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C第二論壇
MDC第二論壇
首頁 | 會員資料 | 註冊 | 最新發表 | 會員列表 | 傳訊 | 搜尋 | 常見問題
登入名稱:
密碼:
記住密碼
Forgot your Password?

 論壇首頁
 軍事嗜好區
 戰爭文學
 【短篇懸疑】安德佛烈機密檔案
 發表新標題  回覆本標題
 友善列印
作者 前一個標題 標題 下一個標題  

亞柳
剛剛入門

9 Posts

Posted - 07/23/2008 :  21:59:30  會員資料 Send 亞柳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其實內容篇幅我也不太確定,但是原本主要的二戰小說目前是工程維修階段,所以什麼時候維修完,就什麼時候把這篇寫完吧。

另外,這篇12禁,所以年紀未滿的話,請偷偷的看。(喂)也就是說會有一點色情元素。
----
中東加拿大輕兵工廠
19940631,1140時


漆黑的夜,半圓形的巨大鐵皮屋工廠就這麼佇立在中東最大的叢林–琪士頓森林的深處中,周圍以灰暗卻又有些影子的鐵絲網柵欄區隔了內外,只有一處是出入口,因此在那便設有檢查哨,鐵製的擋杆這時抬高起來,兩名綠色中型裝的加拿大士兵正讓臺運輸車輛開入。

寧靜是這裡唯一有的,雖然可想而知工廠裡正密集的用機器人手臂、輸送帶、高壓模壓機製作一把把軍事武器。

當然,像這樣全套的機器非常多個,難保沒有出問題的機會,因此仍然有些士兵巡邏監視著,不過寧靜總使人鬆懈心防,嘴裡叼著煙,目光沒有交集,光是走來走去很難讓人不懷疑他們是否有盡責。

有的人還大膽的靠著木箱堆,懷裡抱著布萊德步鎗就這麼睡著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走,隨著他們不斷的巡邏和打瞌睡,高掛在鐵皮屋東側上頭的時鐘表示時間已經到了11點59分59秒。

最後一秒到達,當感覺空氣幾乎沒有活動的時候,一處門在這時打開。

火光隨即四射,同時傳來「砰砰轟--」

堆疊的木箱被射穿,木板飛舞在空中,一個綁著紅頭巾,手裡持著恐怖份子的標準配備AK47,嘴裡咬著雪茄,下巴滿是鬍渣的男子邊走邊開火,那些原本快要閣上沉重雙眼的加拿大士兵赫然驚恐,一個個回頭反擊,卻迅速的倒下。

「敵襲!」當裡頭的士兵交火,一名士兵躲在用藍色帆布披蓋的箱子堆後,一旁的強卻凹陷,接著爆裂開,一片鐵皮硬生分離。

一台雄耀威武的坦克就這麼闖進了兵工廠,但那是美軍的安德布斯3型坦克。

上頭的機砲迅速掃死輪前不遠,愣在那裡的加拿大步兵,接著砰的一聲,一發砲彈炸燬了模壓機,作力使模壓機飛出去,宛如是特效動作片一般的砸死兩名並肩的加拿大士兵。

接著是寧靜一片。

安德布斯3型坦克直接壓過輸送帶,開到了正走來的恐怖份子面前,上頭的車蓋打開了。

一個禿頭漢子透出車來,有略長的灰鬍鬚,打了個招呼說「布萊特,幹的不錯!」

對於這樣子的鼓勵,那名恐怖份子卻只是一手舉著鎗,一手插在綠色軍褲的口袋中,毫不領情的回答「沒必要幫我。」

眼前的恐怖份子,萊恩.布萊特這個傢伙是個美國的極端份子,一來到中東就殺掉了好幾個美國遊騎兵精銳隊員,還救了他現在所屬的阿拉伯激進派組織領,提供大量資金和武器槍械,最後還加入協助阿拉伯激進派組織進行較為嚴密的特殊任務。

「別這樣嘛!上車,我們走吧。」布萊特看了坐在上頭的禿頭漢子,口氣依然的回答「去酒店,布斯尼。」

布斯尼.D.庫達,曾經美國知名汽車竊盜集團AMBE的一員,被華府重金懸賞的一個傢伙,竊盜技術一流,因此從娃娃車到戰車、戰鬥機都不是問題,就算是電子鎖也可以在短時間在拆解,自從AMBE內亂而被美國政府追緝之後便潛逃來到中東。如今,他是阿拉伯激進派組織的重要成員。

中東阿拉伯金探子地下酒店
19940701,0017時


一台安德布斯3型坦克就大辣辣的開下了停車場,然而這並不稀奇,因為週邊不是M1布萊德,就是蘇聯的T34主力坦克,幾乎是個地下的坦克展覽場。

緩慢的安德布斯3型坦克開到了最底的空車位,上頭站著一個男子,綁著紅頭巾的布萊特。

他跳下坦克車,沒等布斯尼出來便走上一旁的人行道,到了轉角處,兩扇紅色門板構成大門,上頭用粉紅色燈館寫著「金探子酒館」。

打開門隨即可以聽到勁歌熱舞的聲音,經典的電子鋼琴、電子吉他發出動人的聲響,感覺上就好像來到了美國的酒店。

這麼說也的確,在絢麗迷人的七彩燈光下,半紅壁布半米格壁紙的牆,在一處不起眼的角落掛著「此店了理念」,上頭清楚寫道「給你神魂顛倒,置身美國紐約酒館的感覺。」

不過這並不是一間單純的酒店,正確來說,他比一般不單純的酒店更加的不單純。

舞台上有著短褲或短裙的妙齡少女和一些服裝特異的男子勁舞,一旁靠牆的座位也有男女聊天喝酒的場面,這些看起來似乎並不特別。

布萊特走到了櫃檯前,看著臉上的歲月痕跡寫明他年已近七八十之滿的老闆,坐穩高腳椅後說道「冥萊布斯特調。」

原本目光專注的落在舞台上每一個電臀妞上的老闆這才回過神來,點頭說道「好的,跟以往一樣嗎?」

「是。」

布萊特並沒有坐在高腳椅上等待特調酒的來臨,而是往牆邊的走廊走去。

迎面的是七零年代以前的優雅也老舊的電梯,沒有數字板,只有一顆圓大的綠色按鈕。

走近電梯,一直到不斷往下的電梯自己停下開門,他才走出電提。

緊接而來的是兩排門,他似乎相當清楚目標的走到一處門前,旁邊的門排寫著「冥萊布斯特調」,原來是個暗語。

打開門,裡頭是充滿日式的設計,眼前一個身穿花和服,裝飾過分,一頭秀髮,光看就知道十六未滿的可人女孩奔了上來。

「我等你好久了!」這彷彿是愛人與愛人之間才會說的話與用的口調,不過布萊特卻沒有多點其他的表情。

女孩如飛翔般的體姿往後跑去,是床。

她坐在上頭,並且闊開雙腿,伸手拉開遮住中間部位的和服裙襬。

布萊特卻別過了頭,極度冷靜的回答「我只是來看看妳。」

「我快受不了了……拜託你快點進來!」相當淫蕩的話語,同時用手指舞動著其中的凹陷處,還發出喘息。

布萊特走上前去,蹲下來時,女孩露出了興喜的容貌。

似乎是很高興可以得到眼前男人的東西,女孩的心情展露無疑。

然而他卻只是伸手拉動和服裙襬將其掩蓋,說道「別把我當一般的男人看待。」

「我賺錢不是為了得到妳這麼不值錢的處女膜。」

然而女孩沒有生氣反而臉上出現紅暈,說道「就是不值錢才要讓你奪走嘛!」

這才能了解,金探子酒店特別之處,也就是「幼年妓女」。

女孩身子往後一躺,倒在床上,擺出毫無招架又誘人的姿勢說道「快點來嘛!人家可是為你保留第一次耶!」

「等妳離開了這裡之後再說。」布萊特毫不領情,不過眼神卻飄忽不定。

女孩這時放棄了誘惑,坐穩在床上委屈的說道「人家哪等的到那個時候呢?而且……你那些都是不實在的金錢……」

「笨蛋!」布萊特赫然站起,垂著頭憤怒的咬牙說道「現在還管什麼乾不乾淨?最快溴足錢的方法只有這樣子了。」

「所以,現在快點進來吧!我受不了了。」女孩突然又做出色誘的肢體,拉扯衣物使重點部位若隱若現,布萊特只能無奈的垂下頭來。

最終,布萊特站起身來,伸手將褲子的拉鍊拉下一半。

「真的那麼想要?」

女孩臉紅的點頭了。

「等我贖了你再說。」拉緊,轉身走離,就好像搞笑小說裡的劇情。

「什麼啊!可惡的萊恩,那你花這錢到底要幹麻啊?」面對這種被耍的不如意,女孩當然要嘟著嘴大呼小叫。

然而走到門口,伸手握住,布萊特低著頭。

「因為,我愛妳,桔若雪。」回過頭來,神情嚴肅的說出這句話,使原本生氣的女孩驚訝萬分。

布萊特低著頭獨自站在狹小只能容納自己一人的電梯裡,手掌拍撐在一旁的鐵牆上。

那眼神又憂愁又痛苦,嘴唇抖著,好不容易才動嗓發出一聲「女兒……」

亞柳
剛剛入門

9 Posts

Posted - 07/23/2008 :  22:04:35  會員資料 Send 亞柳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堪薩斯K.U.S.O特殊陸軍軍事基地
19940701,0410時


KUSO,這個名字不管對哪個在這裡或執行的事情有關係到這裡的人,都一定會把四個英文字母寫成大寫,甚至細心的會加上音界號,為什麼?因為在英文上,Kuso意思是「惡搞」,只要沒有寫成大寫,就很可能會被上級說不是,因為明明是堪薩斯(Kanasa)美利堅眾(U.S)特殊陸軍(簡用O替代SA)軍事基地,至於為什麼不把國名放在前面,只能說時間久了,如果要改正已經是很麻煩的事情。

於是就不改了,KUSO這個名稱便從二戰後一直運用到現在,儘管曾經有政客以此嘲諷此基地是「惡趣的嘲笑國家軍事力量,浪費國家資源財產的不實基地」,但事實上這樣的名稱卻是一個很大的矛盾,因為在這裡所有的人員都是由各部門精挑細選而來,唯有相當精專、全能的人員才能有機會接觸到這個基地,甚至只是名稱。

「彼德上校,歡迎你!」一個肚子彷彿懷胎八月,臉上更是有厚重的兩個鰓魠,身材矮小,看起來油性很重的男人以笑臉迎人,不過就算張開雙臂也難以伸到眼前男子的肩膀。

比霖上尉,過去雖然矮小但是算是壯碩,但是自從轉行進行文書處理後就不斷發胖,不過過人的頭腦卻沒有被油膩所取代。

被歡迎的男子身高幾乎接近兩百,手臂手腳肌肉都結實的宛如石塊,脖子、手腕更有明顯的青筋,彼得.德烈夫斯上校,在軍中只有五年左右的資歷,軍旅人生的第一場戰鬥卻已經是波斯灣戰爭(19900802-19910228)。

他是個極度嚴肅的人,辦事有條有理,就像他身上的神經,每一條都又直又硬,缺點就是讓人覺得有些死腦筋、我行我素。

「長官,直說吧。」

面對不接受自己歡迎舉動的彼德,比霖也只好收手,邊走邊咳聲嚴肅的說「加拿大步兵在中東的一個隱密兵工廠遭到了攻擊,據報說是遭到了我們所用的安德布斯三型坦克和一名武裝份子攻擊。」

「就這樣?」這聽起來不是多麼重要的事情,交給華盛頓海岸基地的遊騎兵去執行就行了吧。彼德這麼認為,這檔事情居然要委託K.U.S.O的人員,實在是太大才小用了。

「當然是有原因的。」比霖停下腳步,正對著彼德說道,接著繼續走,一直走到資料室,邊開門邊說「加拿大步兵指控我們提供了中東恐怖份子不可提供的武力,這個污穢我需要你去洗清,我們已經找到一部分相關的資料,也同時要你去追查。」

資料室門旁的警衛吃著墨西哥辣捲,一邊又喝著可樂,只有把可樂放下才能招手對比霖打招呼。

「我們是來看任務資料的,我是彼德上校,你好。」彼德禮貌的行了軍禮,這卻讓警衛嗆著了。仔細一看這名警衛只有上士階,自然會驚恐萬分。

擺著世界地圖的牆一旁的門,比霖領著穿越進去,裡頭只有一台電腦、一部多功能印表機和幾個擺滿書本的櫃子,就像是間密不透風的辦公室。

比霖一屁股的坐在椅子上,打開電腦。

不需要等待開機,一啟動就已經進入到資料查詢畫面,當比霖在下頭的搜尋列打上「安德佛烈」時,便跑出了密碼輸入框,不論按的是什麼數字上面當然都出現米字,回後便開始檢查密碼。

「密碼通過」綠燈,隨即出現檔案資料。

「這是你所要執行的機密任務,叫安德佛烈,大體上稱為蝴蝶羽行動。」比霖隨即靠著上頭的資料解說起來「我們會先送你和幾個部署於你的隊員到埃及去,那裡的阿拉伯正規步兵會協助你們安全進入巴基斯坦,不過在進入之後那裡絕對不會很安全,要小心阿拉伯激進派組織和解體的巴基斯坦武裝暴動組織在那裡非常活耀,而你們首要目標就是協助當地的美軍和加拿大軍執勤任務。不過還有台面下的事情。」

比霖停頓了好一會,看著電腦並從相關文件裡打開了一個資料檔案,上頭屬名「萊恩.布萊特」。

「你去幹掉這個傢伙。」
「他?」

彼德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覺得這個人看起來不怎麼樣,和一般混酒店泡妹妹的小混混沒什麼兩樣。

「這個人是阿拉伯激進派的七大重要成員,他在其中擁有最高的地位,殺掉他,我們在中東的局勢會更穩定。

另一個原因是,他每年非法提供阿拉伯激進派份子高達二十多萬枝槍械火藥,同時,我們嚴重懷疑造成這次加拿大步兵損失的人就是他,雖然說開走美軍坦克的人另有其人,不過也和他是脫不了關係。我要你直接幹掉他,不要留他的活口,假如他活著,恐怖份子就一定還會活躍。

或許他會說他是美國人,沒有必要幫助阿拉伯人,但是要注意的是,他的病例是極度神經分裂錯亂患者、急性暴動不安分份子,而且更可怕的是他正常的時候頭腦很好,智慧過人,是要非常小心應付的一個人。」

這樣子的人的確很棘手,因為是無法可管的可怕恐怖份子。彼德這麼認同的想。

「除此之外,我要你和你的屬下幫助中東的美國人打恐怖份子。」

彼德隨即作了士兵該有的回應,在比霖印下大疊資料後,兩人便步出資料室。

比霖看了手錶上的時間,說道「彼德上校,你在半個小時後到二號坪去見你的隊員,然後和他們一起飛去中東,我祝你好運。」還拍了幾下彼德的背,隨後輕巧的離去。

堪薩斯K.U.S.O特殊陸軍基地二號直昇機起落坪
19940701,0510時


「我想他就是小隊長了。」芬蘭安娜盤起了腦後的粉金色秀髮,並且抓起擺在手邊的頭盔,她坐在運輸型黑鷹直昇機的起落架上頭。

不遠處走來的壯碩男子無非就是彼德.安德烈夫。

「我以為他是一頭怪物!」披薩多笑著說,同時把嘴上的菸在樓梯板上擰息。

「真是愛耍酷啊!」波西里舉著M16/M204,語調正經且細柔。

等到彼德走上停機坪已經是五分鐘過去後的事情,他插腰掃視了四個剛認識的自己的下屬。

「雖然說是前有看過你們的資料,不過當面好好認識一下比較實在。」彼德毫不帶搞笑的語氣,不過倒是將背在肩膀上的MP5衝鋒消音步槍直接拋上了直昇機。

「披薩多.婆羅邸,遊騎兵精銳部隊隊員。」站在彼德後頭,卻第一個開口介紹,有了範例之後剩餘三人也跟著簡單的報告。

這個時候彼德才察覺特殊之處,這個臨時上級編制的小隊相當特殊的是五個人而不是六人,還有三名隊員都是女性,只有披薩多和自己是男性隊員。

結束之後,趕緊便坐上黑鷹,披薩多這才把步槍掛在黑鷹上,關起門。

「歡迎,上校。」副駕駛回過頭來打了招呼,彼德一貫禮貌的回應。

主駕駛接著說道「F112421,烈士二號起飛。」
Go to Top of Page

Captain Sulu
版主

Taiwan
2175 Posts

Posted - 07/24/2008 :  12:17:56  會員資料 Send Captain Sulu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第一貼頗有差點噴出來的感覺,還好「拉緊了回去」。

原來頗有惡搞,請繼續!
Go to Top of Page

亞柳
剛剛入門

9 Posts

Posted - 07/24/2008 :  22:57:10  會員資料 Send 亞柳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感謝CS大回應0.0(叫CS大應該可以吧……)

因為本人不是正規軍事小說家,整體來說根本連學都沒學國,這個作品和我其他的作品不過就是信手拈來而成了自己的興趣生活,所以可能不合大部分軍事迷的胃口。

我也說不清楚,至少惡搞不過於戰爭啦。

--

中東巴基斯坦卡爾頓中央廣場
19940701,1311時


演講席上站著相當蒼老的人,服裝和普通人沒有多少差別,甚至能以儉樸窮困來形容那衣服給人的感覺,然而其他人的衣服不是東補西補好幾快布,就是根本破爛的只能單純遮蔽重點部位。

講席旁的兩名恐怖份子服裝甚是普通,似乎不想因此押掉主持人的氣勢,倒是手裡拿著AK47隨時準備應付狀況。

「我們不要美國人管我們的事情,在場的不管是巴基斯坦人還是阿拉伯人都要這麼說,我們要我們老祖先的土地,我們要真正的民主,把美國人敢出去,把大君主式的狗屁自由趕出我們的世界!驅逐那些剝奪我們土地的惡魔、異教徒!」

呼應台上老人遲鈍卻激動的口氣,所有人高舉著手呼喊,多是趕走美國人之類的話語。

「我們要拿起武器捍衛我們的家園,把以色列惡魔趕走!把袒護他們的西方人趕走!」

不過在人群中卻有一個很可笑的身影,偽裝的隱密,毫無反映的看著。

「……」他雙手插在大外衣的口袋裡,壓低頭頂上的帽子轉身離去。

並且,在此處約五、六公里的西南城市部分,十分寧靜卻到處都是殘骸,毀壞的焦黑汽車、塴毀露出鋼筋的房屋,這裡簡直是個蠻荒之地,沒有半點生氣。

「這是第三偵查部隊,我們沒有在D-3區域發現任何敵人。」

一台悍馬車正緩慢的開在彎曲、充滿障礙的道路上,兩邊的建築露出了內部,到處都是混泥土堆。

悍馬車上頭的大兵左右監視著,似乎準備好隨時作戰。

「這裡是指揮部,你們可以返回了。好好準備休息吧!遊騎兵的戰士。」

悍馬車稍微加快了速度,開出了建築群中,沿著左側是建築,右側滿滿的雜草和樹木行走。

地上,有著一個埋在地下的黑色物體,紅光一閃一閃卻使其明顯的不得了,也因此悍馬車停止前進。

這樣的東西,不免讓人懷疑那會不會是地雷、陷阱什麼的。

下車的是派瑞德醫官,他拿著M4往發出紅光的路面走去。

「那是什麼?醫生!」駕駛班下了車,雙手搭在車門上伸長脖子呼喊。

「我不知道,等一下。」醫官一邊舉著槍,一邊伸手挖開土壤。

後車門開了,剛才駕著機槍的大兵下了車,他是丹尼爾,有些不安的說道「醫生,快回來!」

「等一等,這好像是個……玩具!好的耶!」派瑞德笑著抓起土壤中不斷閃著紅光的玩具棒子,回頭看著同伴,高舉起。

他走回了悍馬車,對「班,你記得我們營區有個小女孩吧?送她吧!」

「恩,上車吧。」班對副駕駛座比了指令,接著坐上車,順手關起門。

所有人上車之後,悍馬車便隨即開走。

中東巴基斯坦卡爾頓教堂
19940701,1421時


寬闊結構上算是完整的竹籠型教堂裡外都是同一服裝的美軍,有的休息、有的聊天,當然也有些人坐在門外的階梯,或是靠著牆,把頭盔押下來就這麼睡著。

「普李士中將!」一個士兵轉彎跑到了教堂門口,差點撞上走來的人。

「抱、抱歉,中將,彼德上校的小隊已經到達了!」那差些被撞上的高大男人便是普李士,麥克麥特里中將,在中東和恐怖份子每天「交頭接耳」的傢伙,手上沾了不少恐怖份子的血,如今已經待了二十八年之多,已經是五十幾歲的人,不過卻還是條前線的活龍,雖然不是指揮的將軍,而是副指揮官,但是臉上的疤比指揮官那職位名稱更加的吸引人注意。

「很好,士兵你先去休息吧。」普李士拍了拍士兵的肩膀。

同時在往城市內部的檢查哨那,四、五輛悍馬車開進這個卡爾頓郊區的戰線基地。

「你安全了,大兵。」
「小姐,這裡很安全的,好好休息吧。」

有些悍馬車載運了額外的民眾或是傷兵,不過就是派瑞德醫官的這組人馬一無所獲,因為在他手裡的玩具隨後便交給了正在教堂外頭和其他孩子玩耍的小女孩。

這樣的場景彷彿是在家鄉打仗一般,某些人的兒女就在附近,而這對和平意識的巴基斯坦人來說的確是那樣。

在眾人都是沙漠軍裝的場景中,雖然大家都一致,卻可以看到一個過分高大的壯碩身影領著三個女兵和一名大兵向副指揮官走來。

「聽說你一大早就搭黑鷹到埃及找那些肉腳帶起你過來嗎?真是辛苦!」普李士大膽的將阿拉伯正規士兵以肉腳稱呼,不過彼德沒有多點笑容,而這種事也已經是司空見慣,因為誰都知道巴基斯坦人也是阿拉伯聯盟的一份子,然而聯盟重要國家之一的埃及卻支持將巴基斯坦人除名,然後和以色列彈劾。

就算美國和埃及是友好關係,可是對於看到這種見風轉舵的行為,美國大兵也跟著嘲笑。

彼德先是行禮,接著在伸出手說「彼德.安德烈夫上校。」互握手以視友好後,普李士隨即說道「我們在K-4區損失了一支偵查部隊,我會派第三偵查部隊和你們一起過去。」

「抱歉長官,我的任務主要不是要……」

彼德沒能說完,普李士便制止並問道「比霖沒跟你說要協助我們嗎?」

「有,不過……」
「這件事情和激進派有關,我想你沒有理由說不要,中校。」

思考一會,或許這也能收集到激進派人士的資料,彼德於是點頭答應。

彼德回過身,準備往隊友走去時,普李士又突然拉住他,補充道「對了,如果狀況允許,你們到K-2G區去找加拿大士兵。現在就出發吧!」

「是!」

走到對面蹲在教堂側邊小麥田旁的四個傢伙前,彼德舉著手裡的M16說道「我們有任務做了。」

「熱身是嗎?」披薩多似乎喜歡用較為意味不明確的詞來替代原本的說法。

「果然來這裡還是要打仗,嗯……」波西里語氣依然的說著,彷彿不太喜歡的樣子,可是手上卻舉著槍。

派瑞德走過來,拍拍彼德的肩膀問道「請問是彼德上校嗎?」

「是,有事?」彼德禮貌的回應,他感覺眼前的人像個牧師,不過從裝備上看的出來是個醫生。

「您好,我是第三偵查部隊的副隊長,先來打個招呼。」派瑞德笑著伸出手,彼德隨即握手致敬。

派瑞德思考一會後問「那個,上校,我們把車準備好了,你們打算什麼時候出發?」

「二十分鐘,我們準時出發吧。」彼德說道。

中東巴基斯坦卡爾頓K-5戰區
19940701,1509時

「派醫生部隊進入K單位戰區。」
「這裡是天空鷹眼,派醫生請回答。」
「這裡是派醫生,請講,完畢。」

悍馬車隊緩慢的開在道路上,揚起舖在柏油上的薄薄風沙和石子。

「原定路線有障礙阻擋,重複,你們已經開到底了,前方路程二十公尺處有障礙阻擋,請確認。」

在高樓大廈的都市叢林中停下,附近看來還完好,或許這是個安定的區域。

派瑞德下了車,這時在他之前下車到往大道的轉角處確定前方道路都是一些車子殘骸構成的阻擋的班折回來對他說了些話,派瑞德便對著將車停在轉角的彼德喊道「上校,我們要用走的進去,前面都是障礙!」

幸好彼德車所停下的地方,圍牆被炸燬而形成了通路,不過悍馬車沒辦法通過。

彼德高舉著OK的手勢,遠遠的大吼「我們自己來就行了,謝謝!」

派瑞德隨即做了OK的手勢回應,表示他知道了,接著便和班上車離去。

「隊長,我把車開回去。」彼德這一組的駕駛,是第二偵查部隊的小隊長安奈。

「謝謝。」彼德回應之後,便往通道走去,踏過牆的碎石,隊友行成小小的一個人龍。

突然GPS閃起亮燈,彼德便停下把它拿出來,上頭只有顯示一個背景畫面,聲音傳出來「派醫生,這裡是天空鷹眼的JCM視察員,請報告隊長座標以方便鎖定位子。」

彼德壓著從GPS上拉到嘴邊的麥克風,看著上版面上頭顯示的目前座標說道「我們在K-4區域,410,2047的位子。」

「收到,我會回報給牧師,你們可以繼續前進,祝你們好運,派醫生。」
「派醫生收到,完畢。」

彼德收起了GPS,隨即繼續前進。

兩旁的建築都是完好的,但是都沒有防火巷,是接在一起的。

走了兩分鐘還沒走出,有時候是非揚的紙張或衣服碎布等東西,有時候是小貓小狗自由自在的逛來逛去。

「隊長,你不覺得太安靜了嗎?」芬蘭安娜走上來,她手搭著彼德的肩膀,說實在雖然是副小隊長,這樣的動作大概也不對時機。

不過彼德想這恐怕就是她一貫的作風吧。

「我想是了。」彼德這麼說的時候,他往遠處一個靠在牆邊的身影走過去。

因為陰影使他看不清楚那個人到底是誰。

「誰在那裡?」彼德舉著M16警戒,並且走上去。

對方沒有回應,彼德於是停下腳步,對一旁的同伴指令留在原地,確定隊友們的反應後走了上去。

「三角洲隊員塞娜德.比爾提斯,號碼300142。三角洲隊員塞娜德.比爾提斯,編號300142……」這樣的聲音傳入彼德耳朵裡特別刺耳,他隨即跑上前去,那是個美國大兵。

他身上穿著裝備,可是槍械都沒,當彼德過來時雙手遮著不斷說自己的姓名和軍碼。

「士兵,你沒事了。我是友軍。」彼德壓下士兵的手說道,不過對方完全聽不進去,不斷抖著嗓說一樣的話。

「我想他瘋了。」披薩多毫不對其感到憂傷,只是推測而沒有提供關心。

「夠了!」彼德突然大吼,在場的人都安靜下來。

他似乎是聽眼前士兵不斷說一樣的話說道煩了,忍著差點爆出來的青筋說道「我是美國陸戰隊員,塞娜德士兵,你已經沒事了。」

看眼前的士兵終於聽話,他問道「你是哪個部隊的?」

「第二偵查小隊,我的隊友都被帶走了……我、我是裝死才逃過一劫,不過他們對我手打了一槍……我被嚇壞了。他們不知道從哪裡衝出來。」

彼德拍了拍塞娜德的肩膀,回應道「他們應該是往前面走了吧?塞娜德士兵,你現在歸我指揮。」同時將腰間的手槍交給了他。

「好、好的長官。」
「班絲會幫你緊急處理一下。」

彼德站了起來,對後頭的隊友招手,喊道「班絲,過來!」

班絲.奈,這個小隊中醫療學科分數最好的,因此擔任小隊的醫療兵,一頭銀色短髮,資料上說的是,她是個華裔女子,從中華民國的作戰兼醫療部署單位分配過來的。從一開始就沒有看她說話,讓彼德感到很難接近。

「幫他手上的傷包紮一下,動作快一點,我們只能在這裡休息十秒。」與其說休息,其實彼德心裡試想試探這個人的臨場反應如何,不過二十秒在槍擊傷害的緊急包紮考試中是九十九分的階段。

班絲慢條斯理的將塞納德中槍的左臂袖子拉開,卻迅速的在上頭蓋上止血片、貼布、紗布,當彼德的手錶跑到八秒,便綁好結。

「真是厲害。」彼德心中這麼佩服的想著。

「好,我們走吧。」芬蘭安娜顯然搶了彼德的台詞。
Go to Top of Page

陸戰屋小步兵
版主

7718 Posts

Posted - 07/25/2008 :  09:29:24  會員資料 Send 陸戰屋小步兵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筆調很順暢呢....

只是C.S.....(汗)

戰爭對於國家來說是一件太過嚴重的事情,它會造成巨大破壞並且致人於死,所以不能輕易得把戰爭掛在嘴上
Go to Top of Page

亞柳
剛剛入門

9 Posts

Posted - 07/25/2008 :  11:06:00  會員資料 Send 亞柳 a Private Message  引言回覆
那是的確,不過每個人的想法都不同嘛。

士兵也是人,有自己的看法唄。

--
中東巴基斯坦卡爾頓K-3戰區
19940701,1548時


依然是戰後殘缺的場景,但是柏油路上更是大塊碎石和砲彈打出的深坑,很難想像會有生命在這裡出現。

「我確定這附近沒有那些三角洲隊員。」彼德在殘破的牆面旁坐下來,稍喘口氣說道「我們休息一分鐘。」

「啊--」芬蘭安娜往後一倒,坐在砂石堆上,反應雖然依舊,但是也帶著不少疲倦。

一夥人在K-3繞了將近半個小時的時間,卻一無所獲。

顯然連半個恐怖份子都不在,真不知道司令部部署部隊在這裡偵查有什麼用。

「對了,塞娜德,你們應該不是只是在巡邏吧。」波西里一問,彼德和其他人才紛紛也想起這個疑問,一般偵查部隊是不會離開悍馬車的,除非有指定任務才會特別深入戰區搜查。

「的確,我們是來找在這裡失去通訊的賓凌少校和他的機組人員。」塞娜德一臉委屈的說,他現在的心情就好像要救火的打火弟兄困在火災地區裡必須給其他打火弟兄救一樣,歡喜和自艾自怨交雜的難分難解。

「我們在附近看到直昇機的殘骸,不過人都不見了,那裡在幾分鐘後就聚集了一大群激進份子,他們不會想在那裡,隊長認為他們在附近的區域,不過當我們偵查K-2區的時候遭到了四面八方的襲擊,副隊長踩到了地雷,接下來我就被炸的昏頭轉向,搞不清狀況了。」

聽到這種話,在K.U.S.O受過嚴格教育的彼德馬上小聲反應的推測道「我想他們不是被組織抓去,就是還在這裡遊蕩。」

「可能吧!不過我們找了好久都還沒找到他們……連半個傢伙都沒有。」塞娜德說完的同時,一旁的建築過去是轉角處,一個突如其來的爆炸就釀成了轉角殘骸的崩塌。

「警戒!」彼德馬上跳起來,人馬散落開來,這時破碎的建築殘骸成了利用工具。

隨後又是槍聲,不清楚前面來的是什麼,彼德沒有下令見到目標馬上開火。

車輪即轉,赫然衝出轉角的是一台後頭擋板都已經彈起的悍馬車,上頭的丹尼爾讓彼德確定他們就是班一夥人。

「美軍!」彼德先是舉起手呼喊,接著用將瞄準轉角處,指令道「火力掩護!」

悍馬車已經冒起煙來,頓時讓人看不清楚後頭,它稍微緩慢下來,在轉角處停下後,班馬上指揮其他人下車。

一看到緊追而來的白色老舊小貨車,上頭還有一個.50機槍,彼德馬上吼道「開火!」

它停止了前進,停在了前方,機槍隨即對著彼德一夥人打過來,不過面對這樣激烈的火力壓制,彼德只是掩蔽在後頭。

受損的悍馬車旁,建築的樓梯可以通往二樓。

機槍轉動往左側的建築,班的隊員,菲力馬上就舉著M16/M204送出一發,一個爆炸在貨車上頭爆炸,小貨車隨即化為路面煙火,白色油漆的零件像周圍噴散開來,火焰跟隨著。

好不容易才可以平靜下來,不過班馬上衝下樓梯,吼道「還有很多人正在聚集過來,我們應該離開這!」

「來不及了!」當彼德這麼喊時,六人已經開始開火,大批的恐怖份子已經衝出來,死命的亂槍猛掃,而且人是不斷湧出。

「他們只是民兵,解決他們!」塞娜德吼著,他已經放空了一個彈夾。

拿著M16的班和以M249猛掃的丹尼爾在轉角開火,雖然八人的火力可以迅速清掃,可是不論是班還是彼德都了解,民兵如果行動,一般都會來幾百個當肉盾的,以人力消耗戰為經典,而且其中還會夾雜著一些戰後人士或受過正規訓練的退伍士兵。

「我們必須撤退,上校!」

彼德沒有理會,反而指令「發射榴彈,披薩多!」

「了解!」披薩多將身上的榴彈裝入砲管中,對準一兩秒便將其發射出去,隨後退掉砲管裡還在冒煙的退彈殼。

「砰!」一個爆炸落在人群之間,大部分的民兵嚇的四竄開來,這反而更讓彼德搞不清楚哪些傢伙應該先放倒,不過這的確讓民兵亂了陣角。

身為副隊長的芬蘭安娜也以火力壓制猛力開火,子彈掃過殘骸,毫不精準卻有效的壓制衝來的敵人,不過顧一邊就難顧到另一邊衝來的傢伙。

「掩護班的小隊,我們要守在這裡!」彼德很清楚,自己的小隊不論從位子還是狀況來說都是敵方最直接的目標,他們反而不會在意班的小隊是否在一個容易攻擊的位置。

班隨後又帶人上了毀壞的建築,在上頭開火。

這時地上到處都是子彈,彼德慢慢感到手麻了……步槍也跟火上烤的雞肉一樣燙。

「我沒彈藥了。」一旁的塞娜德蹲下來,彼德隨即掏了彈夾給他,接著也替換新的彈夾,這時AK47也掃過來幾發,讓他蹲下取得庇護。

「用手榴彈吧!」芬蘭安娜邊說邊丟出了一顆,不過那些人山人海並沒有停下腳步,就算有不少人被炸的血肉橫飛。

眼看眼前的瘋狂人群越來越接近,披薩多自作主張的又發射了一發榴彈,比較運氣好的是這一發正好落在人群較密集區,看著眼前的爆炸,無數民兵感覺上氣勢和數量卻沒有減少多少,而且越來越接近的情況下,火力的優勢便的比較明顯。

現在的情況,當彼德站起來準備反擊馬上就遭到相當密集的火力影響,雖然那不怎麼精準卻很可能一不小心就受傷。

「全力開火!」班大吼的聲音彷彿蓋過砲火聲,傳入了彼德的耳朵裡。

擁有側面和高度優勢的班和他的部隊輕易的掃蕩,然而他也注意到後頭不斷湧出的敵人,他們的出現讓人想起二戰在柏林的戰爭裡,一名生存到戰後的蘇聯士兵形容德國佬「根本就是在建築物裡生產」,永無止境般的衝出來。

不過因為擁有側翼的優勢,加上彼德六人的射殺,漸漸清除了一波。

稍有點喘息,彼德馬上指令「撤退出這裡!」

似乎是同樣了解局勢,班也撤退下來,坐上原本決定拋棄的受損悍馬車,說道「把這東西最後一點價值用完吧!」他的意思,就是把這台已經稱的上是破銅濫鐵,馬達已經受損的車當作移動掩護。

彼德下令自己的部隊採將坦克車當作掩體的方式,在車頭前對後頭的敵人開火,而悍馬車會以點踩的加油方式移動。

這種東西,丹尼爾卻還是爬到車上頭用機槍往後掃敵,可是煙霧讓他看不清楚敵人到底在哪裡。

至少這樣強力的壓制讓民兵緩慢下來。

子彈打在擋板上,而擋板已經被打到扭曲變形,接下來子彈輕快的射穿,打入其中。

「啊啊--」丹尼爾吼著,班一回頭,看到的是一發子彈打在他的腿上,不斷流血著。

「忍著點,丹尼爾!」車上只有他兩個,因此也只有班可以稍微關心丹尼爾。

悍馬車前進著,不過有些亂飄的子彈落在左側後輪,這讓悍馬車行動起來更是困難。

「開火、開火!」
「後退!」

明明十字路口就在眼前,悍馬車和彼德一夥人卻不能直接衝過去。

「嗚啊---」丹尼爾又開始吼叫,他的肩膀被一發子彈打過,血液噴飛,這還好,另一發子彈打在他的手掌上,他只能忍痛繼續緊抓機槍射擊那些如海浪般不同追來的民兵。

子彈彈打在底盤打傷了油箱,悍馬車接著著起火來。

那看起來就像是火牆一般。

「到了!我們到了!離開這裡吧!」塞娜德稍微開心的呼喊,不過彼德卻站在悍馬車前發愣,他看著班。

「很高興認識你,上校。」班的聲音沒辦法透過密閉的車窗、壓過激烈的炮火,只是這似乎傳達到了彼德心裡,他比了個豎起大拇指的手勢。

排擋往後一拉,踏板踏到底,悍馬車的四個輪子燃燒起來,卻還是旋轉著,因此向後衝退而去。

彼德呆了。這種情況讓他完全愣在原地。

「哇啊-----」班和丹尼爾呼吼的聲音這時才傳過來,能看見的是車窗、車頂都是血液噴飛的景象,而火勢很快順著倒退的移動而攀上車身,就在民兵人群中爆炸。

「走了,隊長!」芬蘭安娜趕緊把彼德拉離現場,最後僅剩下認為是自己殺兩個大兵還毀了一台汽車的民兵們在場歡呼,簡直是日間的營火晚會。
Go to Top of Page
  前一個標題 標題 下一個標題  
 發表新標題  回覆本標題
 友善列印
直接前往:
MDC第二論壇 © 2000-2002 Snitz Communications Go To Top Of Page
Powered By: Snitz Forums 2000 Version 3.4.04