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C第二論壇
MDC第二論壇
首頁 | 會員資料 | 註冊 | 最新發表 | 會員列表 | 傳訊 | 搜尋 | 常見問題
登入名稱:
密碼:
記住密碼
Forgot your Password?

 論壇首頁
 軍事嗜好區
 戰爭文學
 轉文:小王莊機耕車會戰
 發表新標題  回覆本標題
 友善列印
作者 前一個標題 標題 下一個標題  

玖羽
路人甲乙丙

1061 Posts

Posted - 01/22/2011 :  02:11:28  會員資料 Send 玖羽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小王莊機耕車會戰

作者:cOMMANDO

“小王莊的人已經過來了,已經過了國道,正在往你那邊去!”電話那頭的聲音混雜在一片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中,劉強勝費了好大的勁才聽清楚。

地平線的遠方升起了一大片黑煙,把天邊染成一片灰色。小王莊的機耕大隊現在正開足馬力向這邊駛來,柴油機低沈的咆哮聲由悠遠逐漸轉化為清晰。劉強勝屏住呼吸,低頭看看地堙A無數小石子在幹涸的溝壟表面跳躍。他靜靜感覺了一下地面的震動,一陣緊張的感覺襲上他的心頭。

“雜種操的,狗強盜,你們倒主動來了,今天我們就要跟你們分個高下!”

劉強勝狠狠地罵了一句,把剛燃到一半的煙頭扔在地上,反身跳上他的約翰迪爾輪式拖拉機,擰動鑰匙,綠色的拖拉機輕輕一抖,發動機傳出一陣悅耳的聲響,一片淡灰色的煙霧從排氣管媦Q了出來,四只巨大的橡膠輪胎碾過布滿裂紋的耕地,把地上土坷砬壓得粉碎。拖拉機以與其身材不相稱的靈活性在田埂上調了一個頭,向後面駛去。

這臺約翰迪爾拖拉機是大青山公社的寶貝,是從外國買進來的進口貨,05年的時候,一家廠子捐給市堣K臺機器,大青山公社分到這一臺,敲鑼打鼓地接回來,平時也舍不得用。這臺拖拉機有180馬力、四輪驅動、半動力換檔,後面還有一個工具接口,可惜那廠子只給了拖拉機,卻沒給配套機器,劉強勝去縣堸搮L,一個反轉犁就上十萬,把他嚇回來了,後來這臺機器就一直放在倉庫堙A沒想到現在卻派上了用場。這東西賊快,在平坦路面上時速能跑到80,更關鍵的一點是這玩意的機器特好,開起來省力,噪音也低,在駕駛座堶惜ㄔ峓韏蛚琱l喊話,最適合當指揮車,唯一的毛病就是比較金貴,對油比較講究,維修也不方便,聽說縣城堻ㄜ蚺ㄕn,要到市堨h修。

淡綠色的約翰迪爾輕巧地越過田埂,開到幹涸的水渠後面,沒入到一排小楊樹的遮擋下,這地方原來是一片打麥場,現在則被臨時當成了一個補給陣地,一排拖拉機停放在空場上,好像正在休憩的猛獸一樣,隨時等待著下一刻的出擊,幾十個大青山的社員穿著滿是油汙的工作服跑來跑去,忙著為拖拉機做最後的檢修。

在這片空地上集結待命的隊伍是大青山公社紅旗近衛隊,這支隊伍的指揮者是大青山公社三分社社員劉福根。近衛隊由大青山公社第三機耕分隊和第六機耕分隊組合而成,戰鬥車輛包括八輛東方紅150馬力鋼履帶拖拉機、六輛60馬力奔野牌拖拉機、五輛巨豐聯合收割機和十四輛東方紅MS-354輪式拖拉機,還有三輛福田輕卡和兩輛社員自家的摩托,分別擔任後勤運輸和偵查任務。這些農機和駕駛他們農機手都來自大青山公社下屬的各個分社,有些是昨天得到消息馬上趕過來的。

看到駛來的約翰迪爾拖拉機,農機手們都站起來了,拖拉機在他們的註視下駛到空地中間,緩緩地停下來,劉強勝走下駕駛艙,近衛隊隊長劉福根迎了上來。

“咋樣?準備好了嗎?”劉強勝帶著詢問的眼神問劉福根。

“困難不小啊,您看,小夥子們有的昨天才到,有兩臺巨豐的連桿軸承壞了,剛剛修理好。”劉福根是個濃眉大眼的小夥子,因為這兩天沒有休息好,他的眼媞′O血絲,嘴唇上也起了好些大泡。

“得啦……我也知道這些困難,可我能怎麼辦呢?小王莊不給我們休息的事件哪。”劉強勝把手搭在疲憊的近衛隊長肩膀上:“我要你們現在就出發,就是馬上!”

“強勝,看你說的,小夥子們等著打一場呢,強盜們不讓咱們踏踏實實過日子,這些人哪,不得到教訓是不會變聰明的。”

“你說的沒有錯,福根。”劉強勝看到農機手們慢慢的朝這婸E攏來了,他索性用鼓勵的目光示意他們圍到自己的身邊來。等到農機手和維修班的人在他們身邊圍成一個圈子,他就開始向他們發表鬥誌昂揚的演說了。

“親愛的同誌們,在昨天,”劉強勝跳到約翰迪爾的發動機艙門上對著車組隊員們揮舞著拳頭,巨大的銀色奔鹿商標在他的腳下放射出耀眼的光芒:“就在昨天,小王莊的人已經把來調節的馬縣長罵回去了,就象前幾次一樣,他們又欺騙了咱們這些本份人,這群強盜,狗雜種!他們這次是要咬定機井不放口了,那可是俺們大青山公社的命!”

劉強勝環視著他的隊伍,現在這支隊伍被巨大的仇恨和恥辱充斥著,恨不得馬上沖上戰場,場面緊張的像要爆炸!他繼續開口喊道:“去年他們跟咱們搶水渠,前年他們把來咱村投資的客人截到他們村堙A今年他們就要咱們的命!咱們大青山的人不是孬種,咱不能讓他小王莊騎在咱脖子上拉屎!現在他們的拖拉機已經往這邊來了,沒有水,咱們的莊稼就活不下去,咱們的老婆孩子就要被他們欺淩!”

“幹死他們個狗娘養的!保衛公社母親!”充滿憤怒的叫聲終於從人群中迸了出來,劉強勝循著聲音看過去,喊話的人是寧金鎖,去年剛從縣堛甄劓玨朵~,有點知識,現在是檢修班的班長。

“對,就要幹死他們個狗娘養的!”劉強勝把左拳向下壓了壓,作出一個“擊碎”的動作,“是爺們就往上沖,拼個你死我活,鄉親們在後方等著呢,別讓他們看笑話!”

“劉村長,我代表戰鬥隊的小夥子們說一句。”在第一排的劉福根站出來了:“小王莊的人既然來了,那就不能活著回去,咱們的小夥子們都準備好了,賊強盜從這堭o不到便宜!”在他的身後,好幾個農機手揮舞著胳臂叫喊起來:“狠狠揍這些鬼強盜!”;“保衛大青山母親!

“好!”熊熊火焰在劉強勝和這群農機手的胸中燃燒,他右臂猛向前一揮:“咱們沒有退路了,背後就是大青山!準備出擊!”

打麥場上的情勢瞬間就變得比剛才還要忙亂幾十倍,滿是油汙的檢修隊員們迅速而不慌亂的為機器裝上蓄電池,再三三兩兩的用搖把將拖拉機打著,幾十臺拖拉機同時發出巨大的轟鳴,噪音震撼著劉強勝的耳鼓,他的胸膛劇烈地起伏著,一股悲壯而興奮的情緒充斥著他的腦海。

“紅旗近衛隊的社員們聽我的,全速前進!”

劉福根大喝一聲,跳上了紅色的東方紅150鋼履帶拖拉機,巨大的鋼鐵怪獸全身顫抖著,整個機身剎時間被一片黑灰色的濃煙籠罩,東方紅的車頂豎起了一面紅旗,寬厚的鋼鐵履帶摩擦=著地面,帶起無數塵土,拖拉機怒吼著從煙霧中沖出,第一個駛了出去。

戰鬥隊的其他戰車也緊隨主車沖出楊樹林,他們速度最大,沖向戰場,一名拖拉機手拉響了手風琴,悠揚的琴聲響了起來。

黃昏的打谷場上寂靜如常,
附近點綴著幾點燭光,
一隊農機手踏上拖拉機,
他們要戰友們沖上戰場。
小夥子離開了新婚的媳婦,
兒子拜別了哭泣的老娘。
他帶著對敵人的仇恨,
頭一個沖上了戰場。
操蛋的敵人射出邪惡的子彈,
小夥子犧牲在敵人的脫粒機上。
沈默的農機是他的夥伴,
伴隨著他一起陷入長眠。

伴隨著這悲壯的歌聲,公元2007年5月22日上午9點35分,大青山公社和小王莊之間的第二次機耕井會戰打響了。

大青山公社的偵查車先於對方發現了敵人的蹤跡,小王莊的戰車集群由八輛福田FY-18型180馬力鋼履帶拖拉機作為前鋒主力,其後緊跟著十二輛搭載了村民的山東常林80馬力帶拖鬥手扶拖拉機和六輛河南千镺F-44Y型聯合收割機,集群采取行軍陣型朝大青山公社襲來,很顯然,他們預料到大青山可能會埋伏還擊力量,但沒有想到對方能夠如此準確地在他們的前進路線上設下埋伏,所以沒有排開一線陣型。

小王莊的戰車群在距離300米左右的位置發現了紅旗近衛隊的農機身影,他們馬上轉成接戰陣型,八臺FY-18排成橫排,減慢速度向前推進,雙方距離250 米距離的時候相互進入了對方土炮的射程,大青山的拖拉機隊一開始就排好了接戰陣型,現在正在以一字陣型面對敵人,早有準備的土炮手紛紛點燃了炮撚,尖利的嘯叫劃破了天空,巨大的石彈在敵人車群堭起一片石土風暴,兩邊的拖拉機紛紛轉向,進行規避動作。

劉福根早就瞄準了對方的頭車,那輛紅色的福田FY-18就在他的正前方,他把自己的車體對正敵方車輛,把東方紅機器蓋上紅色的旗幟對準敵農機的正中。

“為了大青山母親,開炮!”

劉福根車上的炮手是鄭富強,鄭富強是參加過解放軍的人,在軍隊奡N是個小鋼炮發射手,專業知識一流,鄭富強豎起右手食指,比對了一下小王莊的頭車,又測了一下距離和速度,調好角度,點響炮撚,只聽轟隆一聲巨響,架在東方紅上的土炮噴出了一股濃煙,石彈飛出炮口,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曲線,直接穿透了敵車的前風檔,鑲入了駕駛室。對方的拖拉機被石彈巨大的沖擊力帶得向後一滯,又歪歪扭扭向前開了幾米,就一頭撞上了身邊的另一輛拖拉機。

“首發命中了,敵人的主車!”劉福根對著手機扯著嗓子喊:“二嘎你帶著你的小隊從側面迂回過去,包他們後路!”

“知道啦!”耳機堣]傳來一聲叫喊。

“你說啥?”

“我說,知道啦!”

雙方的相對距離已經接近到220米,在上幾輪的炮擊中,小王莊損失了兩輛福田FY-18,而大青山也有一輛東方紅150鋼履帶和一輛奔野拖拉機被擊中,其中奔野拖拉機的農機手被石彈直接命中頭部,看上去受了重傷。雙方的車隊開始以三輛車為車組分散開來,劉福根咒罵一句,換上二檔猛踩油門,東方紅發出驚人的噪聲,帶著兩輛拖拉機一馬當先沖了出去,突進到距離對方集群170米左右的位置,他看到對方一輛FY-18的左側騰起一股白煙,接下來車體猛得一震。劉福根的頭撞到拖拉機頂棚上,疼得厲害。

“福根,我們中彈了!”鄭富強在後面大喊。

“不礙事,沒打到要害,準備開炮!”

眼見著對方集群媊阭_六七道白煙,劉福根又猛掛倒檔,拖拉機的鋼制履帶在幹燥的土地上碾起一道道深痕,無數的土塊被履帶帶出地面飛到半空。東方紅以驚人的力量迅速倒車,兩三秒之後,無數石彈砸在劉福根車前的地面上,濺起一片煙塵。

“左側對正,為了近衛軍,開炮!”

又是一聲巨響,石彈沖出炮口,可惜劇烈的機動動作幹擾了鄭富強的測量,石彈落到對方靠前幾米的地方,把地上砸出了一個坑。

“加3米,換陶瓷彈,裝填!塊裝填!”

陶瓷彈不比石彈,作起來費工費力,東方紅150上也只有4枚,鄭富強手忙腳亂地把陶瓷彈裝填進土炮堙A又瞄準那輛FY-18。

“為了強勝哥,開炮!”

陶瓷彈準確地擊中了FY-18,空心陶瓷彈堛漕T油在對方的農機上燃起了熊熊大火,那輛FY-18的車組成員渾身著火從拖拉機上跳了下來,忙亂著在地上打滾,試圖把火撲滅。

現在雙方農機集群的距離已經縮短到150米,在這個距離上,聯合收割機開始發威,這些身高超過5米的龐然大物開動車前的脫粒器,以20公堛漁伈t向前推進,小王莊的村民們也跳下拖鬥,手中擎著土槍,在聯合收割機的掩護下向前推進。

“把線斷了!”

劉強勝站在約翰迪爾拖拉機上,放下手中的望遠鏡,冷靜地下了第二個命令。

早已埋伏好的社員們狠狠地用鐵鍬切進泥土中,他們切斷了大青山公社附近的電信基站,劉強勝早先通過埋伏在敵人隊伍堛滷握l得知對方在這次戰鬥中使用了移動的手機做通訊工具,從那時起,他就早埋下了這一手。

電信基站癱瘓了,小王莊的通訊被斷絕了,他們的手機紛紛掉線,強盜們拼命搜索信號,試圖連上網絡,但這一切都是徒勞的,冷冰冰的手機只是重復著一個信息:“正在搜索網絡”。

5月22日上午9點54分,第二次機耕井會戰開始19分鐘之後,由於通訊系統被大青山公社切斷,小王莊的隊伍開始陷入無可挽回的混亂之中。

(後面沒了)

---------------------------

「歷史是一座畫廊,其中的仿製品很多,而原作很少。」
            ——Alexis de Tocqueville

慎.中野
我是老鳥

21327 Posts

Posted - 01/22/2011 :  11:18:56  會員資料 Send 慎.中野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這個精彩的械鬥是怎麼回事?


----
「我乃是根據個人一向仰賴的研究方法而得出結論。我的方法就是:道聽途說加上斷章取義,然後歸納推理,最後忘掉訊息來源,開始強詞奪理,堅持我所言就是既定事實。」
史考特.亞當斯,《呆伯特之黃鼠狼當道》
Go to Top of Page

Bohr
新手上路

176 Posts

Posted - 04/24/2011 :  00:07:34  會員資料 Send Bohr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这是在模仿苏联小说里抗击德国坦克的桥段吧
Go to Top of Page
  前一個標題 標題 下一個標題  
 發表新標題  回覆本標題
 友善列印
直接前往:
MDC第二論壇 © 2000-2002 Snitz Communications Go To Top Of Page
Powered By: Snitz Forums 2000 Version 3.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