在也还在山上,不能到北京来看京戏。就是因为日本皇军占领了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别无出路,才觉悟起来,才武装起来进行斗争,建立了许多抗日根据地』
別無出路啊﹗在日軍和共軍的夾擊下,國軍系的游擊隊、土匪、獨立的地主武裝都被滅了。不是降於共,就是屈於日。
想不支持共匪獨立抗日﹖可能嗎﹖國軍游擊隊尚且受不了前後受敵,民間人士就是自己拉一支土匪、一支地主武裝來抗日,共匪都要聯著日軍來輪流夾殺。

而且共匪的卑鄙手段是利用『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的名號。不夠打時扮友軍叫苦,所謂『千古奇冤』。有勝算時就乘勝追擊,徹底消滅﹗這麼陰險的手段,有什麼辦法破解﹖



永远的阴谋论一切都是TG太狡猾。国民党永远正确。


别扯什么阴险,岗村宁次回忆录直接说投降的伪军拿重庆的津贴帮他们反共。

国军敌后部队和日伪联手消灭共军例子也多的是,

问题是为什么TG在敌后就能一天天发展壮大,国军敌后部队就一天天瓦解崩溃?

日本人偏爱共产党,专打国民党?扯淡。自己无能就说自己无能。

现在只剩下断章取义歪曲别人讲话的本事了。转话只转一部分,前边日本人大谈自己有罪,日本最好并入中国的话你怎么不引?


起码的常识,当时日本侵略毛凭什么就认为自己能得到最多好处?

面对外敌入侵,中央政府自然成为民心所向,搞游击战难道只有你TG会搞?

你怎么知道日本不会真打赢占领全中国?那你共产党还有活的了?

还是你认为TG有龙珠,许个愿望就能把全国人民洗脑?

在你眼里,知识分子是混蛋,居然敢骂国民党无能专制腐败独裁,

美国人是混蛋,居然同样说国民党无能专制腐败独裁,

可惜大家都认为共产党清廉肯抗日,而国民党腐败无能,蒋介石自己也承认自

己组织腐败无能。事实就是事实,以为靠阴谋和小把戏就能让亿万人民为你而

战,听你组织,我只能说你还沉浸在阴谋论里。

毛这个人爱说反话,喜欢冷嘲热讽,日本进中国是为了让TG得天下的?

真是笑话。这种说法要成立,

希特勒屠杀犹太人是为了让犹太人奋发图强建立以色列的?

毛这么说无非是讽刺,日本反共反共,却让共产党得天下,

国民党剿共剿共却让让共产党越来越强。

认为这些话是毛希望日本人打进来,美化日本侵略,我只能说可笑。

凡事只怪别人,一切都是别人的错,这种论调只能说可笑。
Go to Top of Page

xk2008
路人甲乙丙

3803 Posts

Posted - 05/08/2009 :  15:51:43  會員資料 Send xk2008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陸戰屋小步兵

怎麼看來看去 "抗戰中的內戰"規模也不比外戰小

戰爭對於國家來說是一件太過嚴重的事情,它會造成巨大破壞並且致人於死,所以不能輕易得把戰爭掛在嘴上



参考一下下面资料:


杨奎松评《中国共产革命七十年》


比如,陈书在讨论到抗战期间中共为什么能够坚持敌后时,与国民政府的部队做了相当深入的对比。

称“一般说来,国军在这两个省区的军队主要是军阀残余部队,各部队自成山头,彼此猜忌甚深,而共军虽然散处各地,但同心协力,浑然一体,更针对国民政府的弱点,采取分而治之的策略。……

共军除了团结以外,最大优点是能自食其力,并不依赖后方支持。当时国军在中共和日军的双重压力之下,防区缩小,虽然他们有中央政府提供薪饷,但是在粮食和其他日常需要方面,仍然依赖就地摊派。

因为国军所能控制的人口和资源减少,开支却未紧缩,老百姓的负担自然呈反比例增加。摊派之时,富户转嫁贫户的现象,犹如往昔,极为平常。因此农民对中共合理负担的口号越加欢迎。

另一方面,国军各部队因为农民抗拒,不仅不容易摊到款,甚至连粮食也无从购买,于是不得不把士兵分散到各农村就食。这样一来,军队便无法避免和农民直接接触,易招民怨,甚至激起民变。另一方面,军队分散各地,共军更容易将之各个击破。……


在对付优势日军攻击方面,共军有江西时期避实就虚的经验,而国军则仍然袭用江西时期以强击弱的故技。所以结果有宵壤之别,多半是共军能够保持有生的力量,等待敌人一开始撤退,便立即卷土重来,进而继续扩大,而国军则在崩溃以后,一蹶不振,无法东山再起。


共军面对日军的扫荡或清乡,有农村基层政权的配合,消息灵通,情报准确,往往能及时跳离包围圈,或以营连为单位,分散到各角落隐藏,甚至可以‘地方化’成为基层武装,以求生存;国军则一旦分散到营或连,即使原来是军纪优良的部队,也因为给养问题,而不得不以抢掠维生,终于沦落为老百姓眼中的散兵游勇或绿林土匪。……总之,面对日军的进攻,共军仍能继续扩展,而国军若非一触即溃,便是不知所措,最后只有走上投降之一途。”(第232-236页)

又比如讨论到国共两党在农村基层组织的问题时,作者的观察与概括更是令人叹为观止。

陈书称“中共最重视的是社会基层,也就是县以下的单位,要在这个层次建立一个全新的政治结构。这个政治结构是由四个不同指挥系统的延伸所组成,亦即政权、军事系统、群众团体和党部。以政权为例,县以下要设置乡长、村长和各级人民代表。军事系统设置地方武力和民兵,群众团体则设置农村抗敌会、工人抗敌会、青年抗敌会和妇女抗敌会等等。

这些不同系统的组织后面是农村支部和区分部,各级党部的负责人可以根据党一元化政策,指挥同级的政权机构、军事武装以及群众组织。”


“中共的基层结构是国民党所没有的。一般说来,国民党的统治只到达区这个阶层,再往下虽然有村长和保甲长之类的设置。村长和保甲长,虽然是政权的延伸(原文如此-引者),但是人单势孤,缺乏社会威望,理论上是无所不管,实际上却因为人手不足,除征兵征粮以外,几乎什么事情都不管。

他们并不是正式官僚结构中的一员,没有薪水,收入来自实际‘征收’和上缴所‘征收’之间的差额,故贪污中饱的情形,势所难免。他们的素质一般也不高,摆架子的情形很普遍,因此很容易便成为中共‘反贪污’和‘反官僚’的打击对象。


最严重的问题是,乡以下的官吏背后,既没有群众武装,也没有群众团体为后盾。农村基层若有群众武装或群众团体,则这些组织多半受农村士绅以及其他地方自然领袖掌握。这些军事和社会领袖,多半是既得利益者。他们要不是地主,也至少是富农或富裕中农。乡长以下官吏对他们优礼有加,所以征粮征兵、派夫派工之时,也不敢公平执法,通常要与他们合作,而把重担加在无权无势的贫苦农民身上。

虽然有一些乡长、保甲长、地主、士绅加入国民党,或拥有良好的党政关系,但基本上可(以)说,国民政府的农村并没有党组织存在,……况且国民党内部派系纷繁,彼此斗争激烈,又如何判断谁是真能代表国民政府发号施令呢!”


文来源于《宋任穷回忆录》

除了军事上的困难外,天灾也来了。 1942 年春,天旱无雨,夏粮收成无几。春旱持续发展,旱情波及十几个县,许多地方大秋作物无法下种,致使秋收所获甚微。

1943 年灾情更为严重。先是旱灾,自春到秋久旱无雨长达8 个月。许多水井干涸,河水断流,甚至人畜的饮水都成了问题。冀南灾荒发展比较早和最严重的地区为一专区的元城、大名,三专区平大路以东地区,四专区的清江、邱县、企之、广曲、临清,二专区的巨鹿、冀特区、新河、宁南三区,六专区的垂杨、清河、冀县等地。夏粮几乎颗粒无收。有些地区未能播种,有些地区春苗枯死,入秋后仍是白地一片。冀南全区有884 万亩耕地未能播种,有不少地区成了“无苗区”。


旱灾之后接瞳而来的是水灾。饱受8 个多月干旱之苦的冀南军民,入秋后,又连遭暴雨,洪水泛滥,滏阳河、卫河两岸尽成泽国。水势稍退后,日本侵略者又先后破坏了运河、漳河、滏阳河等河堤,使河水漫溢,洪水退后的大片土地再度被大水淹没。受害地区达30 余县,许多村庄成了一片汪洋。馆陶全县64%的村庄成了“水村”,武城县被淹110 个村,清河县被淹面积达50%,任县、隆平县更严重。房屋塌倒,人畜漂没,半浸在水中的断垣残
壁,景象十分凄惨。


冀南的灾荒是日本侵略者造成的。自日军入侵冀南后不仅放水淹田毁坏耕地,而且修据点、修炮楼、修公路、挖封锁沟、筑封锁墙等占去了大量良田。以广平县为例,全县共有89 个村,敌人在10 个村庄修了炮楼,占地2顷。修公路56 里,占地4 顷多,共计占地10 顷多。按每亩地每年收粮4 斗,一年共收获粮食104 万多斤,可供1730 多人吃用。如果再加上敌人实施的“三光”政策所毁的良田和烧毁的村舍,那就更多了,弄得多少人饥寒交迫,颠沛流离。“人祸”加剧“天灾”,“天灾”又加深“人祸”。“天灾”和“人祸”交相肆虐,陷冀南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


我们除遇到旱灾、水灾外,还有雹灾和虫灾。冰雹大者如鸡蛋,实为少见。蝗虫之多,遮天蔽日,也是罕见的。蝗虫飞过来,简直像天阴了一样,太阳也看不见了。这样说并非夸张。大的蝗群方圆几里,一落地,顷刻间就把几亩、几十亩甚至几百亩农作物吃得一干二净。蝗虫所到之处,寸草不留。据南宫、巨鹿、隆平三个县统计,有524 个村的庄稼完全被蝗虫吃掉。蝗虫如此厉害,确实惊人。当时,我找到一本历史书看,是什么时候出版的,书名叫什么都记不清了。书中记载有清朝康熙、咸丰年间的大蝗灾情况,也是十分惊人的。那本书还讲了印度闹蝗虫的一个例子。印度有一次蝗灾最厉害时,铁路上铺了厚厚一层蝗虫,火车开过来时出轨了。当时还真有点不敢相信。最近看报纸,新华社发了一条消息,说埃塞俄比亚东部遭蝗虫袭击,大批蝗虫使火车的动力装置失灵,甚至造成火车出轨。可见那本书的记载还是有根据的。



继灾荒而来的还有瘟疫,当时有痢疾、浮肿,还有更可怕的霍乱流行。一家人上吐下泻,有的病一、二日而死,亦有的发病一、二小时即死的。冀南人民灾病交加,苦不堪言。巨鹿县因饥饿而死者5000 余人,因霍乱而死者3000 余人。清河县王世公村曾在一天中死亡400 余人。垂杨县段芦头镇一个集日因饥饿、疾病倒街而死者30 人。当时,冀南区饿死的、病死的共有几十万人。许多地方几乎是“家家添新坟,村村有哭声”。


有些老百姓为了糊口,拆了房屋,拿着木料到冀鲁豫、冀中去换粮食。那一带比冀南好些。还有不少人为了求生,不得不背井离乡逃荒外地,有的村成了“无人村”。往年收成比太行一带好的冀南平原,变得杂草丛生,满
目荒凉。


在冀南这段时间,我才真正体会到“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八个字的含意。过去多是从字表面上理解这句成语,这次从实践中理解和体会“祸不单行”,可就深刻得多了。真所谓“福不双至,祸必重来”。灾害来了,衣食无着,身体必然就弱了,生病的也就多了。人生病了,又缺医少药。天气久旱无雨,一旦下雨,又往往出现暴雨,以至泛滥成灾。越是久旱不雨,一旦来雨就容易下雹子。“祸不单行”四个字,生动地反映了旧中国老百姓荒年的悲惨。



那时部队吃饭也限量。吃饭时司务长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管了不管饱”。我们有的县长饿得竟昏倒在地上。那时的干部和群众是同甘共苦的没有一点特殊化。有一次我到曲周县一个村庄,正遇到一家妇女生孩子。孩子已经生下来了,家里什么吃的也没有,大人孩子危在旦夕。见到这种情景,我们心中极为难过,送了她3D 斤小米,救活了母子俩,她很感激。那个年代,军民关系、官兵关系好得很,真正是同生死、共患难,我的二女儿此时出生,将她放在邱县南辛店老百姓家中。按照规定,每月留给奶妈30 斤小米。这30 斤小米,在当时可解决大问题了,不仅可以养活小孩,也大大接济了房东一家三口人。


“文化大革命”后,这位房东大妈到北京来看望我们,我们一再感谢她收养了我们的女儿,她反过来向我们道谢,说在这灾荒年每月30斤小米也帮助了她们渡过难关。房东家离我们的地下医院很近,我的二女儿就拿个碗常到医院,人们见了就给她一勺吃。她就是这样饿着肚子长大的。我的三女儿宋适荒放在元城县一位老百姓家里,由于又饿又病接回来没几天就死了。那时,不只是寻常百姓家忍饥挨饿,有饿死的、病死的,我们当干部的也同样忍饥挨饿,家里人也有被饥荒夺走生命的。



遇到这么大、这么多的自然灾害,时间又这么长,确是历史上罕见的。旱涝、蝗、雹加上瘟疫,真可谓“五毒”俱全,严重威胁着冀南军民的生存。敌人频繁地、残酷地“扫荡”、“围剿”,使冀南遭受严重损失,抗日军民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但这并不可怕,只要军民团结奋战,同仇敌忾,就可以和敌人继续斗下去。日寇是不可能把我们赶出冀南平原的。而我们,不管如何艰难困苦,最后却要将日寇赶出冀南。但是,如此严重的灾荒确实令人可怕。解决不好救灾度荒问题,我们就有可能被灾荒赶走。已经有不少老百姓携儿带女离开冀南,逃往他乡。


坚持冀南抗战,燃眉之急是解决好生产救灾,度过饥荒,安定人心。饿着肚子怎么打鬼子。我们区党委、行署和军区的领导同志,多次开会研究部署生产救灾度饥荒的工作。行署和各级政府建立了救灾委员会,领导各地区赈济灾民,积极设法发放贷款,调济粮食,救济灾民。

我们从冀鲁豫区借了粮食300 万斤、麦种50 万斤运回冀南,一部分救济群众,一部分用来为明年生产作准备。其实,冀鲁豫区也并不富裕,也是度过灾荒不久。他们这种高尚风格,冀南同志很受感动。北方局、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和一二九师十分关心冀南的灾情,积极支持冀南生产救灾度荒。 1943 年,边区政府先后发放春耕贷款和救济款740 余万元(冀南票,下同)、贷粮和救济粮64.8 万余斤。秋季洪水过后,边区政府又给冀南贷麦种190 万余斤,发放救济粮326.5 万余斤,还有大批食品。有了粮食,老百姓的情绪逐渐稳定了。



""1942 年和1943 年两年,是冀南抗战最艰苦的年代。敌人疯狂地进攻,“合围”、“扫荡”、“封锁”、“蚕食”、“治安强化”等,敌我斗争极其尖锐、残酷,又错综复杂,有军事的、政治的、经济的和文化的等各方面的斗争。冀南抗日根据地被严重分割,容纳大兵团活动的地区已经没有了。



根据地被分割后,根据地村庄距离敌人据点、碉堡近的只有2、3 里,中间无一村之隔,敌人随时都可以组织进攻和袭击。不只每天,而且每时都有可能发生战斗。前一分钟还平静无事,也许在一分钟之后就有一场恶战发生。

1942 年全年共进行大小战斗2400 余次,平均每日7 次,1943 年大小战斗4000 余次,平均每日10 多次。在战斗如此频繁、激烈的情况下,又偏偏遇上历史上少见的严重自然灾害,旱灾、水灾、雹灾、虫灾接踵而来。灾害种类之多、受灾范围之广、时间之长都是空前的。加之,伴随自然灾害而来还有传染病流行,严重威胁着抗日军民的生存。可谓天灾人祸,苦不堪言。

这两年的日子确实不好过,熬时间,“看着表不走,看着太阳不动”,这个滋味没经过当时实践,是体会不到的。“四·二九”大合围后,中共中央北方局任命我为冀南区党委书记兼军区政委,受命于危难之际。当时我还是冀南行署主任,集党政军领导于一身,肩上的担子更重了。我们紧紧依靠党的正确领导,依靠上级首长和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拥护,坚持斗争,坚持根据地。北方局、八路军总部和一二九师,对冀南的严重形势非常关心。5 月初,



刘邓首长就明确指出:“四·二九”受挫后,在干部和部队中必然会发生失败情绪,甚至怀疑今后平原能否坚持,地方也会有这些问题。指示我们必须提高部队与地方的斗争信心与勇气,充分认识形势的严重性和斗争的残酷
性、长期性。


6 月下旬,北方局也提醒我们:冀南正处在严重危险之中,此种严重局面还在发展,要求我们在困难和危险面前,克服悲观情绪,提高坚持冀南抗战的信心,要保护群众力量。号召冀南区“全党、全军与冀南千百万群众共
存亡”。


我们遵照北方局和刘邓首长指示,根据冀南区被敌人分割的严重形势,1942 年10 月初,召开了区党委扩大会议,冀南党政军主要领导同志都参加了,大家深入分析了冀南区斗争的严重形势,进一步研究了坚持斗争的有利条件和当前困难的程度。


要求各级领导干部立足冀南,励精图治,坚持斗争,坚持根据地,不管环境多么困难,斗争多么残酷,决不离开冀南平原。“县不离县”(是指县委、县政府和县游击队的活动不离开本县,在本地区坚持斗争),冀南党和八路军始终和冀南人民在一起,决心与冀南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生死与共。



区党委根据扩大会议精神,作出《关于渡过今冬明春艰苦局面的决议》。今冬明春的严重形势和艰苦局面,不会有所减轻和改变,一切工作必须从最严重、最困难、最艰苦的局面着想。巩固思想阵地,长期打算,积蓄力量,以待时机。冀南抗日军民通过各种方式表示与敌人血战到底的决心。为适应当时斗争形势,我们对不同地区确定了不同的斗争方针、任务和斗争形式,以继续坚持斗争、坚持根据地。


在敌人统治较久、较巩固的地区,坚持“长期隐蔽、积蓄力量”的方针,着重加强党的秘密工作,开展社会统一战线工作,开展伪军伪组织工作。同时也不放松团结基本群众,指导其日常的合法斗争。所谓合法斗争,就是采用“革命的两面政策”,利用敌人统治范围内很少的一点合法为掩护,以积蓄抗日力量,保护人民利益。采取这种策略的村庄,各种组织形式,在表面上完全是伪组织的一套,但实质则是抗日的,也就是所谓“白皮红心”。

在接近敌人主要交通线和主要据点但其统治却都比较弱的地区,一方面坚持秘密工作,一方面团结和组织群众,进行隐蔽的武装斗争,扩大抗日政府和抗臼军队的政治影响。这种隐蔽的斗争,要注意及时而动、适可而止。在敌占优势的游击区,则广泛开展群众游击战争,配合革命的两面政权,保护群众利益,摧毁伪政权,进行反“蚕食”、反“维持”斗争,牵制与消耗敌人,阻止与迟滞敌人向我根据地推进。




在我游击根据地,积极进行武装建设,从保卫群众日常斗争中发动群众、改造村政权,团结社会各阶层,加强群众游击战争,准备应付更险恶的环境。根据斗争方针、任务和斗争形式的变化,组织形式也必须随之改变。实
行精兵简政,紧缩领导机关,领导机关全部军事化。政权组织,随军行动。旅与分区合并,正规军进一步实行地方化,以连、排甚至大班为独立行动单位,开展游击战争。

“精兵简政”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政策,党中央极为重视。 在1941 年底,党中央就强调指出:敌后抗战能否长期坚持的最重要条件,就是根据地人民能否养活我们,能否维持抗 日的积极性。假如民力很快消耗,老百姓因负担过重而消极,而与我脱离,那不管我们其他政策怎样正确也无济于事。中央要求我党政军领导均应深刻了解这一点。我们根据党中央和一二九师“精兵简政”的指示,在1942 年、1943 年两年中,军区进行了六次精简整编。


整编后,军区司令部只保留4 个科,11 名干部。军区政治部平时只由刘志坚主任带一名秘书负责政治部全面工作。军区直属队总共只有161 人。地方机关也进行了精简,有的县政府只留县长、秘书2 个人,县委也只有3 个人。部队还减发口粮,严格限定吃饭人数,停发菜金、办公费和各种杂支费,节衣缩食,和群众共渡难关。

在精兵简政过程中,进一步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各分区主要领导参加地委常委,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县、区委书记兼县、区游击队政委、指导员。党中央代表机关中央局、分局和各区党委、地委,为各地区的最高领
导机关。各级党委由党政军主要负责干部组成。主力军必须接受所在地区党委的一元化领导,“一切服从战争”是统一领导的最高原则。



许多地区变成游击区或敌占区后,群众抗日情绪受挫。敌人气焰十分嚣张,敌特汉奸异常活跃。为打击敌特的猖撅活动,保护群众利益,激发群众的抗日热情,开展敌占区工作,贯彻“敌进我进”的斗争方针。军区和区党
委经过周密调查和准备,挑选一些熟悉敌占区情况并与当地人民有密切联系的干部,组织起20 多支精干的武装工作队(简称武工队),秘密进入敌占区,访问当地士绅名流和有影响的人物,宣传我党和抗日政府的政策,开展社会统一战线工作。对少数作恶多端、民愤极大的汉奸、敌特严惩不贷,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杀一儆百,显示我们的威力,为受害的群众撑腰出气。



我们还把部分部队化整为零,组成了许多分散小部队,由得力干部率领,分散到各县开展游击战。小部队和武工队相结合,深入“格子网”,开展敌占区、接敌区工作,将敌占区变为游击区,将游击区变成游击根据地,创造
小块根据地,扩大回旋余地。


我们还吸取了冀中开展地道战的经验,将用于坚壁、藏身的地洞,逐步发展成能藏能打的地道。有些村里的地道户户相通,有的村与村之间也挖通了。冀南区开展地道斗争比较好的,是靠近冀中的第五军分区。冀南地区还创造了一种“改造村形”的办法和敌人斗争,并将“改造村形”和开展地道斗争结合起来,保存自己,消灭敌人。所谓“改造村形”,就是把一个村子内的几个方向的街道口或胡同口堵起来,只留一条出入口,并将村内一些院落贯通,在适当地方构筑隐蔽的射击孔。这样,一个村子就变成了一座地上“堡垒”。在抗战最艰苦的时期,我们抗日军民利用房上的天桥、暗堡,村头、街中的挡墙以及村内、村外的地道打击敌人,坚持和发展冀南的游击战争。


刘邓首长看到我们冀南太艰苦了,牺牲的干部太多了,为了保存干部,来电报征求我们的意见,把区党委和军区领导机关,搬到平汉铁路以西办公。这是刘邓从战略上考虑的。我们几个领导开会讨论是搬还是不搬。师首长这样关心冀南,大家心里都热乎乎的。


讨论结果,都表示不能搬到路西去,留在原地咬紧牙关坚持斗争。群众对我们很熟悉,如果我们走了,对干部和群众的情绪有影响。只要我们留在冀南,不讲话也没有关系,在群众中走几趟,老百姓看到我们,同群众见一面,就是对群众的鼓舞,就有一种政治工作的作用,就能坚定大家的信心。老百姓看到我们的马,就知道这是某某的马,就知道陈再道、宋任穷和其他领导人还在这里。

我们在群众中深深扎下了根,现在和我们刚到冀南时相比,大不一样。那时,冀南的老百姓还不了解我们。到了老百姓家里。大姑娘们都藏着不敢见面,躲着我们。经过一段群众工作,对我们了解了,就开始露面了。以后时间长了,彼此就更了解了,亲热得像一家人一样。我们同老头几、老太太、姑娘、媳妇,都住在一个院子里,好房子腾出来给我们住,而他们全家宁可挤在一起。那时的军民关系真是水乳交融。如果我们离开些日子的话,回来一进门,老百姓见了就说:“啊,又回来了。”他们好像是盼了很久似的,非常高兴地出来迎接我们。这虽然是一句普普通通的话,却包含着对子弟兵的深情厚意。这是经过多少工作之后,军民凝成的感情得到的一句话。我们进了院子,原来住哪间房子,还住那间房子,真像回到了自己家里一样。


我们讨论的结果报告师部后,刘邓同意了我们的意见。我们领导机关没往路西搬,和广大军民一起,不管多苦、多难,一直在冀南坚持斗争。后来,中央考虑到冀南的回旋余地大小了,把冀鲁豫的三分区所辖之堂邑、冠县、濮县、清平、朝城、临清六县划归冀南,改成冀南第七军分区,赵健民任司令员,肖永智任政委兼地委书记(肖永智牺牲后由许梦侠接任),专员周持衡。我们跨卫河地区,活动余地就大了。实在困难时,可以跳过卫河休息一下。


共产党为什么在后方能坚持,日本治安战为什么无法消灭共产党根据地,一些只会YY阴谋卑鄙的人永远理解不了
Go to Top of Page

xk2008
路人甲乙丙

3803 Posts

Posted - 05/08/2009 :  16:04:21  會員資料 Send xk2008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别以为你这套话是什么发现,这套共产党恶毒狡猾,卑鄙无耻,特别是说他们抗日并非出于爱国的动机的陈词滥调当年汪精卫就在讲。60年了,这种调子还在唱,你真以为当时全中国人民都是傻子,是被共产党忽悠的。


中日战争时期的通敌内幕

约翰·亨特·博伊尔


汪和中国共产党人

一九四六年一月对汪精卫坟墓的污辱象征着蒋介石对他的老政敌的表面上的胜利。但是蒋的胜利注定是短命的,正如汪所预见到的那样,中国共产党在战后力量大大增强,崛起成为国民党的劲敌。在芦沟桥事变前夕大约只有五万人的红军,到战争结束时,已拥有五十万训练有素的正规军了。共产党于一九三七年从人烟稀少、土地贫瘠的陕北山区的一小块根据地朝东发展到四面环山的山西省,再从那里进人华北平原,甚至深人到华中。战争结束时,他们已经控制了总人口为七千万到九千万的十九个游击区根据地。[59]这时共产党只用维持他们以抗战时期所鼓动起来的那股爱国热情为基础的势头,再利用国民党的错误和腐败就能稳妥地取得一九四九年的革命胜利。汪终于能够从他的坟墓——他的衣冠冢,而不是他那被人污辱过的钢筋混凝土陵墓——看到他的敌手蒋介石的胜利在短短四年之中就烟消云散,最后可耻地逃到台湾去了。

难道汪的追随者就可以把他说成一个先知吗,我说:“不能”,因为他固然预见到共产党会从持久的对日战争中得到胜利果实,但他的洞察力也仅仅到此为止。他在一九三八年以后所作的关于共产主义威胁的警告,令人听来有声嘶力竭和蛊惑人心之感。他反复强调的不外乎说共产党恶毒狡猾,说他们无情地使用暴力,说他们不顾人民相利,特别是说他们抗日并非出于爱国的动机。八路军所以能赢得农村,是因为他们在那里的行为同以奸淫掳掠而臭名昭著的国民党士兵的行径截然不同之故。可是对这种情况,汪却只字不提。


汪的倒霉的清乡运动说明他并不是不知道农村需要进行改革,但是从中国实际需要的情况来看,他所采取的步骤只能算是半心半意的。在汪的演讲和著作中,也找不到任何一点能够说明汪察觉到共产党人正在把人民争取过去,因为多数人民欢迎共产党的社会和经济改革政策,憎恶一直把国民党统治区的农民压得透不过气来的由来已久的高地租、高利贷和苛捐杂税,尽管共产党人在抗日战争初期所推行的这些改革还只是很有限的。[60]汪肯定也和大多数外国观察家一样,看到了不合理的战争重担都压在贫苦的农民头上。富人的儿子可以用钱贿赂免服兵役,或是当上军官,通过贪污公款或黑市投机而发财致富。但是穷苦人家父子两代则被人用绳子捆在一起,硬拉到新兵集中地去,在那里他们变成了军官的剥削对象和牺牲品。一个在共产党和国民党控制区都有过丰富经验的美国军官戴维·D·巴勒特上校写道:“要是有人说在共产党地区也有人被绑去当兵的话,我可没有见到过。”[61]

汪提出过共产党会从战争中得到好处的警告,但是我们看不到任何一点足以说明他察觉到了共产党能从战争中得到好处的关键所在:那就是他们善于先使抗战成为一场真正得人心的、爱国的斗争,然后抢先掌握进行这场斗争的主动权。恰恰相反,我们所看到的尽是一大堆歪曲的话和陈词滥调。汪尤其坚信共产党“毫无民族意识,他们只是执行第三国际的指示”。[62]汪在一九三九年九月写道:



共产主义同爱国主义是格格不人的。共产党人不效忠他们所属的国家。中日战争爆发以来的痛苦经验告诉我:在我们中间主张抗战的共产党分子是在共产国际命令之下才这样做的,为的是替凌驾于中国利益之上的共产国际利益服务。因为中国共产党人只效忠莫斯科,而不效忠他们所属的国家,[而且]他们的动力是来自莫斯科,控制着他们的思想和行动的也是莫斯科。[63]



同月,汪召开的没有代表性的国民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宣称:共产党人利用战争以“执行他们摧毁中产阶级和偏下的中产阶级的政策,使大部分民众失去工作,无家可归。这样,在赤贫的情况下,人们就容易被共产党所利用。”共产党的政策还要“通过非法压制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使群众变成愚昧无知。因为一个国家要是在知识方面破了产,那就可以使人民盲从得更加厉害。”这次大会还说,共产党就是期望通过这种方法用他们的“边区政府”来代替“国民政府”,并且最后把整个国家“变成苏维埃中国,永远成为苏联的一个保护国。”[64]

我们完全有理由不对这种估价作过于严厉的批判。在一九三九年时,人们普遍认为克里姆林宫和延安之间有一种牢不可破的上下级隶属关系。实际上,直到五十年代后期中苏之间发生冲突以后,中国式的共产主义才受到充分的赏识。此外,在汪从重庆出走的一九三八年,以及在他从事大量写作以争取支持的一九三九年时,中国共产党才刚刚开始进行尔后赢得民心的许多改革。历史学家对这些改革在中日战争初期所涉及的范围及其影响还有争论。[65]但这些都有点离题,我们的主题是,汪只把共产党的社会和经济措施看作是“掠夺”,并且低估了毛泽东把民族主义和共产主义在抗战大熔炉中融合为一体的能力,因此犯了严重错误。他没有能够估量出中国人民的需要,也没有能够摸清整个国家的爱国意向。我们还可以顺便再补充一句,他的对手蒋介石也是如此。对于那些要想领导伟大国家的人说来,错误估计了形势是致命的。因此汪和蒋两人都得把领袖的地位让给毛泽东。



Go to Top of Page

Dr Evil
路人甲乙丙

Taiwan
3445 Posts

Posted - 05/08/2009 :  16:35:42  會員資料  Click to see Dr Evil'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Dr Evil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關山奪路/王鼎鈞

作者與本書介紹

http://blog.sina.com.tw/tang_jen/article.php?pbgid=4572&entryid=6661


內文摘錄

南京印象~~~一群難民


我們在南京大約停留了一個多星期,然後去上海,整隊出發時,有些燈泡已經燒壞了,玻璃球上蒙著一層黑霧,有些燈泡沒壞,還迎著太陽發光。特務長帶著勤務兵,搬來椅子,不分好壞,把燈泡一個一個取下來(他現在學會了),裝進麵粉口袋,鄭重其事。燒壞了的燈泡還有什麼用?我覺得奇怪。後來知道,那時燈泡也算財產,憑廢品報銷,機關部隊遷移時,照例把燈泡取下來帶走。你的新營房、新辦公地點一定沒有燈泡,你得交出廢品,添購新品。


閒言帶過,按下不表。且說庫房連著庫房,我們的鄰居是蘇北逃來的難民,蘇北有大片土地已經解放了。我對這些難民發生極大的關切,他們爲什麼要逃出來?中共究竟在做什麼?爲什麼要那樣做?蘇北魯南,地理環境相同(一度有人主張把它們合併了、單獨設置一個行省)。社會結構相同,戰後的情勢相同,中共在蘇北怎樣做,也會在魯南怎樣做,了解蘇北,也就間接了解魯南。


我去訪問這些難民,我耽心,像我這樣一個陌生的年輕人,他們可能排斥我。我走進他們群居的庫房,表白來意,他們把我圍在中間,熱情接待,好像一直等著我。他們齊聲訴苦,日本雖然投降,政府並未接收蘇北,害他們流離失所。他們遞過三次陳情書,請求政府派大軍北進,趕走共軍,沒有回應,索性派出代表到國民政府請願,警衛部隊把他們轟回來。


他們誤會了,看我穿著軍服,以爲我是政府派來的工作人員。我趕緊聲明,我是一個作家,我來找材料寫文章。他們的熱情並未冷卻,他們說,中共在蘇北做的事,南京人都不知道,他們曾經把中央日報的記者請來長談,一五一十告訴他,可是中央日報一個字也沒登。文匯報登他們的消息,說他們這些難民是家鄉的惡勢力,家鄉人不歡迎他們,所以他們在家鄉不能立足。「文匯報根本是胡說八道!我們寫信去更正,也是石沉大海。」他們在南京的感覺是不見天日,非常希望有一枝筆爲他們撥開陰霾。他們問:「你的文章能在中央日報登出來嗎?」我說能登出來。「你的文章能在文匯報登出來嗎?」我也說能登出來。無可奈何,我欺騙了他們。


大家爭先發言,有人出來維持秩序,請一位紳士模樣的老年人先說。他透露的訊息是,抗戰時期,中共「團結各階級共同抗戰」,大家相處得很好。不止一次,中共在根據地開會籌款,邀請住在城市裡的大商人和大地主參加,他們瞞著日本佔領軍前往,要糧出糧,要錢出錢,中共對他們親切友善,而且滿口讚許。抗戰勝利,日軍撤走,共軍前來接防,大小幹部都變了臉,而且是無緣無故翻了臉。這位長者說,他百思難解,昨天共同抗戰,今天怎麼就反目成仇?


老者說,中共剛來的時候,大家還想攀交情,講斤兩,但是中共一出手就把地方上一個有名望的人殺了,家產也抄了,日軍佔領期間,這人做日本人和地方的中介,暗中又爲國民黨設置的江蘇省政府效力,中共說他既是漢奸,又是國民黨特務。抗戰八年,地方士紳迫於形勢,個個都是兩面敷衍,也可以說個個犯了同樣的罪,中共拉出一個來祭刀,其他的人都嚇壞了。再加上中共雖不殺你,卻派人到處調查你的罪行,人人服服貼貼,不敢大聲喘氣,中共無論辦什麼樣的事,也就一呼百諾了。


一個中年人自我介紹,他說他是地主,中共來了,成立「姐妹會」,把各家的婦女組織起來,每天開會上課,教她們識字,分派工作,給解放軍戰士做鞋,幹部對她們反復申說:女人受男人壓迫,受封建社會壓迫,女人要聯合起來,爭獨立,爭平等,跟男人算帳。中共又成立「兒童隊」,把各家的孩子集中在一起,每天和孩子談心,引誘孩子說出父母的言談行爲和交往,訓練孩子放哨、站崗、監視出入行人。婦女、兒童都是清早出門,夜晚回家,這樣一來,他的家庭就分裂了,中共掌握了他的老婆孩子,他完全陷於孤立。


中共又把佃農組織起來,教佃農知道地主有罪,地主是無產階級的敵人,大家要覺悟,要聯合起來打倒地主階級,把土地財產奪回來,「就是少奶奶和千金小姐的牙床上也要滾一滾!」這位小地主一聽,大事不好,趁著妻子對中共的話將信將疑,趁著兒女對父母還有幾分依戀,也趁著佃農對他還有幾分溫情,連忙帶著妻子兒女逃出來。


座中有一個中學教員,他的經驗又與別人不同,他不是地主,不是資本家,不是國民黨員,也沒當過漢奸,自己認爲可以留在家鄉活著。可是他有一個女兒,他爲女嬰請過一個奶媽,中共來了,這位奶媽一躍而爲婦女幹部,中共開鬥爭大會,昔日的奶媽指控雇主剝削,她的奶水本來應該餵養自己的孩子,卻被特權階級搶奪。中學教員俯首認錯,原以爲可以過關,夜晚,有位家長偷偷的通知他,第二天還耍繼續開會,奶媽將提出新的控訴,不但中學教員的孩子吃她的奶,那中學教員也吃他的奶,意思是性騷擾,甚至可以解釋爲逼奸。教師一聽,這樣如何擔當得起,也急忙連夜逃出來了。


鬥爭大會又是怎樣運作的呢,透過一個難民的遭遇,可以大致了解。這人是地主,是國民黨員,他的兒子在國軍裡當連長,他是反動分子家屬,中共幹部選定他教育群衆。這人有個習慣,常到樹林裡散步,幹部給他設定了一個罪名,藉樹林掩護,跟國民黨特務聯絡,傳送情報。怎麼發現的呢,幹部鼓勵大義滅親,由他的弟弟檢舉,他跟這個弟弟同父異母,小時候,弟弟受他欺壓,懷恨在心。如果拒絕檢舉,哥哥株連弟弟,一同定罪,如果弟弟「站在人民的這一邊,」登上鬥爭台,表現得很積極,不僅免罪,也出了胸中這口惡氣。弟弟知道怎樣選擇。


大會開始,被鬥爭的對象捆綁上台,幹部派人沿街敲鑼吶喊:「有仇報仇,有冤報冤!」全村集合,稱爲人民公審。幹部對群衆平時有訓練,臨事有佈置。那年代,國軍盛行「抓壯丁」,抓走了村中一個青年,從此沒有消息,父母傷痛,不必細表。經過幹部的一番「思想工作」,壯丁的父母登台控訴,多年的悲憤噴射出來,幹部佈置的「積極分子」抓住時機,高呼口號,狂熱反復迴增感染,許多人輪流上台揭發國軍官兵的罪行,一時之間,那些罪行都好像是某連長的罪行,某連長的罪行也就是他爸爸媽媽的罪行。


全場惟有幹部和核心工作人員是冷靜的,他們暗中記下誰沒有呼口號,誰呼口號的聲音太小。如果有人奮身忘我,自動衝上台去,給那連長的爸爸兩個耳光,朝他臉上吐兩口唾沬,那才是幹部們最滿意的鏡頭。高潮迭起之後,幹部上台,請「人民」決定罪刑,群衆高呼「槍斃他! 活埋他!」鬥爭大會才算圓滿成功。


如果群衆的反應遲疑敷衍呢?依中共用語,這是「群衆的覺悟不夠,」事情緩一緩,先教育群衆,提高群衆的覺悟,然後再開會鬥爭公審,決不勉強。中共禁止包辦,禁止代替群衆決定。他們知道階級仇恨是可以釀造、強化的,「形勢比人強」,價值標準一旦形成,自然有人揣摩運動的需要,自動獻身配合,參與者互相競賽,熱忱步步上升,不但可以義正詞嚴揭發別人,也可以痛哭流涕揭發自己。五十年代台灣盛行反共文學,很多小說把中共幹部寫成暴躁專橫的殺人魔王,我曾告訴他們,中共不是這副模樣,幹部在「運動」中很冷靜,殺人十分慎重。這句話說得太早了,他們聽了目瞪口呆,第二天「線民」找上門來。


中共究竟派來多少槍、多少兵、多少幹部呢?他怎麼能把你們控制得這樣嚴密呢? 他們說,中共的軍隊並不插手,軍隊只是創造一個環境。外來的幹部寥寥數人,他們就地取材,每一個村鎮、每一個城市都有一些人,沒受過教育,沒有職業,沒有固定收入,也沒有好品行,這些人仰承大戶人家鼻息,心裡有無限委屈。大戶人家瞧不起這些人,可是又怕這些人,大戶人家的尊嚴,也不過是「隔著一層窗戶紙,好歹別戳破了」。中共幹部先把這些人組織起來,手裡就有了「硬」的,這些人敢作敢當,「赤腳的不怕穿鞋的」,破壞舊秩序是他們的一大樂趣,幹部用他們打前鋒。地主士紳不管他以前是何等樣人,一旦被這些衝鋒陷陣的人拉下馬、揪上台,另外那些需要自保的人,就按照中共的「教育」站出來,表示自己的覺悟。這些人雖然覺悟了,可是過了這一關過不了下一關,下一次輪到他上台挨鬥,再演一齣牆倒衆人推,戲碼重複,演員循環,反復的清洗無情。


我和難民一起混了三天,用他們提供的碎片,拼出大略的圖形。中共要澈底改變這個社會,第一步,他先澈底掃除構成這個社會的主要人物,這些人物的優勢,第一是財產,第二是世襲的自尊,兩者剝奪乾淨,精英立時變成垃圾。人要維持尊嚴,第一把某些事情掩蓋起來,第二對某些事情作善意的解釋,中共反其道而行,叫做「脫褲子」,脫掉他的褲子,再重新分配他的財產,他從此必須自食其力,或者沿街乞討。他的子女已經參加革命,親友也和他畫清界限,他只能自生自滅,中共幹部看這些人受苦乞憐,也是革命的一大樂趣。南京的難民聲聲訴苦叫冤,竭力辯說他們的財產是辛苦累積的,他們的素行代代忠厚傳家,這些話完全沒有意義。幹部並非拿著一把秤一個一個秤你,他拿著一把大掃帚「一塌瓜子」掃你。

Edited by - Dr Evil on 05/08/2009 16:48:27
Go to Top of Page

Dr Evil
路人甲乙丙

Taiwan
3445 Posts

Posted - 05/08/2009 :  16:38:03  會員資料  Click to see Dr Evil'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Dr Evil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承上)


以後幾年,我在這方面有更多的了解。我逃到台灣以後,進中國廣播公司工作,「中共問題專家」某人來電台演講,嘲笑「人民民主專政」不通,認爲三個名詞放在一起不合邏輯。那時電台的編撰部門由王健民教授主領,他對我說,中共是用「民主」的方法「專政」,「民主專政」有它實際的內容。他說,中共的革命是藝術,也是宗教。那是一九五二年,台北能說出這樣一句話的人不多,我佩服他的卓見;能聽懂這樣一句話的人也不多,我是他的知音。中共佈置一個恐怖的環境,人人自危,只有幫助幹部定別人的罪,你才有安全感,一旦你已被定罪,你也可以產生安全感。「民主」就是人人忙著定別人的罪和人人忙著認自己的罪。


我明白了!這些在蘇北發生的變故,也正在我的家鄉魯南發生,我想華北所有的解放區都不例外,南京這些難民的遭遇,也就是徐州那些難民的遭遇。我和蘇北的難民共處,時時產生類比推理:有一個老翁,帶著兩個幼小的孫子,小孫子時常吵鬧哭泣,我想起我的父 親。有一個舊式讀書人,幸而學過中醫,他每天在馬路旁邊擺攤看病,我想起五姨父。一個教員,每天到夫子廟打鼓說書,他的太太幫場子,他的女兒向聽衆收錢,我想起潘子皋老師。有一個鄉紳,雖然做了難民,仍然天天喝酒,暍醉了,就說要跳進長江自盡,我想起教我唐詩的「瘋爺」。後來事實証明,後者前者的遭逢真的差不多。


中共革命是由淺入深,蘇北那些難民能逃出來,証明一切剛剛開始,他們受害有限。即使如此,江南人並不相信他們的故事,一個南京人對他們說,「共產黨爲什麼要這樣做?沒有必要嘛,再說,他們也做不到。」後來革命「深化」,那才逃不出來,活不下去,想死也很難,那些故事,「國統區」的人民簡直連聽也懶得。北方發生的故事,離南方人的經驗太遠,凡是完全超出經驗範圍的事,都教人很難接受。大戰期間,美國之音對德軍說,美國善待俘虜,集中營裡吃牛排,洗熱水澡,還有俱樂部,可以看電影、打橋牌。美國之音報導的是實情,但是德軍聽了完全不信,因爲德國對待俘虜很殘酷,新資訊和舊經驗很難融合。後來美國之音只好修改講稿,把俘虜的待遇說得壞一些。


那些年,解放區一小片、一小片,形同許多孤島,都是封閉的環境,解放區發生的事情外人不知道。中共長於對外宣傳,他給外界的印象、或者說想像,他們殺富濟貧,鋤強扶弱,對一般老百姓有致命的吸引力,那些弱勢族群縱然聽到解放區的「暴政」,也都有自己的解釋,自己的家鄉縱然解放了,也不會受到這般對待。等到局勢演變,解放區一再擴大,局外人圈進局內,資訊變成事實,當初「不信」的人也逃難,京滬一帶的人逃到廣東,廣東人對這些難民也是不相信、不同情。大局崩壞,廣東人逃往香港,逃往台灣,像諷刺劇的劇情一樣,台灣人也是不信,一九四九年我初到台北,還曾看見當地居民對外省難民指指點點,認爲這些人一定都是壞人,才會被家鄉人趕出來。直到六十年代,中共在舉世注目下推出文化大革命,新聞排山倒海,台灣同胞才從中共自己編導的悲劇中認識歷史。



我讀過一個短篇小說,故事大概是,丈夫懷疑妻子不忠,殺死妻子,妻子在被殺的時候反復分辯:「哈利! 我是純潔的!」哈利是那丈夫的名字,她的叫喊當然無人聽見,可是行凶現場有一隻鸚鵡,後來鸚鵡輾轉易主,所到之處它總是喊著「哈利! 我是純潔的!」當然無人理會。家鄉人就像小說中的鸚鵡,逃到徐州,逃到南京上海,逃到廣州,逃到台灣,一路上訴說「我是純潔的」,沒人注意他們到底說什麼。



真奇怪,難民帶來的這些訊息,既有新聞價值,又有宣傳作用,左派親共的報紙不登倒也罷了,國民黨辦的報紙,國民政府影響力所及的報紙,爲什麼也不登? 馬歇爾發表談話,要求國共雙方停止宣傳仇恨猜忌,那時我從未讀到「仇恨猜忌」中共的新聞報導或文學作品。還記得有一次中央日報刊出一條「小」消息,說是有一些作家決定以中共的「行爲」爲題材,創作詩歌小說。這條消息「小」到只有「題文一」,也就是連題目帶內文只佔一欄,一欄的高度是十個小字,長度也總在十五行到二十行吧! 這條消息能夠登出來,那些作家顯然費了些力氣,至於他們的作品,直到大陸撤守,我沒有讀到任何後續報導。


抗戰期間,蔣氏一再批評中共沒有信義,閻錫山告訴他,立場相同的人才有信義可講,國共兩黨立場相反,你說人家沒有信義,人家自己說這是革命。蔣氏愛將、官拜參謀本部作戰廳長的郭汝瑰在他的回憶錄裡說,他的蔣校長曾對中共代表董必武講「絜矩之道」,意思和「己所不欲,勿施予人」相同。西方人說,國共內戰是美式代理人和俄式代理人的戰爭,我不同意。我看是中國孔孟文化與馬列文化的戰爭,戰爭結果,中國傳統文化失敗。一九四九年撤守台灣,國民黨「痛改前非」,這才放手推出「仇恨猜忌」的文宣來。



六月二十三日,我在上海,「上海人民和平請願代表團」晉京請願,他們在南京下關車站下車,蘇北難民衝上去,見人就打,把團長馬敘倫打了,把女代表雷潔瓊也打了,連新聞記者和看熱鬧的一個女子也挨了打。此時我們在上海等船北渡,我讀各報的新聞報導,一點也沒覺得意外。打人當然是大錯,這是評論,若要客觀分析,那些難民怨氣沖天,情緒極易衝動,「和平請願代表團」的言論倒向中共一邊,措詞又十分激烈,並不能增加難民的理性。我相信難民到下關車站阻撓請願,出於自發,我也不懷疑特務人員混雜其中,煽風點火,國人口誅筆伐至今未息,國民黨應該完全承受。但是,我還要說,「和平請願代表團」的成員都是高等知識分子,知識分子是社會的良心,國家的智慧,南京請願一行,他們也的確沒有好好的扮演他們應該扮演的角色。


過了幾天,我們離開上海,前往瀋陽,那時瀋陽是一個沒有難民的地方,新鑼新戲,另有一番忙碌。我仍然天天看報,偶然看到蘇北逃往南京的難民增加了,偶然看見上海也有蘇北的難民,冬天到了,偶然看見蘇北的難民凍死了幾個。咳,事情就是這個樣子了



(完~~)

Edited by - Dr Evil on 05/08/2009 18:43:03
Go to Top of Page

曹公孟德
路人甲乙丙

1887 Posts

Posted - 05/08/2009 :  16:39:50  會員資料 Send 曹公孟德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xk2008

[quote]Originally posted by 曹公孟德

『在后方国共冲突不是一次两次,为什么到日本投降TG是百万大军,国民党游击队一败涂地?游而不击的TG发展壮大得到人民支持,抗日的国民党一败涂地?笑话。国民党哪次成功进行过游击战?自己不行而已。』

“一些同志认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后来才统一认识:让日本多占地』“乘勝繼續向興化前進,佔領興化,徹底消滅韓德勤部,建立抗日民主政權。”『頑軍殘部、偽軍、土匪、特務、反動地主武裝等到處騷擾暴亂,根據地內很不穩定。當務之急,應是剿滅匪頑,發動群眾,鞏固根據地,先把腳跟立穩,再相機解決韓軍。』

所以我說謊話駁不完,前面被拆穿了,現在又臉不紅,氣不喘,重新再說一次﹗

共匪的政策是不抗日,聯著日軍夾擊國軍的游击隊,殲滅數十萬國軍,加上拿國府的錢、武器、衣服,就發展出來了﹗把國統游擊區一塊塊打下來,前後受敵當然會輸。
當中有人抗日了,那是『一些同志』還沒達成『统一认识』。要像彭德懷般被操四十天娘的。

『我们不这样看,是日 本军阀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因此教育了中国人民,不然中国人民不会觉悟,不会团结,那末我们到现在也还在山上,不能到北京来看京戏。就是因为日本皇军占领了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别无出路,才觉悟起来,才武装起来进行斗争,建立了许多抗日根据地』
別無出路啊﹗在日軍和共軍的夾擊下,國軍系的游擊隊、土匪、獨立的地主武裝都被滅了。不是降於共,就是屈於日。
想不支持共匪獨立抗日﹖可能嗎﹖國軍游擊隊尚且受不了前後受敵,民間人士就是自己拉一支土匪、一支地主武裝來抗日,共匪都要聯著日軍來輪流夾殺。

而且共匪的卑鄙手段是利用『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的名號。不夠打時扮友軍叫苦,所謂『千古奇冤』。有勝算時就乘勝追擊,徹底消滅﹗這麼陰險的手段,有什麼辦法破解﹖



『日本人偏爱共产党,专打国民党?扯淡。自己无能就说自己无能。』
日本人用精銳的甲種師打國軍,少數有和共匪戰鬥極的日軍,則是二、三流的乙丙級師團。
日軍和國軍是真打,雙方都是出的主力。
共匪,看毛的話,要讓日本多佔地,共匪偏愛日本人吧。所以後來才要感謝﹗

『现在只剩下断章取义歪曲别人讲话的本事了。转话只转一部分,前边日本人大谈自己有罪,日本最好并入中国的话你怎么不引?』
幾個日本左派道歉的話,跟毛罪大惡極的表白有什麼關係。日本人侵略中國,跟共匪的讓日本多佔地的政策有衝突之處﹖

『起码的常识,当时日本侵略毛凭什么就认为自己能得到最多好处?
面对外敌入侵,中央政府自然成为民心所向,搞游击战难道只有你TG会搞?
你怎么知道日本不会真打赢占领全中国?那你共产党还有活的了?
还是你认为TG有龙珠,许个愿望就能把全国人民洗脑?』
全面抗戰爆發,國軍就不會再次剿共﹖這不是好處﹗
拿國府的錢、衣、武器來搞私佔地,私設政府,擅自收稅,襲擊殺害國軍,這叫沒有好處。
國府和民間都有抗日的游擊戰,但共匪不同,搞的卻是游,動手打擊的主要對象不是日軍,是打擊國軍和民間游擊隊。
共匪在控制區洗腦的手法,一直就在用。什麼時候中國人自願做農奴了﹖
共匪不用暴力壓迫,看有沒有人支持。
你自己不就証明了,不是被洗腦了,說得出國府一分錢沒給,憑什麼指揮土共的無知之語。
國府可是給了,還給的比土共在陝甘收的稅多幾倍。

『在你眼里,知识分子是混蛋,居然敢骂国民党无能专制腐败独裁,
美国人是混蛋,居然同样说国民党无能专制腐败独裁,
可惜大家都认为共产党清廉肯抗日,而国民党腐败无能,蒋介石自己也承认自
己组织腐败无能。事实就是事实,以为靠阴谋和小把戏就能让亿万人民为你而』
再腐敗沒有八路軍腐敗,拿國腐的資源去搞自己造反禍國的匪區與匪軍的建設﹗
還有,當時親共智識份子是什麼貨色,去看看反右和文革,對比一下就知道。
都是垃圾﹗
要說他們因何親共,我認為他們有被虐狂,喜歡被人虐待毆打,喜歡交代認罪。

『毛这个人爱说反话,喜欢冷嘲热讽,日本进中国是为了让TG得天下的?真是笑话。这种说法要成立』
鐵的事實,加上罪魁禍首的認罪也敢說是反話﹗

Edited by - 曹公孟德 on 05/08/2009 17:12:27
Go to Top of Page

cobrachen
管家

4443 Posts

Posted - 05/08/2009 :  19:48:26  會員資料  Click to see cobrachen's MSN Messenger address Send cobrachen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xk2008
永远的阴谋论一切都是TG太狡猾。国民党永远正确。
别扯什么阴险,岗村宁次回忆录直接说投降的伪军拿重庆的津贴帮他们反共。
国军敌后部队和日伪联手消灭共军例子也多的是,


起碼國軍還有個正規軍在前面和日軍打,共軍的把殲頑打頑列入主要目標之一,所以吃掉這些部隊就合理了?

國民黨永遠正確?這裡可沒人這樣講,倒是你們不敢面對共產黨的錯誤或者是過去的作為,那才是個問題。

我們罵國民黨過去的作為可是沒少過,你們在這方面很得手,但是看自己的呢?共產黨都沒錯?作為當時一個非法的武裝叛亂集團,在歷史上的作為並不因為現在的地位而有所改變。
Go to Top of Page

von_Guo
路人甲乙丙

4430 Posts

Posted - 05/09/2009 :  01:54:54  會員資料 Send von_Guo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xk2008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陸戰屋小步兵

怎麼看來看去 "抗戰中的內戰"規模也不比外戰小

戰爭對於國家來說是一件太過嚴重的事情,它會造成巨大破壞並且致人於死,所以不能輕易得把戰爭掛在嘴上



参考一下下面资料:

...........
...........
...........

文来源于《宋任穷回忆录》

除了军事上的困难外,天灾也来了。 1942 年春,天旱无雨,夏粮收成无几。春旱持续发展,旱情波及十几个县,许多地方大秋作物无法下种,致使秋收所获甚微。

...........
...........
...........





你洗版也就罷了 你還拿同一篇東西反復洗 而且是三天以內至少第二次
你最好小心一點喲

Edited by - von_Guo on 05/09/2009 03:10:20
Go to Top of Page

陸戰屋小步兵
版主

7770 Posts

Posted - 05/09/2009 :  09:27:20  會員資料 Send 陸戰屋小步兵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von_Guo

馬定夫
1943年6月,正是晉中平原的麥收時節,他率部來到太谷縣南山根據地中北嶺一帶,參加夏收保衛戰。
同年7月23日,日偽軍200余人偷襲南山楓子嶺,直接威脅著千餘名群眾的生命安全,他迅速組織部隊抗擊敵人。
太行2分區將30團3連正式命名為“馬定夫愛民模範連”


王殿元,膠東軍區五旅十三團七連二排六班班長、共產黨員
王殿元和9名戰士們陷入了重圍中。  
王殿元用盡全力把一顆手榴彈扔向了敵群,另一顆拉響後與沖到跟前的敵人同歸於盡。


武善桐
1940年冬,武以黨員為骨幹,在村埵言艉F自衛團
將兩名日本兵引上懸崖峭壁後,示意槍就在懸崖半崖,趁敵不備,把一名日本兵推下懸崖。隨後又抱住一名日本兵跳了下去,與敵人同歸於盡,壯烈犧牲。


鄧永耀
3月3日晨,所部在武邑西屯與日軍遭遇,命令一部分戰士掩護群眾轉移,一部分戰士撤向鄧莊村南設伏,自己帶領30多名戰士擔負阻擊並將日軍引入伏擊圈的任務。戰鬥中,不幸頭部、腿部中彈,壯烈犧牲。


樊鴻傑
1943年春節來臨 田首帶領日軍和警備隊300餘人,直奔劉鳳山村偷襲二中隊。他指揮全中隊奮力迎敵,掩護群眾向田野溝渠轉移。
戰鬥中他身負重傷,當即命令一排長帶著全中隊從村後的一條小溝突圍出去,由他作掩護。大家要背他撤退,他大聲命令說,不能因我一人遭全隊覆沒,這是命令,快執行!部隊邊打邊撤,他在山頭上邊射擊邊喊:“我是指導員,誓死不投降!”以此吸引敵人。

王光
1943年,日軍對我岳南根據地進行殘酷的“鉗形合圍”、“鐵滾掃蕩”,揚言要變根據地為“無人區”。王光擔任一區反“掃蕩”總指揮。10月的一天,她率上寨民兵掩護群眾轉移,途中被敵人抓獲,受盡酷刑,仍堅貞不屈,最後被滅絕人性的日軍開膛破肚挖去心臟,壯烈犧牲,年僅23歲。


李永安
1943年初 2月3日,他帶了一個手槍班到鐵營窪視察工作,與敵人遭遇 用最後一粒子彈,壯烈殉國


王石鈞
1941年任曹縣縣長。 1942年“二•二七”日軍掃蕩,為保衛人民生命財產,他親率基幹大隊,堅持腹地鬥爭。在曹縣青崗集東聶樓與日軍遭遇,激戰半日,身中數彈


董正香
1943年農曆10月17日 他率領20多個民兵,分路包抄過來,面對兩倍於我的敵人


范春元
1943年6月22日,參加在米家坪召開的全體區幹部會,研究武裝保衛夏收工作,敵特發現後告密,
日偽出動2000餘人兵分3路包圍米家坪,他率領部分幹部群眾向東山撤退,在百穀嶺與敵遭遇,遂掩護群眾轉移到東溝一窯洞內。敵人追來,他持槍守在洞口,向敵射擊,打得敵人不敢前進。敵人組織機、步槍一齊射擊,並趁勢沖入洞堙C戰鬥中,被日軍用刺刀刺死。 同時犧牲的還有米國珍、郭天有、武二昌等同志。


陳治
1940年4月,正在五區窨子頭村發動群眾開展抗日工作,突遭日偽軍包圍。為了群眾的安全,她毅然挺身而出。被捕後,遭敵人嚴刑拷打,百般折磨,壯烈犧牲。


劉俊林
邊與敵人展開了激烈的戰鬥,他們邊打邊撤,等群眾完全轉移好之後,敵人已從四面八方包圍上來。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劉俊林為了保護民兵和群眾,毅然帶領兩名隊員把敵引向東北方向的火龍台山頭。子彈打光後,他和敵人展開了頑強的肉搏戰,他發誓:為革命戰鬥到底,決不做俘虜。他摔碎槍支跳下懸崖,為革命獻出了年輕的生命


張紹文
1942年4月,因叛徒出賣,被敵重兵包圍。為掩護群眾和區委機關,隻身將敵人引至頡紇溝,戰至彈盡負傷,跳下山崖。因被醋柳叢掛住,未能摔死,遂落入敵手。被俘後,寧死不屈,被敵殺害


/////////////////////////////
思索 搞了這麼多年 原來你來這裡是這樣忽悠人的啊?
你舉的這些人 我一個都沒漏地加以過濾 原來都只是一些單兵 伍 班 排 
甚至談不上連級旳戰鬥 
(因為誰知道你們那個連是個什麼連? 有儿號人? 有几隻梭標? 几把扑刀? 几隻紅纓槍?

連用手槍 大概外加几顆手榴彈 都可以編成一個精銳衛仕班的 ...)
伙計 手槍是自衛用的 充其量黑道用來駁火 沒有正常精神人當它是戰場上交鋒的武器

所謂掩護群眾轉移 不就是逃嘛 通常不過就是狹路相逢 猝不及防的遭遇戰
更多的就是被敵人三五百人摸到家門口還不知道的反包圍戰
說煽陰風點鬼火是對抗日英勇犧牲烈士的大不敬 其實下鄉去動員群眾 結果村莊被圍被揪出來 看在敵人眼裡 還不就是那麼回事
所以 這項就不該列舉了 因為根本沒開打嘛

我佩服身為幹部 率領少數斷後 結果自己被捕犧牲就義 但仍不脫單兵 伍 班 排的格局

這就是感情多年來 你在此地吹的法螺 什麼共產党在華北敵後出了大力 所以後來拿天下理所當然?  
感情這就是你拿的出手的東西?


與國民党几十万軍隊 在火線上一熬就是十天半個月以上 甚至三個月抵擋敵人的作法  是喔  你們拿天下還真是當之無愧喲


你最近沒生豬流感吧?  發高燒 燒壞胸袋  拿這種東西來到此耍寶?





共軍的抗日作戰 看來很微型化
似乎是遠遠的避到鄉下去 真的閃不開了 才有接觸

突然想到 伊拉克人民零敲碎打的對美抗戰好像也八年多了?
但是對大局的影響?




戰爭對於國家來說是一件太過嚴重的事情,它會造成巨大破壞並且致人於死,所以不能輕易得把戰爭掛在嘴上

Edited by - 陸戰屋小步兵 on 05/09/2009 09:31:42
Go to Top of Page

曹公孟德
路人甲乙丙

1887 Posts

Posted - 05/09/2009 :  22:34:39  會員資料 Send 曹公孟德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http://jn-5178.blog.163.com/blog/static/7982572200789105721360/
參考來源

『同年党国的正面战场最大的战斗为宜昌作战。《中国事变陆军作战》记载的日军损失是:战死1403人,内将校106名,负伤4639人(内将校203人)。同期其他方面的防御作战统计为战死850人,战伤2015人;华南方面军的牵制作战良口作战战死251人,负伤458人;把轰炸重庆的101号作战算上:日军陆军损失35,海军54。以上合计:战死2593人,负伤7112人』

22,桂南會戰(1939年11月-1940年2月)
23,崑崙關戰役(1939年12月-1940年1月)
這兩場由1939至1940年初的戰鬥呢﹗怎麼算﹖
隨便列幾場戰役來比﹖先不論真假。
連1940年日軍的總死傷也沒有,比什麼﹖

『昭和15年度华北方面军战死5456名,负伤12386名。同年华北方面军主要战斗就是山西西北部的肃正作战(6月6日∼7月8日)以及冀中、冀南以及山东的肃正作战之类的治安战。』
這個出處在哪裡﹖
憑什麼華北日軍所有戰損要算到共匪頭上,笑話嗎﹖
中條山、山西等華北地區沒有國軍嗎﹖有這樣強姦歷史的嗎﹖
除了《中国事变陆军作战》,正巧有部被某些人列為聖書的『華北治安戰』,剛巧有人貼了數據,我就加起來算一下。
這十一場『揚蕩』、『游擊』『治安』戰鬥打下來,日軍合共死亡435人,傷2186人。不夠那個所謂國軍數據的『战死2593人,负伤7112人』的幾分之一。死亡數差了5倍,負傷數差了3倍。

『18、平西区1940年春季反“扫荡”
八路战报:歼灭日伪军800余人,击落日军飞机1架 日军战报:日军亡8人,伤40人,皇协军伤亡22人(《华北治安战》)
19、冀中1940年春季反全面“扫荡”作战
八路战报:毙伤日伪军30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11人,伤91人,皇协军伤亡62人(《华北治安战》)
20、抱犊崮山区反“扫荡”(亦称鲁南区1940年反“扫荡”)
八路战报: 毙伤日伪军22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9人,伤60人,皇协军伤亡58人(《华北治安战》)
21、129师白晋铁路破击战
八路战报:歼日伪军6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2人,伤9人,皇协军伤亡12人(《华北治安战》)
22、晋西北1940年夏季反“扫荡”
八路战报:毙伤日伪军4490余人俘53人(内含日军11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37人,伤107人,失踪3人,皇协军伤亡失踪201人(《华北治安战》)
23、冀中1940年夏季“青纱帐”战役
八路战报:毙伤日伪军2100余人俘伪军5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19人,伤22人,皇协军伤亡39人(《华北治安战》)
24、百团大战
八路战报:毙伤日军2万余人、伪军5000余人,俘日军280余人、伪军1.8万余人 日军战报:亡302人,伤1719人,皇协军伤亡失踪1202人(《华北治安战》)
25、太行区1940年秋季反“扫荡”
八路战报: 歼日伪军28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29人,伤60人,皇协军伤亡44人(《华北治安战》)
26、冀中1940年冬季攻势
八路战报: 歼日伪军230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亡10人,伤27人,皇协军伤亡59人(《华北治安战》)
27、太岳1940年冬季反“扫荡”
八路战报:歼日伪军260余人 日军战报:日军伤7人,皇协军伤亡15人(《华北治安战》)
28、晋西北1940年冬季反“扫荡”
八路战报:毙伤日伪军2500余人日军战报:日军亡8人,伤44人,皇协军伤亡102人(《华北治安战》)』


Edited by - 曹公孟德 on 05/09/2009 22:53:31
Go to Top of Page

曹公孟德
路人甲乙丙

1887 Posts

Posted - 05/09/2009 :  22:45:15  會員資料 Send 曹公孟德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陸戰屋小步兵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von_Guo

馬定夫
1943年6月,正是晉中平原的麥收時節,他率部來到太谷縣南山根據地中北嶺一帶,參加夏收保衛戰。
同年7月23日,日偽軍200余人偷襲南山楓子嶺,直接威脅著千餘名群眾的生命安全,他迅速組織部隊抗擊敵人。
太行2分區將30團3連正式命名為“馬定夫愛民模範連”


王殿元,膠東軍區五旅十三團七連二排六班班長、共產黨員
王殿元和9名戰士們陷入了重圍中。  
王殿元用盡全力把一顆手榴彈扔向了敵群,另一顆拉響後與沖到跟前的敵人同歸於盡。


武善桐
1940年冬,武以黨員為骨幹,在村埵言艉F自衛團
將兩名日本兵引上懸崖峭壁後,示意槍就在懸崖半崖,趁敵不備,把一名日本兵推下懸崖。隨後又抱住一名日本兵跳了下去,與敵人同歸於盡,壯烈犧牲。


鄧永耀
3月3日晨,所部在武邑西屯與日軍遭遇,命令一部分戰士掩護群眾轉移,一部分戰士撤向鄧莊村南設伏,自己帶領30多名戰士擔負阻擊並將日軍引入伏擊圈的任務。戰鬥中,不幸頭部、腿部中彈,壯烈犧牲。


樊鴻傑
1943年春節來臨 田首帶領日軍和警備隊300餘人,直奔劉鳳山村偷襲二中隊。他指揮全中隊奮力迎敵,掩護群眾向田野溝渠轉移。
戰鬥中他身負重傷,當即命令一排長帶著全中隊從村後的一條小溝突圍出去,由他作掩護。大家要背他撤退,他大聲命令說,不能因我一人遭全隊覆沒,這是命令,快執行!部隊邊打邊撤,他在山頭上邊射擊邊喊:“我是指導員,誓死不投降!”以此吸引敵人。

王光
1943年,日軍對我岳南根據地進行殘酷的“鉗形合圍”、“鐵滾掃蕩”,揚言要變根據地為“無人區”。王光擔任一區反“掃蕩”總指揮。10月的一天,她率上寨民兵掩護群眾轉移,途中被敵人抓獲,受盡酷刑,仍堅貞不屈,最後被滅絕人性的日軍開膛破肚挖去心臟,壯烈犧牲,年僅23歲。


李永安
1943年初 2月3日,他帶了一個手槍班到鐵營窪視察工作,與敵人遭遇 用最後一粒子彈,壯烈殉國


王石鈞
1941年任曹縣縣長。 1942年“二•二七”日軍掃蕩,為保衛人民生命財產,他親率基幹大隊,堅持腹地鬥爭。在曹縣青崗集東聶樓與日軍遭遇,激戰半日,身中數彈


董正香
1943年農曆10月17日 他率領20多個民兵,分路包抄過來,面對兩倍於我的敵人


范春元
1943年6月22日,參加在米家坪召開的全體區幹部會,研究武裝保衛夏收工作,敵特發現後告密,
日偽出動2000餘人兵分3路包圍米家坪,他率領部分幹部群眾向東山撤退,在百穀嶺與敵遭遇,遂掩護群眾轉移到東溝一窯洞內。敵人追來,他持槍守在洞口,向敵射擊,打得敵人不敢前進。敵人組織機、步槍一齊射擊,並趁勢沖入洞堙C戰鬥中,被日軍用刺刀刺死。 同時犧牲的還有米國珍、郭天有、武二昌等同志。


陳治
1940年4月,正在五區窨子頭村發動群眾開展抗日工作,突遭日偽軍包圍。為了群眾的安全,她毅然挺身而出。被捕後,遭敵人嚴刑拷打,百般折磨,壯烈犧牲。


劉俊林
邊與敵人展開了激烈的戰鬥,他們邊打邊撤,等群眾完全轉移好之後,敵人已從四面八方包圍上來。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劉俊林為了保護民兵和群眾,毅然帶領兩名隊員把敵引向東北方向的火龍台山頭。子彈打光後,他和敵人展開了頑強的肉搏戰,他發誓:為革命戰鬥到底,決不做俘虜。他摔碎槍支跳下懸崖,為革命獻出了年輕的生命


張紹文
1942年4月,因叛徒出賣,被敵重兵包圍。為掩護群眾和區委機關,隻身將敵人引至頡紇溝,戰至彈盡負傷,跳下山崖。因被醋柳叢掛住,未能摔死,遂落入敵手。被俘後,寧死不屈,被敵殺害


/////////////////////////////
思索 搞了這麼多年 原來你來這裡是這樣忽悠人的啊?
你舉的這些人 我一個都沒漏地加以過濾 原來都只是一些單兵 伍 班 排 
甚至談不上連級旳戰鬥 
(因為誰知道你們那個連是個什麼連? 有儿號人? 有几隻梭標? 几把扑刀? 几隻紅纓槍?

連用手槍 大概外加几顆手榴彈 都可以編成一個精銳衛仕班的 ...)
伙計 手槍是自衛用的 充其量黑道用來駁火 沒有正常精神人當它是戰場上交鋒的武器

所謂掩護群眾轉移 不就是逃嘛 通常不過就是狹路相逢 猝不及防的遭遇戰
更多的就是被敵人三五百人摸到家門口還不知道的反包圍戰
說煽陰風點鬼火是對抗日英勇犧牲烈士的大不敬 其實下鄉去動員群眾 結果村莊被圍被揪出來 看在敵人眼裡 還不就是那麼回事
所以 這項就不該列舉了 因為根本沒開打嘛

我佩服身為幹部 率領少數斷後 結果自己被捕犧牲就義 但仍不脫單兵 伍 班 排的格局

這就是感情多年來 你在此地吹的法螺 什麼共產党在華北敵後出了大力 所以後來拿天下理所當然?  
感情這就是你拿的出手的東西?


與國民党几十万軍隊 在火線上一熬就是十天半個月以上 甚至三個月抵擋敵人的作法  是喔  你們拿天下還真是當之無愧喲


你最近沒生豬流感吧?  發高燒 燒壞胸袋  拿這種東西來到此耍寶?





共軍的抗日作戰 看來很微型化
似乎是遠遠的避到鄉下去 真的閃不開了 才有接觸

突然想到 伊拉克人民零敲碎打的對美抗戰好像也八年多了?
但是對大局的影響?




戰爭對於國家來說是一件太過嚴重的事情,它會造成巨大破壞並且致人於死,所以不能輕易得把戰爭掛在嘴上



『18、平西区1940年春季反“扫荡”
19、冀中1940年春季反全面“扫荡”作战
20、抱犊崮山区反“扫荡”(亦称鲁南区1940年反“扫荡”)
21、129师白晋铁路破击战
22、晋西北1940年夏季反“扫荡”
23、冀中1940年夏季“青纱帐”战役
24、百团大战
25、太行区1940年秋季反“扫荡”
26、冀中1940年冬季攻势
27、太岳1940年冬季反“扫荡”
28、晋西北1940年冬季反“扫荡”』

把1940年的這些掃蕩和襲擊戰損加起來,據『華北治安戰』記載,日軍死435人,傷2186人。
將美軍的死傷除以年份來計算,每年尚且有603人。
要知道二戰時日軍的醫療水平遠遠不如現在的美軍,推行讓日本多佔地的土共,其戰果連伊游都遠遠不如﹗

前面有人用常德會戰舉例,照《中国事变陆军作战》日军损失2万余人,是以上十一場戰鬥合計的7.6倍。共匪假抗日,怎麼和國軍真抗日比﹖

同樣參照《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國軍在敵後遭敗的中條山戰役。日军损失计战死670名,负伤2292名。國軍雖敗,但日軍自認的死傷,卻比已經包括了百團大戰在內的十一場戰鬥還多。

Edited by - 曹公孟德 on 05/09/2009 22:55:49
Go to Top of Page

曹公孟德
路人甲乙丙

1887 Posts

Posted - 05/09/2009 :  23:28:08  會員資料 Send 曹公孟德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24、百团大战
八路战报:毙伤日军2万余人、伪军5000余人,俘日军280余人、伪军1.8万余人 日军战报:亡302人,伤1719人,皇协军伤亡失踪1202人(《华北治安战》)』
『一个TG根据地就42 年全年共进行大小战斗2400 余次,平均每日7 次,1943 年大小战斗4000 余次,平均每日10 多次。日本整天扫荡治安战是对空气作战?』

我沒有日軍42、43年的數據。就用共匪宣傳百團大戰和華北治安戰的數據來作一個比較。
共匪宣稱在百團大戰的戰果是『共进行战斗1,824次,日军死伤20,645人』。日軍承認死傷為亡302人,伤1719人,平均一次戰鬥造成日軍1.1人死傷。
從而推斷,42年共匪造成日軍死傷2640人,43年為4400人。那大概僅僅勝過打空氣吧﹗

《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中凇沪、太原、南京、徐州,四次會戰加起來,日軍自己承認的死傷即達十萬人。

Edited by - 曹公孟德 on 05/09/2009 23:34:42
Go to Top of Page
到第 頁,共 12頁 前一個標題 標題 下一個標題  
前頁 | 次頁
 發表新標題  回覆本標題
 友善列印
直接前往:
MDC第二論壇 © 2000-2002 Snitz Communications Go To Top Of Page
Powered By: Snitz Forums 2000 Version 3.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